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 第七十九章 武魂决的准备——东方
作者:小卒没过河的小说      更新:2017-12-22
    “柳生大师,这位就是北海道著名剑匠——明川大师,专门来听听您对参加武魂决使用的剑有什么具体要求,顺便拿一下您的个人身体数据,好为您量身定制武器铠甲。”

    在剑豪会总部里,柳生元和专用的办公室里面,高桥广美带着一位五短身材的粗壮中年人走了进来,开口向柳生元和介绍道。

    “真是太谢谢您了,麻烦明川大师专门为我跑一次,令人有些不好意思啊!”柳生元和连忙起身,绕过办公桌迎了上去。

    “哈哈,我也是想看看rb最年轻的剑豪,长的到底是什么样子,今天一见面,柳生君果然是英俊少年啊!”一边寒暄着,两人并肩走到办公室的沙发前面,分宾主落座。高桥广美走到旁边去为两人准备茶水。

    “不知柳生君对自己的剑有什么特别要求?”坐下以后,这位头顶有点发秃的中年剑匠首先问道。

    “嗯,我的剑,剑柄不用那么长,因为我习惯单手握剑,一般剑柄有个六到七寸长短就行了;剑身可以加重一些,我力气还算比较大,大约可以使用三公斤左右的剑,剑柄和剑身要一体化,能承受相当大的力矩切变才行。

    至于剑身剑刃的弧度您参考这柄‘洗雪’就可以了。”

    说着,柳生元和拿出放在剑匣中的‘洗雪’,将剑刃形状展示给明川大师看。

    “柳生君也是使用快斩的吗?”明山大师一看‘洗雪’剑身的形状和刀刃的弧度,就笑了起来,在他这种造剑大师的眼里,剑刃微小的形状差异,就可以让他看出许多东西。

    像‘洗雪’这样的剑刃弧度,就是为了更顺利的劈斩破开空气,减少空气阻力而专门设计的,这与其他几种剑的形式有些微小差异。

    “对,明山大师有什么更好的建议吗?”柳生元和高兴的问道,能一眼从剑的形状上,看出使剑人的习惯喜好,这位明山大师一定有真材实料。

    “如果你单纯追求劈斩的速度,我可以给你推荐另外一种形式的剑,像佐佐木真平手里的那一对飞燕斩,就是我打制的;不过你似乎比他力气更大啊,真看不出,像您这样的身材,竟然能比佐佐木首席力气更大?”

    明山大师轻轻抚摸着‘洗雪’,这柄剑要比佐佐木那两把飞燕斩加起来还要重一些,如果佐佐木昨天和他说的是真的,这位少年的剑比他还要快,那么,这位少年的腕力简直不可思议。

    “明山大师,劈斩速度对我的剑法很重要,不过,我的剑法中还有不少其他的技巧,所以还是沿用‘洗雪’的剑刃形式吧,不过剑柄要做的结实些,最好能和剑身是一体成型。”

    说着,柳生元和指着洗雪的白木剑柄给明山大师看,白木剑柄上面,有几个清晰的手印。

    ‘洗雪’柳生元和一直用的很顺手,不过也不是没有缺点,白木剑柄对柳生元和的握力来说,有点不合适。

    自从获得‘洗雪’才刚刚一个月的时间,白木制成的剑柄上已经清晰的出现了手掌握痕,这让柳生元和有点担心,不会什么时候一不小心,就把剑柄捏碎了吧?

    “没问题,柳生君还有其他要求吗?”明山大师沉吟片刻,点了点头,传统的rb制剑方式,都是打好完整的刀条,然后嵌入刀柄中间,加装如剑锷等装具,不过技术已经发展到现代,整柄剑一体成型也不算什么难事,毕竟现在已经不是铁匠们轮着大锤,站在火炉边上,锻打剑身的时代了。

    “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想打制一柄剑,也要剑柄一体成型的,不过是中国剑的形式。”柳生元和朝坐在边上作陪的助理高桥广美点了点头。

    高桥广美转身从旁边的办公桌上取出纸笔,递了过来。

    柳生元和一边在纸上画,一边说道:“这柄剑按照中国剑的形式,剑身为四面汉剑的样式,剑身长三尺,宽三指;剑柄六寸,既不要剑锷,也不要剑尾,剑柄就直直的,类似我们rb剑的剑柄就行。”

    明山大师看着柳生元和推过来的纸上面,那里明明白白的画了一条铁片,这种剑的设计可真够简洁的。

    “恕我直言,这种剑在格斗中有很大的缺陷,如果没有护手,很容易被对方的武器顺着剑身滑下来,击伤握剑的手。”明山大师端详了半天,才说道。

    “没事,这柄剑本身就不是用在格斗上的。剑的整体重量最好在两公斤左右,越坚韧越好,不用开刃。”柳生元和微笑着说,就算现代的冶炼技术超过古代十八条街,但是像明山大师这种具有名望的剑匠,也必然在现代冶炼技术的基础上精益求精,让他们亲自出手给自己这种毛头小子定制刀剑,即使现在自己已经是剑豪身份,也不是什么时候都有这样的机会。

    尤其这次,是因为要参加武魂决,定制的所有武器铠甲,都是走的公费,既然不用自己花钱,那自然顺便给自己也夹带点私货。

    “行,这不难打制,既然不用开锋,剑身又要以坚韧为先,那么材料就使用钨钢吧,这种材料强度比相当大,而且韧性也好,表面还可以采用高分子材料进一步加强剑身强度,而且耐磨耐腐蚀,柳生君需要几把备用呢?”

    “‘洗雪’样式的剑,我需要三把以备不时之需;中国剑样式的剑,一把就行。”

    “柳生君,这些刀剑因为要带上武魂决,所以我就都不开刃了,不过,为了不降低劈斩时的剑速,剑锋的切面我给你做成流线型,这对将来你开刃会造成些麻烦,不如我另外再给你打制一柄开刃的剑?”

    “可以吗?那真是太谢谢您了。”柳生元和没想到还有这样的收获,连忙起身道谢。

    “哪里,柳生君能使用我打制的剑,对我也是一种宣传呢,假如柳生君能在武魂决上取得好成绩,等于帮我做了一次大广告!”

    明山大师是受了佐佐木真平的拜托,来为柳生元和定制刀剑的,他可是从佐佐木首席那里得知柳生元和的实力了。

    现代的剑匠和以前不一样,不是一辈子打几柄宝剑卖出一个超高价就可以的。

    像明山大师这样的著名剑匠,已经不是个人单打独斗,在他们背后,是一个个工作室在提供支持,如果规模再大一点的,干脆就是冷兵器工厂或者工艺品厂。

    就像著名运动员总有运动品牌提供赞助一样,赞助武魂决的参赛选手对这些工艺品厂家或者说冷兵器厂家也是有利可图的,如果选手能在武魂决上使用他们的武器,并获得好成绩,那效果比一般的广告要好多了,毕竟武魂决可是真刀真枪,面对面拼命的。

    ————分隔符————

    “师父,弟子我这就要准备出发了,您还有什么交代吗?”中国大陆fj,一位精悍的年轻人拜别老师,准备踏上自己的征程。

    “武魂决的对手可不像你平日切磋的师兄弟,会对你手下留情,在擂台上,要万万小心,可惜咱们不富裕,路子又不多,弄不到军方的最新式的防护服,只好拿市面上能买到的最好防刺服来充数了。

    还有,如果在擂台上感觉对手压了你一头,你赶紧给我认输下台,武魂决上真会死人的,老师可不想白发人送黑发人。”

    “最后,rb的消费很高,你小子给我节约点。”

    “放心啦师父,您不是说,炼成暗劲就算是一方大师了,咱怎么也能弄点外快回来吧?武魂杯可是有一亿美金的花红呢,咱就算弄不到一亿,弄个百八十万总可以吧?”年轻人不服不忿的说。

    “你弄个屁,就你那样的也算炼成暗劲?刚刚练出一股屁大的真气,连最基本的打磨功夫还没开始,这算个屁的一方大师。小心别缺胳膊断了腿才是正经。以后你的路还长,这次只是让你去见识见识场面,不是让你去赚钱的。

    切,钱那么好赚,咱们六合门还能这么穷?”

    年轻人无语的看着自家师父,这位老人家住的是三层别墅,院子大的能养马,收的几个徒弟每年送来的孝敬,就有百八十万之多,师父的几位子女不说各个都有所成就,但至少也混到白领以上。

    上次师父过七十大寿的时候,连wys市的市长都来祝寿,这要是穷人,那赤旗国饿死的人就多了去了。

    “看什么看,你以为rb的那帮子剑道流派能像咱们六合门这么穷?我告诉你,那帮rb土豪,十九个剑道流派里面,随便哪个流派,拔根毛都比咱们腿还粗!

    这些年严厉打击黑社会犯罪,把我们这些老门派都牵连了,要不是老子我当年参加过革命,现在六合门在不在都难说。遥想当年,我们六合门也算是富甲一方,现在你看看,连送你去参加个武魂决,都要精打细算一番。”

    老头唏嘘不已,回想起当年的好年头,不过转头再想想革命政府的专政铁拳,老头也就没了脾气。

    “师父你放心,徒儿我此去,一定扬我六合之威,让这世上人都知道,只有我们赤旗国才是武道之源,六合门威震天下!”年轻人头一样,把手中长棍往地上一插,昂首挺胸的说道。

    “老王、老王,你赶紧去买船票,给我看死这个臭小子,别让他跑到rb去口出狂言,大出洋相,把我们六合门的脸都丢到国际上去!”

    “不是吧,我爸要和我一起去?******!”

    “你这猴头,没人管着就要上天,你爸如果不去你也不要去了!”

    “呜呜呜——,不要啊师父,我不要和老爹一起去!”年轻人大声惨叫。

    ——————分隔符————

    “上师,我此番前去rb,您还有什么交代吗?”藏地,在一座略显破败的寺庙之中,年轻的喇嘛正拜别座师。

    “火宅之中,方见本色。此去花花世界,是你红尘练心的机缘,同时也是劫数,若是你走的进去,走的出来,你就回来;若是你走的进去,走不出来,那就去寻rb的佐佐木真平大师,让他安排你在rb的生活。

    波仁多,无论红尘内外,你只管依照本心而行就可以了。”说完,坐在蒲团上的老喇嘛闭上了眼,不再看自己弟子。

    “上师,不经红尘,如何能看清自己,弟子已经发愿,要走遍四方,在红尘中度过十年岁月,如果十年后弟子能够走出来,必然回嗒然寺来。”

    “去吧,走你自己的路。”老喇嘛挥了挥手,不再说话。并不大的寺庙里面,一片寂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