帝御仙魔 第四十九章 进阶(一万字)
作者:我是蓬蒿人的小说      更新:2018-02-13
    ,!

    亲眼看着坐鹿罗汉的神魂在指尖消散,李晔心头忽然有种奇异的感觉。那是一种天地苍生皆渺小,无人能令我低头的霸气无匹,是一种海到无边天作岸,山登绝顶-我为峰的意气风发,是一种男儿不展凌云志,空负天生八尺躯的热血豪迈。

    在勘破坐鹿罗汉仙园的过程中,李晔体内爆发出的不服任何人的豪气,让他在刹那间,有种拨云见日的感觉。好似面前的路,和他自己追寻的道,突然就豁然开朗,变得清晰无比。

    李晔闭上眼,强迫自己抓住这种一闪即逝的领悟。在坐鹿罗汉用他的佛国仙园,想要让李晔也下跪臣服,顶礼膜拜的时候,李晔感到极度不舒服,就像是被当作傻子一样看待,被当作蝼蚁一样踩踏,人格尊严受到极大侮辱。

    佛,不能让他下拜。

    仙,也不能让他下拜。

    不拜佛,便成不了佛。

    不拜仙,便成不了仙。

    他不成佛,也不成仙。

    那该何去何从?

    之前李晔只知道,穿越之后他体内生龙气,说明他是潜龙,有成为真龙天子的资格。地球上的经验让他认识到,只有辅佐真龙定鼎天下,修士才有证道飞升,位列仙班的资格,所以他决定自己辅佐自己。他以为那一天到来的时候,他就能飞升成仙,进入仙廷。

    然而这个世界的释门和仙廷表明,就算他成就了真龙功业,仙廷也不会接纳他。也就是说,李晔注定要和穿越前一样,卡在仙人境的门槛前,不得跨越。无论他的修为怎么精进,对大道如何领悟,仙廷不开门,不给他仙人资格,他就不得其门而入,最终都要灰飞烟灭。

    这就好比明明中了进士,但朝廷不用你,你就永远无法为官。

    袁天罡在阳神真人境多年,仙廷给他开了门,但他不愿飞升,而李晔是注定无法飞升。

    就在这一瞬间,李晔陡然明白,他无需成佛,无需成仙,他要成的,是帝王!

    他的道,是帝王之道。

    凡间皇帝,天下之主。

    仙廷仙帝,天上之主。

    成就真龙,成为帝王,成为天地之主,掌控天地气运,这就是李晔的道。

    他不愿拜佛,也不愿拜仙,他不会给任何神仙下跪,也不会对任何人顶礼膜拜,那就只有成为天地之主!只有帝王,才能不拜任何活着的人!

    “嗡!”

    李晔脑中忽然一阵颤鸣,好似有什么隔膜给冲破。

    紧接着,体内的龙气发出一声前所未有的吟啸,周身青白光芒大盛,身躯一胀一缩,如同心脏一样剧烈跳动,一股股汹涌澎湃的力量,随着龙身的律动,不停散发出来。

    感受到这股力量,李晔精神一阵,那是一种他从未见过的力量,既霸道凌冽,又温润如风,如阴阳两极,共生共荣。

    在李晔的意识中,龙气已经由青白之色,变成了一片通红,随着龙身一胀一缩的律动,全身鳞甲张开,好似要像蛇一样脱皮,获得新生与进阶!

    李晔精神一振,随即就感到龙气散发出来的力量,如同燃烧的火焰一样,在他身体中到处窜动,仿佛一刻也不想停留,要悉数爆发出来。而龙气的律动始终没有停歇,李晔竟然感受到了浓烈的饥渴之意,好似龙气还需要某种力量的刺激和补充,才能完成它该有的蜕变与进阶。

    李晔对帝王之道的领悟,唤醒了龙气的血气,让它有了进阶的欲望,但这还不够,李晔还需要力量,无论是压力还是动力。

    意识到这点,李晔将目光投向沁州城,又回去看了看李嗣昭。

    ......

    自从李晔出战,圣婴的目光便一直在他身上,对这位获得妖族认可,跟妖族达成联盟关系的凡间亲王,圣婴知之甚少,所以不无好奇。

    在来之前,这份好奇还很小,对彼时的圣婴而言,一个凡间的阳神真人,根本无需费心思量,只要对方乖乖听话,不妨碍联盟大局即可。真见了李晔,初次交锋,圣婴便吃了暗亏,心中极为不爽,虽然名义上保证听从李晔号令,但实际上,却无时不想找个机会翻身,夺回本该属于他的联盟指挥权。

    说到底,李晔远没有让圣婴服气,两人境界差距太大,要圣婴心甘情愿服从一个明显比他弱小的人,有些难为他。

    亲眼看到李晔杀降龙罗汉,对圣婴是一个不小的冲击,对方毕竟是地仙境。圣婴跟李晔交过手后,知道李晔实力颇强,能够对抗地仙境。但那时以为,也只是能对抗而已,胜负难料。谁能想到,李晔见面就将降龙罗汉击杀,速度快得不可思议,用的方式还跟对付他一样,都是纯粹比拼修为之力。

    降龙罗汉死了,圣婴很惊讶,但也仅此而已,还不至于震动。他还能给自己找个借口,说李晔之所以能迅速战胜降龙罗汉,是因为出其不意,也是因为对方对他不了解,没有防备。

    和飞鸿大士一样,圣婴不认为李晔能一直赢下去,坐鹿罗汉出手之后,他认定李晔会陷入苦战。

    没想到坐鹿罗汉死得更快。降龙罗汉好歹还跟李晔对了一掌,十八罗汉之首的坐鹿罗汉,却是直接自己冲到李晔面前,就摊开双手放弃抵抗,把脖子送到了李晔剑下——从旁人的角度看,刚才的战斗就是这么回事。当然,圣子很清楚,那是因为坐鹿罗汉仙园被破,受到了严重反噬。

    圣婴这回是完全被震惊住,愣了好半响。

    听说李晔得了袁天罡传承,还窃取了道门为黄巢准备的青莲,修为之力浑厚强劲异于常人,可以越阶挑战。这圣婴能够理解。但李晔破坐鹿罗汉的仙园,又是怎么回事?那可是在瞬息之间就破了!这需要李晔对大道的领悟,对比坐鹿罗汉,具备压倒性的优势,而且还形成了自己的道。

    自身道心稳固,才能不受坐鹿迷惑,才有机会反过来重伤对方。

    “这家伙,竟然在真人境就对大道有了如此领悟,能够碾压十八罗汉之首的坐鹿罗汉......”圣婴看李晔的眼神十分复杂,“这厮到底是什么怪胎,难不成不是普通人,而是哪位仙人转世?”

    想到这里,圣婴暗自点头,也只有这个答案,能稍微解释李晔这么强悍。

    沁州城头,望着灰飞烟灭的坐鹿罗汉,李克用眼中掠过一抹微不可查的喜色,有解恨的意思。不过这丝喜色很快就消散无踪,倒不是因为李克用掩饰得好,而是真真切切消失了。坐鹿罗汉被杀,李克用固然觉得大快人心,但李晔表现出来的实力,未免太过逆天。

    李克用清楚的认识到,如果李晔想要杀他,恐怕跟碾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如果没有佛域的保护,他随时都有可能死于非命。

    念及于此,李克用双眸渐渐布满血丝,看李晔的眼神也充满嫉妒,这份嫉妒很深重,以至于变成了怨恨。

    他觉得世道不公,为何李晔能这么快就变得这么强?

    为什么能战胜仙人境的,不是他?他李克用打小被释门看中,得到释门倾力培养,十几岁就踏上战场,戎马半生,几经沉浮,平定黄巢,比谁差了?为什么能杀仙人境,能睥睨四方的不是他李克用?

    “大士,这......”善财童子看向飞鸿大士,欲言又止。

    飞鸿大士给酒壶盖上了盖子,正身而坐,双眼一动不动平视李晔,眉头微蹙。

    李克用也看了飞鸿大士一眼,目光复杂,事到如今,他也想看看,对方是不是打算亲自出手了。

    飞鸿大士没打算亲自出手,因为她之前被李晔重伤,伤势还远未痊愈,这个时候冒然出手,根本就没有取胜的把握。

    “大士,是不是让空闲的罗汉,上去一起围攻李晔?”善财童子建议。在飞鸿大士伤势未愈,且被红孩儿牵制,不能亲自出战的情况下,有能力解决李晔的,就只有另外那些地仙境的罗汉了。

    善财童子眼力劲不差,他已经看了出来,李晔能迅速战胜地仙境,都有取巧之嫌。或许他的战力,的确足以击杀任何一名罗汉,但要是有三两名罗汉联手,李晔就断然无法取胜,自身还要落入危险境地。

    飞鸿大士挥挥手:“让他们上!”

    李克用和善财童子同时松了口气。

    李晔本来是对李嗣昭出手,坐鹿罗汉及时赶到救援,将他拦下,眼下李晔以不费吹灰之力的姿态,将坐鹿罗汉瞬间击杀,自身并未离开李嗣昭多远。

    坐鹿罗汉死后,李晔重新看向李嗣昭,他很清楚,只有将对方击杀,平卢军才能迅速攻占军营。

    不过不等李晔动手,就有几名真人境僧人,从各处冲杀出来,率先向李晔发难,以攻为守。

    李晔迅速环顾四周一眼,将敌我情况纳在眼底。对方出手的真人境有三个,都是阳神真人,看来是佛域保护李嗣昭,这个军营主将的固定配置。在他们三人之后,还有数名罗汉从沁州城现身,不下六七人,已经准备向李晔这里赶来。

    现在的形势很明显,敌军势大,李晔无法硬拼,只有迅速撤退,才能在地仙境罗汉包围过来之前逃开。不过如此一来,李晔这回出手,没有能够拿下军营,战果不符预期。

    他已经将实力暴露的差不多,引起了对方足多的忌惮,这下退回去之后,下回再出手,就不可能再有出其不意的效果。李晔不用想也知道,此战之后,无论是飞鸿大士还是李克用,都会收起一切轻视之心,开始严防死守。

    那些地仙境的罗汉,必然也会几人一组,保护重要目标,不给李晔击杀重要目标和罗汉的机会。要是果真如此,那么地仙境修士占据多数的佛域,就会牢牢把握这场战争的主动权,李晔也就别想突破沁州城防线,更别说占领太原了。

    这场战争的难处在于,李晔是进攻方,他必须要率军攻到太原城去,才好争夺那线天机,而李克用和佛域只需防守即可。

    简而言之,李晔不能错过眼前杀李嗣昭的机会,一旦错过,沁州城就不好打。

    要想破沁州城,就必须先杀李嗣昭,夺取军营。

    但如果他击杀李嗣昭,就会错失退走的良机,哪怕只是刹那的耽搁。对于真人境地仙境的修士而言,这一刹那足以让他们对李晔展开围攻。

    电光火石之间,李晔已经拿定主意。

    李嗣昭一直关注着半空中李晔的动向,他也是练气高段的修士,自然能看清场中形势。在佛域僧人相继出动的情况下,李晔若是继续向他出手,自身就会落入被围攻的境地,除了退走别无他途——地仙境的围攻,可不是小事,以李晔展现出来的实力,虽然修为之力浑厚,对大道领悟深刻,但面对众人的术法攻击,这两者根本不足以让李晔取胜。

    念及于此,李嗣昭大笑两声,乜斜李晔嘲讽道:“李晔小儿!你敢闯我军营,那是自寻死路!有种就别逃,跟本将一决生死!本将叫你见识见识,何为河东军威!”

    李嗣昭声音很大,语气很猖狂,充满嘲讽和挑衅之意。不知道的人,只是听这话,还以为他已经天下无敌,而李晔只是缩头乌龟。他的话传遍了半个军营,河东军的将士都听到了。

    他自然是有意为之,身为主将,必须时刻保证将士们的斗志。

    李嗣昭身在战阵中,身着鲜亮明光铠,仰首挺胸看着李晔,意气风发,看着英姿不凡,不愧是河东军有数的高级将领。

    “既然你找死,那我就成全你。”李晔轻笑一声,升起灵气屏障环绕周身,当他的话出口的时候,卢具剑已经划过一道短促犀利的流光,到了李嗣昭咽喉前。

    身为兵家战将,李嗣昭人阵合一,任何针对他的攻击,都会被战阵之力抵挡,战阵不破,他就不会受到致命伤害。

    然而李晔一剑掠来,萦绕战阵的濛濛光芒,犹如泡沫一般被直接切碎,根本就没有起到防御作用,数千将士犹如被飓风吹倒的麦子,一边倒的倒了一地。

    在李嗣昭惊恐和不解的目光中,流光没入他的身体,他听到嘭的一声炸响,随即就感到身轻如燕,好似飘了起来。

    等他的视线落向下方,这便发现,他整个身躯已经炸成血雾齑粉,完全不复存在,只有头颅高高飞起,被李晔抓住了头发,捏在手里。

    李嗣昭至死都用见鬼的眼神瞪着李晔,他不理解,李晔贵为大唐亲王,是千金之躯,本身修为更是达到阳神真人的境界,高高在上,与他根本就不是一个层面的人,为什么会为了杀他,不惜把自己置身险境?

    李嗣昭从来不觉得他有这个份量,有这个资格,所以他从来没想过李晔会对他出手,会屈尊跟他计较,所以他才敢出言嘲讽。谁能想到,李晔说动手就动手,眨眼间他就被炸成了血雾,连脑袋也被李晔提在手里示众,连个后悔和求饶的余地都没有。

    “魔头!你死定了!”

    “天堂有路你不走,却要自己来送死!”

    “一起动手,别给他逃走的机会!”

    亲眼看到李晔斩杀了李嗣昭,三名阳神真人大感颜面受损,愤怒的一起发动术法,向李晔攻过来。

    在他们身后,六七名罗汉也到了位置,开始全身散发金光,手中一面掐诀,嘴里一边念念有词,长天乌云翻滚,日月无光,金光普照大地,好似有漫天神佛即将下界!

    李晔神色不动,提着李嗣昭的人头,如一根利箭,笔直升入高空。

    他速度奇快,成功闪避了三名真人境的攻击。但也落入六七名地仙境的围攻之中,并且到了术法覆盖范围的中央地带。

    不远处的南宫第一、苏娥眉、圣子等人,看到李晔化身光柱,冲天而起的这一幕,都惊讶不已,他们都看得很真切,李晔这是一头钻进了罗汉们的包围中。

    “李晔这厮,这是要作甚?他疯了不成?”圣子怔了半响。

    “他这是眼看躲不过对方的术法攻击,所以打算跟对方同归于尽了?”南宫第一想到一个可能。

    “他之前明明有机会逃走的,为何不走?为了杀一个凡人将领,让自己落入险境,他不是不是脑子进水了?”众人之中,只有九尾妖狐看清了战斗的始末,因为她没有用心战斗。

    “李晔摘下了李嗣昭的人头,坏了他们把守辕门的兵家战阵,赵破虏要攻进军营就轻而易举。不过若是李晔自己受创,那就是得不偿失。赵破虏也很可能被对方斩杀!”圣子对局势看得很透彻,“要是李晔被对方擒下,那可就是送死了!”

    “闭嘴!“南宫第一大怒,“李晔不会自掘坟墓,看着便是!”

    长空之上,金云为盖,翻滚舒展,好似滔滔大河,无数金光从云层透出,六七名地仙境罗汉,各自身形暴涨,直达百丈大小,皮肤全都变成了金色,这让他们每个人都像是一个太阳,散发出刺痛眼眸的光芒。

    这六七名百丈金色罗汉,围成一圈,同时伸出双手,向中间的李晔按去!每一只手都是一朵云,手心金芒如日,辐射百丈范围,金芒所到之处,万物灰飞烟灭。

    在七名罗汉中间,李晔显得无比渺小,就跟蚂蚁一样,看起来不堪一击,莫说被手掌击中,哪怕是被金芒辐射到,也会被烤化,直接化为飞灰。

    大地之上,数十万将士正在激战,厮杀片刻都没有停止,到处尘土飞扬,鲜血迸射,每时每刻都有人倒下。但对发生在他们头顶的这一幕,普通将士并不能感受到什么玄妙,因为他们的目力,无法抵达云层之上。

    只有真人境的修士,才能真切看到这一幕,而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修士,无不心神摇曳,被地仙境罗汉的大手笔所震慑,那的确是能够移山填海的力量。

    面对罗汉们的发力围攻,李晔神色平静,有一种赴刀山火海如履平地的意志,李嗣昭的人头,已经被他向沁州城头抛出,此刻,他将卢具剑竖在眉前,沉眉敛目,在狂风暴雨袭来之际,默默念动功法口诀。

    在他体内,通体发红的龙气,仍旧在一胀一缩的有力脉动。

    七名罗汉齐齐俯首,个个嗔目看向中间的李晔,在他们眼中,面前这个渺小的人间修士,并没有半点儿惊慌。他沉静如林,深邃似海,让他看起来如同一个漩涡,紫色气云在他身周萦绕,如同火焰一样在燃烧。粒粒星辰微光在紫色云带中若隐若隐,犹如清晨露珠,好似在引导着什么东西的绽放。

    罗汉们并没有停手,实际上,在他们眼中浮现出李晔身形的时候,手掌就已经按了下去,手心下的金芒犹如日火,以李晔为中心合在一起,明亮刺眼,很快淹没了李晔的身影,让人看不清下面发生了什么。

    随着众人手掌不断合拢,手掌间的金光越来越强烈,一束束光柱从指缝间反射出来,四散流溢。

    罗汉们的手掌相继合拢,流散的光芒渐渐消失,已经没有缝隙可以泻-出光柱,合众人之力,硬生生制造了一个快要完成的封闭空间,在这个空间里,只有亮到极致的金芒日光。对罗汉们而言,那是可以净化一切的光芒,是佛陀的意志,不容忤逆,哪怕是仙人也不能避免被抹杀。

    一旦缝隙全都消失,这个结界就会完成。

    七人相互看了一眼,彼此都察觉到了对方眼中的得意和如释重负,那最后一寸缝隙,终于要被合上。通过那丝缝隙,众人还能看到里面亮到极致的金芒,那是没有任何杂质的光明,任何东西存在于其中,都会被净化。李晔虽然强,但终究还是要死。

    “这魔头此时已经被烧成灰烬了吧?”欢喜罗汉稍显迫不及待。

    “没有任何人能在这里面生存,仙人也得灰飞烟灭,那魔头何能例外?”举钵罗汉傲然道。

    “这魔头狂妄自大,明明看到我等出手,竟然还敢凑上来,他是以为他能抵挡我们的出手?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坐鹿师兄和降龙伏虎师弟,折在这么愚蠢的家伙手里,真是冤枉至极!”托塔罗汉饱含愤怒的不屑道。

    “这魔头修为之力不错,对大道领悟也深刻,但毕竟只活了几十年,太过年轻气盛,免不了得志便猖狂,稍有成绩就目中无人。他接连战胜降龙与坐鹿,生了骄纵之心,有找死的行为,也就不足为奇了!”静坐罗汉言语冷静,见解深刻。

    说道这里,众人凝神静气,齐齐一声低喝,最后一丝缝隙中的最后一丝光芒,就此消散无踪,整个结界已经完成!

    “大局已定,这魔头已经死了......”过江-罗汉面露喜色,众人听了他这话,都是神色一松。

    但就在这时,欢喜罗汉忽然脸色一变,急忙大喊一声:“当心!”

    众人还未回过神来,便看到已经合拢的结界,再度散开一道道缝隙,就像是不停膨胀的气球,在顶着众人的手掌往外挪,只不过这回露出的,不再是金芒日光,而是紫色云带!

    “压下去!”

    “把结界合拢!”

    “不要往后退!”

    七罗汉一个个面色巨变,纷纷低吼出声,随着他们的手掌被撑开,越来越多的紫色云带流溢出来,萦绕在众人手掌周围。罗汉们使出了全部修为之力,想要将结界压回去。

    他们的手臂上渐渐青筋暴突,禁不住开始颤抖起来,就好像跟他们在较劲的,不是一团渺小的紫云,而是一头身形巨大蛮牛。无论他们怎么用力,都无法扭转局势,只能眼睁睁看着紫云越来越大,手掌被撑得越来越离开原地。

    举钵罗汉忍不住嘶吼一声,他手臂上不仅是青筋暴突,像是爬在身体表面的蚯蚓一样突兀,就连金色肌肤都开始寸寸皲裂,可想而知他面对的是多么大的压力。

    其他罗汉的也比举钵罗汉好不到哪里去,有的人脸色阵青阵白,有的人已经嘴角溢血,还有的人浑身都在发抖,像是打摆子一样。

    “怎么会这样?”欢喜罗汉心惊的望着眼前异象,脸上渐渐刻上了恐慌之色,“他一个阳神真人,凭什么能力抗我们七人合力?”

    没有哪个罗汉能够回答他,因为他们心里的想法跟他一样。

    忽然间,一个淡漠的、没有丝毫感情的声音,在每个罗汉耳畔响起:“若不能战胜你们七人合力,我又怎会给你们七人合围的机会?”

    听到这个声音,罗汉们一个个手脚冰凉,如同给人当头浇了一盆冷水。在此之前,李晔没有出声,他们还抱有一丝奢望,希望李晔只是临死反扑,闹出了一番动静,马上就会消散。但是李晔的声音出奇平稳,莫说不像是濒死状态,听起来就像根本没受什么伤。

    神色大变,感到匪夷所思的罗汉们,在听到李晔的声音后,还没来得及有所反应,他们手掌下的紫云陡然轰的一下炸开。一声响彻天地的龙吟,在每个人耳畔炸响,带着沧桑古老而又杀伐深重的气息,好似经历了万年岁月,有过数不清的血火搏杀。

    在金芒中心,一道紫色龙气冲天而起,掀起了百层云浪,涌动千丈风云,罗汉们受此冲击,本就青筋暴突、皮肤皲裂的手臂,霎时间炸开,爆出团团血雾!手臂之上再无血肉,只剩下森森白骨,身体如遭重锤,纷纷倒飞出去。

    爆开的紫云瞬间遮蔽了苍穹,先前金光弥漫之处,此刻被紫云全都吞没。方圆数百丈之内,只有紫气东来的盛景,让人仿若置仙境。

    在爆炸的中心地带,长发狂舞、衣袂翻飞的李晔,气势如虹的提剑冲了出来。

    在他身周,一股前所未有的力量,散发着古老沧桑的气息,时而霸道凌厉,时而温润如风,一左一右交相辉映,不停攀升,衬托得李晔深不可测,好似从远古洪荒走出来的战神一般。

    李晔的目光,从罗汉们身上扫过,看准了对方的方位之后,嘴角勾勒出一抹寒意,“步步生莲!”

    向四处飞离出去的罗汉,还没脱离紫云笼罩的范畴,陡然感到深入骨髓的惶恐心悸。犹如过街老鼠突然被强光照到,引来无数人围追堵截,刹那间丧失了所有信心与张力,连活下去的勇气都消失的一干二净,只剩下引颈受戮的本能。

    这种颓唐认命的沮丧感,兀一出现便让体内灵气运转晦涩,好似刹那间就要枯竭。然而十八罗汉毕竟不是普通人,一晃神就反应过来。回过神后,罗汉们不仅没有感到轻松,反而更加心寒。因为紫莲已经在他们眼前绽放。

    在晨曦沐紫的领域内,李晔拥有瞬间移动的能力,再加上“步步生莲”剑式本身的威力,这些已经被龙气重伤的罗汉们,哪里能够抵挡,一个接一个被卢具剑削掉了脑袋,尸首分离着从半空坠落下去!

    在七名地仙境下落的地方,李晔显出身形,提剑而立,睥睨天地。

    龙气还在律动,只不过已经不再炽热通红,看起来不再那么狰狞可怖,原本的青白之色,也变成紫色,形态看起来更加矫健有力。就像一个普通人经过训练,身材体型都变得完美,充满力量感。

    之前的龙气也有力量,但力量并不突出,李晔借助龙气之力,也只不过能够越一级挑战而已。加上青莲之力和《紫气东来》的功法,配合卢具剑才能战胜比他高两级的对手。但是现在,龙气完成了第一次蜕变,力量大为增强。

    不仅如此,龙气代表的是潜龙资格,成为真龙是它的终极目标,在李晔领悟和触摸到帝道——帝王之道的门槛后,龙气已经被唤醒了一部分灵性,现在有了自己的意识。

    这个意识,李晔还没来得及沟通,不过据他感觉,那就是另一个“自己”。一个道心坚定,誓成帝王的自己。

    何谓帝道?李晔目前摸到了帝道门槛,有所领悟,说得直白些,帝道第一个特点,只有两个字——不服!

    谁也不服。

    这就是帝王!

    帝王只服自己。

    佛不能让我服,仙也不能让我服,我连命运都不服!

    不服,所以绝不认输,所以不甘人下,所以要登临绝顶!

    李晔初次动用紫龙之力,就将七名地仙境的罗汉重创,此刻忙着梳理力量,没有轻举妄动。

    在他静立的时候,半空中的紫云徐徐散去,真人境以上的修士,抬头仰望,都看到了完好无损,提剑而立的霸气身影。

    圣婴一屁股坐在地上,望着半空中如神如仙的李晔,抹了一把额头上并不存在的汗水,惊魂甫定:“我的个娘,这厮还真的能打十个,这是个什么怪物?!”

    刚刚李晔跟罗汉们的交手,圣婴可是瞧了个真切,任何细节都没放过。七大罗汉最后的合力一击,威力何其巨大,圣婴自忖都不一定无伤接下——毕竟被压到手心里去了,一般圣婴也不会落入那样的境地。

    但是李晔不仅接下了,而且还趁势反击,直接将七大罗汉震伤,再一举反杀。如此手段,在圣婴看来,已经是惊天地泣鬼神,世所罕见了。

    “看起来这厮好像没有受伤.......”圣婴使劲儿打量着李晔,希望找出什么蛛丝马迹,“不对,他绝对是装的,肯定受伤了......这要是没受伤,岂不是比我还要厉害?这不能够,那要是比我还厉害,我还来帮个屁的忙,我可是天仙境!”

    圣婴想着想着,脸色就开始发白。因为他刚来的时候,就跟李晔对了一场,当时他压制境界跟李晔硬拼,被李晔击败,一直认为是自己落入了李晔的算计。现在看来,以李晔如今展现出来的实力,根本就没有必要算计他,直接就能跟他对抗......李晔到底有多强,他的底线在哪里?

    不过圣婴没有时间多想这些,因为场中有了新情况。

    七大罗汉被杀,饶是以飞鸿大士的漫不经心,也被震得直接从女墙上跳下来,睁大眼睛盯着李晔,恨不得把他看的通透。

    对飞鸿大士而言,生死不算什么,那都是宿命,能活的时候就活,该死的时候就死。生与死,乃是万物生长、世道轮回的规律,没什么需要在意的。

    飞鸿大士不在意罗汉们的死,但罗汉们也死得太快了,这才是飞鸿大士失态的原因。

    飞鸿大士看向李晔,她之前从没觉得,七大罗汉会死在李晔手里,这也是她意外的根由。

    “你到底隐藏了多少东西?你的底线到底在哪里?”飞鸿大士看着李晔,自我呢喃了一句。

    李克用已经快要站不稳,他一只手扶着女墙,五指成爪,深深抓进砖石里,借此才稳住了身形。

    他已经不再看李晔,因为他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目光去面对李晔,他盯着女墙上的一点,尽力平复自己行将崩溃的心境。

    强大,太强大了,强大到不合常理,强大到不可战胜。有一个这样的敌人在眼前,在对自己发动进攻,任谁都会感到无力,感到惶恐,感到崩溃。

    在李克用看来,能通过努力战胜的对手,都不值得忌惮,因为他可以付出任何努力。但是面对李晔,面对今天的李晔,李克用自忖他再努力,也完全没有办法说去战胜。

    差距太大了,大到根本无法通过努力追赶,这才是最令人感到绝望的。

    “你们不会就这点人吧?再派高手,去把他杀了!难道你们就眼睁睁的,看着他杀了你们的人,还能目中无人的在外面逞威风?”李克用忽然扭头盯着飞鸿大士。

    先前李晔初次出手,对付降龙罗汉的时候,李克用看到降龙罗汉被杀,心里还有些畅快,他看不惯降龙罗汉做派,绝对对方太过高傲。

    但大敌当前,自己人死了,李克用还能觉得大快人心,是因为他很笃定,佛域来的这些仙人,只要认真对待,李晔一介凡人,怎么都无法抵抗,一定会被杀,所以他并不担心。

    他认定了李晔会死,会被杀在沁州城前,那么让李晔在死之前,也杀掉几个他看不顺眼的人,自然令人高兴。

    但是现在不同了,七名地仙境的罗汉一起出手,在率先发难围攻李晔的情况下,不仅没有把对方怎么样,反而被李晔给全部反杀,这就太恐怖了些。

    飞鸿大士淡淡瞥了李克用一眼:“你在恐惧?”

    “恐惧?”李克用怔了怔,随即竟然认真点头,一点也不介意承认,“我是恐惧。这样的李晔,难道还不值得让人恐惧?你们还有办法对付他妈?如果没有,就不是恐惧的问题,我们都会死!”

    飞鸿大士轻笑一声:“陇西郡王,原本我以为,你也算仪度不凡,有人主雄姿,看着叫人心折。但是如今看来,跟李晔那厮一比,你还真是差得太远,可谓云泥之别。”

    李克用顿时涨红了脸,想要发怒咆哮,又不愿如此失态。彻底丢了脸面,让人更加看不起,但不发怒又显得过于软弱,不符合人主姿态。心底纠结,李克用双手抖了又抖,脸上肌肉抽了又抽,看起来格外不堪。

    不过李克用并没有难堪太久,因为飞鸿大士很快就离开城墙,飞临当空,直奔李晔而去。在她身后,还有两名佛域僧人跟随,看他们的修为,竟然比十八罗汉还要高,俨然是天仙境的修为!

    他们动作很快,瞬间就到了李晔面前。

    作为天仙境的大能,他们要杀李晔并不难,至少在他们看来不难。虽然飞鸿大士重伤未愈,不能出手,但两名天仙境,已经是足够。

    飞鸿大士等人没有对李晔出手。

    因为圣婴也带人赶到,双方几乎是不分先后,都站在了李晔面前。

    飞鸿大士神态自若,完全没有剑拔弩张之态,轻松的像是踏春出游,路遇友人,所以上来寒暄两句。她一动不动注视着李晔,毫不掩饰自己的浓厚兴趣,殷红的唇角微微一动,竟然勾起一抹俏皮的弧度:“安王李晔?”

    李晔脸色黑了黑。

    安王李晔,这个开场白当然很熟悉。上回两人交手,对方打算用羊脂玉净瓶把他收了的时候,就是如此问的。

    羊脂玉净瓶,自然还在飞鸿大士手里。

    对方大大方方站在面前,嘴角含着意味分明的揶揄笑容,面对这个招呼,李晔是应声,还是不应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