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 第一百三十五章 特警培训基地
作者:小卒没过河的小说      更新:2018-01-31
    “柳生君,这里就是我们东京都国安特警训练基地,属于保密单位,等下柳生君在里面看到的任何东西,都属于保密内容,不既能拍照,也不能向外传扬。”“国安特警是警方的最高武力,在不动用正规军队的情况下,国安特警就是我们的最高行动组织,当然,这里只是一个培训处而已。”天野明峰一边解说,警车一边朝里面开。天野明峰是东京警视厅剑道总教练,同时在国安特警这里挂名总教习,到了他这个位置,已经很少亲手指导学员了,现在一线工作的国安特警的体术教练,都可以算是他的徒子徒孙,今天他亲自陪着柳生元和到这里来,除了昨天所说的,还有就是希望让柳生元和能够给大家指导一下。柳生元和已经教出一个觉醒武魂的长元名,这种事情瞒不过他,甚至连长元名的历年体检报告都放在他的办公桌上。不仅如此,他还知道柳生元和治好了中岛汉方,这可是连人体运动项目组的专家们都没办法治疗的肩关节粉碎‘性’骨折。他对柳生元和的期望,甚至比柳生元和对自己的评估还要高。天野明峰甚至相信,只要柳生元和愿意认真教学,不敢说能将弟子们都调教成剑豪,但是在柳生元和的弟子中,成为剑豪的可能‘性’绝对比其他人要高得多!对于正规军队中的士兵来说,剑豪不剑豪,对具体作战能力其实提高不大,军队是一个需要共同协调作战的单位,不是逞个人英雄主义的地方。但是特警部‘门’和正式军队的作战方式完全不同,他们常常需要以小组为单位,进行复杂环境下的特种作战。特警对付的敌人也往往是恐怖分子、敌方特勤等人数不多,但素质优秀且悍不畏死的对手。那些基本上没什么危险的任务对象,都是由一般警察处理的,也轮不到特警出动。在特种作战中,战场又常常是环境复杂的城市内部,特警小队需要迅速到达作战位置,除了消灭对手之外,往往还肩负着控制局面,减少对社会不良影响的使命。这需要灵活机动的运动能力和手术一般的‘精’确打击能力,为此,对特警的个人体术能力要求变得非常之高。这里说的体术能力不单单是指‘肉’搏能力,‘肉’搏能力只是体术训练内容的一项。国安特警的体术训练课程包括但不限于攀援、速降、快速突击和无声潜入等。在当今世界上,由顶级战士组成的‘精’锐作战小组,往往可以迅速到达现场,成功拯救人质、击毙敌人、控制场面。而相对来说,相差一个等级的作战小组,击毙敌人一般倒是问题不大。但是遇到需要拯救人质、控制局势这些复杂的,多目的作战任务,完成任务的成功概率一般只有顶级特种作战小组的一个零头。在现在他们进入的这个健身房里,有三支特警小队的成员正在锻炼,这三支小队就是国安特警的王牌,他们离日本最顶级的特种作战小队也只相差两个级别,算是日本数得着的‘精’锐了。在现代的日本,最顶级的特种作战小队是镇国之宝一样的存在,一个国家的地下威慑能力,最起码有一半都是由这样的顶级特种小队支撑起来的,但是日本,这个等级的特种小队只有三支。亚共体盟主国,世界陆军第一强国赤旗国,除了这种顶级作战小队之外,还有一支半超级特种部队,那可是在大量‘精’锐战士中,‘精’中选‘精’,挑选出来,由纯粹大师级别特种战士组成,配备最先进设备的恐怖战斗机器。这一支半特种部队当真是能人所不能,曾经完成过许多即使在现在看来都不可思议的任务。可以说,亚共体在科技和经济总体落后于欧盟、美洲的情况下,仍然成为世界顶级三大势力之一,这一支半超级特种战队,绝对是一个重量级砝码。可惜,日本的大师级武者没有那么多。想用大师级武者训练出一只超级特种部队,最少需要十倍以上的候选人进行专‘门’特殊训练以后,才有能挑选拼凑一支合适的作战小队。就算把日本所有剑豪和武者大师都叫到一起,都凑不齐八十人,而一支独立作战的特种小队,只有八个人已经是很勉强了。日本最顶级的三支特种战队中,士兵在身体素质这一项,最多也就是候补剑豪这个级别。而且随着年龄增长,这些兵王的个人身体素质还会迅速的走下坡路。为了维持这三支王牌,每年日本‘花’在人体研究和科学训练上的经费都不是一个小数目。就算是这样,这三支王牌小队的存在,也使得日本在特种作战方面,算是世界一流强国,即使不能达到顶级的程度,也相去不远了。加上日本武士道‘精’神的熏陶,日本王牌小队为了完成任务,不止一次进行决死突击,这样配合默契的顶级小队,在不考虑个人生死退路的情况下,当真是当者披靡,除了同等级的小队之外,几乎无可阻挡。几次任务下来,日本特种作战能力在国际上也是凶名赫赫,威震一方。遍数整个世界,在特种作战方面能达到世界一流的国家只有六个,日本能跻身六个国家之中,人体运动项目组和剑豪会功不可没。当然,那个级别的‘精’锐战士都是镇国之宝,他们的训练场所和集结地更是高度机密,不是这里的三支特警小队可以比拟。在天野明峰看来,如果柳生元和真的能提高武者觉醒武魂概率的话,那他就不是一个剑道方面金子招牌的问题了,简直就是活着的镇国之宝!到那个时候,别说有人想刺杀了,就算有人看一眼柳生元和,都得被国安部‘门’抓住审查祖宗三代!————————————————“小子们,大家过来认识一下,这位是咱们国安特警的客座教习——柳生先生,有的人以前可能见过他,不过具体身份保密,就算以前有谁知道柳生先生的真实身份,也不能说,知道吗?”天野明峰拍拍手,将健身房里正在训练的特警们招呼过来,介绍柳生元和给大家认识,只介绍一个姓氏,没介绍来历,话里话外还在暗示——这位客座教习其实早就是国安特警的人。尤其是身份保密这句话,从根子上断了这帮人追根究底的念头。在场的都是国安特警人员,谁还不知道保密的重要‘性’?此时的柳生元和还是戴着一副黑‘色’面具,遮住了上半截脸,只‘露’出下半截面孔,就算以前有人认识他,现在也未必认得出来。一般情况下,只是一面之‘交’的人,带个墨镜可能就认不出来了;何况柳生元和戴着这种将上半截脸整个遮挡住的面具?不过,在这些特警中,还真有认识他的人。“不杀之黑假面!你是不杀之黑假面大师,哈,原来你是我们国安的人!”一个正在拳击擂台上做手靶脚靶练习的壮汉突然高兴的叫了起来。“对了,您就是参加武魂决,斩杀安赫尔的那个冰之假面吧?那一刀可真痛快!”柳生元和微笑不语,他并不是一个能说会道的人,在国安这种地方,很多人都是经过专‘门’的话术训练,也许他只是跟人搭上几句话,就能被人把老底都套出来。柳生元和来这里只是为了‘混’个脸熟,补上自己那份虚构资料的破绽,对于和这里的特警们搞好关系并不感兴趣。“总教练,柳生老师负责教我们什么?”“教你们?能不能让他觉得你们值得教,就要看你们自己了,把你们的拿手绝活拿出来,让柳生老师看看你们值不值得点拨一下!”“总教习,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什么叫看看我们值不值得教?我承认,柳生大师的剑道很强,可是我们这里训练的都是匕首和空手搏击,又不是剑道。柳生大师在这些方面,就算强过我们,又能强出多少?”什么地方都有刺头,尤其是这种荷尔‘蒙’爆发的军事部‘门’,自然有人跳出来挑战。“松原?你不服气?行,上擂台吧!”天野明峰之所以这么刺‘激’这帮年轻特警,就是为了让柳生元和有一个出手的借口,对这帮牲口,给他们留下深刻印象的最简单办法就是痛揍一顿。看着这位穿着紧身背心,身高和自己差不多,但是肩膀宽度要比自己宽出接近三分之一的壮汉气哼哼的跳上擂台,柳生元和微微摇了摇头。这位仁兄的确肌‘肉’发达,而且可以看得出来,这身肌‘肉’不仅仅是举杠铃练出来的死力气,在紧身背心下,一身腱子‘肉’随着松原特警跳上擂台的动作,在皮肤下滚来滚去。柳生元和其实并不想动手,到了他现在这个境界,这个层次的对手对他来说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不过在进‘门’之前,天野明峰就已经跟他‘交’代过,要他顺便帮着压压这帮骄兵悍将,既然现在话已经说到这里了,柳生元和也只好上台。健身房里设置的擂台是一个标准的拳击擂台,擂台面积只有六平方米大小,最上面的一根护索距离擂台地面的高度为一米四,擂台本身高度也有六十厘米。柳生元和一步一步走到擂台边,已经站在擂台里面的松原特警恶狠狠的看着他,还特意站在他的对面。按照正常的上台方式,柳生元和应该低头弯腰撩起弹‘性’护索,钻进擂台,不过这个动作就有点像是给站在台上的松原躬身行礼。既然要压压这帮人的锐气,柳生元和当然不会做出弯腰爬进去的动作。前一步的时候,柳生元和还在地面上,下一步,柳生元和的整个人就已经轻飘飘的飞了起来,当他的脚落下的时候,已经踩在擂台边最上面的那根护索上了。本来这是一步很正常的向前迈步动作,但是由于擂台护索和地面足有两米的高度差,这本来很正常的迈步,就显得极为惊人。在众人眼里,这位黑假面柳生大师完全没有任何发力跳跃的动作,就像是在平地上走了一步,偏偏这一步足足跨越了两米的高度——这是高度,不是距离!“咝——”“我去——”“不可能!”在场的特警,哪怕是负责狙击和后勤的特警,至少都对武道不陌生,平日里见到的武者,甚至是大师级的武者,也顶多是力量更大,出手更准,招式运用更加巧妙。哪怕柳生元和一招就打倒松原,他们都不会吃惊成这样。就算是欧林匹克世界跳高冠军,也不能这样若无其事的一步走出两米的高度吧?这可是走上去了,而不是跳上去的!“你们看擂台护索!”有人惊呼一声。柳生元和站在最高的一根护索上,居高临下的看着站在擂台上的松原。拳击擂台上用来阻挡拳手跌落台下的护索,当然是有弹‘性’的,可就是这么一根弹‘性’绳索,上面站了一个大活人,居然只是微微下弯了一点点!“不是吧?他是气球吗?”“这是轻功吧!”“没准还真是,不过世界上真有轻功这种东西吗?”“‘毛’,人家都站在上面了,你还问有没有?”“看这样子,不超过十斤啊!”不管围在擂台下面的吃瓜群众如何议论纷纷,柳生元和再次迈步,就好像脚下踩得不是擂台的护索,而是站在平地上,一步走出,姿势还是像是平常走路一样,人已经落在擂台上,站在松原特警的对面。‘额,这他么的是哪里冒出来的怪物?’松原树直左想右想,真的想不起来特警队何时有过这等人物。如果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特警,自己没听说过实属正常,可是这样的怪物,如果真的是在国安特警里,肯定早就出名了。现在骑虎难下了,自己到底是上,还是不上呢?冲上去的话,除非刚才这位柳生大师,走上护索和走下护索的这两步,压根用的不是体术而是魔术,否则的话,自己百分之百,稳稳的要扑街啊!如果不上的话,自己特么的刚才气势汹汹冲上擂台,是来干嘛的?就为了点头哈腰赔礼道歉,然后下台的?不行,人可以被揍,面子不能丢,要不然自己堂堂特警队搏击第一好手,还怎么在特警队里‘混’下去?反正这位柳生大师是教习,总会手下留点情吧?应该是吧?人家堂堂一位大师,肯定不会和自己一般见识!在片刻间,给自己做好心理建设和心理安慰,松原树直也不提对方还没带上拳击手套的事了。就拿对方刚才展现的这种非人武道境界,自己挨揍是肯定的,被揍到什么程度,那要看对方的心情而不是对方戴不戴手套!松原树直首先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军礼,然后双手护头,摆出一个拳击的防御姿势。别看拳击这种运动异常单调,就是用两只拳头打来打去,既不允许用‘腿’、膝、肘,也不允许抱摔和抓扣,使用关节技。但是,这种搏击技巧被世界称之为最强的站立搏击技也是有原因的。两人面对面,进行空手搏击的时候,能用到的技巧其实非常有限,这和冷兵器战斗还有所不同,冷兵器作战讲究一击致命,大家会更小心谨慎,招式选择也更为慎重。而赤手搏击,个人的抗击打能力和要害保护就很重要了,挨一刀失去反抗力量的选手,挨了三五拳还能活蹦‘乱’跳的多得是,与对方轻拳换重拳都是一种很正常的格斗方式。只要把脑袋保护好,其他地方挨上两下,松原树直自问还是可以撑得住的。在特警训练中,拳击散打也是赤手搏击的主要训练项目。对这位松原树直前倨后恭的表现,柳生元和脸上不动声‘色’,他又不是真的来当教官,今天就是跑过来‘露’个面,让特警队的众人对自己这个人有个印象。万一有情报人员调查,能说明这里的确有自己这么个人就行,没必要和这位松原特警较真。不过,给现场诸位留下一个深刻印象还是必须的,不然自己就得时不时跑过来‘露’下脸,给大家加深印象,今天能一步到位,当然要方便的多。看着这位松原特警已经摆好了防御架势,柳生元和也不废话,左手一翻,向前笔直的按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