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 第一百六十二章 五脏六腑,沟通滋养
作者:小卒没过河的小说      更新:2018-02-19
    ♂? ,,

    到了早上三点多的时候,柳生元和终于打通了身上下除了头部以外的所有经脉,长出了一口气。

    即使对柳生元和这等境界的武道大师来说,打通经脉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

    用剑气在身体中小心穿刺,一点一点开拓经脉,一不小心就扎到血肉上了,毕竟他在血肉,即使依靠内视,也根本看不见经脉这种东西,只能依靠经脉图上提供的大概位置前进。

    至于具体前进的方向,完要靠剑气穿刺的感觉——涩痛的感觉就是经脉部位,可以小心的钻刺过去;而刺痛的感觉就多半是剑气扎到血肉上了,得赶紧换个角度,顺便运转内劲,帮助受创的血肉愈合。

    而且柳生元和不但要用剑气,化为无形的刺针打通经脉,在打通以后,还得立刻调用剑气对这些新打通的经脉进行加固支撑,形成中空的管道,把新打通的经脉固定下来,不然这些经脉又会缓缓合拢,这简直就像是挖隧道一样麻烦;

    不仅如此,在已经被剑气加固的经脉外侧,受到挤压的血肉还要用内劲维护滋养,恢复一些在打通经脉时,被剑气不小心挤压、割伤的细微伤口。

    也就是柳生元和现在身体恢复力惊人,尤其在内劲聚集的地方,这种恢复力更是成倍提高,他才能一边打通经脉、一边恢复这些细微的伤口,不影响打通经脉的工作,要不是这样惊人的恢复力,他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在几个小时内,完成打通身经脉的壮举。

    虽然柳生元和自己觉得打通身经脉已经是麻烦重重,颇为艰难;可是,要是他对别人说,自己用了一晚上打通了身经脉,压根就没人会信。

    ————————————

    当十二正经最终部贯通,五脏六腑互相勾连的那一刻,一种奇妙的感觉涌上心头——似乎有什么东西,非常熟悉的东西,苏醒过来了。

    这是一种来自人类婴幼儿时代的感觉,随着每个人年龄的增长,这种能力渐渐离开了我们,而我们还美其名曰‘长大了!’

    在人类的婴儿时代,天生百脉具通,五脏六腑自然而然相互滋养,互相帮助着,提供彼此成长的资粮。

    这里说的百脉具通并不是指婴儿是什么武道高手,天生奇才;而是说,在婴儿时代,人的五脏六腑和大脑尚未完长成,互相之间除了通过血液提供营养外,还有精气的交换交流,而这种精气交流的渠道,就是十二正经。

    十二正经沟通五脏六腑,每一根经脉都对应一处内脏!

    这里有人会说,明明是十二正经,怎么会对应五脏六腑?五脏六腑加起来才只有十一个内脏。

    但是实际上,心为五脏之首,同时对应了两条经脉,心脏对应的经脉除了手少阴心经之外,还有一条手厥阴心包经,也就是说,心包作为心脏的一部分,独立对应一条经脉。

    至于五脏六腑之间,互相滋养的精气到底是什么?无论是中医还是武道界都有很多解释,所谓炼精化气,就是指从这种五脏之间,互相沟通的能量中提取出来的东西。

    也正因为如此,真气才能用来无伤的打通经脉,因为真气本身就是沿着这些渠道流动的。倒是柳生元和的剑气,是一种专业不对口的能量。

    只不过,剑气专业不对口归不对口,可是,这玩意杀伤力强啊,破开经脉的效率当然比真气强多了,只不过产生误伤的机会也大多了。

    对柳生元和来说,他以为当自己打通了十二正经,自然就可以大大的拓展金缕衣体系,将剑气网络连通十二正经,以十二正经为骨架,搭建出一个新的剑气运行体系。

    刚才手太阳大肠经打通的时候,不就是剑气开始在手太阳大肠经中运行了?

    结果完和他想的不一样。

    十二正经倒是打通了,剑气管道也搭建并加固了,可是,在这个被剑气加了料的,剑气管道版十二正经中,运行的根本就不是剑气。

    当然,如果了柳生元和刻意催运调度,剑气倒是也可以走这些通道,但是只要他没有特意运转剑气,在这十二正经中,缓缓周流的就是另外一种奇妙东西。

    这种东西其实并没有什么杀伤力,而且也不是一成不变,它每穿过人体的一个器官,就是给这些器官带去一些东西、同时从器官中带走一些东西,朝下一个器官送去。

    只不过变来变去,这些基本的载体并不产生变化,因而还可以将之归类为同一种能量。

    它提供了五脏六腑一个独立于血液系统的营养交换渠道,也许在婴儿时期,我们这些渠道都是敞开的,但是,随着我们细胞功能的进一步分化,随着五脏六腑功能的独立强化,这条沟通渠道渐渐堵塞。

    当然,这种堵塞不是说十二正经就不通了。就像我们感冒的时候,鼻子略有不通气,也照样不会因为窒息而死一样,反正在十二正经中,这些能量流动是如此缓慢,假如不打通经脉,这些能量也会在血肉中,缓慢渗透流转。

    但是,今天的柳生元和重新打通了这些渠道,就像是感冒病人突然呼吸顺畅,大脑为之一清一样;十二正经的打通,同样让五脏六腑一下子清新活跃了起来。

    五脏六腑本身就应该是互补互助的,五脏六腑联合组成人体的生命核心,它们与其说是相互独立的器官,还不如说本来就是一体的生命,只不过因为生命成长的缘故,被分化出来,进行专业化分工而已。

    也许,生命的进化也正是细胞分工合作的过程,就像现代社会分工远比以前的时代更精细,高级的生命中,细胞的分工也要比低级的生命细胞分工要明确?

    一个很简单的例子,草履虫的细胞功能就明显比人类的细胞功能要面的多。草履虫身上下就一个细胞,不但能进食、消化、移动、呼吸,连生殖能力都有,不知道要比人类细胞能多少了。

    那么,这种高级生命细胞的分工,到底是一种进化,还是一种退化?和自己的长生是否有关呢?

    ————————————

    打通了十二正经,代表着柳生元和恢复了五脏六腑互相滋养的能力。

    也许有人说大脑才是人体的生命核心,但是对不起,大脑还真不是人体的生命核心。

    大脑本身是人体升华出来的高效信息处理器官,这个器官的确非常非常重要。

    但是,人体的生命核心却绝对不是大脑,这里有一个现成的例子——这间医院里躺着的松下先生。

    他的大脑进入紊乱状态,压根不能正常工作,可是他还能作为一个植物人活着,而且植物人保养得当的话,再活个十年八年也不稀奇;可是无论是五脏六腑任何一个器官不能正常工作,谁能再活十年八年?

    打通了十二正经以后,在柳生元和内视中,自己的内脏隐隐约约显示出一种半透明质地出来。

    尤其是肺部,柳生元和原本可以看清楚肺部外壁,也可以看清楚肺部内壁,但是,唯独看不清楚肺壁里面是什么结构。

    可是现在,随着十二正经的打通,肺壁结构在内视中已经清晰可见——那是无以计数的,大约0.2毫米直径的小气泡,附着在肺部气管上,构成的整个肺壁。

    不过,柳生元和的内视极限也就到这里了,至于这些小气泡里面的结构,他是看不到了。

    即使如此,肺部也是柳生元和唯一能看清内部结构的内脏了。不过就算这样,对柳生元和来说,这也是一个从无到有的进步。

    通过十二正经的渠道,柳生元和已经可以将先天一炁(也就是他自己命名的内劲)通过这些通道渗入内脏之中,要知道先天一炁可是有帮助内视作用的。

    也许,自己能够内视内脏的那一天已经不远了。

    柳生元和下了床站立起来,却尴尬的发现,由于他在打通十二正经的过程中,对身体有些破坏,一些被误伤的细胞,沿着经脉通道渐渐渗出体表;

    外加上内脏之间被重新打通了互相滋养的通道,这也加快了内脏的新陈代谢,有一些内脏中的渣滓和代谢产物被顺着毛孔排泄出来,弄的身上下都有些腥臭。

    看看时间,现在还只是凌晨四点,柳生元和赶紧去浴室洗了个澡,衣服也顺便洗了一遍,不过估计到早上十点,这些衣服也干不了。

    柳生元和过来的时候孓然一身,随身除一柄长剑,根本没带换洗衣物。

    本来他是打算报完名,就直接去中野大茂给他买好的房子里去安顿下来,为了以一个普通学生身份不受打扰的加入大学生活,还特意吩咐中野大茂不要来接自己。

    可谁能想到自己竟然半路被方老截到这里来给人看病?

    不过,今天的收获是如此丰盛,别说只不过是缺少点换洗衣物了,就算是再和那位半神殿下拼一次命,他都愿意啊!

    ————————————

    转眼间到了上午十点钟,清晨时柳生元和晾晒的衣服还没干,不过对勤务兵一句吩咐,自然有人找了一套合适大小的新运动服过来,倒也没让柳生元和穿着湿衣服参加会诊治疗。

    原本柳生元和对这位松下先生的病情其实也没多少看重,死道友又不是死贫道,自己只要来了、出了力,没有特意拖后腿,就算是对得起岳父,对得起国家了。

    可是,拿了刘老道长提供的那份资料,经过这一晚的修行,柳生元和顿时改变了主意——拿人手短、吃人嘴软啊!即使柳生元和也不能免俗。

    另外,大脑的奥秘实在太深奥,柳生元和拿到的这份资料,除了描述大脑阴络的《太玄灵飞经》以外,还有一部分内容。

    这部分内容虽然只是简单的介绍了各种脑细胞特点、大脑思考过程原理以及植物人的病理简介,就已经让柳生元和大开眼界。

    这种专业知识也不是一般医生能看到的内容,这份资料里主要就是桥脑,中脑和间脑后部中央部位的一些核团的工作机理和分布方式,至于其他部分只是稍微介绍了一下而已。

    别说柳生元和只不过是一个初中生,就算加上上一世张明的知识,他对大脑也完是个门外汉。

    这份东西还仅仅描述了大脑微不足道的一小块区域结构(就是松下明智出问题的那一小块区域),而且为了让柳生元和也能看得懂,特意用深入浅出的语言描述,这种描述虽然容易理解,可也只能定型描述一下,要说严谨性那是谈不上了。

    重点是相关区域的解剖图,也没人指望柳生元和一天时间,就能从这份资料上学成脑科专家。

    真要是描述完整的大脑工作机理,就断然不是这么一小份资料所能涵盖了。

    对柳生元和来说,大脑作为人的思考中枢、六阳魁首,无论任何一种修行方式,到了最后都绝对绕不过大脑去。

    现在难得有这样一个机会,可以合理合法的对别人的大脑动手动脚,还是在世界顶级的一批专家指导下,尤其是刘老道长的言传身教,这种机会,对柳生元和来说,也是罕见而珍贵的。

    回想起自己给大岛慧突破剑圣的方法建议,再看看自己手头这份资料。

    柳生元和只能感叹,自己没知识不要紧,可没知识还瞎扯淡,就害人不浅了,也不知道大岛慧老师现在突破的到底怎么样了。

    唯一能让柳生元和心里略微有点安慰的就是,大岛慧老师原本的武魂冲击大脑计划,那简直就是猪突式冲锋,自己出的主意现在看起来虽然是个馊主意,但是好歹比大岛慧原来的方法强。

    自己那个馊主意对大岛慧老师多少还是有些帮助的——额,也许吧!

    现在的松下明智已经不是躺在蓝色水槽中了,而是被固定在一个直立式长筒套子中,保持身体直立。

    人体在直立状态下,大脑的血压会比卧躺在床姿势稍微有些降低,别小看这一点血压差别,如果大脑出血需要急救,那就是生与死的分界。

    “小友,麻烦先出手,用先天一炁护住他的脑部。”

    “明白,刘师放心。”假如昨天之前,柳生元和没有半点办法将先天一炁透入他人脑部,但是经过一晚上的打通经脉,柳生元和可也不算完的外行了。

    柳生元和将先天一炁化作丝线,不疾不徐的沿着六条阴络探入松下明智的大脑中。

    这位植物人老兄的经脉自然是不通的,不过先天一炁本身就清而又清,要不是大脑这种精密部位,甚至可以随意横行,但是在大脑中,正因为其他地方相对精密,却也等于标出了六条阴络的具体位置。

    只要按照这六条路线,柳生元和就能将先天一炁探入其中,并将病区环绕包围。

    “刘老,晚辈已经准备好了,您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