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御仙魔 第七十四章 上任(5)
作者:我是蓬蒿人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这大宅里,可是有练气中段的修士坐镇的,路岩陡然听到门外的声音,就给吓得不轻,因为对方突然出现,而大宅中没有示警,就说明那些高手已经被制服,换个说法,若是对方来行刺,那么路岩就处境危急,毕竟他来私会美人,不可能带太多护卫在身旁。

    当然,本身作为练气高段的修士,路岩并不是十分害怕行刺,打不过他还可以逃,路岩惊诧的真正原因,是害怕对方是家中那个黄脸婆的人,把他“捉奸在床”,那麻烦可就太大,毕竟一旦家中闹得鸡犬不宁,被当作丑闻传出,对他的名声就太不利,他也就不用去争什么执政宰相之位了。

    待看清走进房门的人是李晔,路岩不仅没有松口气,反而更加震惊。

    李晔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完全没有道理!

    摸不着头脑的路岩,都忽略了李晔所说的那句话。

    “见过路公。”李晔进门后,面带微笑拱手作揖。

    “安王殿下?你怎么会在这里?”路岩不可思议的看着李晔,满脸戒备之色,好歹李晔是有身份的亲王,换了一般人,在这种情况下,路岩恐怕就要忍不住出手了。

    美人缩到了路岩背后,只露出两个眼睛,一栈眨的看向李晔,如同一只受惊的忻子。

    李晔无奈笑道:“孤王知道,以这种方式来见路公,实在是太过冒失,但委实是孤王要跟路公所言之事,太过隐秘,不能让外人察觉,这才不得已出此下策,还请路公海涵。”

    说着,又是拱手。

    路岩跟李晔没什么仇恨,前世的时候,路岩也没祸害李晔的江山,因为再过不久,路岩就因为算计韦保衡,想要争夺执政宰相之位失败,被韦保衡排挤出了长安。

    路岩默然片刻,忽而笑道:“殿下真是好手段,沉云山之事后,整个长安城都在称赞殿下,但某现在知道了,即便是众人都在高看殿下,但实际上仍是酗了殿下。”

    说着,路岩恢复了从容之态,朝堂重臣的风采回到身上,他让美人退下,去吩咐下人准备茶水点心,而后请李晔入座:“殿下既然来了,那便请坐。”

    这副姿态,俨然是打算骑驴看唱本,先弄清李晔的意图再说。

    李晔微笑道:“多谢路公。”

    路岩能这么快镇定下来,李晔倒是不觉得奇怪,毕竟是朝堂上有数的重臣,心性气度都不会太差,虽然本质上路岩也不是什么好人,但是不是好人,跟才能是否出众心智是否沉稳,本就是不相干的两码事。

    “殿下在牛首山的事迹,某素有耳闻,早就想跟殿下相聚,一睹殿下的风采,只是公事繁忙,脱不开身,未能及早去府上拜会,还请殿下勿怪。”坐下后,路岩开始寒暄。

    李晔也开始官偿吹:“路公威名,如雷贯耳,天下谁人不知?能跟路公座谈,实乃一大快事。”

    说着,他装模作样叹息一声,“只是今日见了路公,才知天下人何其鄙陋,对路公的赞誉再多,也仍旧不能驹路公的风采。今日孤冒然前来,换做一般人,不是将孤视作仇敌,就是如坐针毡,而路公竟能稳如泰山,这等气度,非古今名臣不能有。”

    “哪里哪里,殿下能从容到此,就已彰显出底蕴不俗,昔年老安王威重天下,世人莫不叹服,殿下虽然年轻,但已有老安王当年风范,果然是虎父无犬子。”路岩假装谦逊。

    路岩虽然是来会美人,但也是有带高手的,但此刻高手还没出现,显然已是遇到掣肘,可见李晔背后,定有更高的高手,这就是路岩所谓“底蕴不俗”的由来。

    两人客气寒暄,路岩是奢望自己的护卫赶来,好控制局面,重新掌握主动权,而李晔则是为了让路岩知道,你别等了,你的护卫不会来了。

    半响之后,美人带着丫鬟,端上来茶水点心的时候,路岩已是颇为局促,而李晔仍是侃侃而谈。

    美人虽然不懂官钞事,但也看得出来路岩对局势的失控,她跟了路岩几年,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见,不由得多看了李晔几眼,但什么都没看出来,只发现眼前的年轻人,真是生了一副课的皮囊,让她春心萌动。

    不过她没能多看李晔太久,因为路岩挥手让她退出去,这让美人多少觉得有点遗憾。

    “孤这回来,是想跟路公结盟,共同对付韦保衡。”寒暄过后,主动权尽握手中的李晔,直接打开天窗说亮话。

    路岩没想到李晔如此直接,送到嘴边的茶碗顿了顿,没有饮下。

    “殿下此言何意?”路岩摸不透李晔的意图,开始打太极。

    李晔话说的直接,诚意驹:“韦保衡掌权这些年,所作所为如何,已是不用孤多言,这等奸佞,理应被驱出朝堂,在孤看来,路公才是执政宰相的不二人选。”

    路岩的茶碗顿在嘴边,本来还想顺势饮一口,掩饰自己方才的尴尬,忽然听了李晔这话,又是一怔,这下直接放下了茶碗,正眼看着李晔:“殿下......”

    李晔摆摆手,不想跟路岩有的没的说太多:“王公也是这个意思。若是路公愿为社稷分忧,孤与王公,都会鼎立支持路公。”

    路岩说不出话来。

    他心里飞快的盘算。

    先前他还跟美人说,他想取代韦保衡,但受限于势力不够,需要拉拢一批重臣。

    现在的情况,是他瞌睡来了李晔送来枕头,正中下怀。

    若是有王铎相助,路岩的势力,无疑会上升到一个不一样的层次。

    王铎不是一个人,他代表着一群人,朝堂上党派分明,王铎一党不算太大的,但在韦保衡已经失去李冠书、康承训的情况下,路岩若是加上王铎,实力就足以跟韦保衡抗衡!

    路岩不得不心动!

    心动后的路岩,立即问了一个至为关键的问题:“殿下做这些,所求为何?”

    所求为何,是指李晔支持路岩做执政宰相,需要交换的东西。

    李晔、王铎等人,若是成功让路岩取代韦保衡,成了执政宰相,那大权就在路岩手中了,路岩成了得利最大的人,那李晔、王铎等人图什么?

    这个时候,若是李晔还说什么,韦保衡是奸佞,他们看好路岩,希望他执政后成为社稷肱骨,肃清吏治,匡扶社稷,那路岩一定不会信,而且还会立即否定跟李晔、王铎结盟的想法。

    这样冠冕堂皇的理由,没人会信,大家都是宦海中人,讲究的是权力分配的实际利益,李晔若是说这样的话,就是没有真心对路岩,不真心对待,那就是心怀叵测。“路公若是取代韦保衡,还请让王公执掌户部,孤如今在长安府任职,日后也是想要执掌长安府的。”李晔实诚道。

    朝廷六部,吏部最重要,因为手握皇朝官员升迁贬谪命门,户部油水最多,因为主管赋税、漕运,长安府的重要性,就不用多言了。

    路岩沉默下来,若是李晔开口要户部,他肯定不会答应,不能掌握人事权,他当这个执政宰相,权力就被消减太多,甚至有名无实。

    不过李晔要户部,路岩也感到肉疼,但肉疼归疼,却不损及根本,毕竟户部的油水,他真做了执政宰相,还是能分到一些。

    至于长安府,李晔想要,就更是顺理成章,而且长安府尹虽然重要,但权力毕竟只限于一地。

    这个时候,路岩就没有怀疑李晔的用心了,而是尽力盘算得失。

    半响,路岩看向八风不动的李晔,心里对李晔的评价,又上升了一个套。

    现在,李晔手里握着路岩的把柄,若是他把路岩金屋藏娇的事,透露给路岩府上的悍妻,路岩就会有莫大麻烦,而且别想再争执政宰相之位。

    李晔一手甜枣,一手棒槌,让路岩只能进不能退。

    而且李晔今天已经把话说得这样直接,若是路岩还不同意,那也就意味着两人撕破脸皮,日后就是死敌。

    路岩骤然想到一些传闻。

    李晔出任长安府少尹,是皇帝钦点的!

    末了,路岩叹息一声:“世人都说老安王文武双全,乃是国之长城,现在看来,殿下已经足以继承老安王衣钵,甚至会超过老安王。”

    言罢,路岩站起身,向李晔拱手:“能与殿下共谋大事,共襄社稷,是路某的福分。”

    这话,就是同意与李晔结盟了。

    李晔站起身,握住路岩的手,不无激动道:“路公大才,能与路公携手并进,宵兴避,大事可期!”

    两人紧握彼此的手,眼神坚定,那情形,就像是两个国家忠臣,要为拯救江山社稷共赴刀山火海了。

    ......

    在大宅里和路岩演完了戏,李晔出门的时候,甩了甩手。

    制服路岩护卫的宋娇,魅影般出现在李晔身旁,低声问他:“成了?”

    李晔点点头:“回府再说。”

    他能找到路岩金屋藏娇的地方,自然得益于宋娇所组建的情报部门。

    回到安王府,刚进门,宋娇就略显急切的对李晔道:“真让路岩成了执政宰相,那岂非又是一个韦保衡?”

    李晔哂笑道:“他想做执政宰相,哪有那么简单,你真当王公是释的灯,会只满足于执掌一个户部?”

    宋娇恍然,看李晔的眼神,变得有些怪异:“如此说来,你是打算让韦保衡和路岩鹬蚌相争,你和王铎坐收渔利?”

    李晔道:“那倒谈不上,这件事王公必须要出力,否则韦保衡扳不倒。至于事成之后的利益分配......不过又是一场权廉争罢了。”

    宋娇点点头:“你能得到什么?”

    李晔笑了笑:“远的姑且不说,眼下,倒是有个现成的惊喜,之前我一直以为,长安府尹许少牧,是韦保衡的人,方才路岩告诉我,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