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 第一百七十章 蜕变
作者:小卒没过河的小说      更新:2018-02-24
    柳生元和走出闭关室的时候,外面正是星斗满天、一轮明月高悬。今天真是一个好天气。

    现在是半夜两点多,家人们还都在后面的别墅中安睡,不过,柳生元和现在可一点睡意都没有。

    他没惊动别人,自己独自走到庄园后面的草坪上。

    一个人站在黑夜的草坪上,仰头看着夜空中一轮明月和满天繁星,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涌上心头。

    虽然只是闭关了十个月,可是这不见天日的十个月,在柳生元和的感觉中简直像是过了一百年!

    这种时间错位感让他知道,自己的精神修养还远远不是完满无缺、无破绽。在以前看到的中,修行者一闭关动不动就山中无甲子,寒尽不知年,这等精神修养境界,柳生元和自问,自己还差的远呢。

    要不是未婚妻小林樱请了长假,在十个月里,每天都来给他送饭,他都不知道能不能坚持下来。

    人毕竟还是社会的动物,即使身体上没有问题,但是,长久的孤独也会摧毁一个人的意志。

    所以,虽然柳生元和这十个月其实没有吃过一口饭,但是他还是非常感激自己的小未婚妻。要不是她,柳生元和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完成这次实验修行。

    现在已经是新年了,东京的郊区本来就要比市区更寒冷一些,而冬天的夜晚里,天上的星星和明月,更让这种清冷有一种透人心魄的寒意。

    回头看看背后的小楼,几点灯光闪耀,前面数十米外是黑黝黝的树墙,视线看不到墙外面。

    虽然闭关室里有完善的通风换气系统,能保证密闭的房间内的空气每四十八小时内彻底更换一遍。可是,这种人工过滤的空气和室外的新鲜空气给人的感觉完不同,尤其对于柳生元和这么一个在室内连续呆了十个月的超级宅男来说。

    轻轻的、慢慢的、柳生元和开始吸气。清冷而新鲜的空气随着他的深深呼吸,从肺部、从皮肤、从身体的每一个部分流入体内,盘桓不去!

    这不是普通的呼吸,此刻,站在满天星斗之下,柳生元和身心同时向外部世界敞开,对整个天空和大地、对星空和明月、对世界和宇宙、从心底发出呼唤来吧,来吧,我准备好了!

    从三年前的那一天,柳生元和拜师长明道人以后,柳生元和就从模糊的追求长生不死,变成具体研究学习人类为什么总是会死?死亡和衰老的人体机制到底是什么?

    只有明白人类为什么会衰老死亡,才能谈得上如何避免衰老死亡,才能谈得上追求长生不死。不然,一切长生的愿望终究不过是空中楼阁,空谈而已。

    随着学习的深入,对人体运行机制和人体细胞的了解,柳生元和渐渐对长生有了自己的认识和想法。

    本来,刘长明老师想要在未来交给他的研究项目,是希望他在刘长明的几个研究成果基础上,进一步研究如何能够攻克癌症,打破人体细胞的海佛烈克极限。

    海佛烈克极限指的是人体细胞端粒telore有分裂次数极限。

    这个极限是1965年由海佛烈克eonardayflick提出的,指的是人类细胞在细胞培养皿中,在进入衰老期前一共可以分裂繁殖五十二次。细胞端粒会随每次细胞分裂而变得更短一些,而细胞端粒的缩短,代表着细胞“生命时钟“的寿命。

    通过世界各地科学家的研究发现,不只是人类,所有动物细胞都有其自身的海佛烈克极限,直接影响其寿命长短。

    这是因为随着每次自我复制,端粒会逐渐变短,进而产生染色体组成不稳定,最终使细胞凋亡。所以,正常细胞的端粒酶会随细胞寿命减少转录长度,因此细胞会“正常死亡“。

    然而有一种细胞不会这样,那就是癌细胞!癌细胞可以利用端粒酶elorase合成端粒,不同的癌细胞还有使用其他端粒延长机制避免端粒变短的。

    而这,也是癌细胞可以在人体中无限自我复制、扩散的原因。

    同时,癌细胞的这个特点也是在世界范围内,无数医学专家和生物学家对癌症如此感兴趣的原因。

    要知道,攻克癌症这一顽疾可并不仅仅代表着医疗技术的进步,可能还代表着人类长生的开始。长生可不是柳生元和一个人愿望,想长生的人多了去了,所以,这些攻关癌症机理的研究所,可是每年都能获得大笔的资金投入。

    但是,短短时日的学习,柳生元和的知识储备还远远不足以进行dna方面的前沿性研究他的先天一炁修为也就是勉强能在内视中看到细胞这个层次,看到细胞内部结构那是想都别想,更别说仔细分辨了。

    长明道人期待柳生元和将来有一天,能通过自我内视看到并进行研究的愿望还遥遥无期呢。

    于是,在自己还没能力展开对的研究情况下,柳生元和退而求其次,展开了人体营养供应系统的研究主要是血液循环系统。

    人体血液循环系统负责人体营养和氧气的运输工作。在柳生元和看来,这可是人体自我纯净的重要途径!

    柳生元和曾经试着辟谷过,虽然的确有那么一点效果,但是这辟谷总得有个时间限制,不然,就算是陆地神仙也得饿死啊。

    可是,无论在道家玄学研究和现代医学研究中,食物都是人类生存非常重要的一环,同时也是人类生病、衰老的重要原因!

    所谓病从口入,食物中可并不是都是营养,还包括不少杂质,甚至还有微量对人类有害的部分。

    大多数情况,人类的身体能够处理掉这些杂质和有害物质,可是,总有那么一点会积累下来,天长日久之下,积累的种种毒素,自然就对人体产生危害,所谓人吃五谷杂粮,自然有生老病死的原因就在这里。

    所以这些年,柳生元和才将自己的研究项目放在了血液过滤这个小项目里面,因为食物的营养最终还是通过血液才能供应身,如果能将血液中的营养成分净化,供应的都是有效营养,想必就能延长寿命了吧?

    带着这个想法,柳生元和的最终研究成果,就是这种营养液和与之配套的过滤处理机制了。

    既然血液是营养的载体,那还要消化系统干毛啊?直接将营养供应联通血管,直接供应身体不就完了?植物人不也是直接靠葡萄糖吊命的吗?

    这还多亏了长明老师在科学界的人脉,柳生元和才能找到研究人工子宫,做体外胎儿培养研究的一位师兄和研究克隆羊、克隆猴的一位师姐,学到这方面的专业知识。

    传统的辟谷,不过是喝水吃药,减少食物摄入,让身体能腾出手来处理体内的杂质。

    可那是古代没条件之下的办法,那时候即使再有钱,修行者也只能靠饿肚子,让人体自我调节,顶多研究出点药丸补充下人体必需的维生素,无他,技术达不到而已。

    柳生元和发现自己的研究成果居然在医学应用上效果很不错的时候,就突发奇想,将这玩意应用在赤旗军方特种人员培养上他可是赤旗教导团的成员!

    经过几次实验,果然对人体自我净化颇有奇效,十五名实验者中,禁止饮食,经过一周的纯营养液吊针,通过严格的身体检查,十五人身体均无营养不良情况,而且健康状态居然有不同程度的提升。

    实验的成功让柳生元和终于下定决心,在自己身上应用这个方法,要知道,他可不是这些教导团下面那些学生,所谓的兵王和暗劲大师可以比拟。

    如果说这些兵王还不过是被动的接受调制,那么,柳生元和完可以通过体内的自我控制,达到身净化的目的。

    实验室里那套处理营养液的小型流水线看着不起眼,其实却是一套尖端系统,要不是他身份特殊,想从赤旗将这套东西弄来几乎是不可能的。

    为什么他一定要回到自己的庄园闭关?那是因为他做的还远远不止如此,他的另外一个目的惊世骇俗,根本不能暴露在世人眼前。

    而在十个月以后的今天,柳生元和终于完成了自己的实验,前所未有,十个月时间的辟谷,让他在内视中,确认自己应该已经达到了通身无垢、纯净无暇的境界。

    佛门有一种传说,当修行者的身体内外无垢,那就是佛门所谓的琉璃身,与金刚不坏身代表着佛门修行的内家和外家两大成就

    道门同样有清净体的传说,封神演义中,哪吒的莲花化身就是这种传说的变相描述。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在身体达到最纯净的时刻,生命可以化作另外一种境界,不再沾染红尘泥垢,从此天高地远,自由自在。

    所谓云体风身就是指的这种清净体,传说中,修成清净体的道人可以身如白云常自在,意如流水任西东,由风和云组成的身体,可以御风而行,朝游北海而暮宿苍梧。

    换一个说法,修成清净体是成就先天的先决条件!

    当年,柳生元和第一次机缘巧合,感受到先天境界,就是因为身体不能满足先天境界的要求,所以才不得不跌落境界,重回平凡。

    当然,后来柳生元和通过这种进入先天的奇妙感受记忆,还弄出一个伪先天的状态出来。

    而今天,闭关十月的柳生元和已经准备好了。

    今天,就是柳生元和正式踏足先天的日子!

    起风了

    轻轻的微风在身边旋动,脚下的草坪上,每一株小草都朝柳生元和的方向微微弯曲。

    在柳生元和的脚下,被踩倒得小草又挺起了腰,他站在草尖上,身体似乎已经完失去了重量。

    在内视中,柳生元和的身上下都在大放光明,所有的细胞都像是天上繁星一般闪耀五脏六腑似乎微微变得小了一些,更凝实一些,隐隐泛出与其他部位不同的光彩。

    无穷无尽的风被柳生元和吸进了身体,在身体内流转、压缩、转化!

    每一个明亮的细胞似乎都在从这些风中吸收着什么,又似乎在发散着什么,这种由每一个细胞吸收的东西和发散出来的东西,给人的感觉并不相同,但是共同点就是都无法被观察,只能有一种隐隐的模糊感受。

    随着细胞的吞吐变化,一种奇特的能量在体内像潮水一般,无中生有的泛起,渐渐的浸染了这些体内的风和柳生元和的意志,像是粘合剂一般,将这些风和柳生元和的意志粘合、混合、融为一体!

    柳生元和原本以为自己完是无形无质,纯粹非物质性的意志,被不断吸入体内的风所浸染、充实、像气球被吹起来一般膨胀、膨胀、再膨胀,

    直到连自己的身体都容纳不下这些变得越来越庞大的意志,让它挤出体外。

    自由!

    在这一刻,柳生元和的感受是无比的自由,意志踏出身体的感觉,就好像是灵魂脱离了**,又好像是囚犯走出了监牢。

    这种变了质的意志不是先天一炁,它和先天一炁差不多轻灵,甚至更轻灵一些,在这种变了质的意志视角中,世界有了另外一幅面孔。

    世界很喧闹!空间中,无数肉眼看不见的波动和力场纵横往复,填满了周围的每一处空间,柳生元和似乎突然从宁静的庄园中来到了某个菜市场一般,无数嘈杂的信息让他根本无所适从。

    抱元守一,不为外物所动。

    体内的变化还在继续,源源不断的奇特能量不断的填充进柳生元和的意志中,让已经膨胀出体外的意志,更加膨胀扩大。

    最后,无限膨胀的意志终于像是第一次出去玩的哈士奇,朝无限远的地方扩散、稀释,渐渐淡去!

    说是失去联系也不完对,随着这种变质意志的无尽稀释,柳生元和能够隐隐感觉到一个更深层次的奇妙世界。

    现在,在柳生元和的眼中,世界远不只是红花绿叶、砖头树木这些物质性的东西。

    无穷无尽、频率和特性各不相同的波动充塞在天地之间,有的稳定、有的活泼跳变、还有的时有时无,更多的是杂乱无章,甚至还有许多更深层次,隐隐约约能够感受到,但是模糊不清的东西。

    想要看清楚,可柳生元和越努力,这些东西却模糊。而当他不再留意观察,却能更清楚一些的感到这些东西的存在。

    就像是用肉眼盯着看反而模糊,用眼角余光一撇反而清晰的感受一样,这种东西是如此奇妙,又是如此的若隐若现,像是惊鸿一瞥,你知道它的存在,却无法把握。

    柳生元和似乎感受到了什么,又似乎什么也没明白。

    没有狂风呼啸、没有飞沙走石、也没有雷电交加。柳生元和身投入的享受着这种奇妙的感觉。通过奇妙的意志外溢,每一个细胞都在观察着这个世界,每个细胞都活了过来,除了自己身体里提供的营养供应以外,细胞们还从外界吸收着某种无以名之的东西,并缓缓做出适应性改变。

    不知不觉中,柳生元和的生命正在进行一次彻底蜕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