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 第一百五十章 余波
作者:小卒没过河的小说      更新:2018-02-01
    “爸爸,看个电影你们至于这样嘛?一惊一乍的,不过倒也真演的‘挺’好的,没想到柳生元和这小子这么厉害,小樱还说要保密,连我都不肯说,这下可被我知道了吧!”明山佳‘花’也一屁股坐在沙发,开始看了起来。。:..co 。不得不说,这部电影的确拍的‘挺’有真实感,日本电影中特技能做到这个地步的,还真的非常少见。更何况,连日本天皇的扮演者,都和真正的天皇很像,演技没有一点做作的感觉,要知道,在日本电影中很少会有天皇的角‘色’,尤其是当代天皇的角‘色’。在东方文化中,为尊者讳是一件非常普遍的事情。而英国‘女’王和公主的扮演者也非常非常厉害,那种高贵的气质和悲伤的表情实在太真实了。柳生元和居然能在这么厉害的一群演员中,担任了主演之一,这可真是人不可貌相,前一段时间,自己还觉得他人呆呆的呢,可真是看不出来啊!“傻‘女’儿,这可不是电影。”看到直播的最后,明山大师也算放下了一半的心,至少知道自己铸造的刀,是被一种叫‘斩钢剑’的奇迹般异能所斩断,而不是刀本身的质量问题。虽然这也是一个不利的消息,但至少自己还可以有点解释的余地。比起由于刀的质量问题,使得自己国家的最强剑士,在武魂决决赛赛场上,连武器都没了,现在这个结果已经是可以接受了。现在明山大师最庆幸的事情就是,当初为柳生元和打造了不止一柄长刀。这场比赛中,柳生元和使用的第二柄长刀也是由他亲手铸造,而这第二柄长刀可没折断,一直坚持到了最后,甚至柳生元和还使用这柄长刀击伤了那位恐怖的英国公主,这多少保住了一点自己的面子。不然,今天这个事,对明山大师来说,就是一个怎么也说不清楚的黑锅。“咦,对了,佳‘花’,你不是和柳生大师是同学吗?你们关系怎么样?”明山大师想到这里,突然盯着自己的小‘女’儿,问道。“啊,不是电影?难道这是电视?这么厉害的特技处理要‘花’好多钱吧?电视剧也肯‘花’这么大的成本吗?”明山佳‘花’先是为这么‘精’美的视频画面,居然不是电影而大吃一惊,然后才反应过来,父亲在问自己问题。“我和柳生元和的未婚妻小林樱可是最好的朋友!小林樱就是我们原来的班长,就因为成为柳生元和的未婚妻,才丢了班长的职务。我能当上班长,还多亏了小樱的推荐呢!还有,小樱还是我竞选学生会执行委员的竞选伙伴。对了,那次竞选还多亏了柳生元和,就是他叫来一千多人过来给我助威,结果吓得学校把我们那次竞选演讲都临时取消了,不过还好,大家看到有这么多人来给我捧场,到最后还是让我当了执行委员。”“什么?那么你和柳生大师的关系也很好了?”明山大师倒是听‘女’儿说起过自己竞选演讲的事。不过他当时可没在意,只当做是‘女’儿吹牛——你一个初二的小屁孩,竞选个学生会执行委员,就能有一千人,还包括外校的学生专‘门’跑来听你扯淡?这牛皮也吹的太大了,你们那个康元中学里整个学校有没有两千人都不知道呢!不过现在的重点不是小‘女’儿的竞选演讲来了多少人,而是小‘女’儿和这位柳生剑圣关系好!这才是最重要的!如果能够请动这位日本五百年来唯一的剑圣,替自己解释一下赛场断刀的原因,顺便说句好话什么的,那自己的事业更上层楼不是梦啊!就连坏事都能变好事。当然,如果能把那柄曾经刺穿半神的长刀,留给自己作为镇店之宝就更好了,至于柳生大师如果需要长刀,那自己完全可以再打造十把八把更好的剑给他,只要不惜工本,削铁如泥都没问题。事实上,只要用柳生元和带上武魂决的两把长刀,同一等级的高标号金属,打造出削铁如泥的宝剑真不算难,其实所谓宝刀宝剑,也就是一个刀刃硬度和刀身强度的平衡‘性’问题罢了。要知道这位‘女’儿的同班同学,现在可是日本五百年来的第一剑圣!别说正式讲话,就是放个屁,在日本剑道界里,都得起一阵风!自己的孩子居然有这样的朋友,这样的友谊可得好好维护维护。“等我见到小樱,一定要问问她有没有拍电影的路子,我也很想试试拍电影啊!”明山佳‘花’看着电视上拿下面具,手捧奖杯的柳生元和,羡慕的说。明山大师:“都和你说了这不是电影,这是现场直播!”“啊?拍摄现场的直播吗?那这个电影什么时候上映啊,我一定要叫同学们都来看看,这可是我们班同学演得电影啊!”明山佳‘花’的两个哥哥:“——————”——————————————“叔父,您叫我来干什么?”“中岩,你也快十六岁了,你这个岁数如果放在古代,都已经可以算是成年人,你应该有自己的判断能力了。”坐在办公桌后面的大山铁石,将面前显示器上的画面暂停下来,抬头瞪了一眼走进办公室的侄子,先就是开口一顿训斥。大山家的主业是一家体育用品公司,专营各种体育器械,以坚固耐用而自豪,大山牌体育用品也许不是最好的,但一定是最结实的。至于副业,就是大山流空手道了,而大山铁石,就是主持大山流空手道的宗主。大山中岩自幼喜欢空手道,那么大山家在不影响学习成绩的情况下,也愿意支持他学习空手道。可是最近,大山中岩常常带着几个看起来就是不良少年的小子,跑到道场来练习空手道。通过调查,这几个不良少年倒也是各有来历,也能算是好人家的孩子。可是既然是好人家的孩子,还不求上进,甚至‘混’成了不良少年,那么大山铁石自然要敲打一下自己的侄子,免得他被这些不良少年给带坏了,这可就对不起把侄子托付给自己的哥哥了。“你站过来!”大山铁石将老板椅转过九十度,对着站到他办公桌边上的侄子训斥道:“你现在‘交’的都是些什么朋友?一个个像不良少年似的,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句话什么意思不用我跟你解释了吧?作为大山家的继承人,你的未来不仅是关系到你自己,还关系到我们大山家的未来!整天师兄师弟的,谁是你师父?你要学空手道,还用到外面去拜师父?”大山铁石不满的训斥。自己家里明明是就开空手道场馆的,要学空手道,家里的道馆能当他师父的人多了去了,何必跑到外面去拜师?更别说还多了这么几个不三不四的师兄弟。当然,自己这个侄子在空手道上面的确有些天分,可这点天分还不足以让他肆意妄为。“额,叔父,我真的拜了一个师父,那几个真的是我的师弟。”大山铁石一向威严刚硬,他生气起来,大山中岩还真有点害怕。不过幸好,现在自己那个学弟师父也算有些身份,青木馆也是东京著名的剑道场馆。在青木馆当师范,这个身份,无论在武道界的什么领域,都可以拿得出手。所以现在,大山中岩可以理直气壮的把柳生元和推出来,当做挡箭牌,抵挡叔父的责难。“你师父是谁,说来我听听,看我认不认识!”大山中岩正想说您老不会认识他,他是青木馆的师范,不是练空手道的。却突然发现,叔父的电脑屏幕上,正是一张柳生元和从天皇手中接过奖杯的定格画面。大山中岩‘揉’了‘揉’眼睛凑近仔细看了看,肯定没错,这就是柳生元和,连面具都摘下来了嘛,虽然他出现在叔父电脑上有点奇怪,可是人总是没错的。“额,叔父,我拜的师父就是他。”大山中岩用手指了指电脑屏幕。“哪一个?你师父在这里面?”“嗯,就是拿着那个小金人的那个。”大山铁石看了看电脑屏幕,又看了看自己的侄子,又看了看电脑屏幕,再看了看自己的侄子。“中岩,你确定没看错?”大山铁石的声音顿时柔和了不止一个音阶。“肯定没错,上星期我还去师父——他叫柳生元和——的新家,他现在都有一个庄园了!据说还是他自己挣来的,根本不是从长辈那里继承来的!”大山中岩再凑近仔细看了看,肯定的说。“咳咳咳,中岩啊!你为人弟子,一定要尊师重道,以后不许直呼师父的名字,要对师父保持尊重,知道吗?什么他、他的,以后不许这么称呼,就算在不在师父面前,也要保持对师父的尊敬!”大山铁石看这段视频,已经从头到尾看了七八遍,对于这等犹如鬼神之战的劲烈决斗,各种感叹就不说了,本来他倒是想到现场去看武魂决决赛的,可是,今年武魂决的决赛票价,简直上了天!大山铁石虽然也算是有钱人,可也没有达到承担如此高昂票价的地步,所以他也只能在办公室里看网络直播了。今天又看了一遍,正好看的有点累了,于是把侄子叫过来训一顿调节下心情,没想到竟然得到这么个消息,实在让他有些转不过弯来。不过,转不过弯也要转,不过,由于语气转弯速度太快,侄子看着自己的眼神都带着一种——叔叔你的人设有点崩了啊!是不是需要去医院看看的味道。——————————在一家相当简陋的小型餐厅,卡瓦*鲁伊斯和两位身强力壮的白人男子刚刚坐下,还没来的说话,包间的‘门’就被推开了。“卡瓦‘女’士,由于您从事与您身份不符的活动,您被日本政fu宣布为不受欢迎的人,请您在二十四小时内离开日本,否则,我们将以恐怖分子的名义逮捕您。”“桑德拉先生和弗兰切斯卡先生,你们二位请跟我走吧!千万不要有令人误会的动作,否则你们二位将作为恐怖分子被当场击毙。”“至于这个危险的箱子,还是由我来替三位保管比较安全。”——————————“长谷川君,柳生君的事情处理好了吗?”“已经处理好了,天皇陛下,请您放心,卡瓦*鲁伊斯从此以后,都会被国安局列为重点监控对象,柳生君的安保级别按照大臣级别进行安排,只要在日本本土,绝对不会有任何安全上的问题。”“嗯,辛苦你了,这一次都赛事能取得如此成绩,和你的努力是分不开的。不过,听明瑞说,你想脱离国安部‘门’,作为独立参选者,参与明年的竞选?”“嗨,请天皇陛下成全。”“你到底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呢?”“现在的日本,已经没有前途可言了。作为一个国家,如果走资本主义的道路,对日本来说,短期内也许还能顺利发展,但从长远来看,我们国家根本无法同欧洲与美洲进行竞争。”“哦,长谷川君,你应该知道,作为王室,我已经发布的永不干政的诏书,你难道是要我收回发出的诏书吗?”“小人不敢!天皇陛下,您不干政是正确的,放眼现代的世界,任何一个独裁者,都不能带领国家走上繁荣富强的道路,这与独裁者的能力无关,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独裁者如果想要保持自己的独裁地位,他的‘精’力会过多放在如何平衡权利,维护独裁地位上面。”“凡是不这样做的独裁者都被推翻了,但凡是这样做的独裁者,也扼杀了人才的发展前途,导致国家的衰退。因此,恕我直言,即使以天皇您的英明和威望,假如不曾发布永不干政诏书,也一定会被日本民众推翻的。”“哦,长谷川君,既然你都明白,为何还要我支持你呢?”“天皇陛下,因为我要走的路,和您要走的路,是同一条!”“我可没有什么要走的路,不过,长谷川君,你倒是可以把你想走的路说来听听。”“嗨!天皇陛下,我希望推动日本走上——人之道!放眼现代的世界,所有文明国家的启‘蒙’思想,其实都来自于欧洲的文艺复兴,文艺复兴使人们从愚昧的中世纪挣脱出来,重新确定了一个‘以人为本’的发展主题。”“日本在地理位置上,绝对称不上好!而环视周围,天朝赤旗当政,他们正在走一条‘以人为本’的道路,虽然他们也有科技发展和市场竞争,但是政策的基本盘一直都是围绕教育、科技和‘交’通来发展。到了现在,尤其今年年初,赤旗发布教师列入公务员编制,更是大大提高了教师的社会地位,在这等重视教育的政策下,原本在世界上算是比较落后的赤旗,已经重新焕发出天朝的气势与活力,假以百年计,天朝必然重新登临世界之巅,环球之大,都难与抗手。”“而放眼西方发达国家,已经渐渐‘露’出老大帝国之‘色’,他们渐渐从人之道变为利之道,甚至连立国之本的教育资源分配都开始两极分化,居然还说什么快乐教育这种谎言!可以说,印度的‘精’英化教育,其实是就西方发达国家的未来,只不过西方发达国家目前还有科技领先优势,可以盘剥我等发展中国家而已。”“我们日本,限于地理位置贫弱,唯一优势就是人口众多,且人口素质相对较高,这就是我们日本的立国之基,我们既没有资源发展大规模工业,也没有多少农业用地,那么,我们只能大力发展教育和科研,力求以教育立国,科研立国。”“在我看来,在当今世界,假如不发生大规模战争的话,那么,科研级别的人才数量就代表着一国实力,随着自动化和人工智能的发展,科研级别以下的人才,都将要被淘汰,只是时间早晚问题。而科研级别的人才,却是要从教育中培养出来的,”“所以,当此世界发展方式‘交’替之时,唯有赤旗在教育和科研方面已经占了一招先手,而我们日本如不急起直追,悔之晚矣!就算我们是亚共体的成员过,我也希望我们日本在这个同盟中,能成为第二位的国家。”“天皇陛下,您看,这是我这些年搜集的人工智能发展趋势图和大规模工业4.0的无人工程范例,天皇陛下,时不我待啊!错过这一步,日本无论如何,都追不上了,会被世界所淘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