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御仙魔 第二十四章 乱世(中)【第七更】
作者:我是蓬蒿人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传令兵凛然应诺,转身飞身去传令。

    片刻之后,攻方进展陡然加快,一群修为颇高的勇将,亲自作为锋头上阵拼杀,挡在前面的西川部曲,很快就被冲乱了阵型。

    看到这一幕,田令孜总算露出一丝笑意:“这才像话。”

    宰相陈敬暄站在田令孜身旁,悄悄抹了一把冷汗,看田令孜的目光,充满畏惧。

    田令孜护卫李俨抵达成都后,为了迅速掌控西川,将军政大权握在手中,有过一番很是雷霆的手段。

    首先,田令孜拉拢西川文官领头人物陈敬暄,在得到对方的效忠后,就上奏李俨拜陈敬暄为相,李俨准奏。由是,田令孜将西川文官集团,牢牢控制在手中。

    随后,田令孜让陈敬暄上奏,请求让西川军两员大将之一的李铤,领军去讨伐黄巢,李俨当然没有不答应的道理。

    李铤率军离开西川后,西川军的势力就被大幅度削弱,田令孜趁机犒赏护卫李俨入川的各路兵马,但唯独不给西川军。

    西川军另一员大将郭琪当然不满,现在李俨可是在西川,还要靠他们西川军护着,所以他大胆的鼓动麾下士卒作乱,目的是要求赏赐。

    孰料田令孜就等着郭琪如此,西川军一作乱,田令孜立即调集事先安排的各路大军,围攻西川军大营。

    陈敬暄望着渐渐不支,已经露出溃败之象的西川军,暗暗叹息一声,心道:“郭琪完了,田令孜就可以借势控制西川军,从今往后,西川军政大权,就落在了田令孜手里。”

    事实不出陈敬暄所料,没到半个时辰,西川军就全面溃败。

    此役后,郭琪只身逃离西川,顺江而下,东奔广陵去投靠了高骈。

    军营的事情解决后,陈敬暄跟随田令孜回到城中,田令孜去向李俨汇报“平定叛乱”的战况,陈敬暄径直去中书拭门。

    李俨逃离长安的时候,虽然三省六部的官员就没一起带,但他既然在成都暂时安定下来,三省六部理当重新运作,否则皇帝岂不成了摆设?

    陈敬暄在中书束下后,中书舍人抱来一堆奏章,让陈敬暄查看。各级官员的奏章,都会先集中到中书省,由宰相看过之后,再决定哪些呈报皇帝,哪些自行处理。

    皇朝辖地广阔,若是什么鸡毛蒜皮的新,都要皇帝拿主意,那再强大的皇帝也给累死了,宰相也就不叫统领百官、主持政事的宰相。

    陈敬暄翻看半日奏章,忽的眼神一凛,仔仔细细把手中奏章,又从头到尾看了一遍,他深吸一口凉气,不敢再耽搁,连忙收了奏章,去见田令孜。

    见到田令孜,陈敬暄颤颤巍巍从袖中掏出奏章,递给对方:“左拾遗孟昭图上疏,请求陛下裁撤宦官权力,赋予宰相等大臣实权,言语之中,颇有不敬之词,还说宦官都是祸害......”

    田令孜刚见过李俨,不出意外,他迅速平定叛乱的事,得到了李俨褒奖,此刻心情正好,拿起奏折看了一眼,眼神陡然变得寒冷,显然孟昭图的措辞,让他心情大坏。

    田令孜把奏章还给陈敬暄,冷冷道:“传旨,贬孟昭图为嘉州司户。”

    陈敬暄浑身一震,连忙道:“是。”

    田令孜说的是传旨,当然是传李俨的旨意,但李俨并没有旨意,所以田令孜这是假传圣旨......田令孜竟然连孟昭图的小辫子都懒得找,直接就假传圣旨把他贬谪!

    陈敬暄背后冷汗直冒,赶紧退下,至于那份奏折,自然是不会被李俨知道。

    陈敬暄走后,田令孜招了招手,立即有一名宦官前来听令,他只说了三个字:“孟昭图。”

    宦官没有多问,甚至都没有迟疑,直接就退了下去。

    杀一个左拾遗,跟杀一个被贬谪外放的司户,不可同日而语。

    处理完了这件事,田令孜恢复平静,端起一名新官端来的茶水,细细品尝。

    不时,一名宦官,领着一名文士模样的男子,来到田令孜面前。

    “卑职感化军牙将时溥麾下录事,拜见中尉!”文士进门就拜倒在堂中。

    田令孜悠然品着香茶,头也没抬:“听说时溥杀了支祥?牙将杀节度使,好大的胆子,好大的罪名!”

    文士连忙从怀中摸出一本红色熨金帖子,高高举过头顶,递给田令孜。旁边那名宦官接过帖子,送到田令孜面前打开。田令孜看了两眼,眼中有了笑意,这当然不是什么奏事的折子,而是礼单。

    田令孜品了口茗,慢悠悠道:“支祥怎么死的?”

    文士立即答道:“病故。”

    田令孜点点头:“节度使怖任上,感化军不可一日无主,牙将时溥德行敦厚,深得士卒拥戴,可以出任感化军留后。”

    文士大喜,连忙再拜:“多谢中尉成全!”

    这名文士退下后不久,又有一名宦官,领着一名面相儒雅的中年人,进到了屋子里。这名中年人见礼后,没有二话,直接先奉上礼单。看见田令孜满意后,这才道:“蔡州刺史秦宗权,保奏王绪为寿州刺史。”

    田令孜淡淡道:“准了。”

    “谢中尉!”

    寿州王绪,原本只是个屠夫,因为看到天下大乱,就和妹夫刘行全聚众作乱,攻陷了寿州官府。事后王绪贿赂秦宗权,让他保奏自己做刺史,秦宗权得了财货,自然乐意效劳。

    田令孜大收贿赂,卖官鬻爵,日子过得不亦乐乎。

    左拾遗孟昭图,本忠正之臣,素有美名,却因言获罪,被贬司户,他刚刚离开成都,还没走出百里,就被人暗杀于河边。

    此事传开之后,天怒人怨,史载,靖陵天上下起血水,河东霜打禾苗,流星如雨落于成都。一时间叛乱四起,不胜枚举,天下陷入一片混乱。藩镇更是离心离德,不肯力战黄巢,连带平卢军、忠武军进攻潼关的步伐,都被迟滞下来。

    忽有一日,有宦官急切来报田令孜:“陛下召见王铎了。”

    “王铎?”田令孜微微一怔。

    王铎被贬官已经多年,路岩把持大权的时候,他就被排挤出了长安,此时李俨竟然召见王铎,这让田令孜始料未及。

    行宫大殿,王铎跪伏在地,李俨阅罢王铎递上的奏折,看了对方一眼,沉吟道:“爱卿的事安王已经跟朕上过奏折,郑畋不中用,被人赶出了凤翔,关中不能没有大臣坐镇,统帅四方兵马。本来依照朕的意思,是打算用安王号令天下藩镇的,但安王说他资历尚浅,不能服众,这便推荐了爱卿。爱卿的才能,朕素来知晓,之前你虽然被贬官外放,但那都是路岩作祟,朕在长安的时候,就把路岩办了。这回还望爱卿不要辜负安王的举荐,和朕的厚望,带兵平了黄巢那狗贼!”

    王铎以头抢地:“臣万死以报圣恩!”

    李俨疲惫的揉了揉眉心:“世人也说高骈乃是大才,但是朕让他出兵讨贼,他却左右观望,迟迟不出,什么皇朝双壁,真是丢老安王的脸。好了,你下去吧,早作准备,择日启程。”

    旬日,李俨下旨,以王铎为诸道行营都统,兼义成节度使,总领天下兵马,职司剿灭黄巢。

    田令孜听到这个消息后,气得摔了茶杯,他愤恨道:“咱家就怕安王掌握兵权,所以不停给陛下进言,借着安王年轻资历尚浅的幌子,让陛下不要叫安王统领诸道兵马,没想到安王竟然如此狠辣,连王铎那老匹夫都搬了出来,叫咱家好恨!”

    王铎跟李晔的关系,田令孜自然是知道的,王铎领兵,又怎会让李晔吃亏?

    王铎有贤名在外,听说他奉命出征,天下人心一振,又听说安王李晔率领十几万大军,正在逼近潼关,各路讨伐黄巢的藩镇军,由此士气大涨。

    ......

    代州。

    天气正好,阳光明媚,披挂齐整的李克用,正在小上演练骑射技艺。但见他策马飞奔,双手松开缰绳,引弓搭箭,连射七箭,一旁百步开外,悬着铜壶的木架上,一根根绳线应声而断,七只铜壶驹落地。

    如此技艺,立即为李克用赢来阵阵喝彩,观摩的军中将士们,都拍掌大声叫好。

    李克用勒捉马,意气风发的举起长弓,正要说些什么,鼓励将士们好生操练,忽然看到人群外,慧明和尚双手合十朝他躬身。

    他知道对方有事找他,便不再停留,翻身下马后径直走过人群,来到慧明身前,“大师何事?”

    “将军入帐说话。”慧明并不直言,而是转身和李克用走进大帐,然后看了李克用一眼,后者与慧明相处日久,也算了解对方,当即会意,便让帐中的书吏们都退下。

    慧明等人走远了,这才徐徐开口:“将军出兵的时机到了。”

    李克用怔了怔,好生打量了几眼慧明,和尚依然是一副古波不惊的模样,脸上除却圣洁之色,什么也看不出来。

    走到主位后坐下,李克用看着慧明沉声道:“前日接到李晔大败朱温,攻克邓州的消息,本将就说要出兵了,这是王师扭转战局的良机,大师说时机未到。后来听说朱温在关中大败群雄,凤翔等镇龟缩不出,本将说可以出兵了,这是我部将士力挽狂澜、建功立业的时候,大师仍说时机未到。眼下孟昭图冤死,天下到处都是乱事,唐室人心几乎消失殆尽,大师为何说时机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