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御仙魔 第二十三章 形势
作者:我是蓬蒿人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李俨看到李曜,惊得一跳:“这不是李曜吗,怎么睡在这里?”话一出口就觉得不对了:“啊,不对,这厮是来帮你抵御庞勋乱党的?他倒是来得快,不过也倒下的快,怎么一副受伤吐血的模样,你怎么也不给他扶起来,就让他躺在这唉不对,这厮是练气三层的修为,怎么会这么不顶事,你都没受伤”

    言及此处,李俨终于意识到最大的问题,他充满狐疑的看向李晔:“今夜的袭击,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李曜会重伤躺在这里,而你却没事?垂花门前的那些人,看着都不像弱者的样子,很多人都没受伤,怎么就束手就擒了”

    李俨就算再不着调,可智商毕竟没问题。

    李晔在高脚椅上坐下,示意李俨也坐,在对方好奇而不解的目光中,他轻轻摇头:“今夜你若不来,万事皆好,你既已来了,便躺进了这趟浑水。”

    说完这话,李晔忽然沉默下来,他抬头看向屋外,心思在刹那间飘得有些远。

    今夜安王府的这场大战,是一场影响深远的大风波,不会那么容易就被平息,对李晔而言,这是他承袭安王爵位的际遇,同时也是后患无穷的麻烦。

    一整夜都没有人再造访安王府,包括职司长安城治安的长安府。

    李晔将李曜和李幕昭等人,都统一收押看管,对于他们随身携带的法器和丹药,则是毫不客气都拿了过来。

    那些丹药都是对修行有好处的,被李晔按照昨夜作战的功劳,赏给了王府甲士,尤其照顾了境界高的几名修士,好让他们早日成就练气。

    李曜的破云槊是二阶上品的法器,很是难得,李晔把上官倾城叫来,打算让她拿去用。

    “二阶法器已经不是常见之物,这杆破云槊更显珍贵,世子何不自己用?”上官倾城受宠若惊的睁大明亮的眸子。

    “给你的,你便收下。”李晔的口吻不容置疑。

    他打量了上官倾城一眼,默然片刻,还是补充道:“你所修的道,是沙场武将的道,自小夏练三伏,冬练三九,打熬筋骨多年,在达到‘精神焕发,而生勇武无惧之心’的情况下,才成就武士;在这之后,你熟读兵法,识得战阵,上马能杀敌,下马能治军,这便成就沙场武师境。”

    “我听说,沙场武将之道,最是讲究厚积薄发,先有‘读破兵书三千卷,练得沙场杀人剑’,而后才有‘千军进退如臂使,铁甲阵前斩敌酋’,这也是你成就武师境界多年,而能旬日成就练气的根由,说到底还是积累够了。”

    “但沙场武将之道,要达到‘兵法大成,不怒自威,生将骨、凝将气,能令三军畏服,宵小避让’的境界,才算成了气候。而要成就一代名将,则要能‘调三军将士之气,为武将一往无前之力,一槊破阵一槊拔城’。”

    听李晔说到这里,上官倾城已是眸若星辰,充满向往之色,不过旋即她就冷静下来,抱拳敛眉道:“一槊破阵一槊拔城,此等境界已经百年无人修成,就连安王也末将不敢”

    李晔摆摆手,打断她的话:“我父亲没有修成的境界,不代表你不能修成。”

    上官倾城怔了怔,这话让她神思难属。

    李晔看着她:“名将大关莫自牢,千军万马避白袍——陈庆之的风流,日后也会是你的风流,这是我对你的期望。”

    上官倾城浑身一震,陈庆之那样的境界,可能她之前连想都没有想过,此时面对李晔的信任,上官倾城激动不已,说不出话来,唯独那双水亮的眸子,闪动着奇异的光芒。

    “破云槊并不算什么,先拿去用。”李晔手握长槊中段,递给上官倾城,这一刻他又没来由的想起,前世玄武楼大火前,那个喊着“以吾之血,为吾皇壮行”的末日悲壮背影。

    那时候,上官倾城早已成就武将境界,她有很多机会领兵征战,只要她肯离开李晔,但她并没有那么做,做一个傀儡皇帝的近卫统领,她甘之如饴做了近二十年,直至为傀儡皇帝战死。

    “末将领命!”上官倾城双手接过破云槊,语调不复犹豫,而是变得铿锵有力。

    上官倾城出门后,斜坐在坐塌上的李俨,忍不住啧啧称奇:“你倒是大方不过兵家的道,要修成气候何其艰难,否则大唐也不会百年来无人成功,你真认为这女将有可能?”

    李晔笑了笑:“大唐的修道路子,无非儒释道兵四种,域外诸邦倒是有些其它的法门——不过除了道门的路子,其它三种法门难修的程度,其实都差不多。”

    练气一层二层乃至十层,再筑基成就真人,这是道门对修士境界的划分,也是当世最普遍的修法路子,儒释兵三家的修法境界没有这么具体,也没有这么多台阶。

    例如兵家,在修士成就练气后,便是武将,其后又有上将、大将、统帅的划分,直至名将,但兵家的修法之路,是跟沙场之道、行伍生活结合在一起的,对兵法、征战、士卒驾驭之道的领悟都有要求,仅是打坐吐纳是没用的。

    这也是为什么儒释兵三家的修士,很少而且很难成气候的原因,要求太高。

    道门的修炼,就简单明了多了,所以大唐皇朝,道门修士是绝对主流,就连军中武将,进士及第后为官的儒生,也多是修炼道门真法。

    李晔继续道:“再说,当世也不是没有人触摸到名将境界。那位,现在不就在长安城?”

    李俨想了想:“你是说在河西、西域击溃吐蕃、回鹘大军,以一己之力克复河西、西域十一州之地,如今归朝受封的前归义军节度使,司徒张议潮?”

    李晔点点头:“当世除了张司徒,不会有第二人有机会成就名将境界。”

    李俨叹了口气,忽然变得有些伤感,不无感慨道:“若是张司徒一直镇守河西,或许真能成就名将境界。但他如今受诏归朝,已是闲居长安城,纵然眼下已经触摸到了名将境界的门槛,但离了沙场军伍,怕是再也没有机会更进一步了。”

    说起张议潮,李晔不由得想起大唐的边疆形势。

    大唐在平定安史之乱时,因为中原军队腐化不堪,不能阻挡乱兵,所以朝廷被迫抽调精锐边军靖难,因是河西、西域防备空虚,吐蕃、回鹘等异族趁势兴兵,四面侵入西域、河西之地,大唐边军在朝廷无力派遣援兵的情况下,以极度劣势的兵力,血战数十年,最终弹尽粮绝、将士死绝,河西、西域便被吐蕃、回鹘等族瓜分占据。

    先帝宣宗在世时,励精图治,在安王等一批贤臣的辅佐下,将大唐治理得井井有条,由是藩镇畏服、边患消弭,大唐呈现出中兴之象。

    也是在这时,生长于河西沙州的将门子弟张议潮,打起了驱逐吐蕃、复我河山的大旗,先战沙州再战瓜州,创建归义军,浴血拼杀数十年,克复十一州之地,于是在十年前,呈各州图籍于长安,向朝廷报捷。

    咸通八年,皇帝李漼下诏,召张议潮入京,加官进爵。

    张议潮由此闲居长安城。

    李俨忽然道:“自安史之乱后,藩镇跋扈、边患四起,是不容置疑的事实,只分程度严重不严重而已。听说,回鹘得知张司徒闲居长安不归,又开始向归义军用兵,伯父没于淮南后,南诏的兵马,也有了向蜀中、岭南蠢蠢欲动的迹象。”

    李晔沉默不语。

    先帝宣宗在时,大唐中兴,国势强大,所以边疆异族畏惧皇朝,各地大唐百姓心向朝廷,因是张议潮也能顺势起兵,收拢疆土。

    但现如今的大唐皇帝李漼,却是昏庸无能,纵情享乐,不理政事,信任奸佞,所以大权为宵小所把持,朝政昏暗,于是边患再起,藩镇多有兵变之事,国中乱贼无法禁绝,大唐的天下,遂有末日将临、大劫将至的迹象。

    “算了,不说这些,国家大事自有朝堂上诸公操心,犯不着你我多想。”李俨摇了摇头,自顾自笑了起来,“说起来你这回成就练气,又挫败了李曜的阴谋,可是大喜事一件,我虽然来得晚了,没能帮上什么忙,你也得请我去康福坊走一遭!”

    昨天夜里,李晔就将他和李曜的事,都给李俨说了,对于他为何能战胜李曜的部分,则全都归功于袁天罡,说自己得了袁天罡留下的功法传承云云。

    起初可是把李俨震得不轻,既震惊于李曜的恶毒、大胆,也震惊于李晔的好运气、袁天罡传承的厉害。

    对于前者,李俨虽然惊诧,倒也没有难以接受,毕竟眼下李唐宗室争权,到了何种丑陋的境地,作为身在长安城的皇子,李俨是有谱的。

    现在半夜过去,李俨已经缓过神来,这位普王是个不记事的主,发生了这么大的事,自己还卷入到了风波中,他却没有要思考什么计划什么的意思,一个劲儿只对康福坊念念不忘。

    “知道你这趟去东都,耗费了不少日子,定是对锦绣阁的清倌儿想念得紧,也罢,过几日我陪你去就是。”李晔笑着道。

    “谁要去锦绣阁找清倌儿?当心被抓去宗正寺挨我父亲的板子!”

    顶着两条羊角辫的吴悠,蹦蹦跳跳走了进来,刚进门就瞪了李俨一眼,一副你敢带晔哥哥去鬼混,我就让你好看的神色,李俨双手一摊表示自己很无辜,意思是刚才那话明明是李晔说的,你怎么怪起我来了。

    吴悠扭头哼了一声,没有多理李俨,笑嘻嘻的跑到李晔面前,刚想说什么,忽的小脸一垮,自责的低下头,扭捏道:“晔哥哥,我来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