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 第一百九十一章 潜在的威胁和潜在的助力
作者:小卒没过河的小说      更新:2018-03-21
    “大岛老师,打扰了!”

    一位穿着蓝色条纹西装,脸上戴着一副金边眼镜,文质彬彬的中年人走进大岛慧位于剑豪会小楼里的剑豪会首席办公室。

    这里原本是佐佐木真平的办公室。

    不过,既然佐佐木首席已经退休卸任离开了剑豪会,大岛慧作为新一任剑豪会首席,自然也就搬进了这间首席专用的办公室。

    毕竟作为剑豪会首席办公室,里面有一些首席专用的保密线路和投影设备都是其他剑豪的办公室里所无,而在这间办公室里,什么设备都是现成的,不需要重新铺设装修。

    “大岛老师您好,我是来自国安局情报课的齐木良井,首先恭喜大岛老师身体恢复健康。”

    这位彬彬有礼的齐木先生,一进门就是一个九十度的鞠躬,说出了恭喜的话语。

    “谢谢,原来是齐木你啊!请问齐木你有什么事?”

    剑豪会和国家安全局曾有许多合作,大岛慧在欧洲横行的时候,这位齐木良井曾经在电话里为她提供过情报支持,两人也算是素未谋面的熟人。

    “是这样,在一周以前,您曾经在柳生剑圣的市郊庄园接受治疗,期间,发生了一些超自然现象,我们想了解一下您接受治疗的过程,顺便请教一下,您当时看到那些超自然现象了吗?”

    齐木良井坐在大岛慧办公桌对面前滑轮转椅上,客气的提问。

    实际上论起地位,他虽然在国安局这种关键部门工作,但是也远远比不上身为剑豪会首席的大岛慧,要不是他勉强算是大岛慧的熟人,根本就不会派他过来。

    甚至这次受副局长九条关城的命令来询问大岛慧,本身也就是走个过场聊胜于无——不试一试怎么知道她肯不肯说呢?万一她想说呢?

    “奥,齐木君,你知道我当时是什么状态吗?你觉得一个植物人,能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是我失礼了,大岛老师,不过您能够恢复过来,实在是太好了,日本剑道离不开您,再次恭喜您!”

    “不用客气,齐木君。”大岛慧微笑着目送这位齐木良井走出自己的办公室。

    然后,她的脸沉了下来。

    “和子,你来一下。”等这位国家安全局的齐木走出办公室以后,大岛慧拿起电话,打给自己的弟子。

    现在广田和子已经是剑豪会的正式剑豪,有着自己独立的办公室,不再是一个将办公室设立在老师办公室旁边小房间的候补剑豪了。

    “和子,你去找人调查一下,最近柳生君的家人是否受到骚扰,嗯,和青木廉次说一下,可能青木家最近也会有点麻烦,我要知道,到底是谁在后面搞鬼。”

    大岛慧一边看着电脑上面播放的视频,一边对走进门来弟子说道。【】

    作为剑豪会的首席,本来应该有一套班子配合大岛慧的工作,只不过她刚刚接任,一时间也还没有找到合适人选,反正以前就是弟子广田和子在替她处理杂物,大岛慧也习惯了这样。

    广田和子虽然已经成为剑豪,可在老师面前,还是像一个孩子一样,看见大岛慧盯着屏幕,头也不抬的吩咐了任务下来,顿时好奇的转到办公桌后面,抱着老师的脖子,想看看屏幕上到底播放的是什么内容,这么吸引老师。

    结果,刚抱住大岛慧的脖子,广田和子顿时发现老师脸上的皮肤好细嫩,于是注意力立刻就被吸引到了护肤品上面去了。

    “嗨,老师,不过老师,您现在看起来年龄都要比我还小了,老师老师,您是用什么办法保养的啊?”

    一边说着,她一边用自己的脸颊去蹭着老师的面庞,呜——,为毛老师都五十多了,脸比自己还嫩呢?

    广田和子记得,大岛慧老师一向是不用任何化妆品的,老师常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剑客的精力要用在剑上,而不是脸上!”

    那么老师是如何保养的呢?

    广田和子可做不到像老师那样一心为剑而生,她有时候还是会注意用些化妆品和护肤品的,可就是这样,也远比不上五十多岁的老师,顿时心里有些不平衡了。

    “去去去,多大的人了,还一副小女孩的样子。”大岛慧赶紧把小徒弟从自己身上扒开。

    “呜呜呜——,老师你就告诉我嘛!可怜弟子我今年都三十多岁了,还嫁不出去呢!”

    反正办公室里也没别人,老师自从从植物人状态恢复过来以后,脾气柔和可亲了许多。要是放在以前那个严厉的老师面前,借给广田和子一个豹子胆,也不敢对着老师如此撒娇啊!

    “好了好了,这么大的人还像个孩子,真是的。

    你去调查一下,柳生家最近有没有人受到骚扰,如果有,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柳生家解决麻烦,嗯,记得,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超出你的能力范围立刻告诉我,这件事可能有国家安全局的影子在里面,你不要大意。

    如果这件事你能解决的好,让柳生家欠你一个人情以后,去找柳生君请他帮你想想办法。对了,关于柳生君能美容这件事不能告诉别人!”

    “啊?老师,柳生君还会做美容?对哦,既然柳生君能治好您的病,肯定是非常厉害的医者,说不定真的会做。”

    “烦人,赶紧去干活,一个剑客整天惦记着美容,我看你啊,也没什么大出息了!”大岛慧伸出一根食指,摁在广田和子的脑门上,把她从自己脖子上推开,推出办公桌后面。

    “嗨————!”广田和子拉长了音调回答着,跑出大岛慧的首席办公室。

    刚跑出办公室的房门,广田和子就缓下脚步,挺拔身姿。现在的她,不再是房间里那个会对师父撒娇的小徒弟,而是日本剑豪会第十九席,威严庄重的女剑客!

    ——————————

    “对不起,我没什么要和你说的,请你出去!”青木行见将手朝门外一指,说道。

    “青木先生,假如您不肯合作的话,会让我们很为难的。”站在青木行见对面,是一位穿着灰色便装、满脸横肉的中年人。

    “是吗?那是你们的事,现在给我出去!”青木行见指了指门口,毫不在意的说道。

    “好吧,下次会有别人来找您的,希望您还能这么硬气的说话。”说完,这位中年人‘嘿嘿’阴笑一声,离开了青木行见的办公室。

    “嘿嘿嘿,真是的,没想到现在居然连这种小角色,都敢来我这里找麻烦了。”

    青木行见自嘲的笑了笑,果然心一流沉默的太久了啊,甚至让有些人忘记了,我们这些剑道流派,才是日本黑道的真正源头呢。

    “真原,刚才出去那个人你看到了吗?从他嘴里,挖出来到底是谁在打柳生君的主意!人怎么处理?这种社会的垃圾,自然要送到垃圾场里去。”

    现在的青木行见可不是四年前,那个焦头烂额的心一流宗主了,这几年随着柳生元和坐镇心一流,光是各大流派拉关系,送到柳生元和门下学习剑道的年轻剑客就足有近三十人,而柳生元和这等懒人岂会一一认真教导?人家只教最初的九名弟子就很嫌麻烦了。

    所以,这些送过来的剑道精英,实际上都是自己的两个儿女和长元名在负责教导,心一流在日本剑道界中的声望和能够调动的资源,已经远非当初可以比拟。

    更何况——

    青木行见看着自己细嫩的手掌皮肤,上面握剑的老茧已经不知所踪。

    他信手贴着办公桌一抹,手掌起伏不定,办公桌上明明放着笔、本子和键盘鼠标,可是他一手抹过的时候,无论遇到什么障碍,手掌微微起伏,无论遇到什么,手掌都紧贴着这些东西表面一掠而过,没有碰到任何东西。

    这等精微的控制能力,绝非常人可以做到,而他,也是在那天以后,自然而然突破了剑豪境界,才能达成如此境界。

    为了这等大恩,杀几个小杂碎,算得了什么?何况,自己的儿女更是————

    ————————————

    “哈哈哈,柳生君,你现在可是越发年轻英俊了。”

    今晚是一个由徽园株式会社发起并主办的酒会。

    徽园株式会社是日本最大的电子行业联盟,整合了整个日本超过三分之一电子元器件的上下游产业,为了加强日本微电子行业在世界上的竞争力,形成的一个托拉斯型垄断企业。

    如果说柳生和岛的清净水公司是公司中的后起之秀,那么,徽园株式会社就是站在日本姐姐、甚至世界姐姐的巨无霸。

    当然,今天主持这次酒会的并不是徽园株式会社的社长,而是徽园株式会社总部业务部的熊本部长。

    徽园株式会社总部业务部是负责与相关人士联络感情,达成商业意向的部门,并不负责进行商务谈判。

    至于具体的业务商谈,自然有下面具体对应部门的业务分部组织进行,他们只负责达成合作意向就可以了。

    所以,这个酒会的规格之高,在日本商界中也算是第二等了。

    作为一位商界新丁(在日本,这个层次的商界和下级层次商界并不能混为一谈,有严格的层级分别)的柳生和岛,能够接到这个酒会的邀请,证明了他的商界地位,已经得到这个接近日本最高层次商界的认同。

    “哪里哪里,熊本君您可太夸奖我了,其实我也不想这样的,可是,自从我妻子开了美容院,就越来越年轻漂亮,我要是不注意形象,会被她嘲笑的。”

    柳生和岛大笑着说道。

    其实,他和这位熊本部长只在几次座谈和酒会上见过几次面,两人根本不熟,而这次酒会的参与者主要是徽园株式会社的供应商和市场合作者。

    清净水公司刚刚分包到徽园株式会社计划建设在东京都附近,稻城市的芯片厂家的水处理系统建设任务,勉强也能算是承建商。

    可是,清净水公司不过是分包到一个子项目的小公司,一般情况下,如果找承建商有事情商谈的话,应该去找总承包商东京城建集团进行商谈,怎么会找到自己身上呢?

    “真是羡慕柳生君啊!不但自己是这么杰出的人,连妻子也这么年轻美丽,您妻子的美容会所现在可是东京都里最炙手可热的美容店了,上次我妻子贞子,想办理一张会员证都无从入手。

    听说,一定需要三名会员联名推荐才行是吧?我冒昧的问一声,柳生君,您能帮我弄一张会员证吗?”

    熊本部长靠了过来,小声说道。

    “哈哈,没问题没问题,熊本君您的妻子自然是没问题,包在我身上了,回头我就给您送过去。”

    柳生和岛哪里还不知道这位熊本部长是在特意拉近两人的距离?以熊本部长的社会地位,哪里会找不到给自己妻子做推荐的三名会员?

    “哈哈哈,我就知道柳生老弟是个痛快人,听说你有两个儿子?都多大了?”熊本部长大笑着拍了拍柳生和岛的肩膀。

    “长子元和,今年十八岁、次子明光,今年刚刚十四岁。下次有机会,我会带他们来拜会熊本君您的。”

    “哈,正好我有两个女儿,一个十九岁,一个十三岁,你可别看我一脸褶子,可我的女儿是非常可爱的。

    到时候我介绍给你儿子们认识一下,哈哈,柳生老弟这么帅气,加上弟妹的美貌,想必你们的孩子更加出色!”

    熊本部长今天其实就是找柳生和岛套近乎来的,这位柳生和岛虽然非常能干,白手起家能够干成这样的人,当然值得尊敬。

    但是,他的妻子南田雅子这几年来,靠着自己经营的美容会所,在日本东京都女性圈子里,已经被尊称为‘不老的女神’!

    要是论起个人影响力来说,恐怕这位柳生夫人南田雅子还要远远超过她的丈夫,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位柳生和岛——不过,这位柳生和岛据说要比他的妻子岁数大好几岁啊,怎么看起来似乎比他妻子还年轻似的?难道这一家人都自带不老基因吗?

    当初,也不是没有人想过通过各种手段,收购这家渐渐声誉鹊起、利润惊人的美容会所,可是,无论明里暗里企图给南田雅子找麻烦的人,都会发现自己莫名其妙的陷入更大的麻烦之中。

    最后才有人发现,暗中出手支持南田雅子,摆平各种麻烦的竟然是日本剑道联合会

    随后,更有人发现,这位南田雅子的长子,居然是日本第一剑圣柳生元和,这下大家才明白,想要对南田雅子出手,对上日本剑道联合会简直是必然的。

    一个美容会所的收益虽然惊人,但是要为了一间美容院,惹上日本剑道联合会这种庞然大物,那就是一个笑话了。

    南田雅子甚至在根本没发觉异常的情况下,就度过了许多危机。

    当然,这些事情不但南田雅子不知道,就连柳生和岛都不知道。不过,这可不代表能够瞒得过徽园株式会社这样的庞然大物,在他们有心调查之下,不但柳生和岛的底细被调查的底朝天,就连剑圣柳生元和去赤旗求学,发表的论文都收集全了。

    而熊本部长所说的,让自己的女儿和柳生和岛的儿子们认识一下也不是开玩笑的,这样的家庭,就算真的把女儿嫁过去,也是一个很理想的选择吧?

    “嗨,熊本,你在这里啊?这位小帅哥是谁?”两人才聊了几句,一位穿着酒红色低胸晚礼服,身材高挑(在日本,身高一米七就算是高挑了)的女性走了过来。

    “这位是藤原枫女士,是我们徽园株式会社业务部的副部长;这位是清净水的柳生社长。哈哈,藤原,你这次可看走眼了,这位柳生社长今年已经四十一岁了。”

    “哇哦!这我可要和柳生君您好好聊一聊了,您到底是如何保养的?这是我们女性最关心的地方呢!

    对了,熊本,你作为部长组织者,可不能冷落了客人们,你看,他们都在看着这边呢,柳生君由我来招待,你去忙吧。”

    “柳生君,让我们到那边去好好谈谈,今晚时间还很长,我可是对您很有兴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