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 第二百六十三章 剑圣?剑仙!
作者:小卒没过河的小说      更新:2018-06-14
    “不许开火,稳住,让他走出来,让他离开大会堂远一点。”

    从望远镜中看到那位剑圣居然没有挟持人质,反而离开大厅走了出来,一线指挥官崔真德大喜过望,连忙低声将命令传达到每个小组的通讯器中。

    (虽然族人惨死,让崔真德高兴不起来,但是那位剑圣能主动从大会堂里走出来真的是个好消息,这要比军队进入大厅,双方在客人中间动手要强上百倍都不止!)

    要知道今天的晚宴,大厅中客人包括政府官员、财阀代表、还有其他国家与高句丽崔家有密切合作关系的大企业代表。

    尤其是在崔家面临困境的时候,能在今天赶来参加崔家晚宴的人,都是与崔家关系比较密切,并且倾向崔家的人。

    这些人是崔家潜在的支持者,也是崔家最宝贵的人脉财产,只要有半分可能,崔真德就不能冒误伤这些宾客的危险。

    柳生元和手中‘洗雪’自然下垂,刀尖直指地面。长刀微微摆动中,他就像是散步一般,轻松走出大礼堂门外。

    在他身后,已经有些胆大的宾客掏出手机、照相机等设备,围在大门和窗前,等着看上一场好戏。

    也许刚才柳生元和出手杀人和凝雾现形的时候,的确吓坏了不少人,可现在他走大厅,明显不准备挟持人质,有些人的心思可就活泛起来。

    军队怼超人——现场版!不看后悔一辈子!

    固然有些人老成持重,还坐在桌前,稳稳当当的喝着茶(就是手有点抖);可以不少年轻人/中年人已经围在窗口等着看戏了。

    至于崔家百来条人命?那死得算是很文雅艺术了。

    很多人表示,除了远处讲台上,那个掉了脑袋的老头子死的比较血腥以外,其他尸体简直和睡着了没啥两样。

    能应邀来参加崔家晚宴的人,都是见过大场面的,这么文雅的尸体还吓不倒他们。

    ——————————

    大家已是不死不休的仇敌,无论是崔家私兵的指挥者还是柳生元和,双方都没有什么先礼后兵的意思。

    当柳生元和步下台阶,走出崔家宾朋所在大堂三十米以外,可以基本避免误伤的时候,攻击不出预料的开始了。

    崔真德一声令下,从三个不同角度,总共九架K系列机枪从车载平台上喷吐出火雨钢流,机枪的供弹弹链上,每隔十五发子弹就有一发曳光弹,这些曳光弹在空中划出明亮的轨迹,为机枪手指明弹道方向;

    一百二十名士兵,每十名为一个战斗小组,手持各种自动武器狂暴射击,不追求直接命中目标,只求覆盖目标周围空间;

    略微再远的一点的地方,有六名神枪手在不同角度的狙击阵地上通过瞄准镜仔细观察,务求一击必杀,他们手中持有反器材狙击枪配合专用的穿甲子弹随时准备射击。

    只有他们,拥有自由选择射击时机的权利,甚至被授权可以在必要时,不考虑误伤问题。

    在这些狙击手身侧,观察手正在紧张的调整手中观察镜,常用的红外视野对眼前的剑客没有半点用处——从温差视角上,这位剑客与周围环境完一体,难以分辨。

    此刻,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子弹飞射,机枪的弹道像是一条长长的火鞭,将所有挡在弹道上的灌木、路灯、甚至是花坛、栅栏,甚至一辆停在这里的豪华防弹汽车,都抽打得千疮百孔,各种碎片漫天飞舞!

    现代兵器的威力、哪怕是现代兵器中威力最小的枪械类武器,使用威力弹的时候,也不是砖瓦木石、甚至一般的防弹汽车可以阻挡——换辆坦克来还差不多。

    大厅里的围观群众还来不及为现代武器的威力惊呼——这种实战效果爆棚的大场面,与往日在电视里看的枪战片效果不知道要强出多少。

    下一刻,无论室内室外、无论距离远近,每个人的耳边同时响起了一声长笑与‘铮铮’剑鸣。

    剑光起!

    无法形容的璀璨光华在众人睽睽之下爆发,一丝丝、一缕缕、千缕万缕、火树银花!

    仿佛是大型礼花在平地爆散,又像是漫天星河降临人间。

    ————————————

    夏天傍晚七点十分,天色刚刚有些昏暗,对大家来说还不怎么影响视线。

    李于蓝是崔家私兵的小队长,负责东面火力阵地的一个步兵小组,原本他们以为崔家如此严阵以待,哪里会有什么傻瓜敢硬闯进来?

    就算敌人要来,也不会选择这个时候来啊?

    结果出人预料,还真的有人胆子够大选择了这个时间。

    也不知道剑圣是如何办到的,硬生生在大家眼皮子底下混进了崔家大会堂,在戒备森严中,一出手就杀光了大会堂里面所有崔家核心人物。

    这下崔家有大麻烦了,会不会影响到我们这些跟着崔家混饭吃的小人物?

    这个念头在李于蓝心中一闪而逝,对崔家不忠诚就是大罪,在高句丽,一个不忠诚的人是没人会雇佣的。

    至于剑圣的下一步行动,李于蓝用脚趾头去想,也知道剑圣下面应该挟持人质,想办法逃出包围圈。

    然而上面早有命令下来,如果剑圣挟持人质,那就假意答应要求,等他离开大堂,走入包围圈的时候,不惜一切代价击毙此人!至于人质的安,崔家面对如此大敌,实在顾不上了,大不了以后厚厚弥补死者家人就是了。

    结果再一次出乎预料,这位剑圣竟然拎着一把武士刀,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走出大礼堂,不但没有半分挟持人质的意思,居然还傻乎乎的直接踏入三方阵地的火力交叉点上。

    李于蓝只能说,虽然这位剑圣的修为当真的是见所未见、为所未闻,已经超出人类可以理解的范围,可是同时,这位剑圣的脑子恐怕修行出了些问题,竟然狂妄到这个地步,死的也真不算冤枉。

    越是他们这些与现代武器打交道的士兵,就越发深入了解现代武器的可怕威力。..

    你就算是铁打铜浇又能如何?一米厚的实心钢块够结实了吧?反器材狙击枪配上穿甲子弹,能直接打进去三分之一米!专用反坦克火箭穿甲弹甚至能直接打个对穿!

    然而下一刻,眼前发生的一切让李于蓝觉得自己是在做梦——三个角度的火力交叉射击,无死角的火力覆盖,如同神明之鞭抽打的机枪弹链,就那样无声无息的被剑光吞噬了!

    现在,只有无穷无尽的剑光,在这个世界上绽放、喷涌、奔腾!这一刻,只有漫天剑光才是这个世界的主角,看不见剑客,看不见子弹,整个世界只有——剑!

    剑光漫天彻地、席卷八方,遮蔽了李于蓝的视线,既不知到剑光的源头何在、也不知道剑光去向何方。

    李于蓝感觉自己如同身在梦幻,只有自己被分开的血肉一丝丝、一片片在空中飞舞——似乎还没什么疼痛感觉。

    李于蓝停止了思绪。

    ————————————

    “铮铮”剑鸣不绝于耳,机枪步枪震耳欲聋。

    然而,如潮水般的剑光漫过,设在东边的火力阵地在剑光席卷之下瞬间一片沉寂。

    然后,剑光一转,二十余米宽的剑光河流如狂涛奔腾,直奔南方而来。

    所经之处,连空中飞舞的落叶都被绞成粉末。

    崔真德眼看剑光将至,一咬牙,大喝道:“执行玉碎!”

    ——————————

    这是万不得已的补救措施,是同归于尽的最后战斗方式。

    当时提出这个备用方案时,提出者差点被大家当做笑话!

    当时有人提出说,既然这位剑圣能够长途奔行千里,还能保持时速二百五十公里以上,那么,这位剑圣战斗过程中是不是会有更加快速、更具备爆发性的移动方法?

    这是一个非常正常的猜想,就像马拉松选手的平均速度,绝对比不上他短途冲刺速度一样,武者的爆发力更是远超常态。

    可是问题来了,假设这位剑圣平均速度为时速二百五十公里,那么他的爆发速度是多少?

    不过,经过崔家一群专家论证,认为这位剑圣的长途奔行必然是用一些特殊方法慢慢加速而来,应该不存在突然加速到如此地步可能性。

    这个推论是建立在正常人体骨骼和内脏极限承受能力,再乘以三倍基础上得出来的结论。

    血肉之躯能够承担的加速度是有极限的,不是说你想加速到多少就能加速到多少。

    想要超过这个极限,先不说能不能做到,就算能做得到,也是未伤人、先伤己的自杀性行为了。

    可是眼下,从剑光爆发到剑光席卷东方火力阵地,作为一线指挥官崔真德看得清清楚楚,那一瞬间剑光之潮的加速冲击,岂是专家们推论出来的最高速度可以形容?

    专家真他妈坑爹,人家能不远千里,跨海而来,都已经摆明了不是什么正常生物了,你非得按照什么人类承受能力三倍来估算加速度,这不是坑爹是什么?

    当剑光一起,瞬间就膨胀覆盖了十米方圆,所有射入这个范围的子弹都如同泥牛入海,没有溅起半分波澜;

    然后,这一大团剑光(崔真德不知道该用何等词汇来形容,只能说是一大团了)霍然伸展,划出一道长虹,顶着无数枪林弹雨,最多只用了一秒半就跨越近两百米距离,杀入了东方火力阵地。

    然后,剑光只是略一盘旋,东方火力阵地就彻底沉寂下去;现在,剑光转向,冲这边来了!

    “怪物!妖魔!神邸!”

    不知道有多少种称呼在崔真德心中走马灯一般乱转,反正绝对没有一种对人类的称呼。

    刚才崔真德对自己布置的火力阵地,有多少击毙这位剑圣的信心,现在心中就有多少绝望。

    这等非人的妖魔,岂是人类所能抗衡?算了,最多也不过一死罢了。

    只希望这位妖魔没有控制灵魂的力量,让自己安安静静的去死就好了。

    ——————————

    “执行玉碎计划?!”

    崔真德所在的战场是被临时指挥中心实时监控着的。

    毕竟这是崔家的老巢,又不是真正的野战战场,各种监控设备都是现成的,现在只不过将数据链指向稍微重新分配一下就行,就连刚才大堂中发生的事,在监控屏幕上也显示得清清楚楚。

    对方是剑圣而不是黑客,没那个能耐黑掉整个监控网络,所以崔真德看得见的场景,在临时指挥中心里,崔树凡也看得清清楚楚。

    那是何等壮丽的剑光,根本不是想象中出神入化的剑法,那简直像是一条奔腾咆哮的光之河流!

    这踏马哪里是什么剑圣?分明是天朝神话传说中的剑仙!

    早知道崔真书媳妇竟然能将这等神话人物得罪到死,真应该趁早直接把她一枪崩了!

    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五哥树普(崔树普在这一代兄弟中排在第五位)开价到了四千七百亿,也没能换来一个谈判的机会。

    “一号二号火炮阵地,以崔真德所在阵地为中心,进行火力覆盖!”崔树凡心中虽然有无尽懊恼,嘴里却立刻下达命令。

    这个时候,每一秒都是宝贵的,既然崔真德有了如此决意,那他就不能浪费侄子的牺牲。

    火炮,自从第一次出现在人类战场上,就是独一无二的战争之王!

    随着火药技术和材料学的进步,火炮技术在第二次欧洲战争时,发展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

    (这个世界没有第二次世界大战,第二次欧洲战争是欧洲内部战争。

    也正是这次欧洲内战,牵扯了欧洲列强的主要精力,让亚共体各国摆脱了殖民地危机,也让花旗获得独立的机会,同时,还大大削弱了欧洲整体的战争潜力。

    欧盟成立就是因为后来花旗的实,力已经远远超过欧洲任何一个国家,并开始在世界范围内与欧洲争夺利益。)

    君士坦丁堡是千年帝都,挡不住奥斯曼的里尔巨炮;列日要塞号称牢不可破,也被德国“大贝莎”巨炮击得粉碎;古斯塔夫列车炮一击之下,更是连三十米地下的钢筋混凝土工事也化为齑粉!

    当然,崔家的火炮阵地里不会有此等庞大火炮存在,可是,现代火炮技术也远比第二次欧洲战争要强的多。

    两个火炮阵地、三十门重型火炮在十五公里以外开始发出沉闷的咆哮,沉重的炮弹被送上天空,划出一道道抛物线。

    战争之王即将降临!

    就算是剑仙临世,想要主宰人间生死,也要问问战争之王的意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