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御仙魔 第三十三章 四方震动(第七更)
作者:我是蓬蒿人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宫女不知国家大事,连忙去搀扶黄巢,见对方如此失态,连忙腻声撒娇,想要再续前缘,趁热打铁,用自己的身子去安抚对方的烦躁。作为一名普通的宫女,能让皇帝对自己动情的机会不多,甚至一生都只有这么一次,为了荣华富贵与来日前途,宫女不想放过眼下良机。

    一日之间,潼关被破华州沦陷,黄巢心惊胆战,如感末日将临,不在其位不知其心,黄巢的帝位是如坐针毡,在最初的得意之后,随着战局的恶化,就没有一日不氮受怕。独居长安,勉强守住关中已是艰难,更别提开疆扩土,朱温叛逃后,黄巢几乎没睡过一个好觉。

    黄巢越想越心惊,也越想越愤怒,脸上肌肉不烷动,双目如狼如鹰,说不出的可怕,他低头看到缠在自己身上,双手到处抚摸的宫女,陡然一把攥自方的脖子,单手把她提了起来,手背上青筋暴突,颤抖不已。

    “陛......陛下......”宫女的脸很快涨红涨紫,她望着五官扭曲的黄巢,惊恐的眼珠子都要掉出来,双腿不停挣扎弹动,双手不停拍打掰扯,却根本无法撼动黄巢分毫。

    黄巢如同野兽,手上劲力渐渐失去控制,嚓咔嚓咔的骨裂声中,宫女的脖子迅速缩小,最后缩成一束稻草粗细。气绝而亡的宫女嘴里不断往外涌着血肉,僵硬的脸上一片青黑,唯有那双睁大突出的眸子,在诉说着她的惊骇。

    最后,宫女的脖子,生生被黄巢捏断,脑袋和尸体先后掉落在地。

    黄巢终于恢复了一点神智,他冷静下来,最后看了手中折子一眼,跨过宫女的尸体,大步走出宫殿,发出野兽般的低吼:“传朕旨意,集结大军!”

    门外的侍者连忙诺离去,黄巢站在门口,仰望湛蓝天空,许久许久。

    他的脸色没有恢复平静,反而愈发狰狞,“终南山道门,昔日找到朕,让朕起兵的人是你们。现在舍关而去,让朕身陷绝境的也是你们!等朕灭了李晔和李克用,一定要纵兵踏平终南山!没有你们道门,我黄巢依然是大齐的皇帝,依然是顶天立地的豪杰!朕要让你们知道,朕,有乱天下的气运,也有坐天下的本事!”

    李晔大破潼关的消息传到成都,李俨高兴的像个孩子,在宫殿里大笑大叫。

    他举着手里的奏折,看着躬身立在殿中的田令孜,畅快无比道:“朕就知道,安王不会让朕失望,朕就知道,他一定能攻进关中!安王从来没有让朕失望过,他果然是朕的福星,是我大唐皇朝的栋梁!”

    田令孜低着头,眼中掠过一抹杀机,面上装作高兴的样子:“陛下说得没错,安王的确是社稷之臣』过这回安王能攻破潼关,也是有雁门军相助。雁门军没到潼关的时候,安王可是不曾下令将士开战呢。”

    李俨怔了怔,“哦?还有这种事?”

    田令孜连忙道:“臣说的句句属实,哪敢欺瞒陛下。”

    李俨忽然笑了笑,毫不在意道:“有雁门军相助又如何,攻破潼关的可是平卢军,说到底,还是安王的功劳!”

    田令孜不再跟李俨争执,他看着在御案前激动来回走动的李俨,眼神就跟看三岁孝儿一样,于是他笑着说道:“陛下说的都对。”

    接下来,田令孜就像哄孝子一样,哄得李俨开心了,这才离开。

    出了门,田令孜脸上的笑容就瞬间不见,萨代之的是一丝狰狞:“安王啊安王,咱家现在算是明白了,你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咱家真是怎么重视你,都显得远远不够。”

    淮南,广陵。

    高骈斜坐在矮塌上,一边饮酒一边欣赏厅中的歌舞。

    酒自然是上好的美酒,难得一见的石冻春,歌荚然是顶级的歌姬,是他花了大价钱从扬州买来的。所以高骈现在很享受,时而闭上眼睛,时而曳晃脑,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喝醉了。

    高骈自然没有醉,他已经很久没有醉过了,虽然每日他拼命喝酒,但是越想醉的时候往往就越清醒,这让他感到痛苦。

    自打去年败给黄巢,高骈便是这番模样,曾今那个风采无双,战无不胜的皇朝名将,已经是明日黄花。

    一蹶不振之后,高骈连出兵中原的勇气都已经没有,哪怕在得知安王攻打邓州的时候,他也没有去襄助的打算。

    现在除了饮酒作乐,高骈就只剩下寻仙问道。

    仙不一定有,但是道却一定有,就算道没有,道人总是有的。

    歌舞散去之后,厅中走进来一名道人,那是个鹤发童颜的老者,精神矍铄,他在高骈面前坐下,满面春风般的微笑:“将军今日要听什么?”

    高骈斜靠在矮塌上没有起身,“老子骑牛过函谷。”

    道人微笑不减:“将军已经听过很多遍了。”

    高骈将杯中美酒倒进嘴里,轻笑一声:“还有什么是我没听过的?”

    道人:“倒是有一件。”

    “哦?快快说来。”

    “安王李晔,大破潼关!”

    “什么?”高骈一下子愣在那里,被子从手中掉落,酒水洒了一身。

    朱温投降唐室后,就跟王重荣合兵一处。

    两人也没闲着,一直在对附近州县用兵,朱温急于表现,毕竟刚刚投降了唐室,要站稳脚跟就得立下功勋,王重荣也跟朱温摒弃前嫌,携手征战。

    朱温的部曲原本就是精锐,要不然之前也不能击败凤翔宁、夏绥等镇的兵马,而王重荣的河中军,同样不是什么善茬,连朱温都在他们手里吃了亏。虽说那一仗的败北,跟监军严实指手画脚有关系,但河中军的战力仍是不容酗。

    两人联合征战,所到之处“无不克捷”,一时间声势大涨。附近的唐室藩镇军,见到两人如此能战,都振奋心思,前来助战,想要捞取功劳,以便战后得到朝廷封上。

    接连大胜,朱温志得意满,免不得有些骄傲,遂有匡扶唐室,非我老朱莫属的豪情。朱温效力黄巢的时候,打得唐军找不着北,如今效力唐室,又打得黄巢找不着北,老朱觉得自己很了不起,走到哪里都仰首挺胸。

    这一日,朱温正在跟王重荣讨论军情,忽然有军使奔进大营,一路直向中军大帐而来,在路上就高举捷报,沿途大喊:“平卢军攻克潼关、华州门军正向长安进击!”

    这是重大捷报,一般有这样的捷报,信使都会一路大肆宣扬,目的是振奋人心,这回也不例外。

    王重荣听到声音,顿时大喜,不禁赞叹:“好!安王果然人中龙凤,率领平卢军出战以来,所向披靡战无不胜,先克邓州,扫荡关东,现在又这么快就攻克潼关,现在乱贼要完了!”

    朱温眼角抽了抽,神色怪异,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王重荣看到他的神情,想起对方在邓州被李晔击败的事,自知言语不妥,略感尴尬,不过旋即就哈哈大笑,对朱温道:“朱将军跟平卢军交过手,依朱将军看,平卢军什么时候能攻到长安?”

    朱温深吸一口气,“平卢军能何时攻到长安,本将不知,但要是我军再不加快步伐,只怕剿灭乱贼,就没我们什么事了!”

    朱温还指望着多立功勋,好加官进爵,眼下听说平卢军入关,如何能不惊急,平卢军的战力他很清楚,黄巢军的战力他也知道,眼看功劳都要被李晔抢走,他顿时坐不住。

    跟李晔扫荡关东,攻克潼关的功劳相比,他先前立下的那些功劳,就只能称得上是微末之功,完全不够看。

    王重荣和朱温没有等多久,王铎的信使就来了,传令河东军进军京畿。

    接到王铎这份军令的,不止河中军,关东四面的军队,都接到了同样的军令。

    平卢军、雁门军攻入关中,唐军与乱军平衡僵持的态势瞬间被打破,现在是唐军展开大反攻,对黄巢最后一战的时候了。

    长安城外大营,旌旗飘扬,数万将士汇聚在小上,军阵齐整,一眼望不到痉,暴烈的金戈之气直冲斗牛。

    全身披甲的黄巢高居点将台上,按刀伫立,神色肃杀。

    在他身后,尚让、赵璋、杨希古、孟楷、盖洪等二十余名大齐赫赫有名的将领,众星拱月般簇拥着黄巢。

    黄巢环视众人,目光如剑,在前阵将士脸上扫过,他忽然开口,真人境的修为,让他的铿锵的声音远远传开,清晰传入每个将士耳中。

    “朕自起兵以来,纵横中原,转战南北,日日元,未曾一日懈怠,方有今日之大齐!朕本书生,尔等本是农夫、匠人、贩夫、走卒,朕与尔等沙畅血,为何?为君者不贤,令天下大乱,为官者不正,令黎民受苦,为富者不仁,令尔等流离失所!”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尔等之躯,皆父母所赐,为何就食不果腹,衣不遮体?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朕不忿,不愿见小人窃据高位!朕不忍,不愿见尔等饿死道旁b才愤而起兵,反抗唐室,建立大齐,让尔等居有所安,吃饱穿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