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 第一百八十五章 劫
作者:小卒没过河的小说      更新:2018-03-11
    此时,柳生元和正在头疼,是的,直到目前为止,他还只不过是头疼而已。

    别看现在庆云下雷霆万道,将柳生元和的身躯击打的火花灿烂,其实那根本就不是事儿,没看见连他身上的道袍都没破半点吗?

    三九天劫居然能弄到现在这的地步,说来说去,还是柳生元和太过于贪心的缘故。

    原本在传统的‘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观礼大典,其实不过是弥散在四方的意志,被天地之间的某种特殊力量,浸染同化之后,获得了足够的能量,被主意识所在的躯体产生的磁场效应吸引回归,顺便带回被天地同化过的力量。

    这是先天真人必经的一步。

    当日里,柳生元和的意志虽然弥散天地,但是在本体中,仍然保留下了绝大多数意志力量,这些被保留下体内的意志力量与天地交感,产生了奇妙的变化,但是,这种变化怎么也赶不上那些弥散出去的意志力量变化的彻底。

    只有那些散入天地的,连柳生元和自己都暂时感应不到的意志力量,才是被天地之中那种奇妙力量浸染的最彻底的。

    如果说在柳生元和的本体内,意志力量的变化是酒里面掺水的话,弥散天地的那部分意志,就纯属水里掺酒了。

    当然,如果柳生元和存留在体内的力量也被浸染的那么彻底的话,那么他能不能活下来也还是个问题!

    人体是有生命的,也许生命本身的确潜力无穷,具有适应各种环境的生存本能,但是,这种适应也需要时间的,不可能一蹴而就。

    此时,天空中的庆云,实际上就是柳生元和被吸引回归的意志集合体。按照正常的三九天劫,这时,柳生元和就应该逐渐剥离能量和信息,将其中意志碎片收归本体,于主意识融为一体,改造本体的意志,让本体意志更加适应天地自然的频率,这就是所谓的‘炼虚合道’!

    至于‘练气凝神’,那就是养护自身,加强意志能量的功夫,这部分功夫,在柳生元和内视时,发现自己的细胞灿烂如天星的时候,就已经完成了。也许以后还能加强,但是现在已经够用了。

    可以将意志化为一种实际力量,能投射体外,驱动先天剑气,就代表着炼神有成了。

    本来,汇聚灵机,凝聚庆云以后,柳生元和就该做剥离能量,回收意志的功夫了,可是这位太过年轻的先天真人既缺乏经验,又胆子不小,竟然一时兴起,从头顶冲出灵光,将自己本体中的主意志投入了庆云之中,妄想直接掌控这些力量,实在是犯了大忌!

    道门历代才智之士多有,但是修成先天真人的也就那么几号,这些人无不是小心翼翼,好不容易修成陆地神仙,从此超凡入圣,各个生恐一个不慎,身死道消,那是半点冒险都不愿意的,自然也就不存在这个问题。

    按理说,柳生元和贪生之心也未必逊色前人,可是,这不是前人留下过记载,说过三九天劫就是个过场而已嘛?那还怕个毛?既然作不死。就放心往死里作啊!能看看天上的风景,这可是以后都未必能再有的机会了!

    人力有时而穷!并非是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的,世间一切有其运行规律。

    人的意志到底是什么东西,世界上没有人能说的清楚。而且,就算是意志,本身还可以被分成许许多多层次,比如说:

    本我、自我和超我。“本我”(潜意识)代表欲望,受意识遏抑;“自我”(意识)负责处理现实世界的事情;“超我”(理性思考)是良知或内在的道德判断,这是一种意志的分类方法。

    三魂七魄,这是另外一种分类方法。命魂胎光,是主神。中医判断一个人死亡就是胎光丢了(植物人?),胎光丢了的人,则命不久矣。

    第二魂叫爽灵,灵,就是人和天地沟通的本领,人机敏的反应程度,爽灵代表的是智力,反应能力,侦查力,判断力,逻辑能力等等,所谓一些弱智症患者,多半是爽灵出了问题,另外,还有一些人身体没有痛感,无法感知疼痛,与爽灵也有一定的关系。

    第三魂叫幽精,决定一个人的性取向,决定着生育能力,故有些人是“精神性阳痿”,别笑话他们,他们的幽精出问题了,同时幽精也会引导你爱上什么样的人,有些喜欢高大威猛,有些喜欢阴柔细腻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多为幽精主导。

    这可不是什么天地二魂常在外,唯有命魂驻其身那种说法,三魂都是意志的某个侧面,并不存在完全分离的说法。

    至于七魄,那是指尸狗、伏矢、雀阴、吞贼、非毒、除秽、臭肺,对应喜、怒、哀、惧、爱、恶、欲。属于情绪类的波动,本身并无单独的根基。

    所以,道教比较务实,三魂七魄乃是一种更复杂的、从身体本身出发的意识分类方法,论起对自身的研究探索,世界上还真没有多少宗教像是道教这么踏实的,简直是世界宗教之林中的一朵奇葩——人家其他宗教都在宣传虚的,只有道门中人,居然努力玩实在的。

    话说,中医也是神农老祖开创的道门一支,甚至严格说起来,中医甚至应该说是道门的主流支脉呢!

    而佛门六识,眼耳口鼻身意,前六识没多少问题,只有后面三识,第七阿阤那识,第八阿赖耶识,第九阿摩罗识才是佛门根本所在,甚至说,只有第九识阿摩罗识才是真实不虚、永劫不磨的根本,其他前八识都不过是第九识的衍生而已,具为虚妄、梦幻空花罢了。

    所谓佛门修行,也不过是回归自身的第九识的种种方法。

    而第九识阿摩罗识既然是永劫不磨,自然也不会随着人死而灭,所以佛门真传修行之路根本不在乎死亡,所谓转生,也只不过希望能保留一点基础,更好的在下一世寻找层层迷雾中的本源罢了。

    所谓的‘佛’,在正宗佛门传承典籍中,根本不是什么神话大能的意思,而不过是‘觉悟者’的一种称呼,什么开辟西天极乐世界,讲经说法天花乱坠、地涌金莲?

    那都是后代佛门的不肖子弟为了骗钱吹牛的,人家佛祖可是踏踏实实入灭去了,从来没说过自己要开辟什么极乐世界好吧?

    佛祖又不是开收容所的,人家只是把自己的修行途径展示出来,给你多一个选择罢了。

    世界上许多宗教、学派还有其他林林总总的意志分类方法,比如说圣父圣子圣灵三位一体什么的,这些都各有其独到之处——就算原本是瞎吹的,上千年流传下来,自然有历代才智之士,将各种破绽一一补全,形成一套能够自圆其说的教义——凡是做不到这一点的学说流派,都已经消逝在历史长河中了。

    此刻,柳生元和高踞天中、俯瞰大地。宛如神明。但是,现在他最头疼的事情,就是主意识变得这么大一坨,到底该如何回归本体了。

    这么大一片光云,像是个微型银河系模型似的,其中携带的能量具体有多少,柳生元和自己都不知道,甚至连这些能量到底是以何种状态存在他也搞不清楚。

    他只知道,这种和他自身意志紧密结合的力量可以随心而动,且深沉隐秘,其层次极为渊深,远非那些浮在世界表面的光线、电磁波、甚至各种磁场可以比拟。

    书到用时方恨少!这些年柳生元和也算是刻苦学习了,可是偏偏功夫都下在人体结构内容上了,对于什么场、弦、波动、暗物质什么的,也就是知道个名字,大致上从报纸上看个热闹,至于专业论文,那可不是他一个专攻生物的学者可以看得懂的。

    现在,在柳生元和的眼里,世界的表面,各种波动纵横来去如电,好吧,电磁波本身就可以算是电吧?反正可以转化的嘛。

    在这些波动之下,是多层次的磁场在起伏。如果说磁场是微微起伏波动的大地,那么电磁波和各种光线,就是在大地上来来去去的行人、车辆和飞机;

    而在磁场之下,则是某种比大地更深厚、更坚固,几乎完全不动的某些东西,在支撑着整个世界,这是什么东西,柳生元和表示自己完全不懂。

    与柳生元和意志紧密结合的某种力量,应该就是这个层次的一员,而这种深沉的力量,可以向上分解转化为各种磁场和电磁波,但是却无法向下,转化回原来的样子。

    但是,这些对于柳生元和解开此时的困境毫无帮助。

    自从他自己作大死,将本体中剩余的意志以元神出窍的形式投入天空中的星河以后,他的意志就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壮大。

    他甚至有一种感觉,自己可以改天换地、叱咤风云,方面十里之地,一切的一切,尽在自己一念之中。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大到拔山换岳、小到拨弄细胞,一切都随心所欲。这种强大到了超出人类理解范畴的感觉,一时间让他有些迷失了。

    只不过,等他一番操作猛如虎,轻而易举的帮助亲朋好友和其他观礼者清理、重建了一番身体之后,顺便搜集到了足够的操作经验和身体样本知识,准备对自己的身体动手时候——是的,刚才他为什么先给大家帮忙‘起沉疴、疗绝症、延寿一纪’?

    当然一来柳生元和真的是好心,生怕自己等下光顾着调整自己身体来适应世界浸染,把这些观礼人士给忘了;二来嘛,虽然柳生元和很有把握了,不过先有几个试验品,不是更保险点吗?

    到了准备对自己动手这个时候,柳生元和发现自己尴尬了!

    对别人动手好说,不过是小心操作的问题,尤其是在光云的无尽计算能力和能量支持下根本没啥难度;

    可是想对柳生元和自己这个身体动手改造就遇上了大麻烦!

    他自己的身体和别人是完全不同的,当柳生元和(化为光云的柳生元和)刚把注意力集中到自己盘坐在地面上的躯体时,顿时地面躯体上有一股大力传来,要将他的主意识吸回本体中去。

    本来,主意识回去就回去呗,总不能一直浪在外面,可是,现在他的主意识偏偏和这片庆云——他自己的意志集合体完全融为一体,这个笑话可就大了。

    如果柳生元和不能在主意识回归本体之前,及时剥离这些意志携带,形成整片庆云的能量,那么等待他的,必然是整个身体被过分强大的能量烧成焦炭,当然,也有可能是彻底化为飞灰,连渣都不剩下半点!

    这可比大岛慧的什么生物电流过载什么的,要强烈千万倍了,甚至就算是当年莱拉妮阿尔托莉雅的雷之甲,也不及万一。

    生死关头,柳生元和无喜无忧——化身光云以后,果然和作为人类的认知完全不同。

    眼看着自己化身的光云,被本体逐渐吸引沉落,柳生元和瞬间做出决定,做了四件事。

    第一、将观礼众人送出草坪范围。

    第二、努力运转意志之力,尽量将部分还能充分控制的力量转为排斥之力,在长明道人他们看起来,就是柳生元和头顶冲出的灵光,变得越来越粗了。

    第三、柳生元和尽力散去意志中携带的能量。这些被散去的能量,化作了漫天雷霆,天打雷劈弄得声势浩大,但实际上,回归柳生元和本体的,仅仅是变异过的意志,而绝大多数能量,都化作这些雷电之力,弥散在空中了。

    第四、将已经纯化过的部分意志再次朝远处发散出去,反正滚得越远越好,下次可别带着这么多能量回来了!

    劈打在柳生元和身上的雷电,其实远远没有看起来那么吓人。

    同性相斥,急中生智的柳生元和在身体皮肤笼罩上一层奇妙的磁场,正在排斥着那些被特意转化为雷电的能量,进而从中剥离出相对纯粹的意志碎片收归本体,然后再通过与世界奇妙的联系,将这些意志发散到天地之间,尽量给后来者腾些地方出来。

    ————————

    “出了什么事?元和?元——!”南田雅子到底惦记着儿子,匆匆洗完一边就赶紧上来看看,就算在楼下封闭的浴室里洗澡的时候,她也听见了‘隆隆’震响,而且好像就在头顶上。

    今天阴天,要说有个打雷下雨也不稀奇,可是这雷响的也太密集了,声音似乎就在耳边似的。

    结果上来一看,就看见儿子柳生元和端坐在雷霆之下,万道雷鞭,不停的抽打着儿子,火花飞溅中,让她看不清儿子的身影!

    南田雅子自从上次,现场观看武魂决的时候,惊叫一声导致儿子回头分心,就再也不敢去现场观看儿子的比赛了——就算不能给儿子帮忙,也不能让儿子分心!

    可是现在,看到这个场面,南田雅子还是忍不住惊叫起来,不过,下一刻,她就把右手使劲的塞进嘴里,堵住了自己的嘴巴,但是眼泪,却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

    自己就下去匆匆洗了个澡,这短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儿子这是怎么了?会有生命危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