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 第二十八章 切磋
作者:小卒没过河的小说      更新:2017-12-22
    傍晚八点多,柳生元和来到今天早上锻炼的草坪处,与他并肩而行的还有中岛汉方,高木美影和小林菊跟在后面,再后面还有几个拿着座椅和各种酒类、饮料的随行人员。

    草坪被球灯的柔和的灯光照耀着,比起白天来也不差多少。

    高木美影和小林菊在草坪边上落座。中岛汉方和柳生元和走向草坪中间。

    中岛汉方首先对柳生元和施了一礼,道:“柳生先生,请指点。”

    ‘指点’这个词和‘指教’一词在rb语境中是不同的,rb人说‘请指教’,那多半是客套,用在比试上就是‘请你过来和我切磋一下’的意思;但是‘指点’却是面对比自己高明,视为师长的人才会使用的敬语。

    “中岛君,指点谈不上,我们切磋一下吧。”柳生元和抽出今天刚刚到手的名剑——洗雪。而站在离他大约四米外的中岛汉方,也抽出自己的佩剑,然后两人一起将剑鞘扔在旁边的地上。

    “他们用真剑啊,不会伤到彼此吧?”小林菊担心的说。

    “放心吧你,中岛叔叔可是拥有剑豪称号的人,还曾经获得rb剑道大赏,他的剑法在整个rb都数的上号;至于元和那个怪物,连枪都不怕,你还担心有人能用剑伤得到他?”

    “柳生先生,我失礼了。”中岛汉方持剑行了一个面对更强对手的rb剑道古剑礼,然后突然大喝一声,双手持剑做上段式,脚下步子忽长忽短,踏着奇异的节奏,向柳生元和冲了过来。

    这步法可要比在青木馆比试的那位学员慢慢朝前挪移的步法高明的不知那里去了,每一步不但出人意料,而且不断的将脚步力量和个人气势蓄积起来,直到踏入柳生元和身前三米处,正好是中岛汉方力量与气势的巅峰,此时中岛汉方突然暴喝中一刀劈下,在夜晚灯光的映射下,划出一道雪白的匹练,从上至下,直泄而下。

    如此气势,即使作为旁观者,高木美影和小林樱也惊的张着小嘴,手中的点心和饮料停在嘴边一动不动。

    “仓~~~~”一道震颤的长吟,柳生元和手中的武士刀以最省力的夹角,迎上了劈下的长刀。两柄刀互相摩擦着,挤压着,各自滑开,然后又在主人的驱使下回旋斩击。

    中岛汉方一柄武士刀劈斩挑刺,撩击削抹,连续不断的攻击着,脚下随着刀的惯性而移动,同时将武士刀的这一招余下的力量转化为下一次斩击的力量,十几刀以后,他只觉得自己的人和刀似乎融为一体,全身上下的力量不分彼此,每一次挥刀,无论是落空还是交击,都能把刀上的力量储蓄起来,化作连绵不断的刀光从四面八方向柳生元和汇去,今天,他觉得自己的剑法突破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地步,如果说以前他的剑法是一招一式,千锤百炼,那么在今天,这些从十岁起,无论刮风下雨,每天挥剑三千次以上,练就的基本功,就像一串珍珠,在这场剑斗中被串联成为价值连城的项链。

    在旁观者小林菊和高木美影的眼里,中岛汉方几乎化成了一片剑刃风暴,围着柳生元和疯狂的劈砍刺杀,连续不断的武士刀交错的颤音,就像龙吟一般,延绵不绝。

    中岛汉方从未有过如此顺畅的进攻,一剑两剑、十剑百剑、数不清自己进攻了多少剑,在此刻,他就是剑,剑就是他,这是他一生都在追求的境界,而在这里,现在,终于达到了。

    这样流畅的攻击不知持续了多久,中岛汉方的手臂开始发酸,呼吸也不再顺畅,脚步也不那么稳当了。

    突然间中岛汉方反应过来,面前的少年在他如此狂风暴雨般的进攻下,两柄武士刀却从来没有正面碰撞过,每一剑都是滑错而过,而且每一剑,在剑上传来的力量,都恰到好处的将他发出力量从一个巧妙的角度反弹回来一部分,让他能够借着反弹回来的力量,顺畅的接续下一次攻击。

    中岛汉方收住手里的武士刀,退了两步,深深的鞠了一躬:“柳生先生的剑道造诣真是惊人之极,汉方多谢您的指点。”

    “中岛君,我们只是切磋而已,哪里谈得上什么指点。”柳生元和垂下手中的刀,笑着说道。

    “今天学生已经受益匪浅,需要一段时间进行消化,希望将来能有机会再向柳生先生请益。”中岛汉方保持着深鞠躬的姿势,继续说道。

    “中岛君太客气了,我们互相学习吧。”柳生元和微笑着走过去,扶起还保持着鞠躬姿势的中岛汉方,“您和高木叔叔是什么关系?”

    “惭愧,在下在三林会里面担任剑术总教习一职,真是误人子弟。”

    “哪里,中岛君是我见过的剑术最强的人了。”柳生元和说这话的时候倒是真心诚意,不过在中岛汉方耳朵里,却引申出另外一重意思。

    “柳生先生,难道您的剑术是自己创造的吗?”如果眼前这位少年有剑术方面的指导者的话,按照少年目前的剑术造诣来看,他的指导者,剑术必定远在自己之上,可以他却说,自己才是他见过的最强剑手,按照这样的说法,这个少年的剑法有可能是自创出来的。

    “也不算是自创,我从小就参加剑道社的学习,后来自己有了点想法,瞎练着玩的。”柳生元和笑着解释说。

    中岛汉方听着这一番话,只觉得自己这半辈子活到狗身上了,简直不知道该如何把话接下去。

    “柳生先生,您的剑法真的已经到达了神而明之的地步,如果这也是瞎练着玩,那我们这些人就太惭愧了。”中岛汉方无奈的说:“不过,我还认识一些比我更高明许多的剑豪,柳生先生如果有兴趣的话,我可以为先生引见。想必对先生来说,这也是一件乐事。”

    “中岛君,不用这么麻烦了吧。”柳生元和可不是中岛汉方想象中的武痴,他练剑只是准备在rb混一口安稳饭吃而已,毕竟有着前世里打虚拟游戏的基础,这口饭可比努力学习,然后找一份工作(或者给老爸打工),一天干十小时要轻松多了。何况他还需要大把的时间探索如何才能长生不死,这才是他的主要目标,而练剑的过程,也是他探索自己身体奥秘的过程,这种一举两得的美事,才是他坚持练剑的动力,至于真要把剑法(刀法)练到什么地步,说句实话他并不在意。

    “柳生先生,一点也不麻烦,想必他们也很愿意结识柳生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