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 第八十四章 岳父(们)?剑气?
作者:小卒没过河的小说      更新:2017-12-22
    “小林君,这是三林会本月上缴的奉纳,请你帮我向中平大人代为问候,我现在不太方便直接去他那里。对了,最近怎么没看见小菊过来玩呢?”

    在大田区一家和风酒店的顶级包房院落里,高木强和小林熊光相对坐在茶案的两边,两人各自手边放着一只小酒杯,茶案上放个四五碟‘精’致的小菜,正在闲话。

    透过敞开的日式拉‘门’,可以看到,小小的院落里面,错落有致的分布着池塘、绿柳和一座小型假山,还有几只绿背金线白肚皮的大青蛙,蹲在池塘边上的石头上面,偶尔开口‘呱’的一声,不但不见吵闹,反而衬的这个小小院落更加静谧。

    “高木君,我会向中平大人转达你的问候。不过,中平大人现在没时间管你的事,武魂决要开始了,各项工作都在紧锣密鼓的展开,中平大人要负责协调掌控的事情太多了,暂时顾不上你这里,可能你还得独自坚持一段时间。”

    小林熊光端起酒杯抿了一口,说道,

    “小菊最近要准备考早稻田大学,正忙着背书呢,对了,你家美影有什么计划吗?她不准备考大学了吗?”小林熊光问道。

    高木美影和小林菊两个‘女’孩之间的‘交’情,是他们两人之间的重要纽带之一,作为长辈,他自然对高木美影也很关心。

    “坚持一段时间倒是没问题,现在日本的形式不太好,我们发展的也很顺利,不过,想确实的掌握更多选票,又不能做在明处,没有中平大人的支持,我们这种刚刚洗白的社团,很难对抗那些传统财团!毕竟从合法途径,我们无法伸手进入他们的企业,从灰‘色’渠道,由于财团的力量太大,我们对他们的员工圈子也很难施加影响。

    论起灰‘色’力量,这些财团比我们这种黑道,力量有过之而无不及,只不过在社会底层,他们看不上的领域里,我们才能占据大部分空间。

    唉,说起学习,我家那个丫头可不像你们家小菊那么省心,她的成绩考大学是困难了点,但本来也不是全无希望。

    问题是现在她根本就不想考大学了,整天异想天开,前天又说要进入娱乐圈开经纪公司,一个酒吧还不够她玩的,真是!”说道自己的‘女’儿,就算是高木强这么‘精’明强干的人,也头疼不已。

    “这也没什么,在东京都娱乐圈子里,敢不买咱们账的人也没有几个,想进娱乐圈玩玩就去呗?不过你有没有想过,干脆把美影送到国外去上大学?反正西方那边有许多著名大学,只要‘交’足了赞助费,入学很容易。”小林熊光转了转手中的酒杯,说道。

    “我家那个丫头你还不知道?在我眼皮子底下,闯点祸出来我还能给她托住,如果到国外,我的影响力就有限的很了,以美影那个丫头的‘性’格,出点事怎么办?”

    “嗯,也是个难题,美影这丫头的确活泼过度。那你怎么办,不好好培养一下美影,以后三林会和森森财团怎么‘交’给她?”

    “算了,本来三林会和森森财团也不是高木家当老大的,只不过中平大人走上仕途,才轮到我们高木家接手而已,高木家也不能代代都干灰‘色’事业。再说森森财团现在也渐渐站住脚了,三林会将来我打算独立出去,和森森财团彻底分开。用两套班子分别管理,不能像现在用同一套人马,这样森森财团永远不能彻底洗白。

    到时候我给美影安排些后路,让她能无忧无虑的过一辈子也就行了,再说,她也不是这块料,上次叫她和我一起处理些文件,坐下不到三分钟,就像浑身长了草似的,根本坐不住。”叹了一口气,高木强给自己又倒了一杯酒,一口喝掉以后,继续说道:

    “你家的二‘女’儿小樱倒是嫁了个好人家,将来算是脱离我们这个圈子了。那个男孩子我见过,人不错,遇事果断刚勇有担当,有些男子汉气概。”高木强笑着说:“如果不是你家小樱嫁过去,我都想把他招‘女’婿了。”

    “嗨,能不能脱离这个圈子还很难说呢,前些时间,那个臭小子自说自话的突然加入了剑豪会,本来加入剑豪会也没什么,但是据说在里面表现的还特别出‘色’,希望他别被吸收到‘里*剑豪会’里面去。

    对了,上次的事,还没有谢谢你,要不是你及时把事情遮掩住,我这边很难压下去。”

    小林熊光叹了口气,只有像他们这样,在这个半灰不白的圈子里面打滚的人,才知道这个世界表面上和平,其实在和平的表面下面,大到国家与国家、党派和党派、财团和财团;小到企业与企业,组织与组织之间种种斗争,从来就没有停止过。

    “诶,那是我应该做的,要谢谢你家小菊才对,要不是你家小菊和‘女’婿及时赶到,我家美影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就算事后,我把那帮‘混’蛋一个个都活剐了,美影她受到的伤害也挽回不了。

    至于你担心的事情应该不会发生,到底柳生君还太小,执行组根本不会吸收一个十四岁的孩子,那样有太多不确定‘性’,在他十八岁以前,我们还不用担心这件事。”

    高木强放下酒杯,看了看‘门’外,说道:“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分头离开吧,毕竟你是国安系统,被人看见我们在一起就不好了。”

    “也没什么,我本来就是日本国家安全局,派来负责和你沟通的专员,被人看见了就看见了,大不了上面说我做工作的时候不小心。”

    ————————————————

    “元和君,我想妈妈了,明天你和我一起回我家看看妈妈好不好?”小林樱完成一天的功课复习,走进健身房,在这个时间段,柳生元和一准呆在健身房里。

    “啊,好的,明天我和小樱一起去拜见岳父岳母大人。额,我们带什么礼物好呢?”

    “我回去看妈妈还需要带什么礼物?妈妈看到我们一起过去,肯定就已经很高兴了!”小林樱开心的笑了起来。

    “你是她的宝贝‘女’儿,又很长时间不见,清水玲妈妈看到你当然高兴了,我可是把她宝贝‘女’儿拐走的坏蛋,不带点礼物,岳母说不定直接把我赶出来呢。”柳生元和开玩笑的说。

    “我妈妈才不会这样,嗯?要不我们明天早上买点水果什么的带去?”

    “好的,这次就先这样买些水果对付一下吧,小樱,下次你打听一下,看看家里缺些什么,还有爸爸妈妈喜欢什么,我们下次带礼物也好有些目的。”

    “好的,那元和君,你也早点睡吧,不要锻炼的太晚了。”

    “嗯,小樱你先去睡吧,我很快就好了。”

    ————————————————

    月‘色’温柔,柳生元和盘坐在‘床’上。

    夜深人静的时候,是他返照心灵,修行静功的时刻。

    但是今天与往日不同,他盘坐的膝头横放着一柄‘洗雪’,雪白中带着淡青‘色’的刀刃,即使在暗淡的月‘色’下,也依然有着凛凛寒气,让人身体有些发寒。

    昨天,剑豪会议上,他第一次感受到现代科技的强大实力,在他的前世里,科技力量自然更强大的多,不过,前世里他作为一个玩游戏的普通人,可不会有机会听到第一流的科学家,从科学角度阐述剑道的种种奥秘。

    比如他挥出的那一道剑气,从他自己的角度来说,那就是内劲‘混’合着不知是空气还是什么东西,形成的一道刀刃状的切割线,但是这些科学家,仅仅从拍摄的视频中,一瞬间的光线‘波’动,就能分析出剑气的实质乃是离子流。

    对他来说,这种分析过程和天书也没什么区别。

    好吧,不但分析过程和天书没什么区别,分析结果其实对他来说也和天书没什么两样,反正剑气他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东西,离子流他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东西。这两种东西的唯一共同点,就是他都只知道名字,不知道内容————

    ——————————————

    吸气、呼气、吸气、呼气。

    往日里很正常的呼吸法,但今日柳生元和的做法却有些不同,他将自己的内劲‘混’合在呼吸中,一吞一吐,随着悠长的呼吸,用内劲冲刷着放置在膝头的‘洗雪’。

    他吐气时倒还正常,而吸气时,吸回体内的气息中,却夹杂着一丝寒意,这是冲刷过‘洗雪’剑身的内劲,带回来的异常气息。

    这股气息中,带着一种冰冷的意味,偏偏这不是实际上温度的变化,而是一种直接影响意识的冰冷感觉。

    吸入这股气息的时候,让柳生元和的左右两侧太阳‘穴’,都有一种寒流经过,血管和肌体受冷自然收缩的感觉。

    柳生元和自己也不知道这种修行方法到底有没有用处,这不过是他突发奇想,进行的一种尝试而已。

    泽田教授说了,自己斩出的剑气是一种离子流;而从自己感知的角度来说,剑气就是内劲中‘混’杂了一些东西。

    那么,能不能将这些剑气,收在体内呢?

    要知道,他在三林会郊区别墅那里,第一次随手施展的‘真空切’,不过是内劲控制的一点空气,威力也小的可怜,只能切断几片草叶,在泥土地上留下一道剑痕罢了。

    第二次是在高木姐的酒吧里,他蓄势拔刀一斩,这一斩乃是由内而发,内劲通过刀身急冲而出,自然的裹挟着周围的空气,隔空斩断了一个汽油桶,威力其实已经颇为可观。

    第三次就是这次与佐佐木首席的试合,机缘巧合之下,‘九死心不悔’这一刀,上承‘试手挽天倾’的余势,将气血、内劲、周围的自己所控制的空气、和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气势意志之类的东西,在无意中‘混’合为一,透过仿制‘洗雪’的剑身,斩出了这一剑。

    剑气直冲出四米开外,给自己的感觉就是四个字——‘当者辟易’。如此威势,连他自己都心惊不已。

    现在要让他凭空使出这一剑,他是万万使不出来了。

    但是,使不出来不代表他没想法,假如能把这种什么剑气储存在身体里,不是随时随地都可以使用了吗?反正在他的体验里,剑气不过是内劲‘混’合着什么东西,虽然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但应该和剑相关,那就用内劲到剑里面去试试呗?

    呼、吸、呼、吸。

    无知无觉中,气流渐渐在‘洗雪’和柳生元和的口鼻之间形成了一个循环,随着夜‘色’渐渐深重,柳生元和的体温逐渐下降,直到冰冷,如同横在他膝头的‘洗雪’,一般无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