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 第五十五章 东京都初级中学剑道赏
作者:小卒没过河的小说      更新:2017-12-22
    广田和子无聊的坐在嘉宾席上,看着面前的场地上,两个小朋友挥舞着竹剑,呼喝不绝,噼里啪啦的打来打去,也许两位初中生觉得自己正在激烈万分的战斗着,不过在广田和子的眼里,如果不是为了维持礼貌,她都要打哈气了。

    为了维持礼仪,尽管觉得无聊,她还是得集中注意力观察着下面的表演,虽然她不是裁判,但等一下可能会有主持人请她发表评论意见,要是她坐在嘉宾席上睡着了,那可不仅是她的污点,连带着天取神剑流都得一起丢脸。

    广田和子是天取神剑流的十五位教习之一,作为rb历史最悠久,传承最多剑道秘技的天取神剑流,近千年以来几乎一直执rb剑道界之牛耳,地位远不是其他剑道流派可以比拟的。

    即使到了现代社会,武士阶层已经没落,剑道不再是武力的象征,自然剑道流派的社会地位也不如武士时代那么重要了,但是剑道文化仍然在rb文化中是不可取代的一部分,而天取神剑流也依然地位显赫。

    今天她原本计划去做一次全身spa,深度保养一下自己。

    平日里每天都要艰苦训练,而且作为教习和大岛慧老师的长徒,她是大岛慧老师在剑豪会中的代表,还要处理天取神剑流和剑豪会的各种事务。

    比如说在国外哪个城市要开设一间新的剑道馆、要协助文化省到美国做剑道文化推广等等,可以说在她手头上,无论那一件待办事务,都要比到这里来看小朋友们菜鸡互啄重要的多。

    以前遇到这种事情,都是派一个为人持重的内室弟子来就行了,反正在天取神剑流里,任何一个内室弟子,点评这些初中生的剑道表演都是没问题的。

    之所以强调要找一个为人持重的内室弟子,主要还是怕年轻人乱说话,嘴巴没有把门的。

    现代社会的媒体节操有限,假如你说其中一方剑法没练到家,媒体就能给你引申到天取神剑流传人看不起其他流派的传人上面。

    这次,是她的老师大岛慧亲自吩咐,叫她过来看看这次东京都rb初级中学剑道赏。

    老师为什么会这么吩咐,她倒也明白,这一次剑豪试,心一流推荐了一个十四岁的剑豪候选。

    当申请文书提交到剑豪会的时候,把老师气的不轻,直接拍了桌子,说‘心一流已经堕落到了拿孝子出来哗众取宠的地步,我要亲自主持这场考核,看看他们到底把剑豪当成什么东西!’。也正是因为老师大发脾气,才这么快的安排了这次剑豪试。

    没想到老师在剑豪试上被打了脸。那个剑豪候选者虽然只是一个十四岁的少年,剑法却犹如鬼神,老师和对方鏖战的时候,两人剑光流转如电,自己作为旁观者根本看都看不清楚。

    不过自己也有一些看清楚的地方,当时,那个少年起手发出一剑,简直就如同长虹经天,一剑跨越五米距离,那一道剑光,至今回忆起来,都觉得有一种惊心动魄的美丽。

    回想起当时少年的那一剑,再看看下面拿着竹剑,规规矩矩比试的两位选手,广田和子只觉得这场比试真是丑陋不堪,不堪入目,让人心生厌烦,还不得不耐心的坐在这里。

    等下主持人要是来问她的意见,还要绞尽脑汁,想些好听的话来说,真是想想都郁闷。

    在那次剑豪试结束以后,虽然老师和那个少年在表面是打了一个平手,但是老师私下里承认,对方的剑道造诣还要在老师之上。

    广田和子一直把大岛慧老师当做自己的偶像,觉得只有老师才是rb剑道的第一高手,这次老师坦然在她面前承认失败,对她造成的冲击可想而知。

    一连两天,她连吃饭都觉得没味道,打理流派事务的时候,也常常觉得这个计划没意思、那个业务没必要,看什么都不顺眼,莫名奇妙的否决了好几个提案。

    尤其是今天还得跑来看一帮小朋友表演,真是岂有此理,即使是老师的吩咐,她也提不起什么精神,这完全是对她的大材小用,有这个时间,真不如去做全身spa,深度保养呢。

    她决定,等这里的小朋友比赛完结后,就去申请参加这一届的武魂决,要用对手的血来给自己提提神,不然的话,自己现在的精神状态实在是太颓废了。

    ————分隔符————

    “康田学园队入场!”坐在准备室里的五位选手听到广播,各自整理了一下剑道服,在青木绘真的带领下,排成一列纵队,踏着rb青少年歌曲——风之零,走出房间,踏上属于他们的战场。柳生元和也在其中,坠在队伍的末尾,和其他同学一样,摆出一副昂首挺胸的样子,五个人列队入场,接受在场的观众和老师们的检阅。

    这次东京地区参加初中剑道比赛的一共有三十一支队伍,柳生元和所在的康田学园现在已经进入了半决赛,直至现在,柳生元和作为大将,还没怎么上过场。

    作为以学校为参加单位的比赛中,赛制是三人淘汰制,即每个人有三次失分机会,失去三分就下台换人,而在之前的比赛,对手最多只能打到青木绘真这一关,所以还轮不到他上场。

    康田学园的出赛队伍由五人组成,先锋是木下小次郎,中坚是社长青木绘真,大将就是柳生元和,还有两位替补,一位是铃木不二,另一位是河源招。上一次柳生元和参加这个比赛的时候还是初一,那时候他是作为替补出场,直到结束,也没有捞到上场的机会。

    “哥哥,加油!”一个男孩的声音在观众席上响了起来,这么熟悉的声音,柳生元和不用看,肯定是自己的弟弟柳生明光来给自己加油助威了,既然自己的弟弟来了,多半妈妈也来了。

    抬头望去,果然,不只是弟弟坐在观众席上,连父亲、母亲和小樱都坐在一起,看见他望了过来,家人们一起挥手致意。柳生元和的心中泛起一阵暖意,虽然他并不在乎这场比赛,但是家人的关心他还是很在意的。他踮起脚尖,朝家人的方向用力的挥着手。

    ————分隔符——————

    广田和子正百无聊赖的等着下面两组比赛对手上场,当然面子还是要做足的,她跟大家一起,随着入场音乐为走入场地的两队学生热烈鼓掌,可是突然发现在入场队伍里似乎有一个人有点眼熟!

    她停下鼓掌揉了揉眼睛,按理说那个人无论如何不该出现在这种比赛里面啊!看前面引路的学生,手里举着一块康田学园的牌子,她连忙拿起面前桌子上放着的参赛人员名单,找到康田学园参赛人员名录,上面只有一个姓柳生的,名叫柳生元和。

    广田和子呼了一口气,原来不是一个人啊,想必是孪生兄弟什么的。不然一个现役剑豪跑来参加这种初中生剑道比赛,要是被人知道,连剑豪会的格调都要被拉低了,但是说不定这位会是一个好苗子。毕竟是孪生兄弟,怎么也不该天差地远吧?

    “广田老师,您怎么了?”坐在广田和子身边的是北斗绝心流的内室弟子长野光,无论从剑道界的地位还是个人剑道修养上,都得对广田和子尊称一声老师。

    “没什么,刚才还以为看到一个熟人,看来是我认错了。”广田和子揉了揉眉头:“看来是这段时间太累了。”

    ————分隔符————

    半决赛的对手是千代田区的另一所初级中学——名勤学园,这所学园是传统的剑道名校,出过好几位剑道名人,他们的剑道社指导老师曾获得rb剑道大赏的第九名。

    在比赛前,青木绘真还特意把名勤学园的情况给队员们仔细介绍过一遍,不过当时柳生元和去内视了,根本没注意听。

    双方队员在场上列队,互相行礼,然后各自回到自己的等待区域。

    “这次输定了。”名勤学园的等待区域里,中锋中野大志垂头丧气的说。

    “八嘎,你这混蛋,还没开始比赛,你说什么屁话?”名勤学园剑道社社长谷口敬合大怒,顾不得这里是比赛赛场,大声的训斥道。

    “这位同学注意,剑道比赛场地不得喧哗!”一位站在附近的裁判警告道。

    “对不起,老师。”谷口敬合连忙道歉,还不忘狠狠的瞪了中野大志一眼。

    “柳生老大在康田学园的队伍里!”中野大志小声说道。

    “什么!柳生老大在对面?”这下连谷口敬合都没脾气了。

    柳生元和在这附近的中学圈子里,已经被传成‘妖神’了,一般的初中生哪里有勇气站在他的面前?

    “呶,对面排在最后一个的就是柳生老大,上次柳生老大叫人去康田学园捧场,我亲眼见过他。那天,附近几乎所有初中里有点名声的人都去了,差点弄成交通堵塞。”

    “这还怎么打?”

    “怕什么,柳生老大还能第一个上场不成?我们先赢个一两场,回去对田中老师也有个交代。”

    “对,不管怎样,反正先赢下一场再说。”

    ————分隔符——————

    名勤学园不愧是剑道名校,作为康田学园的先锋,木下小次郎第一次在场上连一分都没拿到,直接被淘汰了。

    看着情绪低落走回康田学园休息区的木下小次郎,青木绘真用力拍了他的肩膀一下,才带上自己的面具,走入比赛场地。

    “柳生君,我是不是很没用?”木下小次郎坐在长椅上,双手撑着脑袋说道。

    “你还行,不过对方的确水平不错,是比你强一些,只是你运气不好,不然怎么也能拿到一分。”柳生元和漫不经心的说道,木下小次郎可能是有点紧张,这次发挥的还不如平时在学校里训练的时候。

    “是吗?那我还得更加努力才行!谢谢你,柳生君”被他这么一说,小次郎的精神稍微好了点,抬头看向比赛场地,在那里,青木绘真正和对方互相行礼,马上就要开始比赛了。

    “嗨”比赛的两人一起大喝一声,同时展开进攻。

    rb剑道中有一个基本功叫‘气合’,指的是通过大喝,将自己的气息与发力结合在一起,产生更强的爆发力。

    本来这是一种相当高级的发力技巧,牵涉到内脏发力的奥秘,不过无论什么技巧在没有精通之前,都是表面功夫花架子。

    就像青木绘真和她的对手太田中一郎两人一样,他们所谓的气合,就是大叫一声而已,其他什么毛用也没有。

    rb剑道的对决非常迅速,在rb正统剑道中‘被斩杀之前斩杀对手’的理念占据主流,所以在比赛中,往往双方同时进攻,最后以谁先击中对手来判定胜负。

    这要是真剑对抗,砍死对方的同时,多半自己也得被砍残废了。

    几次试合以后,青木绘真总算以一分的优势,险险的淘汰了对手太田,不过女孩子体力不佳的缺陷也暴露无疑,连在场下的木下小次郎,都可以看出青木绘真的剧烈喘息。

    名勤学园的中锋中野走上赛场,他没有抓住青木绘真剧烈喘息的机会提出立刻开始比赛,反而低声问道:“我说这位青木同学,你们怎么把柳生老大拉来参加剑道比赛了?这也太犯规了吧?”。

    “呼呼——,柳生君本来就是我们剑道社的成员,呼呼——”青木绘真喘息着回答。

    “真倒霉啊!”中野大志暗骂了一声,郁闷的问:“你想再歇会不,我可以帮你拖点时间。”

    “不用,谢谢你的好意,我已经好多了。”

    “试合,开始。”作为裁判的老师宣布。

    不出意料,仅剩一分的青木绘真很快输掉了比赛,走下场地。

    不过在面具下面,作为胜利一方的中野大志,脸色比输掉比赛的青木绘真还要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