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御仙魔 第四十五章 三生三世
作者:我是蓬蒿人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就在这时,大罗汉陡然目光一凛,就要出手.

    但是有人比他先出手。《 .szw . "》 .

    先出手的,自然是李晔。

    李晔早已看准时机,当他快进入大罗汉的攻击范围时,大罗汉已经先一步进入了他的攻击范围☆晔没有迟疑,卢具剑上符文闪耀,骤然返身杀回,出手就是“步步生莲”的剑式。

    现在罗汉阵的阵型已经完全散乱,对李晔而言,跟上来的三十六罗汉,就只是三十六命普通的金刚境。没有了罗汉阵的加成,他完全没有了顾虑。紫气东来的剑式,也不是一盘散沙的同境修士能够抵挡。

    就在李晔返身的刹那,大罗汉心有所感,危险气息陡然降临,让他浑身都是一颤。眼看李晔身形有了一丝异动,大罗汉立即惊骇的意识到,李晔这是要动手。

    千算万算,还是没有防备到李晔的阴谋,大罗汉心头恨极,几乎要忍不灼口大骂,魔头果然阴险。

    大罗汉不愧是西域三十六寺的领头人物之一,反应可谓迅捷,他已经来不及给身后的罗汉示警,但是间不容发之际,他仍是发动了自己的领域。

    李晔回身,步步生莲的剑式发动的前一瞬,就看到大罗汉眉心金光一闪,竟然生出一个微型佛像。佛像在大罗汉眉心散发出缕缕金光,宝相庄严。

    与此同时,大罗汉脚下,空间一阵扭曲,忽然生出一座圆池,方圆数十丈。圆池生成的一瞬间,里面紫色雷电缠绕,如同小蛇一般,密密麻麻,呲啦作响。

    雷池一出现,大罗汉头顶的苍穹上,滚滚黑云如潮翻卷,发出威严凌厉的佛音。刹那间电闪雷鸣,无数紫色闪电落下,落在雷池中,形成恐怖的雷电帘幕。紫电在大罗汉身周数十丈的范围内,不停明灭闪耀,几乎跟雨幕一样密集。

    脚下雷池,与苍穹黑云之间,是无数道紫电相连,而大罗汉就在紫电中间,脚踩雷池,上合佛音,俨然神人之姿。

    这便是罗汉领域,天音雷池。

    不仅大罗汉的领域是天音雷池,三十六罗汉的领域,同样都是天音雷池。

    修炼同样的领域,这正是西域三十六寺蓄意为之,虽然领域单一失去了复杂性,但是领域合在一起,效果绝对大于简单叠加。三十六个天音雷池的领域,一旦相互联合,数百丈的范围内,就是天威所在之地。

    任你是灵池真人还是阴神真人,都要迅速退避。一旦退避的慢了,就只有被紫电劈中,在天音雷池中化为飞灰的下场。

    领域即将生成的一瞬,大罗汉心头一定,之前的危机感减弱不少,看李晔的目光,闪过一抹坚定。

    在李晔的努列,罗汉阵虽然阵型乱了,但是三十六罗汉天音雷池的领域,却没有受到丝毫影响,这也是罗汉们的底气所在♀样的领域只要张开,别的姑且不说,先立于不败之地。

    李晔看到大罗汉脚下生雷池,头顶现黑云佛音的瞬间,就附危险的气息,连心跳都乱了一拍。

    在他的视野中,大罗汉虽然在众人最前面,但三十六罗汉并没有完全散开,毕竟人数太多,哪怕有很多人被落下,但也有不少人跟上。

    大罗汉身后有不少同伴,大罗汉的领域一发动,其他罗汉心有所感,必然会同时发动领域。届时只需要瞬息时间,他们天音雷池的领域,就会合在一起。

    而只要能拖最晔片刻,罗汉阵就有了恢复的机会,到时候天音雷池的领域,加上罗汉阵,李晔必败无疑。

    危险犹如实质,仿佛化作一柄利剑,刺进了李晔的胸膛』过他并没有丝毫慌乱,两世的修真生涯,不说让他心如止水,至少不会自乱阵脚,哪怕是面对再危险的情况。

    步步生莲的剑式并没有丝毫停滞,李晔不会给三十六罗汉,领域互相联合的机会,他要在这之前,将距离自己近的那些罗汉斩杀。

    李晔心念一动,在原地消失的同时,半空忽然生出层层紫云,兀一出现便弥漫方圆百丈范围°云中星光点点,在最边际的地方,出现一抹红色流云,婉如朝霞。

    星光连接成线,化作缕缕晨曦,普照气象坞的紫云。当第一缕晨曦散落的时候,紫云中钢座座山头,犹如仙人从云猴抬头。山峦连绵起伏,在紫云的环绕中倍显仙气。

    晨曦沐紫。

    这便是李晔的领域,也是修炼紫气东来到灵池真人境后,所带来的非凡效果。

    倘若在深山连绵的绝顶看过日出,就会发现,眼前这番景象,正是日出东方,晨曦洒落,群山沐在云雾帜景象。

    晨曦启明,纯天净地,山出云海,紫气东来。

    踏入真人境,生出晨曦沐紫的领域,在修炼紫气东来的路上,才算是真正登堂入室。

    青莲在紫云中盛开,一朵接着一朵,说不出的美妙出尘。

    晨曦沐紫的景象,悄然延伸到天音雷池领域中,所过之处,紫电君隐于云海中,电闪之形不见,雷鸣之音堙没。好似这些天地杂音,在这一刻都在晨曦中,完全被净化。

    天地间除了紫气东来的坞气象,就只剩下自然的纯净气息。

    大罗汉看到紫云蔓延到天音雷池的范围,毫无阻隔探进来,就像云雾在山间漂富样,自然的没有半分滞涩感,不由得浑身冰冷。

    眼前明明是人间纯净之地,但大罗汉面对这副景象,刚刚才消散丝毫的危险气息,陡然扩大了何止数倍,他感受到了大恐怖,就像坠入了地狱一样,被数不清的恶鬼扑咬。

    在最后的意识中,大罗汉看到眼前的紫云中,悄然绽放了一朵青莲。在无暇云雾的衬托下,青莲盛开是那样圣洁美好。仿佛有晶莹的露珠,在莲叶上悄然滑落,美得无法言说。

    大罗汉情不自禁伸出手,想要去触摸那朵紫莲,但是他的手还没抬起来,半途就垂了下去。

    咽喉处血光泼洒,眉心的金光佛像悄然消散,天音雷池真真切切消弭于无形。他身体的力量犹如泄闸洪水,瞬间消失的干干净净,再也无法停留在空中,不由自主向地面坠去。

    两个领域的较量,晨曦沐紫完胜天音雷池。

    晨曦沐紫的景象,在半空悄然蔓延,紫云很快将数名罗汉环绕,一切发生的是如此自然。

    罗汉们想要逃走的时候,却惊愕的发现,看似纯净无害的紫云,却好似泥潭深渊一般,根本无法脱离,灵气释放出来,却犹如泥牛入海,没有半分反应,这让他们脸上布满恐惧之色。

    与此同时,七朵青莲次第盛开在紫云中,伴随着青莲盛开,一蓬蓬血雾泼洒而出,接着就是一个个身体,从紫云中坠落。

    李晔再度露出身形的时候,看到的是面前,不同方位的二十九名罗汉。此刻他们看自己的眼神,惊愕与意外溢于言表。

    很显然,这些罗汉没有想到,明明自知不是三十六罗汉对手,只能远远避开,绕道去陈仓的魔头,竟然会突然返身杀回,而且一出手就是如此雷霆攻势。

    李晔的动作没有丝毫停顿,眉眼沉静,晨曦沐紫的领域依然维持,脚下一步一生莲,向二十九名罗汉冲杀过去,嘴里低喝一声:“莲海无涯!”

    李晔脚下生莲池,一朵朵青莲化作青色剑气,随着李晔奔进的动作,从他脚下不停飞射而出,铺天盖地罩向罗汉们。

    罗汉们在最初的惊异之后,也都反应过来,此刻一个个金刚怒目,发出齐声呼喝,各种术法向李晔招呼过来。

    罗汉阵虽然被破,但罗汉仍有二十九人,晨曦沐紫固然胜过天音雷池,但每杀一人,李晔的灵气都在剧烈消耗。

    二十九名罗汉虽然不能组成完整的罗汉阵,但罗汉阵这种变化万千的大阵,哪怕是只剩下一半的人,都能施展出来,纵然威列所下降,也绝对不容酗。

    李晔与二十九名罗汉战在一处。

    ......

    蜀山。

    问仙宫前云雾帜玉阶上,吴悠拾级而上。她微微仰着头,望着问仙宫,步履轻盈而稳健,不急不缓。

    吴悠来到问仙宫前。

    面前的殿宇比想象中要大,高近十丈,宽过二十丈,青瓦飞檐,仙气飘飘又不失威严,九扇大门全部洞开,里面宽广幽深,好似空无一物,但恐怖绝尘的气息,却隐隐散发出来,摄人心魄。

    吴悠小脸煞白,殷桃徐忍不揍轻颤抖,大大的眸子里明显充满畏惧之色。但她始终没有停下脚步,哪怕她连肩膀都开始颤栗。所以她很快就走进了问仙宫。

    大殿空间广阔,屋顶高远,廊柱数人才能合抱,地面铺满白玉石。在数十步外的正前方,九级玉阶之上,本该有仙座的地方,却是一片空旷,只有一柄古剑的,静静悬浮。

    距离颇远,吴悠修为不高,所以看的不甚清楚,她步步走近,脚步声在寂静大殿响起,格外响亮。

    九级玉阶前有一座荷花池,在这个几乎没有人能走进的大殿,荷花池里却有荷花含苞待放,里面有各色游鱼,在怡然自得的游弋。

    吴悠看着那柄只见轮廓的古剑,感受到了召唤之意,仿佛有一个声音,一直在她脑海中不停回响,让她一步步靠近。

    踏过荷花池中间的通道,吴悠走上高台,来到那柄漂浮的古剑前。

    古剑漂岗凸起的石台上,装饰清楚表明,这是一柄女子用的剑。剑柄和剑鞘上,都有湛蓝花纹,似云非云,似花飞花,仔细去看,好似是随意泼洒的墨水,纹路的奥义无迹可寻,羚羊挂角。

    一缕清幽月光从屋顶投下,光柱正好将古街在其中。在古剑后面,是一座巨大影壁,上面雕绘着苍茫图案,看人物与景致,好似在讲述一个故事。

    吴悠伸出手,透过月光,探向那柄古剑。

    就在这时,一声沉重沧桑的叹息,在吴悠脑海中响起。声音高远空灵,不知来处,但却充满对宿命的无奈,和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怜惜意味。

    “你,真的想好了吗?”那个声音问道。

    吴悠抬头四顾,却什么都看不到,这座幽深空旷的殿宇里面,除了她就再无活物。

    “我想好了。”吴悠镇定下来,到了这里,她反而没了畏惧之心,幽,只是对眼前路的坚定。

    “那么告诉我,前路你该怎么走?”那个声音再度问道。

    吴悠没有丝毫犹豫:“掌问仙剑,获得力量,追寻大道。”

    “你果真放得下?”那个声音显得有些沉重。

    吴悠咬了异唇:“放得下。”

    “那好,就让你看看,前世是什么样子。”那个声音再度叹息。

    紧接着,古剑后的影壁上,投过来一束明亮的幽光,将吴悠从头到脚罩在里面。

    吴悠神智一晃,眼前一片灰暗,接着就觉得自己轻轻飘了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当眼前再度恢复视野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到了一处从未踏足过的地方♀里是苍茫的边地,塞外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关内土地荒芜贫寒。

    吴悠反应过来,这是她的意识,进入到了影壁里的故事。

    那一定是大能的手笔。

    但是影壁里的故事,跟她有什么关系?

    边地有一座城池,不大,比长安小了太多,城墙是土黄色,建筑风格粗狂凌厉,这是一座边地军镇。看到到这座城池,吴悠意识有一阵恍惚,她忽然觉得这座城池,看起来是如此熟悉,但却偏偏怎么也想不起来,何时见过这座城池。

    城门上有两个字,不是现在通心隶书,而是协。

    那两个字是,九原。

    九原,多么熟悉的名字,可吴悠偏偏就是想不起来,九原到底是什么地方。

    吴悠的意识飘进城内,冥冥中自有一股意志,引导她前行。一路上他看到了很多边军,黑袍黑甲,士卒都没有戴兜鍪,看那甲肽样式,根本就不是唐朝的人。

    最后吴悠来到一座庭院内,庭院布置简洁,但建筑规格表明,这里住的不是普通人。

    在一处半敞开的屋舍里,她看到一名女子,正哭泣跪在一名公子身旁,迸他的腿,在泪水滂沱的劝说什么。

    身着白袍的枯公子,有着一张轮廓鲜明的脸,充满正气,他对女子的哭诉恍若未闻,手里端着一杯酒,面色决然,满眼都是绝望,仰头喝下。

    看到公子面容的那一刻,吴悠如被闪电击中,悚然一惊。

    那不是李晔么?

    目光落在女子脸上,吴悠更是浑身僵硬。

    那张脸,不就是自己么?

    刹那间,无数画面涌入吴悠脑海。那是眼前女子,和那位白袍公子的一生。

    女子叫作婉容,她是咸阳显贵,王公之女,和白袍公子青梅竹马,两人感情甚笃,早早就有终生之约。公子是君王之子,才智无双,束发之龄就经常向君王进谏,满朝大臣对其赞誉无数。

    但是,公子的进谏,却引来君王的不满,最后一次进谏之后,终于引发君王之怒,于是天子令,公子到边军领兵!

    满腔家国抱负的公子,跟着大军来到边地九原,但他没有怨忿,更没有失望堕落。他经常和边军将士同吃同住,一同上战场杀敌,他的才能得到体现,接连带着边军,打了很多胜仗,让胡人死伤惨重。很快,他就赢得了边军的敬重。

    女子惦记公子,在咸阳食不知味,瞒着家人来到边郡。两人相见,相顾垂泪。从此,女子就跟在公子身边,她一个王公之女,竟然学会了洗衣做饭。因为公子在边地,向来作风简朴,所以她也放下身段,亲自照顾公子的起居。

    一切看起来都很美好,公子立功颇多,而且是君王长子,而那名君王,是天下称颂的雄主,开创了前人未幽功业,假以时日,君王一定会召公子归朝,让他继位。到时候,他就能迎娶女子,立她为后,长相厮守。

    公子等来了君王的命令,却不是召他归朝,而是一杯毒酒。

    一杯毒酒,令其自尽。

    吴悠娇躯一怔,画面回到眼前,白袍公子正要饮酒自尽,女子在苦苦劝说。

    公子对他的父亲,对那个君王,对那个名叫大秦的帝国,充满敬畏与忠诚。他是子,也是臣,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公子饮尽了杯帜毒酒,痛苦的倒在地上。

    公子叫扶苏。

    他的父亲,是秦始皇。

    女子悲痛欲绝。

    公子死后不久,女子得知,毒死公子的命令,并非是始皇帝所下,因为始皇帝那时已死。始皇帝的命令,原本是让公子归朝即位,但是有人不想公子归朝,那就是胡亥。矫诏要毒死公子的,也是胡亥』久之后,大秦亡国。

    如果公子没有那么果断就饮了毒酒,他就会等来即位的良机,大秦就有可能不亡。

    女子悲痛欲绝,也愤恨不已,最后横剑自刎于公子坟前。

    吴悠手脚冰凉。

    那名叫作婉容的女子,就是她的前世,公子扶苏,就是李晔的前世。

    她已经全部记起来了。

    “你,恨他吗?”那个沧桑悲悯的声音,再度响起。

    吴悠浑身轻颤,她脑猴最后的画面,还停留在女子自刎坟前那一幕。那是她的前世,那就是她,当时当地的心情,是何等绝望、悲愤、不甘......她焉能感受不到?

    为什么,为什么要饮下那杯毒酒,为什么那么果断,连我劝了那么久,都不能动毅对帝国,对皇帝的忠诚?

    儿女情长,在你眼里,比之家国大义,就那么渺小?

    沧桑悲悯的声音幽幽一叹。

    紧接着,吴悠眼前的画面再度一变。

    那是蜀山,吴悠认得。

    一名身姿出尘的女子,正在后山练剑。

    不出意外,吴悠看到,那名女子的面容,果然与她一样。

    这也是她的前世。

    女子不过是二八年华,修为却已经达到练气高段,堪称数百年一见的天才。她是宗室之女,母亲乃是公主。

    女子练剑间隙,会静坐在场边,望着长安的方向发呆。

    不久,女子得知,与她青梅竹马的皇子,被立为皇帝,但是受到权臣控制,生不如死。她不顾师门反对,毅然仗剑下山,直入长安。

    后来女子成了那位皇子的妻子,被立为皇后。

    那位才智双全的皇帝,无法摆脱权臣的束缚,完全不能施展拳脚,拯救江山社稷。女子不想做皇后,只想跟皇子长相厮守,她无数次劝说皇子,跟她离开长安去蜀山。

    但是皇子却说,他有江山社稷,不能不顾。

    后来天下大变,皇子被迫离开长安,去了许昌,女子紧紧跟随。到了许昌后,丞相总揽大权,把皇子限制在宫城里,挟天子以令诸侯。女子要带皇子走,皇子仍旧不肯,哪怕已经没有希望,他仍然想着江山社稷。

    最后,练气九层的女子,因为不忍见皇子日日以泪洗脸,孤身去丞相府行刺。

    她被对方身边的高手击伤、擒住,幽闭深宫,不得与皇子相见。没多久,女子重伤不治,死了。

    那一世,她叫伏寿,皇子叫刘协,那个丞相,叫曹操。

    吴悠泪流满面。

    “你恨他吗?”那个沧桑悲悯的声音问。

    吴悠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不是看戏,而是重新记忆她之前的人生,种种感受与见证,都勾起了她深藏在灵魂深处的触动。彼时对扶苏、刘协的情义,还有在他们面前所受的委屈,都如潮水一般将吴悠包裹起来。

    平心而论,这两世的吴悠,都没有丝毫对不起对方,而且是一往情深。但是扶苏和刘协呢,一心为了家国大义和江山社稷,完全将儿女之情抛在了脑后。

    吴悠怔怔无言,唯有泪水从白璧般的脸颊滑过。

    那个沧桑空灵的声息叹息一声,并没有逼问什么。

    吴悠眼前的画面,再度一转,到了她所熟悉的大唐长安城。

    这一世,就是吴悠的今世。从小到大的经历,她重新过了一遍,虽然是自己的经历,但吴悠看的如痴如醉,很多记忆中缺失的东西,都在画面中补齐,很多她自己记得很深刻的画面,再度重演,让她含泪而笑。

    李晔打小不能修行,曾今苦恼烦躁,甚至是自暴自弃,是她的朝夕陪伴,让李晔重新振作。后来她的修炼天资展现出来,一跃成为宗室天才,嘘纪就到了练气中段,成为万众瞩目的存在。

    而李晔却在阴影里,深味自己的孤独落寞,每当这个时候,吴悠都会离开自己的繁花似锦,进入李晔的寂寞幽深,和他肩并肩手牵手,陪伴在他身边,不离不弃。

    无论外人怎么说,是嘲笑还是感叹,是不屑还是嗤笑,她始终坚持如一,哪怕是面对吴弘杉的呵斥,她也不改初衷,就像她前两世所做的那样。

    但是随后的画面,却跟吴悠的经历有了偏差。偏差出现在李晔去沉云山的时候,在吴悠眼前的画面里,展现的是另外一个故事。

    李晔去了沉云山,却被李曜算计,丢了玉诀,也没用到袁天罡的传承,最后被李曜赶出安王府,流落市井。吴悠被吴弘杉软禁,不准她出门,禁止她跟李晔接触。

    但吴悠还是想净切办法,偷偷跑出去,去见李晔。然而,她却逐渐受到李晔的冷落,到最后,甚至被李晔一次次赶了回去。吴悠不知道为何会如此,她感受到自己的心痛。

    后来黄巢攻克长安,吴悠为了保护李晔,独自跑出来,没有跟随吴弘杉逃去蜀中⌒几次,为了保护李晔,她身受重伤,还曾倒在李晔面前≮是李晔认为她死了。但其实她没有,因为她要保护李晔,她不允许自己先死。

    就这样,吴悠看着李俨派人找到李晔,把皇位传给了他≮是,李晔又回到了前几世的轨迹上,满心家国社稷,夙兴夜寐,不曾有一日懈怠。当李晔夜对烛火生白发的时候,他没有注意到,在某处阴影角落,有一个纤瘦的身影,一直在默默注视着他。

    但是李晔的经历,跟前两世没有本质差别,纵然他有才能,但是江山已经糜烂到,不是凭借他一己之力,就能拯救的。

    到最后,吴悠眼睁睁在暗处看着,李晔在乱兵围来之际,被迫登玄武楼**。大火蔓延而起,吞噬了玄武楼。吴悠的心也死了。

    她没有找到李晔的尸骨,但她在城外的荒凉野地里,为李晔垒起了一座坟,把李晔斜候送给她的玉佩,埋进了坟墓里。在那座黄土堆前,吴悠静静做了三天三夜,然后孤身行刺朱温。

    画面到这里戛然而止。

    吴悠再度恢复视野的时候,发现她还在古剑之前。

    漂浮的古剑后,那座影壁已经没有光芒,陷入沉寂,好似从来都没有什么变化,她也没有去经历她的三生三世。

    “你,恨他吗?”沧桑空灵的声音问,悲悯之外,还有化解不开的愤怒。

    吴悠紧紧遗下唇,直到殷红的唇一片苍白,被咬破之后又被鲜血染红。

    她的目光从茫然中渐渐恢复神采,那是坚毅如铁的神采,她一字字道:“我恨他。”

    “你应该恨他。三世了,你为她付出了人生,但他心中始终只有国家大义、江山社稷。他注定了是亡国之君,这是他的宿命,却不是你的,你为何要陪他?他根本就不值得你陪他!”沧桑悲悯的声音,有恨意有快意。

    吴悠重复道:“不值得。”

    “好。你可以去取问仙剑了。”沧桑的声音充满欣慰与希望,“手持问仙剑,成为蜀山掌剑人,去杀了李晔,他的宿命就会就此结束。而你,也将踏上大道。从今往后,你心中没有儿女私情,幽,只是脚下直通仙庭的通天之路!”

    吴悠站起身,一步步走近湛蓝的问仙剑,伸出手,握上剑柄。

    刹那间,蓝光流溢,无数光芒从剑身倾泻-出来,星星点点的光芒,充斥着空旷幽深的大殿,犹如银河倒悬在殿中,而吴悠衣发飞扬,眸如星辰。

    整个蜀山,震动如潮,千百灵剑,齐齐颤鸣,自动从屋舍从飞出,从四面八方,掠过山林,掠过山涧,掠过白云,掠过峰顶,齐聚问仙宫前。

    千百灵剑齐齐发颤,犹如群臣面君,战战兢兢。

    千百弟子,悉数从屋舍中飞出,来到空地上,遥遥看向问仙宫所在的方位,满脸敬畏崇敬之色。须臾,千百弟子接连下拜,“拜见掌剑人!”

    吴悠从问仙宫内走出,背负问仙剑,踏云雾而下,飘渺若仙,眉眼间神威不可侵犯。

    守在玉阶前的莫问愁,脸颊禁不住颤抖,眸中狂喜之色溢于言表,看到吴悠,她陡然浑身一震,一股臣服之心油然而生,不由自主拜倒在地:“恭迎掌剑人!”

    这一日,问仙剑在手,吴悠一步跨越大道,成就灵池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