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 第六十四章 修行和学习的关系
作者:小卒没过河的小说      更新:2017-12-22
    就在高桥广美吃惊的捂着小嘴,以免自己惊叫起来的时候,柳生元和第三转的化龙经,共计一千零八十个动作也完成了。

    本来他还通过自己的各种尝试,推导出一些第四转的动作,可这些动作还不算完善,也不能形成一个连贯的整体。

    所以这些新推导出来的动作,他可不敢从第三转的收式,顺势连下去,尤其是用这么快的速度一路连着做下去。

    要知道化龙经讲究一气贯之,全身上下呼吸气血,都要随着化龙经的动作调动,这些被调动起来的气血会随着化龙经的动作加速而加速,如果贸然携带第三转的气血运转节奏进入第四转,一旦连贯不上,气血流转不畅,就好像在高速飞驰的跑车上,突然一脚刹车踩到底,那就等着血管爆裂吧。

    所以,完成了第三转化龙经的柳生元和,自然而然的接上了第一转的起手动作,同时慢慢的减缓动作速度,降低气血流转速度,等第一转的动作做完,柳生元和心中一动。

    刚才他携带着被第三转太上化龙经调动起来的庞大气血,重新做第一转的四十九个动作时。

    即使他慢慢放缓了动作,但激烈运转的气血并不是一下子停下来的。

    在如此激烈的气血冲刷之下,他明显感觉到肌肉细胞比往日活跃了很多,就像是有一部分很少运动到的肌肉细胞本来营养供应不足,没有吃饱。

    而通过刚才运转起来的庞大气血冲刷流传,这些本来吃不饱的细胞一下子吃饱了似的,让这部分肌肉组织传来一种满足感。

    在内视中,这部分肌肉似乎一下子明亮了起来,几乎和自己内视中,最清晰的皮肤组织不分上下。

    “原来如此!”缓缓收式的柳生元和呆呆的站在健身房中央,嘴里喃喃的说。

    他一直以为,只有内劲才是自己加强内视能力的途径,也许将来自己能另外找出一些药物,刺激身体。

    通过这样的方式,也可以提高身体素质,就像铁布衫药物洗练皮肤的过程一样。

    可是,今天无意中的一个动作,让他发现了一件自己一直忽略的事情。

    内视的提高方向也许不是自己以前想象的那样,只能靠莫名其妙出现的内劲来帮助提高。

    其中更根本的东西却是自己身体本身——自己根本就没吃饱!

    这里说的吃饱,不是指自己吃饭吃到饱,而是指自己身体全身上下的细胞组织,还有很多根本没有得到足够的营养供应。

    就像当今世界各国,总的生产能力足够让世界每一个人都吃上饱饭,但实际上,世界各地却还是有很多人吃不饱一样;也许自己内视状态中,只有营养供应比较充足,健康、甚至可能是健壮的细胞组织,才能在内视中清楚的看到。

    在内视中,身体内部各部分组织看上去有明有暗,还有些部分根本看不见,原本自己以为这是自己目前锻炼不到区域,或者内视的能力还不够高强,当内劲进一步强大起来,就可以通过内劲的辅助效果,看清楚原本看不见的部位。

    但是从另一个角度,如果以细胞组织健壮程度,获得营养供应充分与否来解释内视效果,其实也说得过去。

    如果以完全看不见的部分作为营养供应不足为标准,那么营养供应最充分的部分就是肌肉、皮肤和大脑。(当然丹田在内视中也很明亮,但是在身体上根本找不到在哪儿。虽然内视中丹田应该在小腹,但是丹田完全不像其他在内视中比较明亮的身体部位,即使不通过内视,也能通过现代医学知识,知道其肌体组织结构,而丹田这个东西,根本就不知道是什么组成的)

    如果按照肌肉、皮肤和大脑的特点来分析下去,自己原本肌肉在内视中是最清晰,但自从铁布衫修行有成,皮肤下层的毛细血管分布就密集了不止一倍,为皮肤细胞组织提供充分的营养,使得皮肤在内视中清晰程度还要超过肌肉组织。从这个例子来说,毛细血管越密集的区域,肌体组织的营养获得越充分,内视效果就越好。

    同样,大脑是人体中消耗营养最多的部分,虽然在内视中看不见大脑的具体组织形态,但既然消耗如此之多的营养,想必供应营养的血管组织在大脑中分布也是非常密集的吧?这些资料应该已经有人研究出来了,正好自己不是有了一个助理吗?叫她去想办法弄来大脑的医学资料,自己对照着看一下,就知道是不是像自己想的那样了。

    肌肉是支持一个人运动的最直接肌体组织,柳生元和不是自夸,他每天要运动超过五个小时,即使是专业运动员也不是人人都比他的运动量更大,他的肌肉组织想必获得刺激和锻炼都算是比较充分了,何况在内视能力的支持下,他有意识均衡锻炼全身上下、内外的所有肌体,所以,在内视中,他全身的肌肉组织都基本是一片明亮的。

    直到刚才,在大量气血的冲击下,有些肌肉组织竟然传来一种‘我吃饱了’信号,这才让柳生元和惊讶的发现,自以为已经充分锻炼的肌肉组织,竟然还有营养不良的部分,不过这也可以理解,就算是世界上最富有的美国,不也是有人无家可归?

    那么自己就有了一个新的修行方向——找出为全身肌体组织,提供更充分营养的办法。目前已知的营养提供办法只有血液供应一种方法,而且成功的部分也只有皮肤组织,现在的皮肤组织比起以前来,最大的变化就是毛孔深处变得清洁和皮肤表面以下的毛细血管大量增加,所以自己现在皮肤颜色是白里透红,这个透出来的红就是皮肤表层大量增加的毛细血管。

    可是该如何提高自己毛细血管的数量?又如何提高自己的血液总量呢?

    柳生元和突然想起,前世里有义务献血和吸血鬼的传闻,这两件事听起来风马牛不相及,但曾经有过一篇冷门的文章说起过这两件事情的由来。

    常人只知道少量献血并不影响人体健康,甚至还能刺激人体造血功能,加强相关人体系统的活跃性,这本来没错,但是为了号召大家义务献血,事务有两面,对人体造成损伤那一部分部分内容,大家都心照不宣的隐瞒下来。

    献血为什么会刺激人体造血功能,加强相关人体系统的活跃性?就是因为献血以后,剩下的人体血量不足以满足运输人体营养的需要,为了填补这个缺口,人体的平衡机能会自动加强造血能力。

    也就是说,献血的人是在身体组织缺乏营养供应的情况下,向大脑报警,然后才会大脑启动人体造血功能,人体本身在这个时间段就处于一种亚健康状态,本身已经受到了伤害;

    另外,人体造血也不是凭空就能造的,它需要动员人体长久不用的许多机能,让整个造血器官加班加点的超负荷运转起来;

    可是就像一个人久不运动,突然要跑一千米,多半会造成一定的运动伤害一样,这本身对人体是有伤害的,所以要限制一次献血的数量,就是为了让这种伤害被限制在人体可恢复的范围内。

    这就是献血者尽量选取身体健康的年轻人的原因,因为年轻人恢复能力更强,能够减少这部分伤害。

    反过来也有例证,‘打了鸡血’一般形容一个人过度亢奋,但亢奋也要有原因的,这个原因就是打了鸡血!

    倒不是说鸡血真能让人包治百病,但是鸡血中的营养却真的能让人短时间内营养过量,爆发出更高的活力,导致人亢奋起来。

    甚至由于营养充裕的原因,的确能治疗一些相关疾病。当然副作用也不少,光是人的血型和鸡的血型万万匹配不起来,就已经是后患无穷。

    而在西方,有人发明了输血疗养法,当然这个输血疗养法的医学理论水平要远胜于‘打鸡血’的土方子,可两者原理却是一样的,都是通过吸收额外血液中的营养来保养自己。

    而西方关于吸血鬼的传言,也是从输血疗养法盛行开始流传的。

    这种疗养方式当然不能大肆宣传,毕竟这也算是掠夺同类的生命力来保养自己。所以,凡是干这个的医院,无不是闷声发财,没人会宣传此项业务,但是在相当范围内,这也不是什么秘密就是了。

    所以,对于平头百姓,自然是号召大家献血为主,而有门路的权贵富翁,往往是输血保养为主,其间差别自然不足为外人道了,这就更不适合广泛宣传了。

    那么,自己是不是也需要去输点血呢?柳生元和不敢肯定输血是不是就全无副作用,哪怕血型吻合,但人体中的血液这种东西,并不只是血型这么简单,如果说他只求一时健康,那倒无所谓,可是他追求的长生不死,却要尽量避免任何会带来隐患的东西,他还是更相信自己身体里生产出来的血液。

    也许还有另外一个办法,自己可以抽取一部分自己的血液保存起来,然后需要时输回自己体内,这个办法唯一的问题是血液保存期间,是否会产生某种未知的变质。

    相到这里,柳生元和烦恼起来,书到用时方恨少,古人诚不欺我也!

    看来还是要上医科大学,对人体生物方面的知识加强学习,不然脑子里这点知识实在不够用。柳生元和越是修行,越觉得知识的重要性。

    无论是无音环境对人体的影响、还是人体组成结构、甚至细胞组成,这些知识无不与他的修行探索息息相关,偏偏这些知识自己还没有掌握,柳生元和决定,以后每天要抽出一些时间努力学习,就算自己脑筋不转弯,但至少记性好啊!就算死记硬背,也得把这些知识先记住再说!

    ————分隔符————

    被柳生元和的一套太上化龙经,惊的要捂住了嘴,才没有惊叫出来的高桥广美,发现这位少年剑豪练习完了这套不知名的功夫以后,就傻呆呆的站在原地,一张脸上神色连续变幻,时愁时喜,总之,看上去很有变成神经病的嫌疑。

    高桥广美不禁为自己担心起来,这位老板要是发起疯来,自己可万万抵挡不住,而且自己的死伤多半还不会有人为此负责(剑豪有豁免权,神经病也有)。

    就在高桥广美准备悄悄的溜出健身房的时候,外面传来开门的声音(健身房在大门附近)。高桥广美连忙走出去迎接来人,顺便离这位看起来不太正常的剑豪远一点。

    ————分隔符————

    “啊,您就是柳生大师的母亲南田女士吧,您看起来真是年轻美丽啊,真不像是有一位十四岁孩子的母亲!”

    高桥广美看见开门进来的是一位看上去比自己也大不了多少的女子,她看过了柳生元和的相关资料,自然认得出来这位就是老板的母亲南田雅子。

    “您是?”突然看到在自己家里出现一个陌生人,南田雅子自然提起警惕,同时把身后正要进门的小林樱挡在身后。

    “我是柳生大师的私人助理——高桥广美,初次见面,请多多关照。”为了博取老板亲生母亲的欢心,高桥广美见面就是一个九十度的大幅度鞠躬。

    “您怎么会在我家里?”南田雅子仍然没有放下警觉。

    “我是国家为柳生大师配置,专门处理个人杂务的私人助理,因为工作需要,要与柳生大师的家人认识一下,所以今天就跟大师一起回来了,柳生大师正在健身房里修行。”

    “元和!元和!”妈妈南田雅子没有走进大门,就站在门口,高声呼唤起来。

    “妈妈,我在这儿。”被母亲的声音惊醒,脱离了妄想状态的柳生元和连忙走出健身房,迎接母亲。

    “这是怎么回事,你什么时候有助理了?还叫你柳生大师?”南田雅子看见儿子从里面出来,才算放了心,一边换鞋进屋,一边问道。

    “元和君现在可是‘国家一级津贴获得者’呢。”从南田雅子身后闪出小林樱,骄傲的说。

    “小樱,你怎么和妈妈一起回来了。”

    “在楼底下正好碰到了妈妈。”

    “柳生君现在的身份是国家机密,因此不能和您细说,不过您放心,我就是国家专门配置给柳生君的助理,负责为他解决各种生活上的问题。

    请看,这是我的工作证件,隶属文化省编制,您可以通过警方对我的证件进行查询。”说着,高桥广美把自己印着‘rb文化省’烫金字体的精美证件拿了出来。

    “等等,元和你给我过来,给我好好说说到底怎么回事?”看了一眼这个高大上的证件,南田雅子觉得比起眼前这位高桥广美,还是自己的儿子好对付,于是干脆叫柳生元和过来解释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