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 第二百三十九章 太极之道、风起青萍
作者:小卒没过河的小说      更新:2018-05-18
    通过天人合一的神妙灵觉,柳生元和能够清晰感知到一个令人眼花缭乱的奇妙世界,然而,面对这个奇妙世界,柳生元和的心中茫然无措。

    柳生元和所拥有的的知识多半集中在人体方面,当然,还有许多道门传承秘技和奇思妙想。

    而以柳生元和现在的知识积累,即使加上老师长明道人的一生研究成果,也不足以将现代科学知识与道门修行法门完统合,只能在两者之间,做一些触类旁通的启发和互相印证。

    现在,呈现在柳生元和眼前的世界,却是遍数道门历代先贤,也没有多少人有资格目睹的世界另一面;更不是近代经典物理学所能够涵盖的领域。

    至于高能物理和微观领域的知识能不能解释柳生元和看到的现象,很抱歉,这位柳生剑圣还没学到这部分知识呢!

    所谓术业有专攻,柳生元和能在四年内从一个初二的学生成长到在国际上都小有名气的生物学者,已经是他专心学习的成绩了。

    他实在没有那个精力和时间,去兼修高能物理方面的知识。

    所以此刻的柳生元和还远远不能识别这纵横无尽的波动都是些什么东西,更无法明了这些波动相互作用机理。

    他现在只能茫然无措的眺望着、感知着。

    自己的无知与世界的伟大形成了鲜明比对,让柳生元和觉得此刻的自己,就像是一个文盲站在一座宏伟的图书馆里。

    不过,在管家中野大茂的眼中又是另外一番情景了。

    满天星光下,剑圣一个人形影孤单的站立着,仿佛一个人孤独的支撑起一片天空。

    ——————————

    主仆二人在小楼屋顶花园里,一前一后安静的站着,谁也没有兴趣说话。

    不过,这种空灵沉静的状态很快被奔上楼顶的小林樱打破了。

    “元和元和,明光说,你教给我的剑法是太极剑,这是真的吗?”一回到庄园,小林樱就急急忙忙的跑来找柳生元和想要问个明白,这件事对她来说可是很重要的,直接关系到她下周的活动呢。

    太极、在天朝武道界一直有一种特殊的地位。

    这种地位不是什么太极拳天下无敌,而是练习太极拳的人在天朝实在太多了。

    多到什么程度?多到了会两招太极拳的人数,仅次于会广播体操的人数。

    在世界上有一种误会叫做‘赤旗人人会功夫’,这个印象主要就是来自于天朝太极拳的普及性。

    “如果认真说起来的话,那的确算是太极剑的一种,怎么了?”柳生元和扭头看着一路朝自己奔来的小林樱,笑着问。

    “今天我用你教的剑法,一下子就打败了弟弟明光呢!”小林樱兴高采烈的说。

    “————额,明光最近练剑可是很努力的,你这样打击他的积极性不好吧?”

    柳生元和不禁莞尔,没想到妻子还这么有童心,在意外突破剑豪境界以后,第一件事竟然是去欺负弟弟明光。

    “那你教我太极拳好吗,我好喜欢太极拳——太极拳好漂亮!”

    “————,这就是你想学太极拳的理由?”要是别人用这个理由请柳生元和传授武道,他肯定是二话不说,一脚直接踢飞,可是提出这个要求的是自己妻子,那就另当别论了。

    在这个世界,太极拳已经是赤旗对外宣传的一张名片,是中国功夫的代表。

    不但亚共体七国里面,许多人都能比划两下,连欧盟和花旗里面,练习太极拳的人也不在少数。

    太极拳可以说是一种无论年龄大笑、体质如何,人人都可以进行的健身运动。

    市面上流传太极套路,甭管打起架来是不是实用,但是至少动作都是舒展美观的!

    尤其是最近,有一部赤旗、日本合作制作的太极拳宣传卡通连续剧——《太极魂》,其中各种精美人物和激烈优美的打斗动作,更是让小林樱将之列入每日必看节目。

    “好吧好吧,我教你就是。”柳生元和刚刚表示了一下迟疑,就看到小未婚妻嘟起了嘴巴,柳生元和立即举起双手表示投降,并且立刻口风一变,变得积极鼓励:

    “说起来,小樱你也算与太极有缘呢,你踏入剑豪境界,建立的内循环很特殊,本身就带有阴阳转化的意思,也许你练习太极之道,会有超出想象的成就。

    所谓无极生太极,无极乃是指混沌一团,无序化的能量,然后其中产生无限大又无限小的一点,这就是太极——嗯,这么说的话你可能觉得有些不懂,这是说在太极状态下,体积大小是没有意义的;

    然后太极分成阴阳两仪。

    我们常说的太极图,其实是两仪转化图,指的就是这种能量分化和转化现象。

    所以小樱,你想学的太极拳,它的最高境界其实还不是太极,而是阴阳两仪轮转。

    所谓阴阳三合、何本何化,当你练到本化不分,阴阳如一,那就是太极武道的顶点了。”

    柳生元和正好刚才观天有所感想,一时兴起,难得的说出一番长篇大论,高屋建瓴的对小林樱讲解自己对太极武道的认识。

    可是等他一路解释下来,就看见小未婚妻两只眼睛呈现蚊香状圆圈,完是一副有听没有懂的样子。

    “好吧,看来我说的太远了,既然小樱你想学太极拳,我就给你讲讲,一般情况下,太极拳该怎么练。”

    “太极拳分为大架太极拳、中架太极拳和小架太极拳,嗯,按照我的理解,也许还应该包括无架。”

    柳生元和说到这里,突然发现太极拳的发展历程也很有意思。

    别的功法,都是‘大’代表更高层次,‘小’代表不完整。

    而太极拳正好相反,市面上流行、随处可见的太极拳,甭管什么杨氏太极、刘氏太极、陈氏太极,都是大架太极拳,只能健身而不具备实战效果。

    那种觉得‘太极十年不出门’,只要功夫深,就能靠太极练成高手的人可以洗洗睡了,大架太极拳就不是打架用的,靠大架太极拳永远也成不了高手。

    而中架太极拳就可以拿出来打架了,至于小架太极拳,那算一门秘传,非正儿八经的武道修行者不得传授。

    原本太极拳是没有什么中架、大架的说法的,不过,近代历史上有一位武道大师杨露禅,为了将太极拳发扬光大,硬是把太极拳的肌体发力方式,演化为舒展的拳法,展示出来给大家看罢了。

    也就是说,所谓中架和大架太极拳,根本就是太极拳的入门,是让人体验太极拳运力法门的基础练习方法,根本不是用来格斗搏杀的路数。

    杨露禅先创立出中架太极拳——当时还不叫中架——结果发现一帮学拳的太爷们还是嫌这样的拳法练习起来太难。

    于是这位太极宗师只好继续将太极拳动作放大、舒展、降低难度,继续创制出更简单易学,动作更舒展的大架太极拳,这才算是将太极拳的练习门槛降低到了约等于无的地步。

    有了大架太极拳以后,前面的那一路拳法自然就被叫做中架太极拳了。

    所以对于常人来说,练习太极拳从大架开始,然后随着功夫深入骨髓,发力收力的动作越来越小,就要练习中架、小架太极拳,直到平日里一举一动,自然带有一股太极拳的圆劲,那才算是太极拳真正入了门。

    到了这个地步,在柳生元和看来,也不过是修行者刚刚做到身上下浑不受力,达到所谓‘飞蝇不能落、一羽不能加’的地步,离修成‘阴阳合一,无本无化’的太极武道理念的最高境界还早得很呢!

    而且,就算能够修持到‘阴阳合一、本化一体’的境界,对柳生元和来说也没没有多大意思——既然不得长生,那就没有意义。

    何况以力量来说,即使达到太极之道的终点,却也未必经得起他拔剑一击。

    ————————————

    “不要不要,元和,还是你教我吧,最好能有什么方法,能让我快快学会的那种。”听完丈夫对太极拳详细讲解,小林樱拉着丈夫的手左右摇摆,开始使用她的专用技能。

    “————这个,放在别人身上不行,但是放在你身上,似乎还真有一条捷径可以走。”柳生元和沉吟了片刻,说道。

    “先生、夫人,我先告退。”中野大茂看柳生元和要正式传授武技,连忙自觉地发声告退。

    这种武道秘传在任何一个流派中,都是不允许别人偷听的,中野大茂既然以管家自居,论起眼色他当然不缺。

    “嗯,你下去吧,安排人盯着新设备的安装工作,尽量在五天内完成安装工作。”

    “遵命,先生。”

    看着中野大茂走下楼梯,柳生元和回头问道。

    “小樱,你怎么突然想练太极拳?”论起剑道小林樱也算是登堂入室了,就算整个日本,数以十万百万计的剑道练习者中间也要有她的一席之地了。

    可她怎么突然想起来要练习拳法了呢?

    “佳花她们下周组织一spy,专门来邀请我,我打算扮成《太极魂》里面那个吕凤芝,她打的那一段太极拳可漂亮啦,要是我能在舞台上施展出来,该有多棒啊!”

    “————,好吧,这事就交给我了,不过,这要等我去看看《太极魂》,才能给你量身订做出来。”

    对于未婚妻学拳的奇葩理由柳生元和也是醉了,不过,想想这几年对小林樱的亏欠,柳生元和决定还是要给妻子帮这个忙,反正就当是给妻子编排一套舞蹈动作了,费不了多少力气。

    本来,按柳生元和的想法,是要帮妻子在她独有的、甚至令人惊艳的内循环基础上,演化出一套独有的气血运行方法,为她培元养气,为将来小林樱突破化劲,打下雄厚的基础。

    不过,既然妻子想要学习太极拳的原因竟然是为spy,那突破化劲什么的还是算了吧。

    毕竟挑战化劲这等武道圣境,实在是九死一生。就算柳生元和力护持,再把莱拉妮叫来一起帮忙,两人合力都难以保证小林樱的安。

    这个世界成功的途径有很多,也不是人人都要去追寻武道巅峰的。就算是弟弟明光,柳生元和也不赞同他去挑战什么剑圣之路。

    不过弟弟现在连剑豪境界都没突破呢,想要挑战剑圣之路还早呢,给他泼冷水倒也不急于一时。

    ——————————

    高句丽,脊周岛。

    “圆珠殿下,您这么快就回来了!这次日本之行还顺利吗?怎么没有在日本游玩一番?”

    “哼,日本那个堕落的地方有什么好游玩的。对了,你把崔永源给我叫来。”

    说话的是当代高句丽王三女儿李圆珠,这位三十余岁的公主殿下目前嫁给高句丽著名的财阀豪门崔家长子崔真书。

    这里就是崔真书的度假庄园。

    这次,日本召开这次接待欧盟商界高端人士,旨在推进东西方经济交流的商界盛会,崔家作为高句丽顶尖财阀,自然也弄到一张请柬。

    不过,高句丽和日本关系一直不怎么好。虽然都是亚共体七国的主要成员,但是两国无论从民间到政府、甚至王室成员之间的关系都不怎么样。

    从历史上来说,近千年以来,两家一直为谁才是天朝第一外臣争论不休;

    从近代来看,高句丽一直觉得,是日本大使在赤旗花言巧语,才抢夺了高句丽的发展机会,让日本成为东西方交流的中转站,在高句丽看来,这个机会本来应该是高句丽的;

    而从现代来看,高句丽更是认为日本受到西方影响,渐渐背离东方文明高雅传统,竟然盘西化,搞什么彻底的商业社会,真是不当人子。

    尤其是日本王室还发了什么‘永不干政’诏书,简直把世界上所有王室的脸一起丢了——即使是英国王室,也只是说君主立宪,可从来没说过什么‘永不干政’。

    所以,看不惯日本人的崔家家主崔树普自持身份,当然不会上赶着出席日本召开的高端商务晚会,只是派出自己的长子夫妇代表自己前往日本出席此次会议。

    不过,让他再也没有想到的是,长媳李圆珠公主殿下,竟然会因为宴会上的一点小矛盾,做出如此决定。

    “崔永源,带着你的人去日本,替我拿来一个叫南田雅子的贱民,手中的一张美容秘方。”

    “遵命,殿下。”一位五短身材、满身精悍、穿着高句丽军装的男子在台阶下半跪行礼,根本不多问半句,直接大声回应道。

    “圆珠殿下,这样做不太好吧,这种事情如果传出去,对崔家的名誉伤害太大了。”作为崔真书和李圆珠夫妇的管家,一位满头白发(白色假发)的中年人试图劝阻。

    “胡说,消息怎么会传出去?我难道会看上她开美容院那点蝇头小利吗?我拿到配方是给母后、妈妈、姐姐、崔家姐妹和我自己用,难道我会将配方拿出去赚这点小钱不成?”

    “何况,那个南田雅子如此不识抬举,我降尊纡贵、放下公主的身份,好言好语向她购买配方,而那个令人感到恶心的贱民干了什么?

    她竟然敢不识趣的推三阻四,明明都是三十多岁、快四十岁的人,还装得和刚毕业的学生一样!

    哼,要不是看在她和英国长公主也认识的份上,我刚才就不是叫永源去拿配方,而是叫人直接毁了她的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