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 第一百三十八章 自己的家
作者:小卒没过河的小说      更新:2018-01-31
    风度翩翩的中野大茂带着柳生一家将别墅里的各个房间的主要功能介绍完毕以后,大家分头进入自己感兴趣的房间仔细参观游玩,小林樱当然是和柳生元和一起,而弟弟柳生明光在‘女’仆带领下,一路奔向自己的活动室。.最快更新访问:.. 。而柳生和岛夫‘妇’则朝着自己预定的房间走去。“真像是做梦一样,元和他转眼间都有自己的庄园了!”妈妈南田雅子看着窗户外面大片草地、‘花’园和跑道,感叹的说。南田雅子出生在一个家境比较富裕的书香‘门’第,父亲是大学教授,母亲是音乐学院的教师,自己又是东京‘女’子大学毕业,论起出身和审美眼光来,可要比父母双亡的柳生和岛强了不少。即使如此,南田雅子也从未想过,长子居然这么小的年纪,就有了自己的庄园,这可是正儿八经的庄园呢,虽然论起实际价值来说,倒也不见得比丈夫在东京中心区域买的那所公寓贵到哪里去,不过从卧室窗户看出去,庄园自带一眼望不到边的绿地‘花’园(外边有一圈树木,把围墙遮住了),从庄园风景的视觉效果来看,可是要超过家里那间豪华公寓许多倍了。“是啊!想当初你还记得吗?那天早上,元和一大早傻乎乎的拿着一把木刀,在健身房里摆姿势的样子?”柳生和岛想起当初看着柳生元和站在健身室里,摆出一副剑道大师的架子,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当时他和妻子还以为长子中二病发作了,和妻子两人在厨房里偷偷笑了好久。“后来元和还说他的剑道有了决定‘性’的突破,想要请几天假巩固一下,你还不让他请假呢。”南田雅子笑着回忆。当时丈夫还说,要儿子努力学习,不要因为剑道把功课落下了,丈夫还准备去向练习剑道的朋友打听一下,周围哪里有有名的剑道馆,满足儿子的兴趣,送他去正式的剑道馆学习剑道呢!“哈哈,当时我还怀疑元和他练习剑道,把人都练傻了!”柳生和岛哈哈大笑,回忆起那些,仅仅是几个月前的事,对照着眼前的庄园美景,简直就像做梦一样。他还记得,当时儿子有那么几天,整个人都痴痴呆呆的,就好像失了魂似的,走路的时候,眼睛都没有焦距,每天不是嗯嗯啊啊,就是沉默不语。问他什么话,十句中顶多回答一句,让他和妻子好生担心,要不是看在儿子还能正常吃饭上学的份上,他都想把儿子送去‘精’神病院检查身体了。结果呢,从那时起到现在,才过了多长时间?元和他居然已经在剑道界有头有脸,现在更是连庄园都有了——居然还是人家白送的!他老子我辛苦了半辈子,在社会商界苦苦挣扎,不知给人陪过多少笑脸,当过多少次孙子,虽然自己已经是一间公司的社长了,但是一直到现在,连家里那套房子的贷款还没还清呢!结果,一转眼儿子连庄园都有了?天晓得,除了练剑,儿子啥都没干啊!这些东西就自己送上‘门’来了。柳生和岛一直觉得,像自己这样八面玲珑,擅长‘交’往,能抓住一切机会向上爬的人,才是当代日本的‘精’英。而那些只会死读书,埋头苦干、不知道抬头看社会的人,即使再聪明,也只不过能当一个研究人员而已,这样的人永远不能当上管理者,当上人上人。可是大儿子居然就靠着埋头练剑,短短数月,就挣下了这么大一份家业。尤其让自己这个老爹都有些羡慕的是,连儿媳‘妇’都是自己找上‘门’来的!当年自己追求雅子的时候,不说像西天取经那样克服了九九八十一难吧?从恋爱到结婚,五六十个难关总是有的,最后还是雅子离家出走和自己‘私’奔,两人才最终走到一起。而元和他倒好,稀里糊涂就有未婚妻送上‘门’来!大儿子元和在那段时间里,除了整天捧着木刀练剑,完全不问外事,连自己多了一个未婚妻,看上去都是懵懵懂懂,一副‘这是怎么回事?’的意外表情。柳生和岛这个当爹的,不是看不出来小林樱这个儿媳‘妇’来的蹊跷,作为从销售员白手起家的公司社长,他大风大‘浪’经过多少?别说小林樱这么个小‘女’孩,就算是职业骗子他都见过不少。只不过在当时,一来他真的担心自己儿子就这么呆傻下去了,如果未来儿子的‘精’神状态不能好转的话,将来能不能找到合意的妻子都很成问题呢!既然有一个儿子的同班同学,知根知底的小‘女’孩哭着喊着要给儿子当妻子,那自己作为当爹的,当然是大力支持兼老怀大慰了。何况小林樱这个‘女’孩,看上去就知道对自己儿子异常‘迷’恋,这等送上‘门’的好事,作为老爹的柳生和岛当然要赶紧敲定下来。二来,后来才知道,小林樱居然是自己失散多年的儿时好友小林熊光的‘女’儿,这更不能亏待了她,那时他都已经和妻子商量好了,以后就把小林樱当做自己‘女’儿养。元和当时看起来样子已经逐渐好转,如果将来儿子能恢复正常,就让他们两人正式结婚。如果大儿子以后真的难以恢复,有个三长两短,那么,小林樱就是他们夫‘妇’的亲生‘女’儿。“我说和岛,你说我是不是带着元和回娘家去看看?”南田雅子靠在柳生和岛的怀里,突然说道。“嘿嘿,雅子,你是不是还咽不下这口气啊!其实他们当年也不算说错,当年你是‘女’子大学的学生,名‘门’淑‘女’,而我只是一个小小的推销员,他们看不上我也是理所应当。”说到这里,柳生和岛感‘激’的低头亲‘吻’妻子的发梢。当时自己高中毕业辍学,成为一介小小推销员,在日本可以说是白领中的最底层职员了,自己除了一张能说会道的嘴巴和一张还算看得过去的脸,根本就让人看不到任何长处,雅子他们家自然看不上自己。而自己的妻子南田雅子,却是专‘门’培养淑‘女’的东京都‘女’子大学的学生,这样的‘女’孩根本不是当时的自己能配得上的。可是就是因为一次英雄救美的巧遇,妻子就认定了自己是可以托付一生的良人,不顾家人的反对,偷偷跑出来和自己登记结婚了,十几年来,哪怕是最困难的时候,也从未想过离开自己,回到那个家。这十几年来的风风雨雨,妻子陪着自己一路走过,在自己事业最低‘潮’的时候,一家三口(当时还没有二儿子明光)挤在一间不超过十平方米的小屋中,每天算计着超市里剩菜打折的时间,生怕错过了时间就买不到了。妻子本来白嫩修长的小手,就是在那些年‘操’劳家务,变得粗糙而有力的。在那段时间,柳生和岛天天对自己说,就算是自己干到死,也要让家人过上好日子!终于,现在自己的事业算是发达起来了,虽然还不能说是进入日本的上流社会,但是怎么说也算是处于日本社会中层的顶端人士,就算是自己的岳父大人南田夜,大学教授的社会地位,也不过是与自己的社会地位相若而已。不过说起来,大儿子柳生元和的社会地位,似乎比自己这个老爹还要高啊!前一段时间,通过一个朋友找到这位赋闲在家的中野大茂先生,请他出山,为自己儿子的庄园出任管家一职,结果人家中野大茂先生虽然失业在家,但是话里话外还有些看不上自己,当然中野先生没那么直白的说出来,不过谁听人说话还听不出一个潜台词?“柳生先生,谢谢您的错爱,我需要仔细考虑一下。不过,请问,除了这些待遇之外,您家的宗谱能让我看看吗?”看看人家说的这话,压根就是嫌自己家不是天上人,没有贵族血统的意思。结果当中野大茂听说,不是给自己当管家,而是给自己才十四岁的儿子,已经是‘国家一级津贴’的获得者柳生元和担任管家一职,二话不说就答应来当这个管家了。当时柳生和岛的心里就有点吃味,自己这么大一个社长,竟然还没自己十四岁的儿子有面子!“雅子,现在我们已经算是熬出头来了,肯定是要回家看看的。不过,我觉得这件事不要‘操’之过急,我们先留意一下你家里现在的情况。他们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我们先帮一下,不要急着直接上‘门’去。不然,似乎总有些示威的意思在里面,他们到底是你父母妹妹。”“当年的事情,我们也有些过错,虽然‘私’奔是迫不得已,但到底是让你父母丢了脸。所以这件事我们要慢慢来,尤其是咱们儿子元和,现在他才十四岁,以后他肯定会越来越厉害的。最好等元和获得武魂杯,被天皇接见过以后,我们再带着两个外孙去给他们上‘门’贺岁,一定可以让爸爸妈妈原谅我们。爸爸妈妈年纪还不算很大,这么多年都等下来了,再等个一两个月肯定没问题。到时候我们把爸爸妈妈接到元和这里住几天,看到外孙这么有出息,他们一定会很原谅我们的。”柳生和岛搂住妻子的肩膀,向妻子描述将来自己夫妻二人是如何身披五彩霞光,走进妻子娘家的种种画面,逗得南田雅子笑个不停。他要是没这点口才,当年就算是英雄救了美,也不可能抱得美人归啊!————————————柳生元和与小未婚妻小林樱一起,走进自己的房间。虽说柳生和岛夫‘妇’规定,他们两人在还没有正式举行婚礼之前,不能同居在一间房间里,但是这间主人房,却是按照两人同住的布局来装修设计的。在整栋别墅中,主人房间也只有五间,这里说的房间可不仅仅单单一间屋子,而是包括一整套客厅、卧室、书房、盥洗室,甚至还包括小型活动室和太阳间在内的大型套间,装修的甚至比柳生元和他们在市区家的房间还讲究。而这一间留给柳生元和的主人房,更是整栋别墅中,面积最大、采光最充分的一间。柳生元和根本不知道这些事,他对于这座庄园的主要关注点只有两个,一个是按照他的意思修建的隔音闭关室;另外一个就是室外的剑道修行场所了。自动体验过天人合一的感觉,柳生元和对于有一个‘露’天的修行场所,一下子就上了心,正好这座庄园缺什么也不缺地方,他才特意要求装修施工人员给他‘弄’一个室外的修行场所。现在,柳生元和与小林樱走进来的这间房间,完全是按照妈妈南田雅子和小林樱两人的意见布置的,至于柳生元和?大家倒是征求过他的意见,不过柳生元和只说了一句随便,就不再理会这个话题了。所以,就算是这里名义上是柳生元和的房间,也是小林樱带着他参观的。一进‘门’是一间大厅,大厅的中间空空‘荡’‘荡’,只铺了一块‘精’美的地毯。一侧是一道布满鹅卵石的水槽,绕着大厅流淌,水槽中有些小金鱼在游来游去,另外一侧是高高的书架,现在上面只稀稀拉拉的放着七八本书。前方是一个壁炉,嗯,里面不是放木材燃烧的那种壁炉,而是做出一个壁炉外观的空调。其他如沙发、茶几、小型吧台、冰箱,这些家具就不提了。绕过壁炉墙,后面还有一个比较小的厅,里面有一堵电视墙,整面墙都是电视,甚至说是小型电影院都没问题。这里的地面都是高出一层的榻榻米,随便坐卧都行,当然也有矮几和各种硬垫软垫。屋子里有两个洗手间,还有一个专‘门’的大浴室,阳台对着内侧的草坪,在阳台上,还有一个转角楼梯可以上到天台上。其他还有专用的书房和化妆间,不是和洗手间一体的那种化妆间,而是独立的化妆室。各种衣帽鞋柜应有尽有,甚至还有一个婴儿室,我去,怎么还有这种房间?柳生元和有些头大,这难道是暗示什么吗?推开主卧室的窗户,外面就是被六角形别墅围在中间的草坪、鱼塘和游泳池。在上午的阳光照‘射’下,鱼塘和泳池‘波’光粼粼,草坪上立着几个剑靶和吊环和单双杠。在草坪的另外一侧,几颗大树之间,吊‘床’和秋千在随风轻轻晃动,这等场景,简直就好像把公园美景搬进自己的家中,靠在未婚夫的身上,看着窗外的美景,这些美景都是自己家里的!这可要比什么临江临水的感觉强多了。小林樱觉得自己的心都要化了。她转过身紧紧的抱住柳生元和的腰,脑袋埋在柳生元和的‘胸’口,小声的说:“元和君,你掐我一下,我不是做梦吧?”“放心吧,小樱,不是在做梦,别这么‘激’动,以后这里就是我们的家了。”柳生元和拍了拍小林樱的脑袋瓜,最近柳生元和又长高了一厘米,现在是标准的一米八身高,拍起未婚妻的小脑袋更顺手了。“这里真漂亮,我好喜欢,今天我们就住在这里好么?元和君?”小林樱抬起头来望着柳生元和,眼睛里像是有小星星在一闪一闪似的。“嗯——,好吧,那我们就住在这里感觉一下跟在家里有什么不同?我也正想这么做呢。”这里就是自己的家了!柳生元和心里也有几分‘激’动。当然,父母的家也是自己的家,不过两者之间,总让他有些不同的感觉,也许父母并不在意子‘女’住在自己家中,不过作为子‘女’,住在父母家里,柳生元和还是会觉得似乎有什么无形的东西在束缚着自己。平时柳生元和倒也没什么感觉,但是现在,站在属于自己的庄园里,他顿时有一种摆脱了某种无形束缚的感觉,浑身都觉得轻快了许多。“妈妈,爸爸,我们今晚就住在这里好吗?”得到未婚夫的许可,小林樱一路小跑,奔到柳生和岛和南田雅子选择的房间里去了,一边跑还一边高兴的嚷嚷着。看着一路欢笑着奔出去的小樱,再看看窗外,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的游泳池和鱼塘,柳生元和觉得自己在物质上,似乎已经没什么东西可以追求了。剩下的事就是完成这次武魂决比赛,然后就可以专心研究自己到底怎样才能长生久视,突破人类自古以来生老病死的宿命。自己未来的人生道路,似乎已经清晰可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