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 第九十五章 阿尔托莉雅
作者:小卒没过河的小说      更新:2017-12-22
    “高木,我们要投注在柳生君身上吗?”森森财团总部的总裁办公室里,太原嘉美坐在秘书的位置,一边处理着文件,一边头也不抬的问道。

    “这次不行,柳生君已经被上面盯上了,武魂决最大的庄家是王室,我们决不能在这种时候,被王室注意到。”

    “太可惜了,如果我们从武魂决第一轮开始直接押注在柳生君的身上,等他获得武魂杯,我们的收益可以达到上千亿日元!”

    “哼,别光看着钱,这次如果赚了这些钱,以后我们的日子就难过了,我们的根基不在博彩这种虚无的东西上面。”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按老爷你说的去做!那么,这次比较具有竞争力的还有一些选手,而且据说有一位传奇人物也来参加武魂决了。”

    “是谁?”高木强问道,这种情报方面的工作,一向是由太原嘉美负责的。

    “阿尔托莉雅六世!”

    “是那个传说中,隐藏在英国伊丽莎白王室后面的王室?”这种消息一般人还真不知道,不过,对于西方世界颇为关注的日本,尤其是森森财团在欧洲也有不少生意,这种传闻虽然没有特意收集,但也还是知道一些的。

    英国王室是世界上最具有传奇色彩的王室,没有之一。

    以王室传承时间久远来说,英国王室当然比不上日本王室这种上千年的传承历史。

    不过要论起传奇性来,英国王室还要压过日本王室一头,应该说,论起传奇性,英国王室压过世界上自古以来的所有王室。

    传说中,在中世纪时期,英国由于海峡的阻隔,在欧洲被视为是一个偏远的蛮荒之地。

    在当时的欧洲,提起英伦三岛那块地盘,就是不毛之地的代名词,只有海盗、罪犯和逃亡者才会到那个鬼地方去,就连流放的罪人都不会去那种地方。

    中世纪的欧洲大陆,宗教重心在意大利、而政治重心在法国,德意志还未统一,豪华的别墅中,甚至从来不修建厕所,王公贵族往往是朝壁炉里面撒尿。欧洲最大最繁华的城市巴黎,号称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厕所。

    为了怯除臭味,法国最先发明的香水,所以,香水的来历其实并不怎么光彩,完全是法国人被臭味逼的要发疯的产物。

    当时,各国王室的王者加冕都要请教皇亲手赐予,教权已经大大的压倒王权,一时间,整个欧洲宗教形式一片大好。

    不过,在这个一片大好的形式下,却也有不和谐的逆流。要知道,宗教的所谓神迹,绝大多数都是装神弄鬼,偶尔有些真事,也不过是当时愚夫愚妇不了解的一些自然现象,被夸大误传的结果。

    当时宗教就这么垄断着装神弄鬼的权利。

    可是,欧洲还有另外一批人很擅长装神弄鬼,那就是女巫!不知为何,白种人中间,女性的异能者一直比例远远超过男性,而女性的地位却一直不高,这些发现自己拥有奇能的女性们,往往利用异能来唬骗周围的人,从而改善自己的生活,取得更高的社会地位。

    不过这种行为,等于动了宗教的奶酪,本来这等唬骗愚夫愚妇的权利乃是宗教垄断,却在眼皮子地下出现了竞争对手,是可忍孰不可忍?

    于是,漫长的猎杀女巫活动足足坚持了两个世纪,终于在欧洲大陆上,将女巫赶尽杀绝!在这个过程中,基本上每杀死一千个怀疑对象,才有可能杀死一名女巫!

    当时一名著名的神学人士是这样解释如何识别女巫的:“把女性手脚捆起来,再用一根绳子系上,然后把她扔到池塘或河里。如果漂在水面上,那无疑就是女巫了,因为,女巫体重轻是众所周知的。

    如果女性沉到了水里,那就无罪。但如果女性沉到了水里而没被淹死,那也不能被宣告无罪,因为,魔鬼给了她在水下呼吸的能力。”

    如此奇葩的鉴定方法还有许多种类,但一般都是将人弄死为止。两个世纪的疯狂行动,让宗教裁判所的臭名远扬,教廷的名誉受到极大损伤,王权开始抬头。

    但是,女巫们并未灭绝,大量为了躲避灾难的女巫汇集在英伦三岛,痛定思痛之下,女巫们觉得,自己之所以被猎杀,而全无还手之力,就是因为没有一个统一的组织,也没有自己的武装力量和政治势力。

    第一批为了生存而逃亡英伦三岛的女巫聚集在一个无名湖泊周围居住,互相帮助着艰难生存,从而建立了女巫组织——宁静之湖。也就是后来的英国王室圣地。

    为了抵御可能会追杀而来的教廷追兵,女巫们根据各自汇总的知识,希望能培养自己的武装力量。最初的亚马逊女战士组织因而成立。

    但是这中间有一个门槛,无法度过!

    传统的骑士道路,是指将武技磨炼圆满,意志坚定不移的贵族,通过特定的宗教仪式,通过主教的宣讲,感受圣主的伟大,假如感受到了圣主的意志(被宗教仪式催眠,受到感动,和觉醒武魂差不多),觉醒了神圣力量,就会被授予一面骑士战旗,所以,欧洲传统骑士力量被称之为——神圣战旗。

    当然,感知失败,觉醒不了,您老还是乖乖的去当骑士侍从去吧!

    冷兵器时代,一位剑豪级别的骑士,如果武装完善,以一当百并非难事,通过控制住骑士们的信仰,教廷的威严不可动摇!

    一旦骑士背弃信仰,意志就会动摇,神圣战旗就会折断,轻则力量大幅削减,重则内心冲突,走火入魔(欧洲叫做被恶魔诱惑),变成残疾或者当场死亡。

    在冷兵器时代,控制着高端武装力量的教廷,看上去是如此的不可战胜,以致于无论女巫还是欧洲的各国王室,都没有任何推翻教廷的想法。

    而亚马逊女战士,无论如何锻炼,始终不能成批量,有规律的产生骑士级别的高手。

    直到一位带着女儿逃到宁静之湖的女巫,在自己女儿的面前悲惨的死去。

    目睹母亲的死亡,女孩爆发出惊人的能量波动,引起当时聚集在宁静之湖所有女巫的轰动,那时正是女巫们惶惶度日,生怕追杀者到来的时候,发现女孩的潜力惊人,几乎所有的女巫都尽可能的教授给她自己的知识,并给予力所能及的一切帮助。

    十二年以后,阿尔托莉雅走出宁静之湖!

    三年间,阿尔托莉雅斩钢剑所向无敌,单骑破阵如同闲庭信步,很快就聚集了一批见风使舵、见利忘义、坑蒙拐骗的海盗、土匪、骗子、流民组成的一只杂牌军队,好吧,如果乌合之众也能称为军队的话。

    当时的英伦三岛本来就是人渣集聚地,你能指望有什么好人?有也早死了!

    本来按照这个情况发展下去,阿尔托莉雅最多也就是英伦三岛上最强的土匪头子,可是,一位来历成谜的男子改变了这一切。

    在历史上,这位男子没有留下自己的名字,大家只能以贤者称呼他。

    他整顿军队,建立秩序,第一次在英伦三岛上建立了王国,国王就是阿尔托莉雅,被称为阿尔托莉雅一世,俗称亚瑟王。

    当年的历史已经涅灭在风中,不过,唯一可以确信的是,阿尔托莉雅就是在这个时期,在没有教会仪式的帮助下,踏入圣域,因为不是在圣主教教会仪式中踏入这个境界,因此,阿尔托莉雅不被称为圣域,而是——传奇!

    这是欧洲历史上的第一位传奇!

    阿尔托莉雅的十二位弟子,号称圆桌骑士——这张由贤者发明的圆桌作为英国王室的圣物,目前保存在英国国家博物馆***后人参观瞻仰。

    这是一张很大的圆桌,在圆桌的上面,有一张巨大的,可以旋转的圆盘。就像是圆桌上面另外放了一层较小的圆桌一样。

    这张很令东方人,尤其是天朝人眼熟的双层圆桌,导致很有些参观过英国国家博物馆的天朝人——尤其是广东人觉得,神秘的贤者大概、也许、可能应该是天朝人。

    于是有位广东籍历史学家,很大不敬的发表了一篇论文——圆桌骑士还是餐桌骑士?论文中提到为什么只有十二位圆桌骑士?是不是因为这张圆桌只能容得下十四个人共进晚餐?(加上贤者和阿尔托莉雅)

    当时这个论点作为一个笑话广为流传,直到流传到了欧洲为止。

    这下可捅了马蜂窝,这等于是指着别人的鼻子骂别人家祖宗,一般人都忍受不了,何况英国作为欧洲主要大国,英国王室还在呢!于是不尊重他国历史文化、胡乱造谣生事等等罪名漫天飞舞着就奔这位广东籍学者来了。

    有人说国家为什么不出面保护这位学者,可是这明显伤害了人家英国人民感情,而且这种事国家也不方便出面保护啊。

    这篇倒霉的论文几乎引起了外交大战,最后以该历史学家正式公开道歉,从大学教师的岗位上调离作为结束。

    反正,关于这张桌子,后来衍生出无数考古学家、历史学家的口水仗,倒是养活了不少人,光是这个圆桌为什么要设计成双层,上层为什么可以转动,这方面的历史权威就出了好几个。

    嗯,另外说一句,英国王室目前的主要产业是各种王室品牌用品,其中,王室家具是一个不小的品牌,直到现在,欧洲会议上,凡是小组会议使用的会议桌,基本上都是这张圆桌的样子,顶多大小、装饰有所不同。

    目前被广泛接受的一种解释,是由英国教授托马斯*艾弗里提出的——文件池理论,该理论认为,上层旋转圆桌是用来摆放、传递文件用的工具,是圆桌骑士们,协助老师阿尔托莉雅一起处理文件、治理国家的工具。

    统一了英伦三岛之后,在贤者的辅助下,阿尔托莉雅励精图治,鼓励海上贸易、海盗掠夺,人口生育,建设了比较完善的社会制度和法律,英国进入了高速发展的阶段。

    十年后,秣兵厉马的英国,在亚瑟王——阿尔托莉雅的带领下,大军横跨海峡,远征教廷!

    阿尔托莉雅高举‘神爱世人’大旗,指责教廷阻隔了神明爱人的渠道,不但不是神明的代表,反而是蒙蔽神明的罪人!

    各国王室态度暧昧,但是在教廷号召之下,整个欧洲的骑士蜂拥而至,高手云集,一时间,法国境内,各色战旗高举(每个正式骑士,都有来自教廷授予的战旗),当然其中还混有些名誉骑士,这些人的战旗就没那么正宗了。

    在法国境内,英国、教廷两军合战,骑士先行。

    骑士对战中,十二圆桌骑士大发神威,连战连胜,共计斩杀、击败各国骑士超过百人,最后引出教廷的神圣骑士团,以圣*安东尼奥为团长的神圣骑士团共有骑士四十七人,乃是当时欧洲最强的战斗团体(骑士侍从不算),号称是‘不问敌人有多少,只问他们在哪里!’的无敌强者团队。

    两军阵前,无数战士众目睽睽之下,圆桌骑士团正面对冲神圣骑士团,阿尔托莉雅一马当先,亲手阵斩包括已经踏入圣域的圣*安东尼奥团长在内正式骑士三十一人,斩钢剑下无人生还,提剑立马威震天下,万马千军噤若寒蝉。此战,神圣骑士团全军覆没,被后人称为——战旗折断之日。

    此战之后,阿尔托莉雅被人称之为——骑士王!

    在大军直指意大利的路上,阿尔托莉雅向世人公布了另外一条,不再依赖教廷的骑士之路——美德之路。

    教廷的骑士之路并不是人人可以走的,许多停滞在骑士侍从境界顶端的骑士候补,往往因为无权、无势、无钱,无法请教廷帮助自己举行仪式,阿尔托莉雅的美德之路对这些人吸引力极强。

    而骑士王阿尔托莉雅公布的美德之路共有八条,对应着八种人类美德,只要骑士候补级的强者,对任何一条道路全心认同,无论是守护还是牺牲还是荣誉,只要认为这条美德值得超越生死去坚持,就有机会爆发自己心底的力量,这种力量,为了区别传统骑士的战旗,被称之为斗气!意思是战斗的气息。

    有了几个成功的例子之后,整个欧洲轰动了,连各国王室都开始扭转方向,支持阿尔托莉雅的远征,毕竟,绝对效忠教廷的骑士和不那么在意教廷的骑士,当然只有后者才是各国王室需要的骑士。

    在以后的数年内,阿尔托莉雅尽得人心,圆桌骑士团追随者无数,横扫欧洲大陆,踏破教廷总部,当阿尔托莉雅斩下已经年过八十的教皇头颅,宣布他为亵渎神明之人(就是这位教皇在位的时候,阿尔托莉雅的母亲和幼小的阿尔托莉雅逃亡英伦三岛),夺取神器——荆棘冠冕的时候,整个欧洲都在她面前俯首。

    从此以后,接任的教皇不再对各国王室拥有废立大权。而更多的是作为一个精神领袖存在,教廷也不再拥有绝对权威,上帝不再是教廷的专属,阿尔托莉雅宣布——上帝在我们每个人的心底,倾听来自心底的声音,就是倾听上帝的声音。

    于此同时,一部分宗教人物,在教廷将被攻陷以前,逃亡东方。这些教廷成员,在东方君士但丁堡成立了另一个教廷,首领称为大牧首;主教称为牧首;一般神父称为牧师。

    分裂的教廷,让各国王室喜闻乐见,在东方(欧洲的东方,不是亚洲)各国的有意无意支持下和西方各国对统一宗教战争的阻挠下,两个教廷都一直存在下来。

    直到现在,两个教廷都变成了现代的吉祥物,这种情况下,两个教廷更是只能每年打嘴仗,宗教战争是万万打不起来了。

    彻底击败教廷以后,阿尔托莉雅并未在欧洲称王,而是退回英伦三岛,专心在贤者的辅助下,经营英伦三岛。这个行为让她广受称颂,声威一时无二,被称之为‘神下骑士’,意思是骑士王阿尔托莉雅居于神之下,人之上,从此,阿尔托莉雅一脉有了一个独特的称呼——神下!即便是新任教皇,也只好捏着鼻子认了。

    在以后的二十年中,英国从一个欧洲人眼中的不毛之地,遍布骗子、罪犯和恶徒的穷山恶水,变成了欧洲人眼中,文明、富饶、先进的国家。

    在某一个日子里,阿尔托莉雅传位与自己的小女儿伊丽莎白,从此远离人们的视线,据英国王室记载说,阿尔托莉雅和贤者夫妇二人,留下了一张纸条就失踪了。

    纸条上写着“世界那么大,我们去看看,勿念。”

    就因为这个纸条,后来世界各地都出现了骑士王的传说,反正没有一个是有真凭实据的,骑士王的传奇在世界各地漫天飞舞,连日本都有,要不怎么说英国王室是世界上最传奇的王室呢?这些世界各地的谣言传说,至少也占了一半功劳。

    从那时起,英国王位一直在阿尔托莉雅和贤者的血脉中间传承,大部分时间王位上是伊丽莎白某某世,偶尔也有阿尔托莉雅某某世,而区别就在于,伊丽莎白是正常传位的女王,阿尔托莉雅则是从王室圣地,宁静之湖中走出的继承人。

    奇妙的是,英国王室,阿尔托莉雅的直系血脉中,从来没有男孩降生,所以,英国一直是女王在位,这在人类历史中,都是独一无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