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 第二百二十二章 队列
作者:小卒没过河的小说      更新:2018-04-27
    在ktv房间的一角。‘你出方块q,这盘稳了。’莱拉妮传音给柳生元和。‘我说,我们这么作弊真的好吗?’柳生元和吐槽。这只不过是和同学玩个游戏而已,莱拉妮居然还用上了这种传音作弊的方法。‘这个世界一直是以结果论英雄的,有作弊的能力而不去作弊,导致最后的失败,那是一种愚蠢。’莱拉妮不以为然的说道。在柳生元和看来,这位长公主殿下完全是一副话痨的样子,也不知道这几年她是怎么过来的,有时在新闻节目上看到她,总是一副文静淑雅的样子,除了点头摇头很少开口说话,简直算得上惜字如金,可现在打牌的时候话那叫一个多。从刚才进屋开始她就没有停下过,从天人合一讨论到香水的成分、从海湾地区动荡说到各个民族的行为特点,想到哪里说到哪里,似乎说话本身就能给她带来快乐似的。柳生元和顶多就应和几句,全听她一个人在嘚吧嘚说个不停。是不是她知道自己废话太多,才特意在公共场合闭住嘴,只是点头摇头?柳生元和很不厚道的想。‘嗯?日本这里烦人的老鼠真够多!’莱拉妮在传音中向柳生元和抱怨了一句,抬起拿着啤酒瓶子的手,反手向身后虚虚一敲。————————————在ktv房门外,冈本大熊停下脚步。“是这间包房?”“冈本大哥,就是这里,是一个金发的外国人,我们看着他进去的。”两个被莱拉妮扔出去的小弟,站在两侧恭敬的对冈本说道,这时候他们自然不提自己当时是如何摆威风了。“冈本君,你要小心。”东野飞零关心的说。冈本大熊伸出右手准备推门,然后,他僵住了。下一刻,冈本大熊脸色大变,准备推门的右手急速收回,猛地后退一步,双腿霍然分开前弓后箭,双手交叉在面前,摆出一个全力防御的姿态,让身后的小弟们莫名其妙。下一刻,两个不知从何而来声音在空气中凭空响起。“滚!”“手下留情!”两道无形气流,就在冈本大熊身前不到一尺的地方,进行了一次惊人的碰撞。“轰——”雷鸣般的震响在大家面前爆发,狂暴的气流汹涌澎湃,首当其冲的冈本大熊保持着前弓后箭的弓箭步,平平后移五尺,脚跟抵住墙壁,才停了下来。而站在他附近的几个小弟,更是被爆发的气流吹倒在地。站在更远些地方未被波及的小弟们,一个个脸上毫无血色,这是一种老鼠突然发现,猫竟然已经离自己近在咫尺,生死不由自主!两种截然不同的恐怖气息,在不宽的过道中回旋激荡。这两个气息是如此强烈,一个给人的感觉犹如云层中滚动的雷霆,含而不发;另一个给人的感觉如同万丈深渊,深不见底。而ktv房间的大门,居然在刚才的狂风中纹丝不动。——————————..“哼——,多管闲事,这次是看在你的面子上!”一个声音在空中回响。“他应该不知道我在这里。”另外一个声音解释。两道恐怖的威压消失了。冈本大熊收起弓箭步,直立起来,他有些后怕的看了看自己抵挡的手臂,小臂上面一片血红,那是表层毛细血管大面积破裂的造成的。扫了一眼,女友东野飞零虽然头发凌乱,脸色苍白,但是人倒是没什么事。她方才位于冈本大熊的侧后方,刚才针对自己的可怕力量已经被老师拦下了,余波又被自己挡住,身边的人只是被风吹了一下,当然这个风有点大。冈本大熊略微整理的一下衣服,然后赶紧恭恭敬敬,躬身站在ktv包房的门口侧面,一言不发。看到平日里威风凛凛的老大做出这样的姿态,再结合刚才诡异现象和心灵中感受到的沉重威压。这帮小弟们现在是大气也不敢喘一口,赶紧站成一列排在冈本大熊的身后。从走廊尽头奔进来的两位警察,看到的就是这么一个场面。“这就是你们报警说群体斗殴,可能会发生的流血事件?”细川警官看着眼前的规规矩矩躬身排成一列,还特意靠着墙,生怕挡住别人通道的年轻人,回头诧异的问钱柜ktv的大堂领班。“——————”女领班看着这么规规矩矩,弯腰靠墙排着队的一群人,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答。————————————冈本大熊站在门口,心里七上八下。刚才虚空中的一次交手和后面出现的两种威压,无不表明,在这间包房中,除了老师以外,还有一位能和老师正面抗衡的大能存在。“进来吧,别站在那里碍眼了!”一个熟悉的声音突兀在空中鸣响,解开了他的僵局。“嗨!弟子遵命!”虽然没看到说话的人,但是冈本大熊仍然恭恭敬敬的对着房门躬身施礼,这些年来,这种看不见人但是能凭空听见声音的事情,他已经非常习惯了。每次在柳生元和闭关的时候,就是这么指导他们几个武道修行。“里面是老大的师父?”一个小弟惊讶的小声问。“老大还有师父?”“废话,你以为老大这身本事天上掉下来的?”“老大的师父是谁?”“说出来吓死你!不过我就是不说!”“————你妹!”“我去,老大的师父真——,那个反正就是很厉害!”本来他想说牛逼的,但是这种形容词,他怎么敢在这里说?刚才发生的事情不是幻觉的话,老大的师父必然能听到走道上发生的事情。“等等。等等,你们不觉得这个声音很古怪吗?如果他人在屋子里,声音到底是怎么传出来的?在ktv包房里,连吼歌的声音都传不出来呢!刚才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哼,我师父神通广大,这有什么奇怪!”冈本大熊回头瞪了一眼,让小弟们安静下来,才继续吩咐道:“你们都去楼下大堂里等着。东野,你跟我进去拜见师父。”“嗨——冈本君!”东野飞零笑的眼睛弯弯的,开心极了。在她看来,能跟在冈本君后面,拜见他那位神奇的师父大人,说明冈本君真正接纳了自己,只要自己加把劲,正式成为冈本君的妻子就不是梦了。这种保证,可比冈本大熊今天带她来见自己的小弟们要可靠多了,这已经把两人的关系拉近到仅次于拜见父母的程度。——————————带着自己的女朋友,冈本大熊小心翼翼的推开ktv包间的房门。结果睁眼一看,里面坐了一屋子的熟人——当年冈本大熊有事没事就往柳生元和的班级里跑,对师父的同学们比柳生元和这个上学不上心的人还要熟的多。尼玛蛋,冈本大熊心中大怒。刚才派出来叫人让地方的两名小弟中,有一个是从康田学园和自己一起毕业的心腹,这些人你难道都不认识吗?还有脸说被人打了,这么瞎的混蛋,打的该!回去自己应该再揍他一顿。(当时ktv包房里光线比较昏暗,当时两名小弟刚从光亮的走廊里推门进来就开始呼呼喝喝,还真没怎么看清楚里面人的脸。)“哇,是冈本?你怎么来了?你也是听说柳生君要结婚了吗?”“啊,是小野田君,我是来向师父赔罪的。”冈本大熊满脸惭愧。“刚才那两个人是你的手下?冈本你真的去混烟道了?”“那个还不算是烟道啦,我们只是不良少年组织。”“对了,柳生君坐在那边呢。”“嗯,我们等下再聊。”——————————“师父,我没有约束好手下,让您受打扰了,弟子有罪!”来到柳生元和的座位边上,冈本大熊直接就跪了下来。东野飞零从未见过,一向刚强的男友竟然会这么敬畏一个看起来比他年龄还小的师父,居然直接在众人面前跪倒在地!不过这时她也没时间多想,连忙在男友身后也跪了下来。“方块a。”柳生元和扔出一张牌来。“柳生老大,你让冈本在这么多人面前,这样跪着不太好吧?”元金一小声的给冈本大熊求情,这些年来,他们这些柳生元和的同学,不管加没加入鬼行组,多少都受到了鬼行组的一点照顾。“哼!让他跪着都算是便宜他了。”柳生元和没有继续说下去,刚才他感受到了莱拉妮突然迸发的一点杀气,不过很快消散了。柳生元和可万万想不到,这点杀气竟然是对小林樱来的,他还以为莱拉妮由于冈本大熊手下,导致心情不快而产生的。被英国长公主惦记上,那还能有他的好?跪一会儿能让莱拉妮消消气也是好的。足足打了三盘牌以后,柳生元和才转过头来,上下仔细的打量跪在边上的冈本大熊一番。“不错,居然到了这个关口了,这几个月看来没有浪费时间。这是莱拉,我的朋友。”柳生元和指了指坐在自己对面,几乎是斜躺着的莱拉妮。莱拉妮小小的吃了一惊。她当然也看出来这位冈本已经走到了大师层次的门槛上,这个岁数,能达到这等境界的武者可是不多。“这个徒弟你什么时候收的?”莱拉妮问道。“大概四年多一点。”莱拉妮上上下下的打量了柳生元和一番,她们阿尔托莉雅家血脉固然是得天独厚,但是教徒弟的水平却不怎么样——别说教给别人,连自己修行,都主要是看天赋的。“我说,柳生,你要不也教教我算了,我也不用你教什么武道,只要你能教我怎么保持精神波动平稳化就好。”莱拉妮热切的看着柳生元和,假如他能把一个普通人,在十九岁调教到接近大师的地步,那么,想必他也能教会自己如何控制精神波动吧?“?你还要学这个?”对柳生元和来说,精神波动减小,精神趋于平稳化,那是他极力避免的东西啊!这东西也有人想学?下一刻,他反应过来,莱拉妮和自己的情况应该是正好相反!莱拉妮羡慕柳生元和的精神平稳,而柳生元和又何曾不羡慕莱拉妮的无穷活力?所谓鱼翔浅底、鹰击长空,两人在个人修行上,走的是完全不同的发展路线。一个是由外而内,引入天地之力改造自身;一个是由内而外,用自身之力改造天地。这两种不同的发展路线决定,两人即使追求的同一目标——尽量多活些日子,最好长生不死——但是在现阶段,需要的能力完全不同。莱拉妮这句话却也提醒了柳生元和,也许两人的道路南辕北辙,不可兼容,但是其中一些修行技巧未必不能互相借鉴!看来自己还真得和这位长公主殿下好好交流一番了。————————————————英国,伦敦,皇家医学研究所。“柯罗尔,这是你要的基因分析报告,对了,你妹妹又野到什么地方去了?”一位身穿白大褂,脸色有些憔悴的中年美妇,从门外走进柯罗尔在这里的专用办公室。“妈妈,你别太累了,很多事让她们去做就行了,你好不容易闲下来,何必这么拼命呢?”柯罗尔看着妈妈,前任英国女王嘉妮特疲倦的脸庞,有些心疼的说。“柯罗尔,我的时间不多了,可是我总有些不甘心,缠绕在我们阿尔托莉雅血脉上的诅咒——唉,总要亲自努力过,才能在事到临头的时候安心闭上眼啊。”柯罗尔今年已经二十四岁了,作为她和莱拉妮的母亲,嘉妮特今年四十八岁了,虽然面貌上仍然是中年——实际上也是中年,但是,按照阿尔托莉雅血脉活不过五十岁的定律,嘉妮特已经要走到人生的尽头。从今年年初开始,嘉妮特已经时常感觉到有些头疼,这是真实之眼异能的反噬,在家族记录中,凡是出现异能反噬的情况,就说明大限将至!嘉妮特不甘心啊!假如现在是平均年龄不超过三十岁的中世纪,那没什么好说的,能活到五十岁就不错了,以前的王室血脉也没把这当回事。可现在,除了因病、或者意外死亡的人以外,英国人平均年龄都超过七十了,嘉妮特眼看自己活生生的一步一步走向死亡,连时间节点都有。这种心情当真是难以形容,而反映到现实中,就是嘉妮特露胳膊挽袖子亲自上阵,带领团队,日以继夜的进行研究。别人还有休息换班的时候,这位前女王根本就是住在实验室里,十天半个月都不带出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