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御仙魔 第四十五章 开战
作者:我是蓬蒿人的小说      更新:2018-02-03
    圣婴大王是什么性情,飞鸿大士再清楚不过,当年对方还差些成为她的童子。这个在火焰山修得三昧真火的小屁孩,性子比真火还要火爆,当年连齐天大圣都不服,现在怎么会愿意听从李晔的号令?

    在飞鸿大士的设想中,两人为了争夺主导权,见面就会起冲突,而李晔修为不济,一定会被圣婴狠狠教训一顿。最好是双方谁也不服谁,大闹一场,最后不欢而散——不欢而散的可能性很小,毕竟大敌当前。貌合神离的可能性却很大,这足以影响联军对沁州城的攻势。

    现实与想象大相径庭,飞鸿大士一时难以接受,连带着看李克用的目光也充满怀疑。降龙罗汉及时过来见礼,他修为比李克用高很多,对事情经过的描述更加清楚透彻,飞鸿大士很快弄清其中原委。

    “李晔这厮果然狡猾!”出乎意料,听完李晔和圣婴斗争的过程后,飞鸿大士并没有捶胸顿足,而是露出赞赏之色,“圣婴虽然修为不错,毕竟还是孩子心性,论手腕不及李晔,倒也说得过去。”

    降龙罗汉问道:“接下来怎么办?”

    飞鸿大士淡淡回应:“这个问题不该我们头疼,而是应该李晔头疼。哪怕他眼下声势闹得再大,只要攻不到太原去,就一点用都没有。”

    说到这,飞鸿大士瞧了降龙和李克用一眼,“沁州城你们守不守得住?”

    降龙罗汉的声音依旧平缓,但充满杀气:“李晔若是敢攻城,伏虎师弟的仇,我一定要亲手报!”作为伏虎罗汉的师兄,降龙罗汉的实力自然要强一线。

    李克用眼神低沉,他对飞鸿大士的话很不满意。什么叫攻不到太原去,就一点用都没有?大战开启,河东军损兵折将、消耗粮秣军械,这对李克用的势力都是打击。

    李克用并未说话,他感觉到飞鸿大士有什么瞒着他,他没有问。既然对方不肯说,问了也是白问。

    李克用看向城外,平心而论,沁州城的防御已经很坚固,要挡住李晔并不难。

    论修为境界,他比不上李晔,但要论排兵布阵,他生在边军长在边军,从来都不将李晔看在眼里。这回双方修士实力差不多,经过黄巢之乱,河东军也有了兵家战将,比拼主帅调兵遣将的能力,李克用有必胜信心。

    至于其它,李克用暂时无暇细想,但只要李晔从河东败走,他自然就有机会,知道飞鸿大士等人的实际意图。

    念及于此,李克用握刀的手紧了几分,眼神也变得坚硬如铁。面对城外一望无际的连营,他身躯站得笔直。

    河东是他的河东,他才是这里的主人,谁想对河东有所图谋都不行!李晔想攻占河东,那是痴心妄想,释门佛域想要控制他让他做傀儡,就更是没有丝毫可能,哪怕对方是仙人!

    李晔没有让李克用等太久,当日将圣婴带来的妖族安排好之后,翌日就下令昭义军三面攻城。

    大战从日出就开始。昭义军先用投石车轰了几轮城墙,在被对方真人境以上的高手,出手拦截住半空的巨石后,就没在继续浪费时间。万千将士直接冲到城池前,开始蚁附城池。

    激战伊始,圣婴掏出丈八火尖枪,带领一干手下冲出大营,就要直接去捣碎沁州城防。如此鲁莽行动,自然还在半路,就被李晔一声呵斥,给阻止了下来。

    “你拦着我们做什么,让本王去刺翻他们!”圣婴一脸不乐意,显得十分急躁,“一群蝼蚁而已,只要本王出马,势必全都俯首!”

    “飞鸿大士就在城中,你想去试试?”李晔揶揄道。

    “飞鸿大士?”圣婴怔了怔,原本冲天的气势,犹如泄闸洪水,刹那间一降再降,他不确定道:“她当真在这里?我怎么没感觉到?”

    李晔看向城头:“以飞鸿大士对大道的参悟程度,想要隐藏气息自然是轻而易举,她想让你以为她只是一块石头,那你就只能如此认为。我与她交过手,自然知道她就在彼处。”

    “你跟飞鸿大士交过手?你竟然没被她用手指碾死,还能活蹦乱跳的?”圣婴看怪物般看着李晔,眼中充满惊奇。

    李晔乜斜圣婴一眼,淡淡道:“咱俩也交过手。”

    “你!”圣婴张嘴差些咬了自己的舌头。

    他以天仙境的修为,跟李晔交手还是败了,他能输给李晔,飞鸿大士自然也有可能。

    圣婴收了丈八火尖枪,怏怏道:“飞鸿大士可是厉害得很,现在怎么办?”

    作为妖族第一圣子,圣婴也是桀骜不驯之辈,以天仙境的实力,就敢跟猴子交手,还让猴子吃了亏。但面对飞鸿大士,他明显没有办法。当初能让猴子狼狈不堪,依仗的是三昧真火和先天法宝,每一样都价值不菲,猴子那会儿可是什么法宝都没有。

    定海神针除了坚硬些,其实根本没大用,变大变小实则就是个观赏性的鸡肋功能,实战中卵用都没有。可以说,那时候圣婴跟猴子的战斗,本质上就是一个富得流油的仙二代,活生生用钱砸懵了一个一穷二白的乡野散修。

    说到底,猴子是很可怜的。

    圣婴依仗的这些东西,在飞鸿大士面前,却没什么用处。原因很简单,飞鸿大士本身就比他更有钱,法宝也比他更厉害。不说别的,那羊脂玉净瓶就强得没边。圣婴早就在飞鸿大士面前吃过亏了,所以哪怕知道对方现在修为境界大减,也丝毫不敢上去挑衅。

    李晔见圣婴已经有些害怕,便宽慰道:“飞鸿大士虽然厉害,但眼下毕竟境界大减,她那个羊脂玉净瓶,虽然妙用无穷,但更多用在防御上,进攻并不如何犀利。再者,前日一战,我让她受了重伤,没有旬月时间,根本不可能恢复战力。”

    圣婴将信将疑,眼巴巴的问:“你当真重伤了飞鸿大士?那可是飞鸿大士啊!”

    李晔耸耸肩:“你可以问尤达枭。”

    尤达枭在一旁点头如蒜,神色庄重肃穆:“我亲眼所见!当日飞鸿大士跑得快,若是换了一般人,早就死在安王剑下了!”

    圣婴上上下下打量李晔几眼,末了竖起大拇指:“算你狠!既然飞鸿大士战力不在,你刚才还拦我做什么?”

    李晔道:“飞鸿大士虽然实力大减、重伤在身,但她毕竟是大罗金仙下凡,谁也不知道她有多少压箱底的手段。若是你直接过去大开杀戒,只怕会让她鱼死网破。”

    “那该怎么办?”圣婴又问,他发现到了李晔这,自己基本就只会问这种问题。这很不符合他圣婴大王,作为睥睨妖族的第一天才,平日里霸道无匹的做派。

    李晔早有谋算,“你无需出手,对飞鸿大士形成牵制即可,不仅如此,你带来的天仙境修士,最好也不要出手。这样一来,就能将双方出战的修士力量,控制在地仙境及其以下。”

    圣婴左右看了看,纳罕道:“我们地仙境的修士并不多,凑在一起一双手也数得过来,对方可是有十八罗汉。”

    李晔摆摆手,看向战场,徐徐道:“只要出战的修士力量不超过地仙境,我们就有绝对优势!”

    圣婴怔了怔,有些不解其意,询问性的看向尤达枭,想要问对方,李晔是不是有什么后手安排。尤达枭呵呵一笑,没有言语,显得很神秘。圣婴眉头微皱,对尤达枭的卖关子有些恼火。

    拿下沁州城,才能打开进入河东的门户,此战十分关键,初战的主力虽然是昭义军,但平卢军也没有闲着,随时准备上阵。

    昭义军攻势猛烈,随着战事持续进行,沁州城的防御工事在被持续损毁,防御器械在被持续消耗。箭楼塌了一座又一座,狼牙拍碎了一个又一个,箭镞在城外铺上了一层地毯。

    连续数日激战,不计代价的昭义军伤亡惨重,已经达到数千人,而沁州城看上去只是掉了一层皮。损失的还都是城防工事和军械,甲士折损并不大。

    在城池中央上空悬立的李克用,用肉眼就能看到三面城墙的战况,对眼前的局面他早就有所预料,所以十分满意。日落时分,李存孝、李嗣昭等将领,先后来向李克用禀报战况,俱都神色振奋。

    “都说李晔用兵如神,麾下谋士如雨,良将如云,逢战必胜,每攻必克,我看这都是小人的阿谀奉承之词,根本不可信!”李存孝声音洪亮,“这么多天了,昭义军死伤无数,却连城头都没攻上,可见李晔不过是无能之辈!”

    李嗣昭附和道:“盛名之下其实难副,李晔的那些威名,不过就是世人巴结他的权势,信口胡诌而已!”

    众将纷纷应是。

    李克用摆摆手:“李晔并非一无是处,这个毋庸多言。只不过我河东军之精锐,又岂是魏博、昭义可比,加上沁州城防御坚固,李晔要攻占城池,的确是痴心妄想!”

    仗打到现在,李克用很满意,随着昭义军伤亡增加,他的信心也在与日俱增。

    ,精彩!

    (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