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御仙魔 第一白零四章 名望
作者:我是蓬蒿人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李晔等人在城外的时候,韦保衡姑且没有机会拦截,如今到了长安城里,就更不可能动手了,李晔等人顺利抵达长安府。

    王离带着长河帮帮众去牢房,许少牧则去安排重兵看守,因为王铎、路岩都到了长安府,李晔便先去见面。

    如今的朝堂,韦保衡、路岩、王铎是三尊大佛,也是权势最重之辈,除却韦保衡,现在两人都到了长安府,而且还事先等候,李晔和他此行的分量如何,已是不用多言。

    “见过王公、路公。”

    “见过殿下。”

    三人在房中见礼,而后相继落座,他们都没去坐主位,因为谁坐都不合适。王铎和路岩官位相当,也高过李晔,但李晔毕竟是亲王,哪怕眼下是在府衙相见,王铎和路岩也不愿托大。

    “殿下此行当真是凶险万分,眼见殿下平安归来,我等心头一块大石也得以落下。”

    王铎跟李晔关系比较近,所以先开口,他很是忿恨,“谁也想不到,当朝宰相,竟然为了排挤同僚,会指使府上修士,威逼江湖势力,去劫掠朝廷的秋赋!如此行径,简直令人发指!”

    跟王铎痛斥韦保衡,表达自己对奸臣乱象的仇恨不同,路岩更多的是称赞李晔的行为。

    他不无钦佩道:“韦保衡在黄梨乡设下埋伏,此番若非殿下英明神武,只怕已经让狗贼得逞。殿下逢凶化吉遇难呈祥,不仅自身脱离险境,更是抓住了狗贼的罪证,实在是让人佩服!”

    眼看就要扳倒韦保衡,路岩很高兴,不吝赞美之词。

    听路岩说起这些,王铎也深表赞同,他暂且放下对贪官污吏的痛恨,也对李晔道:“殿下此行,抓捕案犯,功在社稷,世人知晓后,也会称赞殿下的贤德!”

    说到这里,王铎露出追忆之色:“昔日,老安王名动天下的时候,世人都说,老安王是拯救时艰的英雄,如今老安王虽然不在了,但有殿下继承老安王衣钵,天下人也会看到大唐中兴的希望!”

    李晔无意跟他们多说这些有的没的,便将谈话引入正题:“黄梨乡案犯已经抓获,接下来诸公有何谋划?”

    王铎愤而拍案:“韦保衡把持朝政这些年,名为宰相,实为奸臣,蛊惑圣上,败坏超纲,之前我等想要弹劾他,奈何找不到证据,此番有这些罪证,若是我等还不能将他弹劾下去,便是我等无能!”

    路岩也道:“殿下放心,我等会立即会同刑部,审理此案,争如日结案,将韦保衡这等社稷蛀虫,清除朝堂!”

    李晔点点头,他现在官职还低,这些事他无法牵头,只能由王铎、路岩主持。见王铎和路岩十分有把握,李晔稍稍放心。

    接下来,杜少牧也到了,几人就审讯的细节,商量了一番,李晔提了下刘知燕等人的问题,得到众人保证,不会为难他们,会给予将功补过的机会。

    事情商量得差不多,李晔起身告辞,他留在这里没太大用处,审讯是个颇具技术性的差事,李晔没打算插手,毕竟他将袭击者和刘知燕等人带回,已是极大的成功。

    在扳倒韦保衡这件事情上,他也不能什么都做了,那样的话别人就没了表现的机会,没表现机会就没功劳,日后扳倒了韦保衡,就无法得到升迁和好处,李晔不会做吃力不讨好的事。

    王铎、路岩等人体谅李晔路途劳苦,也劝李晔回去休息,李晔乐得清闲。

    回到安王府,宋娇他们已经去休息。

    现在安王府的事务,武有上官倾城领头,文有李振做主,安排刘大正、莫东篱、赵破虏等人的座,派发时常用度这些事,都是李振在做,他现在俨然已经成为王府大管家。

    李振进入王府的时间并不长,要是换作一般人,诸事很难这么快理顺,不过李振才智非凡,所以熟悉事务很快,现在已经能够独当一面。

    翌日,李晔仍在府中休息,申时初刻,卢龙节度使进奏官张和,赶来拜见,李晔在外书房接待了他。

    张和身旁,依然跟着那名儒士模样的中年男子。他此行前来,主要是为了跟李晔通报,卢龙搜集振武刺杀康承训罪证的进展。

    依照张和的说法,泼脏水的罪证已经搜集了不少,毕竟修士出手,动作迅捷,现在卢龙节度使已经开始拟写奏章,马上就会参李国昌一本,希望到时候李晔能够知会王铎等人,在朝堂上呼应。

    这是个好消息,李晔自然答应下来。韦保衡虽然快倒了,但李克用跟郦郡主的婚事,却未必会随着韦保衡的倒台而罢休,且不说吴弘杉会持续推进这件事,皇帝为了收服振武,也不会轻易收回成命。

    但李克用现在已经离开长安,若是再能加上卢龙搜集的罪证,双管齐下,事情不黄也得黄。

    说完正事,张和并没有立即告辞,开始跟李晔闲扯,以此拉进跟李晔的关系。这些日子,张和通过多方打听,知道李晔已经跟王铎、路岩走在一起,势力非凡,当然要巴结。

    “前些日子,李克用突然从长安消失,也不知去了何处,说起来,跟殿下去黄梨乡是前后脚的事。”

    张和放下茶碗,有些疑惑的说道,“原本李克用进京,是为了跟郦郡主的婚事,现在突然离开,难道是因为上回在驸马府败给殿下后,自觉比不上殿下配不上郦郡主,所以主动退避了?”

    “哦?是这样?倒是有可能。”李晔含笑饮茶,面色如常,他当然不能告诉张和,是他把李克用打跑了。堂堂亲王与藩镇将领捉对厮杀?影响一点都不好。

    “看来就是如此!”张和好像发现了什么一样,激动的一拍大腿。

    他看着李晔,继续道:“殿下在驸马府战胜李克用的事,已经在长安传开,现在满大街的人都在议论,说殿下长了长安的志气,把殿下当英雄一样看待⊥连茶楼里的说书先生,这些日子都在绘声绘色描述此事,言语中都称赞殿下厚积雹,乃是真正的大唐第一天才!”

    李晔战胜李克用,这对长安百姓来说,自然是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毕竟振武桀骜不是什么秘密,李晔战胜李克用,就是替朝廷出了口恶气,在寻常百姓看来,自然是大快人心。

    李晔见张和如此激动,觉得有趣,对方仅是因为他切磋胜了李克用,就如此反应,若是让对方知道,李晔把李克用揍得像猪头,还迫使他离开了长安,也不知会是怎样的举止。

    对张和的话,李晔显得满不在乎,微笑道:“什么第一天才,过誉了。”

    他是真的不在意这些虚名,毕竟穿越前,他是打小被人叫作华夏第一天才的,已经麻木了。

    李晔不在乎,可张和就不这么想了,他见李晔神色淡然,完全没有因此骄傲,不禁对李晔高看一眼,心道:殿下年方及冠,这样的年纪,正是年轻气盛,爱慕虚荣,恨不得天下人都知道我很厉害的时候,大唐第一天才的威名,更是非同猩,但殿下却毫不在乎,这等沉稳的心境,莫说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就算是一些垂暮老人,也要爱惜名声,不能及他。

    念及于此,本就对李晔实力十分佩服的张和,对李晔更是肃然起敬,毕竟一个人要成事,修炼天赋固然重要,但心性同样关键,此时张和已经笃定,李晔日后必定成就不小,当下就更多了些要抓紧这棵大树的决心。

    离开安王府的时候,张和还在想,要如何拉进跟李晔的关系。这是个难题,毕竟李晔身份尊贵,道理上什么都不缺。他今天带来的珍宝字画,也被李晔拒收,想来李晔不是个喜好俗物的。

    “法器?卢龙也没多少。美人?看殿下也不像好色之徒......这就难办了。”张和苦思半响,一无所获,他想得太投入,连怎么骑马上街的都不知道,偶然抬头,听到身边人的议论声,他忽然眼前一亮,福至心灵。

    那些人,正在议论李晔大胜李克用的事。

    张和想道:“殿下不喜享乐,想必是志向高远,心在仕途,既然如此,我应该宣扬殿下的名声,让他在民间建立声望。如此一来,吏部考核殿下风评的时候,就会有大收获!到时候殿下知道这是我的手段,一定会感激我......”

    张和连忙回了官府,召集人手,让他们上街,四处宣扬李晔的贤名。

    李晔不知道张和做了这些事,送走了对方,他就回到屋中打坐。虽然如今他不能吸纳天地灵气,但打坐有益于静心,有助于思考,所以这个习惯保留了下来。

    到了夜里,李晔敏锐的发现了一些异常。

    丝丝缕缕的白赤气流,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引动体内龙气游弋,似有吸收之意,这些气流大多是白色,可见是普通人的气运,而这些气流到了李晔这里,多是盘旋不定,看着要被他吸收,而又没真正被吸收,只有极少一部分,进入他的体内。

    李晔不禁愕然,心说这是怎么回事,平白无故的,就有人对我有了忠心?

    他一时想不明白,但气流的汇聚,却是一个持续不断的过程,虽然数量极小,对他的修为提升有限,但却是真实存在着。

    李晔打定主意,等到明日,定要去外面看看。

    到了次日,李晔早早起床,面色古怪的出了门。

    气运的汇聚,一直没有停止,李晔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的修为,竟然有了清晰可辨的提升,虽然距离练气六层,只是万阶中迈出一阶,但也诡异得很。

    他走到街上,融入人群,放慢脚步,四处打量。

    他听到了议论声。

    “知道么,前些时日,安王殿下比武胜了振武节度使之子,大涨了咱们的威风!”

    “这事我早就知道了5话告诉你,安王殿下,那可是我敬仰的对象,是我人生的目标,我愿为安王牵马坠蹬!”

    “你这身板,如何为安王牵马坠蹬?我已经下定决心,要努力提升修为,日后去做安王府的门客,追随安王!”

    李晔听到议论声,便定眼去看,那是两个年轻人,随着谈话的进行,他们头顶的白色气流,果然向他这里汇聚了过来。

    “竟然还有这种操作?”李晔一怔,终于明白了气运汇聚的根由所在,“这些人,竟然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对我产生了膜拜心里,这简直就是我的粉丝啊!我明白了,这是名望效应!”

    旋即,李晔脸色变得有些怪异:“打赢李克用而已,就让我在长安城有了名望,一些年轻人由此开始崇拜我,这是一种变相的效忠,所以他们气运,便能向我汇聚了——也对,这种忠心并不是虚无的,可想而知,若是此时黄巢攻城,我振臂一呼,这些人应该会跟着我上城杀敌!”

    这种事不湘,历史上那些有名的英雄,不都喜欢做这样的壮举么。

    登高一呼,四方响应,天下豪杰,云集而景从......

    弄明白了问题的根由所在,李晔的眼神渐渐清明。

    他又想到:“不过,切磋胜了李克用,到底只是一件新,名头远不够响亮,得到的声望有限,所以汇聚过来的气运也不多,还不到我晋升练气六层的千分之一......”

    想到这里,李晔抬起头,看向皇城的方向:“而若是能扳倒韦保衡......韦保衡是人驹知的奸臣,百姓们都对他痛恨不已,若是此番我能扳倒他,将会大快人心,美名势必万人传,那时晋升练气六层,就有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