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 第二百章 将欲行
作者:小卒没过河的小说      更新:2018-04-03
    夜晚九点半,柳生元和眼睛也不眨,紧张的盯着显微镜。在这个显微镜镜头下的培养皿中,一堆奇怪的长条形细胞组织正在培养液中乱成一团,柳生元和试图通过自己的意志,影响这些细胞组织排列组合——这些细胞组织本身就是他自己的细胞组织培养变异出来的玩意,先天上服从柳生元和的意志。这些细胞组织开始还是全无头绪,乱糟糟的在培养皿中混成一团,不过随着时间推移,这些细胞行为倒也渐渐开始变的有序起来。在显微镜下,这些细胞组织的一部分渐渐排成一个圆圈,另外一部分变成矩形,还有三角形和金字塔,而一直到最后,剩下的细胞终于拼出一种六角形、类似蜂巢的稳定立体结构。在培养皿中的这些细胞组织,外壁细胞膜呈现出一种淡淡的银白色,与正常细胞大大不同,与其说是一种生物组织,还不如说更像是金属的光泽!看着最后一组细胞组织终于完成了稳定组合,形成了一个个首尾咬合的有序循环,柳生元和松了一口气,基本工作算是完成了,剩下的是筛选出能存活最长时间的结构特点,进而做下一步分析实验,不过那个就有得等了,自己这些变异的细胞组织生命力可是强横的很呢。根据柳生元和前几次试验,多细胞组成的细胞团要比单个细胞生存能力更强,而有序的细胞组织要比无序组织的细胞能够生存更长的时间,尤其更妙的是,在有序结构中,细胞会自己进行分工和分化,这代表自己的这些变异细胞本身就拥有主动适应环境的能力。至于到底哪种有序构造基本类型能够存在更久,发展的更好,柳生元和还在试验中,反正这个就不用他自己操心了,等着观察实验结果就行。柳生元和抬起头,长出了一口气,看看挂在墙上的时钟,居然不知不觉,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半了。他拿起显微镜下的培养皿放到旁边小型恒温柜里特定的槽体中,那里会源源不断了提供新鲜营养液,以免将里面的细胞组织给饿死了。随手将恒温柜温度设置为37.0度以后,柳生元和脱下白大褂,到墙边的洗手池中,用温水洗了洗手。擦手的时候,柳生元和转过头,打量着自己的新实验室,满意的点了点头。更大面积的试验台、整齐排列的培养皿、一排十六个自动滴管,可以高精度控制不同成份液体加入调制;试验台上的自动传送带,可以让培养皿在试验台上按照设定好的顺序被自动加热、冷却和加入新成分。在大岛慧康复离开以后,柳生元和叫人重新装修了自己的实验室,取消大岛慧曾经住过的病房,将它重新改为实验室的一部分,另外他还打通了一间房间,将实验室扩大了三分之一。现在这间实验室面积变得更大了,还添置、改造了不少实验设备。其中几台最关键设备(如自动制备营养液的小型流水线)倒是没有什么重大更新换代,只是增加了一些微调微量元素添加量的设备。但是这间实验室的自动化程度却提升了好几个层次,让柳生元和的试验效率提高了很大一截,原本一天下来最多可以做三到四组试验,现在至少可以做十组!毕竟在这里的主要实验项目都是以自己的细胞组织为蓝本,他可不想弄个助手进来。在地板上正在跑来跑去的那个小型圆盘,是自动清扫机器人,这个圆盘状的小机器人不但会定时打扫实验室,还会在地板上有比较明显的垃圾和水迹的时候,主动出来打扫清洁。当它没电的时候,还能自动回到墙角去充电。扩展了两倍大小的水池中,自动清洗试验器皿的清洗机正在发出‘嗡嗡’的声音,这玩意虽然和厨房的自动洗碗机看起来也相差无几,可技术含量却真的要高得多了,光是这两项设备,就可以省掉很多整理时间了。有了这些东西,小樱以后再帮自己维护实验室,也不会那么累啦。他走出自己的实验室,准备回到卧室放松一下,和小樱度过一个美好的夜晚。三天前,柳生元和和小樱同居了。——————————具体过程就不描述了,以免被和谐,请大家自行脑补。——————————对于柳生元和来说,现在是他这么多年以来最安心快乐的日子,证就大地游仙以后,冥冥中他已经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寿数——即使是成就了大地游仙,离长生还是遥遥无期。不过按照细胞分裂极限和自己身体细胞分裂代谢速度,如果没有什么大的意外,自己可以享寿两百年!虽然这还远远不能算是长生不死,但是比正常人多出一百年的生命,至少可以让柳生元和暂时停下来喘口气了。更何况‘物化’的威胁近在眼前,要是一个控制不好,还没老死倒是先‘物化’了,那才是人间悲剧呢。现在,除了婚期一天天接近,各种筹备婚礼的事项有些麻烦以外,柳生元和就没什么其他烦恼了,而且就算是筹备婚礼,操心的人也是小樱、母亲南田雅子和岳母清水玲,他就算想要帮忙,也常常被人嫌弃碍手碍脚呢。一边朝自己的卧室走去,柳生元和一边放出感知,将自己的卧室纳入感知范围。想到妻子小樱柔顺而白皙的身体(这可是他亲手培养调制出来的美味),柳生元和不禁心中火热.,自我感觉离‘物化’的危险好像又远了一步似的。这里是他的郊区庄园,是柳生元和证就大地游仙的地方,整个庄园的一草一木,都在他的意志笼罩范围之内,只要他愿意,庄园中的任何地方发生的事都瞒不过他。只不过他还没有变态到喜欢偷窥他人私密的地步,所以平日里没有必要,他都会特意收敛自己感知范围,免得看到什么不该看到的事情(老爹老妈有时候还在这里住呢,要是看到什么不该看的多尴尬啊)。可是,在这位i新鲜出炉的大地游仙感应中,在自己的卧室里,妻子小樱正呆呆的坐床上,眼睛无神的望着漆烟的窗外,脸上布满了泪痕!“!?这是怎么了?”柳生元和连忙一步踏出,跨越超过十米的距离,推开了卧室的房门。——————————“妈妈打电话来,爸爸在花旗失踪了!妈妈说要我以后自己照顾自己,她要去花旗找爸爸回来。”小樱将脑袋埋在柳生元和的胸口,哽咽着说道。“什么?”“姐姐被人打断了手,爸爸去花旗看姐姐,但是现在姐姐已经一天一夜都联系不上爸爸了!妈妈刚才说她要去花旗找爸爸,让我自己保重。元和,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啊!”说着说着,小林樱终于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小樱不怕,你忘了你丈夫我是什么人了?”搂着自己的妻子,柳生元和心中一股无名火起,两人真正同居(同床)还没超过三天,正是蜜里调油的时候,这个时候的少年少女,往往把对方看得比自己还重。小林樱在柳生元和心里,是真的占据着一个非常重要的位置,四年来的陪伴,十个月的坚持,让柳生元和将这位少女视为自己人生中最重要的人之一——就算是比不上他的父母,可也绝对超过弟弟明光了。“我是日本第一剑圣,道门大地游仙!我就是驻世神明!你现在打电话,叫清水阿姨千万不要去花旗,叫她来庄园陪你,顺便你也看着你妈妈不要做傻事,我会连夜出发,最多三天,我就能把岳父和姐姐带回来,等我的消息!”——————————柳生元和在小樱的心里,简直是无所不能。所以当他摸着小樱的脑袋瓜,和妻子说自己亲自出马前往花旗,保证将小菊和岳父大人带回日本以后,总算把妻子小林樱安抚下来。只不过,女生外向,刚刚还担心父亲和姐姐担心的要死,转眼间小樱又开始担心丈夫的安全了。丈夫的武道虽然天下第一,可是花旗不像是日本,那里的枪支持有率超过70%,小林樱心里对丈夫能不能对抗枪支可是心里没底,不要因为父亲和姐姐,再把丈夫赔进去了!时间宝贵,等下就有人来接他去机场,柳生元和没工夫仔细和妻子解释,反正自己要准备些东西,干脆准备带她来实验室看看自己的另一个秘密——真正的秘密。他一边朝刚刚离开的实验室前进,一边快速打电话联系三林会的高木会长,虽然他也可以自己定机票,不过想要抹去自己的出境记录却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在他认识的人中间,只有知道他曾经杀人的高木会长,才是唯一有能量为他安排假身份出国的人。“高木伯伯,很抱歉半夜打扰您,不过我需要立刻去花旗一趟,小林伯伯在花旗失踪——对,今夜就走!您能给我安排一趟飞机吗?”“什么?除了小林伯伯,三林会也失踪了两个人?美影姐她也受伤了?好,这件事一起交给我,干脆您给我安排一个假身份。”“我准备怎么办?时间紧急,我自然要用最快的速度找到人,是死神镰刀会吗?胳膊上有骷髅镰刀纹身的暴走族?好的,我知道了。”“好的,您派一位情报支持人员给我就行,枪?我暂时用不到,您放心好了,我会最快速度把美影姐她们接回来的,你从欧洲调专机去花旗?好的,我到达花旗以后五个小时以后,您派专机到机场等就行了。”“好的,二十五分钟以后,我到庄园门口等您的车。”是的,当他听说岳父在花旗失踪的时候,就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他为什么说三天内就可以将岳父小林熊光带回来?就是因为他已经准备不择手段了。他可不是什么名侦探,在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大城市,想最快的找到失踪人员,他还能有什么办法?当然,柳生元和也不是没想过,岳父小林熊光可能已经遭到了不幸,不过他可不能在小樱面前这么说。柳生元和已经下定了决心,此去花旗,三天之内,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可是如果真的让他见到了岳父的尸体,那么——只要一想到小樱会为这件事悲伤何等程度,柳生元和就有些害怕——最好让自己看到岳父还好好活着,不然,那就是许多许多人的不幸了!为了以防万一,他才会请高木强给他安排一个假身份。柳生元和快步走进实验室,小林樱一路小跑,紧紧跟随在他的身后。从卧室走过来,一路上听着丈夫电话里说的内容,就算是话语中间没带出半个杀字,也让小林樱感受到丈夫话语中的杀气。不过小林樱可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好,姐姐被打断了手、老爹还失踪了,连一向有些胆小的妈妈,在电话里的意思都要去花旗拼命了,要不是自己没能力,小林樱自己都想去花旗杀人。不过,花旗那地方实在太乱,枪支横行,丈夫的安全怎么办?小林樱心乱如麻。“小樱,下面你看到的东西一定要保密。”柳生元和一掌拍在巨大的金属罐子上,头也不回的说道。“我连妈妈也不告诉!”小林樱用力点了点头,这个罐子不是元和君培养菌体的装置吗,东西不是已经被柳生和岛爸爸拿走了吗?这里面难道还有什么东西?下一刻,一柄熟悉又陌生的长剑,插在一块四四方方的底座上,从金属罐子里飞了出来。说是熟悉,是因为这柄剑的形制小林樱很眼熟,这不就是丈夫那一柄很久不见的长剑——白虹?说是陌生,是因为此刻的白虹剑,除了形状之外,已经和以前截然不同。本来白虹剑是一柄平平无奇,连个剑锷也没有的简陋长剑,但是此刻,白虹剑修长的剑身上波光粼粼,光影流转,剑身周围空气扭曲波动,连带着笔直的剑体看起来都变得有些扭曲模糊。无论是谁,看到现在的白虹剑,都绝不会认为这是一柄平凡的长剑,可是小林樱还记得,当初她第一次看到这柄剑的时候,这柄剑可是连剑刃都没开锋呢。到底丈夫这些年做了什么,才让这柄白虹剑变成如此模样?柳生元和轻轻拍了拍小林樱的肩膀:“小樱,你看,这就是我这些年最重要的成果之一了。”说着,柳生元和伸出手去,出乎小林樱的意料之外,他不但没有拿起那柄望之不似凡物的白虹剑,反而伸手轻轻抚摸着白虹剑下,充当插剑底座的那块四四方方的白色物体。那是一块半米见方,犹如汉白玉一般的方块底座,白虹剑锋刃笔直朝下,插立在这块底座上,剑柄指向上方。也许是白虹剑太过于引人注目,直到此刻,小林樱才发现,这块白玉一般的底座竟然是离地半尺,毫无凭依的悬浮在两人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