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 第一百八十七章 底牌
作者:小卒没过河的小说      更新:2018-03-15
    ,!

    也不管被扔在楼上,目瞪口呆的亲朋好友,柳生元和脚底抹油,当真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瞬间已经溜到了楼下。

    也许是宅男的通病,柳生元和面对一对一,相互讨论的时候,应对的还可以,一旦被一堆人围住七嘴八舌,就会觉得心烦意乱,浑身不适。

    放在其他诚,他还可以拿出剑圣/师父/学霸/组长等等身份,直接压住场面(就是禁止别人发言,只能自己说话),来让自己自在一点。

    可是今天在现场观礼的都是些什么人?除了父母亲友,就是师兄师姐,当然,那些来沾光的人他可以不理,可是这些人他不能不理啊!

    所以,柳生元和一看到大家充满好奇的眼神,顿时浑身发毛,可耻的当了逃兵。

    柳生元和身形凭空明灭不定,时隐时现。

    刚刚才有一个柳生元和出现在楼梯口,下一刻,同样一个柳生元和已经出现在楼梯转角。

    再下一瞬间,另一位道袍还在微微飘荡的柳生元和已经站到了一楼的实验室门口,停了下来。

    这就是‘移形遁影’,是在千年以降的天朝武道界中,仅仅作为传说而存在的身法境界,号称‘千里户庭、咫尺天涯!此生彼灭,形影两分!’

    是武道界中唯一能与道门传说大地游仙‘朝游北海而暮宿苍梧’比肩称尊的身法境界!

    只不过,道门终究还是出现过几位先天真人,‘朝游北海而暮宿苍梧’的事迹,在历代正史、野史和文人笔记中,出现过了不止一次两次。

    而历史上对于武者的武道境界,要么是描述‘万夫不当之勇’,兵家的踏阵冲锋;要么就是‘白虹贯日、击衣殷血’刺客的隐忍决烈。

    至于其他武者一招一式对抗搏击的白打、短刃技巧,从古至今,在天朝一直是不登大雅之堂的。

    毕竟历史上描写记录的都是些文人墨客,谁会在乎市井之辈抢个地盘、打个群架用了什么功夫?

    至于所谓唐初三绝,剑圣裴旻的剑舞,都说了那是剑舞了,肯定是美观第一啊,虽然被称为剑圣,还真还未必能代表冷兵器实战格斗的最高水准。

    所以,对于武道方面的历史记载还真没多少,即使是朱家郭解之辈,能在青史留名的侠客,也不过是侧重于他们声望所至,可以聚众一方而已。

    说穿了,和《水浒传》中宋公明的‘及时雨、呼保义’也差不多少。根本就怎么描写他们的武道成就。

    可是唯独武道境界中‘移形遁影’,历史上在宋代有一次记载:

    宋?李昉《太平广记》卷一百九十四引,裴刑《传奇?聂隐娘》:“后夜当使妙手空空儿继至。空空儿之神术,人莫能窥其用,鬼莫得蹑其踪。”

    这就是唐代游侠‘空空儿’在,据说此人号称妙手无双,日走千家、夜盗万户,乃是小偷的祖宗。

    妙手空空这个词,就是指这位千古盗王的,连这等不光彩的职业,都能被列入成语千古相传,可见这位老兄在当时影响之大。

    但是此人真正能被当时的文人阶层高看一眼,甚至记入青史之中,却是凭着他‘人莫能窥其用,鬼莫得蹑其踪’的盖世无双身法。

    不过你硬要说,能留名青史是因为空空儿小偷当的好,那可就真是智商问题了——在那时的文人墨客眼里,小偷这么个不光彩的职业也值得看一眼?

    在武道界的传说中,空空儿的这种身法就是‘移形遁影’!

    但是对柳生元和来说,现在他可不在意自己是不是施展了‘移形遁影’,对于现在的柳生元和来说,这根本就不是什么武道身法好不,一点也不牵扯到肌肉运用的身形变幻,纯粹是身体组成的所有细胞,一齐朝一个方向跳跃了一下,带动了他自己好不费力的漂移过去。

    说穿了不过是柳生元和现在的身体本能罢了,根本就没啥值得一提的。

    而且对于自己个人武力方面的能力增长,柳生元和早已不太在意了——在武道方面,他早已名利双收,完全没有更高的追求了。

    现在,他急着奔来自己的实验室,乃是因为,这间实验室里有他的长生之路!

    不过,‘移形换影’再是神出鬼没,到底也不是瞬移,也不存在穿墙过壁的能力,遇到障碍物一样要停下来。

    所以对于禁闭着的实验室门禁,就算是柳生元和,也只能乖乖的输入密码,等着自动门缓缓移开。

    实验室里干干净净,昨天小樱才来打扫过一遍。现在这间实验室空间有点拥挤,毕竟原本设备是放在两个房间里,现在由于要给大岛慧腾出一间屋子作为病房,这些设备都挤在一间房间里了。

    柳生元和走到靠墙的大罐子前面,凭空升起一米多高,打开罐子顶端的活门。

    在浅浅的营养液池水中,空无一物——原本放在这里的特种活性菌丝已经交给父亲柳生和岛,拿到厂方研究所的相关实验室里做进一步培养,扩大繁殖生产规模了。

    柳生元和将手伸进罐子,在侧面的内壁上按了一下,一层底板静静的从朝两侧滑了开去,露出了第二层!

    白虹剑垂直插入一块半米见方、犹如白玉的底座上!

    柳生元和看着浸泡在营养液中的白虹剑,脸上露出了微微激动的神色——这里,才是他真正的研究目标之一,不可告人的成果!

    甚至连父母、师父和小樱,他都从未提起过这件东西。

    在柳生元和的注视下,那块白玉一般的底座,承托着白虹剑缓缓从水槽中升了起来,飘出培养槽,浮在柳生元和的面前。

    柳生元和伸出右手,轻轻抚摸着那块半米见方的底座。

    看似坚固如白玉的方块底座,竟然像是活物一般波动起来,呼应着柳生元和的手掌抚摸。

    插在底座上的白虹剑,剑身上更是层层精芒流转,宛如有了自己的生命。

    ——————————

    “我去,元和他又跑的这么快!”高木美影低声嘀咕着。

    看到一群人眼冒绿光的围了上来,高木美影就知道多半柳生元和会赶紧溜走。

    柳生元和这个毛病她早已领教过不知道多少次了,凡是相处的时候,只要周围的姐妹们有人一围上来,此人必定要找到各种理由迅速逃走(甚至有时候连理由都不找,直接就跑了),当然,高木美影是不会反省是不是自己太过女流氓了一些的。

    “咳咳!柳生先生,实在对不起,我们现在先去沐浴更衣,然后再说?”长明道人看见柳生元和人都跑了,也只得主动开口向弟子的父亲打个招呼。

    毕竟自己这边的人,身上还是一身臭气呢,对面可都洗干净了。

    “失礼失礼,大家赶紧下去洗浴吧,每个房间里都有浴室,刘老道长,您看我现在可以将仆人们召回庄园吗?”

    柳生和岛恭敬的回答。这位刘道长是到底何等的传奇人物,这些年他也有所了解。

    “不必不必,我们这些人也没那么娇气,不用人服侍的,这里的环境已经很不错了,我们自己来就行,和岛先生不用那么客气。”

    “就是就是,柳生先生太客气了!”

    “那各位,就请按照白天给各位安排的房间休息吧,小儿实在太失礼了!”柳生和岛鞠躬代儿子赔礼。

    “哪里哪里,元和真人必然心有所得,急着去闭关整理也是理所应当,我等已经受惠匪浅,岂敢责怪元和真人有所失礼?”

    方十年连忙接过话头,今天可真是沾了大便宜了。虽然柳生元和急着去闭关,跑的不见人影,可还是有父母作为代表在这里接待众人呢。

    就算是柳生元和直接把大家晾在这里,方十年也是毫无怨言的——延寿一纪啊!别说是把他晾在这里了,就算是架在火上烤一会儿,像是方十年这样,已经觉得岁月难逃,眼看要行动都开始困难的老人,也是万分惊喜的。

    大家略微寒暄了一两句,也就赶紧各自回房,清洗沐浴,上床睡觉了。

    现在已经是半夜两点多,虽然看起来大家都很兴奋,不过有事还是明天在聊吧,毕竟其中还有久病初愈的才和白发苍苍的老人(现在都是黑发了)。

    “我说和岛,元和他现在到底是什么了?”回房以后,南田雅子犹豫了一下,到底还是向丈夫问出了这句话。

    “雅子啊,我哪里能知道元和现在是什么情况?”柳生和岛苦笑,这个儿子自从四年前开始,自己就有些看不透他了。

    短短四年时间,要放在一般孩子身上,也就是刻苦学习,天天向上,今年正好该考虑考哪一所大学。生活经历应该单纯的像是水晶一般,一眼可以看的清清楚楚。

    可是轮到自己的儿子,生活经历倒也算是单纯,甚至可以说是单一,除了修行武道(后来还不怎么修行了),就是整天学习、学习、研究、研究。

    连孝子出去玩的兴致都没有,简直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后面赶着他不停前进一般。

    柳生和岛自问自己也算是努力的人了,可是比起儿子柳生元和这样,疯狂陷入学习之中的劲头,还是远远不如。

    这也就算了,儿子再怎么努力,包括成为剑圣,好歹还算是个人,可是今天这个场面,怎么也不像是凡人干的出来的事啊!

    漫天星河、雷霆锻体!这还是人吗?

    日本的神话传说倒没有天朝那么想象力丰富,所谓的鬼神,武士拿着刀也就砍死了,顶多还需要用点阴谋诡计罢了,可没什么天打雷劈的事。

    “那你说,元和他真的是我们的儿子吗?不会是像月亮公主一样,转世投胎的吧?”

    月亮公主是这个世界日本的一个神话故事,说的是月亮的女儿投胎当了凡人的女儿,最后回到月亮上的故事。

    “不会!妈妈,我就是您的儿子,不是什么月亮公主,放心吧,我可没有什么故乡可以回去的。”一个声音在空气中回荡,直接回答了南田雅子的担忧。

    “元和?是你吗?你在哪儿?”南田雅子惊讶的四处扫视。

    “妈妈,我在闭关室里,您放心啦,等我这次出关,好好和您说一下这几年我都做了些什么,您就知道了,放心吧妈妈,我可不是什么月亮公主,您的想象力太丰富了,哈哈哈。”

    “元和,你在闭关室里怎么能听到我们说话?”南田雅子松了一口气,可是柳生和岛却更紧张了,尼玛这个傻老婆,儿子都表现的如此非人了,你居然直接就信了?

    “儿子我现在的武道修为通天彻地,方圆千米,无所无知、无所不晓,只要我留意,在这个范围内没什么东西能瞒得过我。不过您放心,爸爸,您不用紧张,我不会把您私房钱藏在哪里说给妈妈听的。”

    柳生和岛心中一松,还好!虽然能力变得渊深莫测,但是看来元和还是自己那个,有时候会突然冒点傻气的儿子,至于私房钱什么的,哪里有儿子重要?

    柳生和岛的脸色露出了笑容,他伸手向妻子揽去,放下心来。

    “和岛?你不是说好不再藏私房钱了吗?你藏私房钱到底是打得什么主意?元和,你要帮妈妈看住你爸爸,他要是敢在外面撩三搭四,赶紧告诉妈妈!”

    “嗨!妈妈您放心。”

    “————,我也是你爸爸!”柳生和岛悲愤的喊,可惜,老婆有儿子强有力的支撑,这声呐喊,他自己都没啥底气。

    在小林熊光的房间里。

    小林熊光正挠着头皮,这份报告该怎么写?这次观礼,自己是日本情报部门中,唯一一位有幸全程参与的人,其中的好处也是大大的,可是这些好处要是写在报告里,该不会拿自己去做人体实验吧?

    小林熊光觉得自己应该是个爱国分子,可是要是把自己爱到了解剖台上,他还是有点不能接受。

    再扭头看看妻子,妻子正一脸惊喜的对着镜子左照右照,一副喜出望外的表情。

    小林熊光想了想,尤其是想到自己那个数字相当不小的存款,似乎丢了这份工作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啊,顶多去森森财团上班就是了。

    他终于提起笔来,写到:“仪式除了声光效果惊人之外,其他一切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