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御仙魔 第六章 李家的地盘
作者:我是蓬蒿人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李晔手一招,那匹白马就离地腾空,他眼神里没有丝毫感**彩:“撞了人还能如此嚣张,真以为有钱就有理?你不是喜欢踢人家的麻袋吗?我就让你尝尝,被重物压在身下的滋味!”

    李晔退后一步,手一压,白马就轰然砸落在锦衣男子身上,烟尘四起,锦衣男子双腿猛地一弹,连惨叫声都没来得及发出,就没了动静。

    年轻苦力诧异的看着这一幕,约莫是蹲在地上的缘故,白袍年轻人的背影,在他眼中十分伟岸,他握紧了因为激动而发抖的双手,站起身向对方抱拳:“多谢英雄仗义相救!”

    李晔回头看了他一眼,向码头示意:“看到那几艘绑着很多人的船了没有?”

    年轻苦力回头看了一眼:“看到了!”

    “去那艘船上。”

    或许是被李晔帮了忙,或许是看到了李晔展现出来的实力,年轻苦力没有丝毫犹豫:“多谢!”

    李晔回身,还没迈步,楼里就冲出一大群灰衣大汉,他们看了一眼被压在白马下的锦衣中年男子,顿时怒不可遏,为首的人,指着李晔的鼻子破口大骂:“敢打吴家的人,你他娘的是活腻了,给我上!”

    李晔冷哼一声,一步踏出,一圈灵气波荡从他脚下骤然向外扩散,那些被波及到的青衣汉子,齐齐向后倒飞出去,有的撞破了门板,有的撞坏了屋檐,有的撞进墙壁,无不吐血惨叫,再无行动之力。

    “竖子尔敢4吴家的地盘上撒野,你张了几颗脑袋,够吴家砍的?!”几名练气术师从楼里冲出,纷纷亮出法器,向李晔攻来,一名眉目威严的黑袍老者在大堂里,便对李晔一声大喝。

    李晔眼神冰冷:“在我李家的地盘上为非作歹,你们为自己准备好棺材了?”

    他轻描淡写击出一掌,巨大的掌影轰的撞进阁楼,门框在掌影前碎为齑粉,那些还没冲出来的练气术师,驹衣衫破碎,整个身子向内凹陷,如同被大锤砸扁的淤泥,全都吐血倒飞出去。

    只有那名黑袍老者,祭出一个青色熊,堪堪保自命,但也吐血跪倒在地,再看李晔时,目中厩骇然之色。

    李晔一步来到老者面前,伸手抓的脖子,把他提了起来。

    “咳咳......你敢杀吴家的人,吴家......一定不会放过你,你跑不掉的!”黑袍老者挣扎着发出威胁。

    李晔声音平静,但杀气凛然:“从鱼肉我李家百姓那一刻起,你们就应该死了。”

    “你是......”

    李晔手上一用力,便把黑袍男子的脖子畔,随手丢在地上,对方已是气绝而亡。

    门外,从附近赶到的吴家人,本想进来发难,看到李晔瞬杀黑袍老者的手段,都吓得面无人色,没有一个人还敢动的。

    “听说吴家的人要来报复?”李晔回头淡淡看了他们一眼,忽的向上击出一掌,掌劲轰碎了几层楼板,在屋顶轰出一个大窟窿,他拔地而起,出了高楼,在屋顶负手而立,“我等着。”

    高楼本就可以俯瞰整个码头,李晔站在楼顶上,视野极为开阔,整个码头的情况,都菊眼底。在高楼四周,无数人驻足,向这边观望,尤其是前门大街上。

    李晔在瞬息之间,强势击倒吴家修行者的场面,被很多人看见了,聚集的人也更多,他们抬头仰望着李晔,脸上布满敬畏之色。

    一个敢找吴家麻烦,还有能力找吴家麻烦的人,是无数承受吴家压迫的人,日夜期待的,现在这个人出现了,所有人都欢欣鼓舞,他们看着李晔,目光炙热,迫切希望李晔能好好教训吴家。

    现在,李晔成了除了吴家外,所有人眼中的英雄。

    码头上,长河帮的商船正在靠岸,二十多名充当商船护卫的青衣衙门修士,从船上掠上码头,向李晔这里奔进过来。

    李晔面对齐州州城的方向,眼神沉静,内心却并不是没有波澜。

    在长安的时候还好,见到的横行霸道不多,虽然他也知道韦保衡、路岩等人贪赃枉法,但那些事多是在暗地进行,明面上并没有多么明显的受害者。

    而现在,到了齐州,到了泰山这块天高皇帝远的地方,吴家这个齐州土皇帝的所作所为,实在是触目惊心,说这里的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中,是半分也不夸张。

    乱世来了,地方上末日般的景象,是如此**裸挑战着李晔的神经。

    王仙芝、黄巢等人一呼百应,乱军纵然屡受挫折,还能迅速发展壮大,不就是这些百姓,在被压迫中,都有着反抗的迫切需求?

    今天是李晔来了,如果换作黄巢来,让吴家守着齐州城,他们守得住么?

    李晔眼帘低垂,在他的视线中,一大批修士,已经出城,正向这边飞速赶来。

    他很清楚,那就是吴家的精锐力量。

    ......

    隔着很远,吴江淮就看到了,站在高楼屋顶的李晔。对方睥睨四方的姿态,让他眼中腾地一下冒出怒火,恨得咬牙切齿。

    事先他只知道,杏帮强势入境,抓了吴镇江和吴家子弟,还有沿途很多向他们出手的,依附吴家的势力,为了维护吴家在齐州的权威,他必须过来做掉杏帮。

    但是吴江淮怎么都没料到,对方到了齐州城外,竟然敢直接对吴家的人出手!

    此时,李晔站在高楼上,可想而知,高楼里的吴家人,受到了怎样的对待。那里是吴家控制码头的据点,里面有练气中段的修士坐镇,代表的是吴家的脸面。

    而现在,吴家被打脸了,在众目睽睽之下!

    “给我一起上,不用问他是谁,先宰了再说!”吴江淮内心的愤怒到了极点。

    吴家在齐州,还没被人如此折辱过,哪怕是平卢节度使,要想治理地方,那也得依仗地头蛇,要是得罪了地方上的大势力,节度使的位置就坐不稳,真要惹恼了地头蛇,等待他的就是被驱逐的命运!

    王仙芝、黄巢的乱军祸乱中原已经四载,至今没有被平定的迹象,世道快要彻底乱了,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是新任平卢节度使,那个什么安王李晔,到了齐州,也不能如此得罪吴家!

    真要惹怒了吴家,联合平卢其他大势力,要让李晔坐不稳节度使之位,那是轻而易举!

    ......

    李晔顶风而立,冷冷看着吴家修行者掠来。

    对方连问他是谁的意思都没有,就直接出手。

    这说明,对方根本就不在意他是谁!

    李晔沉下脸来,对赶到高楼附近的青衣衙门修士下令:“杀,一个不留!”

    “是!”青衣衙门修士,在刘知燕的带领下,轰然应诺。

    双方修士,很快在街上碰到一起,没有人有二话,对面相互发动术法攻击,霎时间,纵横飞掠的火球、剑气,各种眼花缭乱的术法,全都施展出来,术法波及到商铺货物上,砸乱了不少东西,街道两旁的行人,纷纷惊叫着躲避,鸡飞狗跳。

    吴江淮从屋顶上径直向李晔掠来,他身后跟着六名吴家剑师。他们七个人都是练气中段的修为,七人组成的天光剑阵,是吴家纵横齐州的利器,也是吴家的底蕴所在。

    吴怀楠说用雷霆一击,并没有虚言。

    七人从不同方位向李晔包抄过来,吴江淮正在李晔对面,隔着十数丈的距离,便发出一声冷笑:“如果说齐州是地狱,那么吴家就是阎王,手握齐州所有人的生死薄,你到了这里,就是踏入了阎王殿,吴家要你三更死,你便活不到天明!我不管你是谁,我也没有兴趣知道,我只知道,你马上就要死了!”

    七人突进到十丈距离,齐齐祭出灵剑,竖在眉心之前,这灵剑便叫做天光剑,通体青绿,手指在剑身上一抹,灵气点亮符文后,发出青绿光芒,剑尖上更是亮出一团绿油油的火焰一样的光芒,如同鬼火一样。

    鬼火一出现,周围的温度便下降了许多,七人咬破舌尖,喷了一口血雾在剑身上,齐齐向李晔一指,顿时数道剑气就飞射出来,纵横交错,在李晔身周掠过,同时,七人迅速变幻身位,在半空拉出一道道残影,一道道剑气不停击出,却不是奔着李晔而去,而是在他身周飞掠。

    很快,剑气便在李晔身周,勾勒出一个法阵,七个模糊不见真身的剑客,犹如鬼魅一般,在四周移形换影,不可捉摸,在法阵初步成型的时候,李晔身下出现一个绿色的灵气漩涡,漩涡中传来一道巨大的吸力,仿佛要把李晔扯进地下。

    吴江淮狞笑的声音,在四周响了起来:“你们这个江湖野人,根本就不会懂得,吴家的底蕴有多么深厚,更不会知道,天光剑阵有着多么巨大的威力z剑阵发动的那一刻,若是你及时逃出,或许可以活命,但是现在,你只能死了!跟你说这么多,无非是想告诉你,下辈子若是投胎,再碰到姓吴的人,要记得跪下来磕头!”

    李晔站在屋顶上一直没动,听到吴江淮的话,他哂笑一声:“一个在道门烂大街的剑阵,竟然也被你们说的如此高级,井底之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