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 第八十三章 飞燕翔空式和真空切,人体科学研究
作者:小卒没过河的小说      更新:2017-12-2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里就是我们整个项目组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以前各次试合的数据分析,都用不了这么长的时间。

    但是,在本次试合影像中,实在有太多打破我们对人体,对剑道大师们所能达到的人体极限认知的地方。

    所以,不仅是我们项目组为分析这段影像花费了极大精力,甚至通过上级部门,我们调动了工程学院的一些生物专家和化学专家,甚至是材料工程学专家,占用两台超级计算机验证各种理论模型,最终,在本次试合影像中仍然有三处不解之谜。

    前面,柳生君展示了突然倒退的技法,算是其中一处,目前已经通过验证,而后面两处,我们还无法解释。”

    泽田教授说着,手中的遥控器将播放速度调整到放缓十五倍的播放速度。

    现在正好播放到柳生元和腾身而起,全身刀光缠绕,神威凛凛,不可一世。

    在十五倍慢放的镜头下,图像上面已经可以大致上看到柳生元和的每一刀,是如何发出收回的,长刀在他的手中,简直就像是活过来一般,每一刀都弧形而出,弧形而收,与其说是发刀收刀,还不如说是在以手腕为中心不断的画出一个个椭圆,配合着手臂伸缩摆动和高速旋转的身体,形成刀光护体的异象。

    于此对应的是佐佐木首席,双刀此起彼伏,不停了与柳生元和交锋,但不过瞬间,佐佐木首席的刀速就渐渐跟不上节奏了,不得不远遁以暂避锋芒。

    “在这里,两位大师在2.956秒之内,三柄剑的剑锋一共交击了62次,每秒钟剑锋交击超过20次,当真是骇人听闻,我们项目组的人当时都看傻了,不过,通过人体模型的理论分析,即使是如此惊人的数据,也仍然处于人体所能达到的极限之内,可以用运动科学来解释。当然,这一段内容也刷新了我们项目组对人体极限的认知。”

    青木廉次只能用目瞪口呆来形容自己现在的样子(幸好大家都被三维投影覆盖着,没人能看到自己的痴呆的表情)就这样近乎魔幻般的剑法,是自己师父柳生元和——一个十四岁的少年施展出来的?

    原本心中还有那么一点点的功利念头(毕竟能当上柳生元和的弟子,就意味着可以成为候补剑豪,为自己继承心一流扫平了大多数障碍。)都烟消云散,剩下的只有庆幸,庆幸自己有幸能拜入这样一位剑道大师门下,这是何等的幸运啊!

    “这段内容的具体分析解说,有专门的视频录像和模型数据,有兴趣的剑豪们,可以通过自己的证件从数据库中调用,因为分析内容过于庞大,嗯,光是人体运动力学的解说就有一个多小时,我们在这里就先跳过去,直接到最后,也是两位大师最精彩的表演时刻。”

    泽田教授一边说,在三维投影上依然保持着十五倍慢放速度在播放影响,不过,由于两位剑豪交手的速度实在太快,即使以十五倍慢放,有些剑路仍然快的有点模糊不清。

    “看,这里就是最关键的地方!”泽田教授将遥控器一按,本来已经放慢到了十五倍的视频,更加缓慢下来。

    “现在是四十倍慢放,这里可以看到,柳生大师的这一剑,大家请看,这一剑以弧线举过头顶的时候,柳生大师的身体,突然膨胀了一圈,而与此同时,柳生大师还吐出大量空气,注意看柳生大师的口部,并没有任何张嘴吐气的动作,这更像是从肺部被挤压出来的空气。

    这意味着柳生大师并不是由于肺部吸入大量空气产生内腔扩大,导致身躯膨胀,而是体内有大量肌体组织产生膨胀,以至于在对内挤出肺部气体的同时,外部身躯仍然呈现一种膨胀形态。”

    随着泽田教授的解说,视频在继续放映,这一剑举过头顶的时候,柳生元和的脸色白了下来,和刚才身体膨胀时,脸色鲜红的血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而与此同时,视频中柳生元和脸色白了下来的时候,举过头顶的剑身却明亮起来,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剑里发光似的。

    “就是这里,柳生大师,通过大量的数据分析和讨论,我们项目组对这一幕已经有了一些猜想,不过,毕竟也只是猜想而已,所以我们希望柳生大师能给我们解释一下,您是如何办到这一点的?”

    柳生元和苦笑一声,当然,没人能在三维投影覆盖下,看清楚他的脸色:“泽田教授,各位老师,实际上我也不知道该作何解释,这一剑也出乎了我自己的预料。”

    “在座的各位,假如背后有人悄悄的靠近各位,我相信在座的各位都能有所察觉,哪怕背后的人不发出任何声音。

    而各位在座的剑豪,即使是眼睛看不到的地方,身体周围两三米内,如果什么东西在移动,大家也应该能感应的到,这个是什么原理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凝练武魂之后,相信大家自然就拥有这样的能力。

    更进一步,随着感知范围的扩大,感知进一步灵敏,我发现自己能够勉强对周围的空气产生一定的控制力,加上手中剑似乎起到一种过滤器的作用,当时,我自然就可以将武魂、外部可控制的空气和某种我自己说不太清楚的意志、想法等一起灌注在剑上,形成大家现在看到的这个情况。至于更详细的,我真是说不清楚了,惭愧。”

    说道这里,柳生元和无奈的笑了笑。其实到这个时候,虽然他对各种人与人之间的算计不太敏感,但也看出来了,从佐佐木首席主动作为他进入剑豪会的试合对象开始,应该就是为了能让大家有机会,了解一下他的真正剑法秘技。

    不然,剑豪会里面的剑豪这么多,何必要一个六十七岁的老头子出马?还不是怕别人实力不够,逼不出他的绝技吗?

    当然,这种试合是剑豪会的传统,每一位剑豪都应该经历过,也未必是专门针对他的。

    在座的每位剑豪应该也贡献出了自己的独门秘技,没听见刚才泽田教授说过,包括‘燕返’这种传家秘技在内,剑豪会储备了大量的视频教学资料吗,而且在会的剑豪可以随意调用学习?

    要知道,在日本剑道史上,佐佐木家和宫本家可是世仇,现在连宫本剑豪都能帮着佐佐木首席研发双刀飞燕流,可见在剑豪会中,大家互相交流帮助乃是常态,这么一想,柳生元和心态也就平和了下来,毕竟加入一个互相真心帮助的组织,远比加入一个勾心斗角的组织要舒服的多。

    剑豪会可能就是收集了列位剑豪大量的秘技绝学以后,通过剑豪会里面各位剑豪一起讨论,加上人体运动科学项目组的科学家们提供的数据分析支持,推动日本剑道进一步发展的机构组织。

    怪不得以日本剑道联合会的庞大体量,仍然尊剑豪会为其核心组织,原来不仅仅是剑豪们个人的剑道水平问题,而是日本剑道的核心技术,搞不好主要就是由剑豪会推动发展的。

    这就像无论企业规模再庞大,但是核心科技研究所的主要科研人员,地位一定也是企业中最高的那一批,这是一样的概念。

    ————分隔符————

    “柳生大师,您大可不必有什么惭愧的感觉,这里在座的诸位剑豪,能比你刚才讲的更清楚的人,一个都没有!我们项目组成立这么多年以来,也不知废了多少力气,和剑豪会的诸位做了多少次交流,做了多少相关实验,直到现在,连武魂是什么都没弄清楚,各位在座的剑豪们,他们表述的种种情况,还没你刚才说的清楚呢!”

    泽田教授很不给在场诸位剑豪面子,直接毫不客气的说道,就差直接说‘在座的诸位都是垃圾,还没一个初中生说的清楚’。不过,在投影光线的遮掩下,倒是看不清楚各位剑豪的脸色如何。

    “我们项目组对柳生大师当时使用的剑,委托国立材料研究所,进行了材料分解,发现这柄剑使用的高强度合金金属材料中,几乎所有金属离子,都呈现不正常的有序排列状态,对比了其他两柄材料相同的柳生大师备用剑以后,我们可以确认,这种金属离子的有序排列状态和柳生大师施展出的那一剑是有直接关系的。”

    “通过对柳生大师施展这一剑隔空劈斩时环境图像分析,这一剑斩出时,造成了空气中,对不同光谱的光线频率有一瞬间的扰动。

    对这些光谱频率的瞬间扰动现象,我们设计了各种可能性模型,进行分析比对,现在,项目组基本上可以比较有把握的说,柳生大师这一剑斩出时,真的从剑身上射出了一些物质,这些物质过于微小,速度过快,已经远远超出人眼直接观察的上限,只能通过其经过的轨迹,对光线的频率扰动进行间接分析。

    这一剑射出的并不是什么压缩空气,或者像‘真空切’这个名字让我们产生联想的片状真空区域,而是一种离子流,虽然算不得功率非常强大,但是,这种离子流的指向性和集中度,都远远超出我们对离子流的正常认知。即使在天朝专门的大型回旋粒子加速器的历次试验数据中,也没有这样的离子流出现,柳生大师以一人之力加上一把剑,就能发射出这样的离子流,实在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假如,当年冢原卜传剑圣的一之太刀和真空切,就是和柳生大师一样的离子流的话,那么,木刀断铁甲,隔空断甲这些听起来不可思议的传说事迹,就真的不算什么了,别说在那个时代,就算是在现代,也可以说得上是真正的无坚不摧。”

    “不过,虽然基本可以确定,柳生大师施展这一剑的破坏效应产生原理,但是,以一个人的力量,如何发出这样的真空切——我们这里也没有什么合适的名称,就沿用历史上的‘真空切’这个名字吧!——对我们目前的科技进展水平来说,可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只能是一个未解之谜。

    柳生大师,我期待你能够早日完成学业,加入我们项目组,也许只有你这样同时兼具剑豪和研究者身份的人,才能为我们解开这个谜题!”

    泽田教授用饱含着一种研究者特有的热情,激昂的大声呼喊道,其音量之大,情绪之饱满,简直和日本政客的竞选演讲没什么区别,但是,显然在光线覆盖下面的各位剑豪,包括柳生元和在内,对这个话题,大家都不是很感兴趣,根本没人鼓掌。

    不过,泽田教授显然也不在意大家的鼓不鼓掌,自顾自接着说道:“下面,画面先倒回去,我们看看最后一个不解之谜,佐佐木大师的‘飞燕翔空式’!”

    ————分隔符————

    “现在图像定格,在这里,看,佐佐木大师全身悬浮空中,身体没有接触任何东西,按照我们的数据分析,在如此低速的情况下,空气产生的阻力应该不足以让佐佐木大师改变扑击方向,但是惊人的是,佐佐木大师如此沉重的身躯,却硬是在空中改变了方向,甚至滑翔出去一段距离,这简直就像是人学会飞行一般不可思议。”

    随着泽田教授的话,图像开始动了起来,正好是佐佐木首席,在空中改变方向,并滑翔出三米多距离的时候。

    “嗯,如果是刚才,要我解释这个现象,我也很难解释清楚,不过,刚才柳生君正好讲过了一部分相关内容,所以我也可以借此解释一下。

    在我们这样的剑道境界中,人体对周围的空气是有一定影响能力的,当然,我不能像柳生君那样发出离子流,我也很难想象柳生君是如何做到的。但是,通过空中姿态变换和袍袖伸展,加上少许的对空气影响能力,实际上在那个瞬间,空气在我的影响下,到底是空气密度增加了,还是风速变化了,我也说不清楚。

    不过,在那个时候,我的确可以从空气中获得一些反作用力,借着这点力量,加上合适的动作配合,就能凭空做出方向改变,至于短距离的滑翔,那只是这种控制周围空气能力的附加产品,不值一提。

    本来我还不能确定这种能力来自何方,但听了柳生君刚才说明以后,我想,可能剑客的武魂强大到了一定程度,应该能够对周围环境产生影响,而这种影响,是可以由剑豪通过武魂,进行主动控制的。”

    佐佐木真平沉声说道,声音中也带出一股欣喜的语气,这件事困扰了他很久,通过这次交流,能让他想通一点以前想不通的东西,也算是一件意外之喜了。

    “那么,这和异能者的控风能力有什么不同吗?”泽田教授沉吟了一会儿,突然问道。

    在人体运动项目组里,并不是只有运动员和剑豪们被送去收集数据,研究分析的。

    实际上,整个人体运动科学项目是一个更大项目的组成部分,这个项目以研究人体奥秘为己任,其研究方向有很多,例如基因工程、遗传学、细胞诱变、人体进化和诸如寿命延长,癌症和艾滋病等绝症治疗等等,都属于这个跨国合作项目的子项目。

    自然,在这个项目中,异能者也是一个重点研究对象。异能者为什么会拥有异能?异能者和正常人到底有什么不同之处?不同异能的异能者是如何形成的?异能者为什么寿命较短?异能的遗传性如何?

    这些项目,都是跨专业的联合研究项目,在亚共体七国范围内,形成一个统一的研究组织,背后是七国政府的一力支持。

    这个项目以各国科学院,最高科研机构牵头,由各大医院、军方、以及医药公司、生物化学研究机构支撑,组成一个松散的,但是极为庞大的联盟机构进行研究。

    最近数十年来,亚共体七国的黄色人种平均身高增高,力量变大的同时,主食并不像西方人种偏向于肉食,这给原本人口密集,粮食供应比较艰难的亚共体七国节约了大量资源。

    而以亚共体为主的黄色人种在近年来的几次智商抽样调查中,平均智力水平也超过西方白色人种至少5点,这等成绩和这个隐形的庞大研究机构,对人体数十年的努力研究是分不开的。

    但即使是这样庞大的资源投入,人力物力数十年如一日的投入,也只能对黄色人种进行一些细微的如饮食营养结构、婴幼儿奶粉配方改良,和常见的学生健身操、课本培训教育方式等方面的针对性改进。并没有什么跨越式的进化层次的发展。

    而最有可能成功的例子,就是强大武者表现出来的种种能力,这并不是像异能者一般的孤例,异能者几乎是不可复制的,但是武者可以,通过严格的人才选拔,按规定的方式进行修行,可以获得一个接近恒定的暗劲武者(或者说武魂觉醒)成功比例。

    (由于这个工作主要是赤旗国军方在做,所以按赤旗国的称呼称之为‘武者解析计划’。)

    目前还不能大面积推广,因为一来暗劲(武魂觉醒)修炼成功与否有很大偶然性,并不能人工控制;

    二来,武者其实在对社会发展的贡献上,并没有比普通人强到哪里去,反而对社会秩序进行破坏的武者比较多,所谓‘侠以武犯禁’、‘心怀利器、杀心自起’等等,都说明过于强大的个体,不容易遵守一般意义上的社会秩序;

    三来,同样的社会资源投入,培养一名大学生比培养一名武者成本要低,而对社会发展,科技发展来说,大学生更要合算的多,这样的成本收益比例,决定国家不可能大量投入资源,进行大批量的武者培养,何况,普通的武者对国家实际上也没什么用处,现代战争中,不说高精尖的武器设备,光是枪械,一名准确的射手也要比一个普通的武者有用多了。只有到了暗劲大师(剑豪)的层次,才具备一定的实用价值(还只是特定诚)。

    话说回来,如果武者/剑豪发展到最后,能自然形成异能者,那么这个课题的研究价值就大多了,毕竟相比完全无法掌握规律的异能者来说,一个力量来龙去脉,都有迹可循的武者/剑豪,研究分析起来,要容易的多。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 !!

    加入书签,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