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御仙魔 第五十章 杀破(4)
作者:我是蓬蒿人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剑身逾丈,光芒夺目,有泰山压顶之势,剑气切碎庐舍屋檐,直取屋檐下的许清丰。

    剑气之下,青瓦横梁碎为齑粉,如暴风雪一般四下飞卷!

    这是李晔拼尽全部灵气的一剑,剑光鼎盛,甚至映亮了庐舍旁的那几树桃花。

    灵风飒飒,许清丰衣袂翻飞,他从屋檐下抬头,眼神狠戾面容沉着。练气五层的三清观观主,即便是重伤垂危,也绝非任人宰割的鱼肉。

    他伸出双手,衣袖鼓荡如灯笼,这一刹那,许清丰苍白如纸的脸上,涌起一阵铂的殷红,他两指并拢以指为剑,隔空向李晔一指,呼喝道:“区区练气三层,也敢向某亮剑,不知死活!”

    两道青色剑气,从手指射出,如蛇大小,直奔卢具剑。

    卢具剑外,有丈余长的剑芒,青色剑气切入其中,如同切豆腐一般,毫无阻碍。

    剑芒崩碎!

    青色剑气径直击在青锋上。

    当的一声剑吟。

    李晔手腕一颤,卢具剑再也握不住,脱手飞出!

    李晔五脏翻腾,一口鲜血喷出,身体也从半空倒飞出去。

    他并未摔倒,而是腾空后翻,落地屈膝,后滑三步后,以手撑地,终于稳住身形。

    卢具剑掠过桃树,切断数根枝梢,剑气震碎无数桃花,桃花如雨,纷扬而落,落在李晔肩头。

    灵气已尽的李晔抬起头,盯向许清丰,他双目依旧深邃,看不到半点儿慌乱,神情谈不上古波不惊,但也没有太多变化,他本身就像一柄寒铁剑,此时,唯有剑气凌然。

    庐舍中段屋檐,已经坍塌破碎,许清丰在回廊前负手而立,神色睥睨,看起来没有受到半分伤害,他云淡风轻,气度俨然,平静开口:“你败了。”

    “装你麻痹的高人!”

    李晔扭头吐了一口血沫,拔地而起,虎豹一般,冲向许清丰。

    他灵气虽已耗尽,**的力量却没有消失,此刻还能再战!

    他的速度已经远不如先前迅捷,但他奔进的速度,依然堪比离弦利箭。

    肩头的桃花瓣向后震落,脚下的泥土向后飞溅,伤口的鲜血也滴滴飘洒,但他一往无前。

    眼见李晔奔来,许清丰眼中掠过一抹惊异,惊异之下,还有一丝掩饰很好的慌乱。

    他是强弩之末,方才强行出手,已是压榨本就空空如也的气海灵气,若非如此,练气五层全力一击,又岂是练气三层承受得住的?

    许清丰希望李晔畏惧他的出手,被他的高人风范迷惑,知难而退。

    他没想到,李晔根本就不吃这套!

    难道他堂堂三清观观主,就一点威慑力都没有?

    许清丰不信,一个练气三层的修士,能看破他的伪装。

    他更加不信的,是一个养尊磁的亲王,到了灵气耗尽的时候,竟然还想凭借**力量,与他背水一战!

    堂堂亲王,难道就不懂得惜命?

    许清丰希望李晔惜命。那样的话,拖延一时半刻,说不定就有三清观的弟子,找到这里来,那他就安全了,李晔就必死。

    许清丰很失望。

    但他没有时间失望,因为李晔已经杀将过来!

    李晔不能惊许清丰心中所想,但他知道,他可以与许清丰一战。

    若是许清丰当真还实力尚存,可以将他击倒,就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他将十多名三清观弟子斩杀。

    李晔低喝一声,一拳轰向许清丰面门,气势汹汹,仿佛一拳能砸死一只老虎!

    许清丰曲臂格挡,沉腰降下身体重心,同时右拳摆出,甩向李晔面颊。

    孰料李晔来势汹汹的一拳,力道却是平常,因为他的第二拳、第三拳已经接连挥来,速度奇快。

    嘭的一声,许清丰的摆拳还未击中李晔,就被李晔第二记直拳轰在鼻梁,打的他脑袋向后一仰,鼻孔里顿时飙出一股血来!

    鼻梁遭受重击,许清丰脑猴有刹那的空白。

    李晔顺势前进一步,双手扣醉清丰的后脑,狠狠往胸前一带,右膝弯曲重重迎了上去!

    许清丰双臂横在胸前,挡住了李晔的第一记膝撞,然而李晔的第二记、第三记膝撞,接连轰来。

    砰的一声,李晔的膝盖轰开许清丰的防御,直接撞在他脸上,将他的牙齿都撞飞几颗!

    鼻血与嘴里的血混在一起,让许清丰格外难受,他一声低吼,双手拼命在李晔前胸一推,借势就要向后跳开。

    他还没跳开,李晔鞭腿就扫了过来,轰在他的脑门上。

    许清丰闷哼一声,李晔鞭腿的巨大力量,让他的身躯猛地往侧旁栽倒,撞在庐舍门窗上,直接将门窗撞裂。

    李晔得势不饶人,微一跃步,欺身而进,抬起右肘,在许清丰右边脑门撞击门框的时候,狠狠砸在他左边脑门上!

    这一下,门窗彻底倒塌崩碎,许清丰跌倒进屋中,李晔趁势跟进,却不料许清丰在跌倒之际,竟然一拳摆来,轰在他脸上!

    李晔身体一晃,差些站立不稳,他心头一狠,索性向下扑倒,抓柞扎着起身的许清丰的一只胳膊,自己在地上一个翻滚,趁势将许清丰从肩膀上摔了出去!

    轰的一声,许清丰撞倒桌椅,再也忍不住,嘴里狂吐鲜血,他从地上囫囵爬起来,已经鼻青脸肿。

    死死盯向李晔,许清丰刚想出手,李晔已经助跑两步,一跃而起,一记腾空膝撞,撞在他的胸口,又将他撞得吐血倒飞出去!

    许清丰撞破了庐舍另一面墙,跌出庐舍倒在桃花树下,他一口捂棕口,感到胸骨都似已经断裂,脏腑一阵翻腾,他勉力睁开肿大的眼睛,想要看清对手的行踪。

    他看清了。

    李晔从庐舍里冲出,笔直向他冲来。

    许清丰憋屈到了极点。想他堂堂练气五层的高手,竟然被一个练气三层的修士,以这种凡人武师的斗殴伎俩,给虐打的毫无风度、不成人样!

    窝火,愤怒!

    他白日里,还在授意许风竹,把这个人杀掉,好给他们的谋划添加一份重量。那个时候,他根本就没把这个安王放在眼里,他对待这个安王的态度,是予杀予夺的漠然,就像对待一只蝼蚁一样。

    那时他哪能想到,只过了不到一日时间,他就反而被对方揍得满地找牙!

    耻辱,羞愤!

    许清丰几欲暴走!

    但他暴走不了。

    因为李晔的拳头,已经狂风暴雨一般,轰在他身上!

    许清丰嘶吼一声,如同一只发狂的豺狼,不管不顾,双拳不要命的也向李晔轰去!

    砰砰砰砰!

    两人的身上,瞬间挨了对方许多拳!

    噗!

    两人同时一口鲜血喷出!

    就在这时,李晔瞧准空档,抓住了许清丰一只手臂。

    他扭腰转背,再度赏给许清丰一个过肩摔!

    轰的一声,许清丰的身体,被李晔摔在一棵桃树上!

    他的脸,正好砸中树干,顿时鲜血横流!

    “啊!”许清丰惨嚎出声!

    不等他爬起来,不等他反击,李晔一手抓的头发,将他的脑袋用力撞向桃树!

    一下,两下,三下!

    桃树震颤,枝叶哗哗作响,桃花纷落,洒在两人肩头、四周。

    四下,五下,六下......

    李晔眼神冷静,比不远处那汪清潭更加深邃,哪怕他的身上的伤口,在不停往外淌血,哪怕他的呼吸,已经粗重如牛,但他始终神色不变,只专注于手中的事。

    李晔松开许清丰的时候,对方已经面目全非,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满脸血糊。

    许清丰瘫倒在桃树下,气息微弱,他感到他身体里空空如也,已经没有半分力气。

    挨打,也是一件极度消耗体力的事。

    许清丰气息微弱,他感到了恐惧,感到了冰冷,他面朝李晔,挣扎着求饶:“安王殿下......殿下......饶了贫道吧......”

    李晔仪态如常,只是脸上那道伤口,似乎更大了些,但他的情况,其实比许清丰好不了多少。

    但他仍然步履坚定的走到许清丰身后,在对方无力而颤抖的求饶声中,双手一上一下按的脑袋,用力一扭,咔擦一声,许清丰脖子断裂,歪倒在地,再无声息。

    桃树已经不再颤抖,最后一瓣桃花,落在李晔鼻梁上。

    李晔没有去管那瓣桃花,他已没有一丝多余的力气。

    他先在灌木丛里,找到了卢具剑。

    然后他一步一步,走向竹桥那端——深潭旁边,那座培育莲花的池子。

    他知道自己行将力竭。

    事实上,他已经力竭,而且失血过多,只是凭着一股意志,在支撑着自己往前走。

    但他更加清楚,他不能倒在这里。

    牛首山的战斗还未停止,山腰上的战斗声,依旧激烈。

    李晔不知道,彼处为何还有那么多人交战。

    他记得许风竹那句话:“师父受了重伤,生命垂危,现在顾不得什么大计了,先取莲苞救了师父再说......”

    既然莲苞能救许清丰,也就能救他。

    李晔忽然有些想笑,他堂堂亲王,口袋里竟然没有救命的丹药,实在是穷得可怕。早知如此,出来之前,应该向王铎讨要一些丹药应急的。

    留下一路血迹的李晔,跌进莲花池中,鲜血染红了池水,蔓延到含苞待放的莲花上。

    此时的李晔,当然更不知道,在三清观的废墟中,李靖安和李冠书一同出现。

    李靖安行动自如,面色红润,没有半点受制于人的迹象。

    在他身后,跟着他的那名妇人随从。她也神色如常。

    李冠书却有些焦急,他皱了皱眉,四处打量,像是在找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