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 第二百零五章 破门
作者:小卒没过河的小说      更新:2018-04-10
    前面一路走来,无论这个白色运动服小子打倒了多少人、耍了多少酷,大家都兴高采烈的当成热闹在看。可是现在,被这个白色运动服小子一拳干倒的人,却是死神镰刀会放在露天酒吧的管理人员小麦克。打了这个人,就是直接削了死神镰刀会的面子。就像打架和袭警是完全不一样的概念,互相打架和打了死神镰刀会的管理人员,其中的区别也是大了去了。这个白色运动服小子还真当死神镰刀会是什么老好人组织不成?“妈的,他居然敢打小麦克!”“我们一起干他!”四周围观的人群开始骚动起来,不但远处镰刀会有人朝这边赶过来,还有许多不是镰刀会成员的年轻人蠢蠢欲动——这可是一个讨好镰刀会的好机会,对许多想加入镰刀会却无门而入的年轻人吸引力着实不小。就在在人群渐渐朝中间围过来的时候,白色运动服男孩突然停下前进的脚步,低头朝地面看去,嘴角露出一个有些古怪的笑容,自言自语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周围听到的人不少,但是听懂这句话的人一个都没有。————————————在奥斯卡特大饭店第九层,卡瓦*鲁伊斯手持卫星电话,一边等待电话接通,一边望向窗外。洛杉矶夜晚的灯光照亮了整个城市。晚上九点时分,还远不是这座伟大城市进入睡眠的时候,在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车辆一点也不比白天少。街道对面,就是圣拉斐尔教会医院。电话接通了。“亲爱的巴里,我已经在这里盯了三天,你说这次,那位真的会离开日本赶来来洛杉矶吗?”卡瓦*鲁伊斯已经四十三岁了,为了这个机会,已经足足等了四年之久。“机会很大,这些年来我一直在收集他的周边相关情报,那位的人际圈子非常狭小,而他对于这个狭小的人际圈子里的成员,有一种异乎寻常的重视。如果他听到小林菊和高木美影受伤住院,亲自赶来的机会相当大。”“那位今年不过十九岁,这个年纪的年轻人性格冲动,又拥有如此可怕的个人武力,我们只要加以引导,不难让他在冲动之下与花旗官方力量,如果他受到国际通缉,我们会有很大操作余地。卡瓦,记住你答应我的话,你无论如何都不能亲自出手!甚至绝对不能出现在他两百米以内!他的感知灵敏度和爆发力绝不是我们能想象。”电话里巴里的声音迟疑了一下才继续说下去,仅仅是在卫星电话中说出这样的话,对他来说,都有一种背叛的感觉——神下是英国王室的最后骄傲。“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根据国家特种力量委员会的评估,如果在野外无人区,需要至少一个连队的精锐军队全副武装,拥有充分情报支持,携带针对性的装备,在全方位立体打击的情况下,才有百分之七十的把握围杀赤手空拳的神下,而如果地形复杂,成功率还要减半。”巴里停顿了一下,才继续说道:“如果在伦敦这种大城市里,那就几乎没有任何办法,能够确保杀死神下这种超人,除非做好彻底毁灭伦敦的准备。另外,神下曾经说过,那位‘东之剑圣’的力量,不会低于她自己!卡瓦,他们的力量已经超出人类的范畴,不是正常手段能够对付的。你千万千万不要冲动,隐藏好自己才是最重要的,我们一步步,在暗中引导他与花旗的家族、警察、甚至军队的冲突就可以了。这不但是为了你,也是为了我们的家庭、我们的家族,必须小心再小心。只要我们不暴露自己,无论胜负如何,对我们、对英国、对欧洲那都不是一件坏事,世界上有一位半神就够了!”说到这里,巴里觉得自己的身上似乎笼罩了一层叫做‘为国为民’的光环,是的,这不是为了自己的私仇,而是为了英国、为了欧洲的未来!作为英国王室的情报主官,巴里可以不在乎一个武魂决冠军得主,但是他不能不在乎‘东之剑圣’!这位是曾经击败过神下的唯一一人,也许很多欧洲人说这位东之剑圣的胜利含有许多侥幸因素。但是,比起这些吃瓜群众来说,巴里当然更相信神下亲口说出的评价。更何况,别说那位‘东之剑圣’可能有神下等同的力量,就算只有神下一半的能力,这样的人要拉下脸来搞突袭刺杀,也足以称为是世界上最可怕的刺客。要知道,这几年神下在世界各地巡游表演、参加各种活动,不但为英国王室赢得了大量拥护者,而且欧洲在世界舞台上说话声音都大了不少!这可不是因为神下的明星效应,而是神下展示的力量,实实在在的对其他势力造成了威胁——这个世界,国家与国家之间,说到底还是要靠力量说话的。别看国家特种力量委员会评估说,一个精锐连队就可能对神下造成威胁,但是在某些特定情况下,一个军团也抵不上神下一个人的作用。反复叮嘱妻子三遍以后,巴里才喘了口气。但说句实话,但凡他的妻子有一点立场松动,不再坚持为哥哥报仇,他都不想与这位‘东之剑圣’死磕到底。大舅子死了和他有半毛钱的关系吗?大舅子又不是被谋杀的,而是在擂台上死于公平决斗,就算让法院判决,对方也是完全无罪。这四年来,为了糊弄妻子,巴里不得不弄出一个又一个看起来很美的计划,为此,他还特意收购了一家小报社,以‘东之剑圣’专题报道形式,专门向好几位东京狗仔记者定期约稿,让他们关注柳生一家的动向。要不是这样,他也不会第一时间发觉高木美影和小林菊离开日本来到了花旗。对巴里来说,在暗地里煽风点火就是他的最后底线了,不但能够应付妻子,又不会造成什么麻烦。要让他亲自组织人马暗杀柳生元和,那还是算了吧。在他看到国家特种力量委员会对神下的评估报告、听到神下对柳生元和的评价时,就已经放弃了暗杀的打算了——尼玛连狙击枪都不管用,难道他还能弄个导弹去打吗?何况导弹攻击的成功率,在评估中还比不上狙击枪呢。何况就算成功了又能怎么样?对他有半个欧元的好处吗?只要一个不好,自己就要面对日本方面的疯狂报复,日本人报复的残酷血腥可要比那些烟道分子残酷百倍——尼玛那是一个全体精神病的民族。自己服务的王室和那位的关系还不错,一旦暴露,连王室都不一定会保护自己和家族。“喂?巴里?巴里?你还在吗?刚才思林特传来消息,有人为小林菊他们办理了出院手续,现在她们要离开医院了,你觉得我要截住她们吗?”半天没有听到对面的声音,卡瓦*鲁伊斯‘喂、喂’了两声,听到对面的回应,才有点犹豫的说,在她看来,这两个女孩如果回到日本,把柳生元和钓出来的机会就小多了。“卡瓦,不要管她们,她们的作用已经结束了,叫人仔细观察一下,队伍里到底有没有那位在就行了。总之,你千万不要自己直接出面。”巴里赶紧打消自己妻子的主意,他当然不是不信任自己的妻子,自己的老婆可也是从刀山血海的雇佣兵生涯走过来的,论起特种作战,老婆在世界上都是一等一的好手。“巴里,我亲自去可以——”“不要!卡瓦,不要急,我们还可以盯着那几个暴走族,如果那位真的来了洛杉矶,绝对不会放过他们。记住,我们可以引导、可以推波助澜、但是绝不能露面!”“————好吧好吧,亲爱的,我听你的。”卡瓦知道,这些年来丈夫真的为自己付出了很多,连鲁伊斯家都放弃复仇,丈夫能支持自己到这一步,已经非常非常不容易了。假如不是丈夫这些年的策划,自己现在只能带着狙击枪偷渡日本,现在多半人间蒸发了。有时候,连自己都在迷茫,为了死去的两位哥哥,将丈夫卷入这样的麻烦中,是不是自己太自私了?何况,这次自己带来的六个人,都是爱丽尼斯私人侦探社的雇员,这些人叫他们调查情报、收集信息都是一把好手,对付些小混混也没问题,但是要他们去做绑架、刺杀等违法的事情,只怕这些人回头就能先把自己给举报了。还是小心谨慎一些吧,丈夫是自己最后的亲人,自己死不足惜,但不能连累了他和孩子。————————————“上!”“上!”“他妈的你倒是上啊?”“去你妈的,你不是也没上?”围着柳生元和人群虽然越逼越近,不过大家嘴巴里说着‘上、上、上’,行动上倒没那么痛快。别人先上,自己跟在后面打太平拳当然很爽;但是如果自己上去挨揍,别人在自己背后打太平拳,就不是那么爽了。这个白色运动服小子不管是不是装逼,但能打是肯定了,第一个上去的人肯定要挨揍啊,这么多人围着,我干嘛要第一个上去?而就在大家犹豫着,朝中间逼近的时候,‘轰’的一声,地面上碎石飞溅,白色运动服男孩毫无预兆,突然向前冲出。人群波分浪裂,地面地动山摇,沉重的踏地声如同闷雷连绵,一道人影直冲而过,所过之处,人当人飞、桌当桌碎,连一个碍事的空汽油桶挡在路上,直接被踩的四分五裂。这等狂奔的气势着实吓坏了不少人,这短短一路,连车祸现场也不过如此,刚才还群情激愤的众人顿时散了开来,尼玛这是哪里是人,明明是一辆发疯的坦克!连守在酒吧大门前的两名保安都闪在一边——你爱撞大门就去撞呗,死神狂舞酒吧的大门可是足有五英寸厚的实木大门,你要是能撞开,那加上我们两个的小身板也挡不住您老人家啊。——————————死神狂舞酒吧内部。死神狂舞酒吧大门后,是一条八米长,三米多宽的甬道,在甬道尽头是一面室内的照壁,上面画着死神手持镰刀的图案,绕过这面照壁,才算是正式进入死神狂舞酒吧。洛克带着三男一女四个人,五个人一起踏入甬道,朝酒吧的大门走去。“嗨,洛克老大,这点事还用你亲自出去?里恩去处理了,那小子引起众怒,希望里恩过来的时候,他还没被人打死!哈哈哈——”坐在酒吧大门内侧有一位保安人员,可以通过座位上的监视器看到门外的一举一动,大门的开关也在他手中,看见洛克带着人走过来,他自然回头和洛克打起了招呼。“我有点担心,还是亲眼看看更放心一些。”洛克摆了摆右手,示意他打开酒吧大门。与此同时,几乎是下意识的,他的左手伸到自己胸前,摆弄起脖子上子弹挂坠。“哇哦,连灵感之枪洛克老大都这么说,看来那个白崽子还真有点不简单!”而在洛克身边,看到洛克摆弄起子弹挂坠,三位男子和那个看起来非常强壮的女人——汉娜,脸都绿了!作为老搭档的他们都知道,灵感之枪的名字可不是白叫的,洛克老大有一种奇妙的预知能力,他只有在非常紧张的时候,左手才会玩弄胸前的子弹挂坠,这往往意味着危险近在眼前!保安刚要把手按在酒吧大门的开门按钮上,洛克放在胸前玩弄挂坠的左手突然像变魔术一般,多出了一柄手枪,直指大门!‘砰——’他毫不犹豫,直接对着木质的酒吧大门射击!然而下一瞬间,酒吧大门上先是长出了一只手,然后,像是慢镜头一样,足有五英寸厚度的酒吧大门向内凸起、开裂,无数木屑飞溅中,一个人影从中直射而出,洛克只能勉强看到有一只大手迎面而来。下一刻,洛克觉得自己的脑袋似乎被巨大的钢钳夹住,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向后冲去,对方前冲的速度是如此之快,连带自己整个身体都双脚离地飘了起来。他勉强用还没有被堵住的嘴,发出求救:“汉娜——”这是他最后的希望,汉娜曾经参加过无差别格斗大赛,并取得过不错的成绩,论起空手搏击,这位女暴龙才是整个死神镰刀会的第一把好手。至于另外的三个兄弟,连他自己都来不及扣第二下扳机,他根本不认为这三位能反应过来,在整个甬道里,只有汉娜还有机会出手救他。“半神——!”汉娜的惊呼声响起。洛克从抓住自己面孔的手指缝里看到,被他寄以厚望的女暴龙汉娜,此刻正双手高举过头,靠在甬道边上摆出一副标准的投降姿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