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 序 人之将死
作者:小卒没过河的小说      更新:2017-12-22
    人死的时候会发生什么?张明现在能很肯定的说,会做梦。

    现在张明就在做梦。与别人做梦不同的是,张明知道自己在做梦,而且做梦的内容都是他自己选择的。

    张明清楚的知道自己正躺在兔子国海上市的金瑞医院里,一个特护病房中。今年他已经一百零三岁了,对这个岁数的人来说什么时候翘辫子都不稀奇,所以进病房躺着也很正常。这几天张明觉得自己精神越来越混沌,总是时醒时睡,在这种状态下,张明发现自己居然能控制自己睡着的时候做什么梦。

    他第一个能控制的梦,是在他想回忆一下自己的父亲和母亲的时候,于是他就梦见了自己小时候挨揍的样子,奇怪,早在十几年前他就想不起来自己的父母亲的模样了,可是在梦里,他即使是趴在床上,不用回头,却也能清清楚楚的看到年轻时的父亲和母亲,他贪婪的看着父亲年轻甚至能说的上英俊的脸和母亲不算美丽,但总是温暖的笑容,感觉到一种从未有过得温馨和辛酸。只是梦里的场景不太对头。父亲正在用大巴掌狠狠的抽他的屁股,似乎是他某次考试不及格的场景。而母亲在一边拉都拉不住父亲,急的要哭了。张明是哭的惊天动地,喊得声嘶力竭,其实他屁股上倒是疼的不是很厉害,这种大巴掌打屁股和鼓掌是一个道理,只是打的声音响,并不是很疼痛。不过即使是在梦里,张明也知道如果他哭喊声不够响,会被打的更厉害,所以张明一向是很配合父亲的巴掌,每挨一下不管疼不疼,叫的一定很卖力。

    打了半天,总算是父亲消了气,张明自然不敢立刻从床上爬起来,老老实实的摆出一副我被打的动不了的样子趴在床上,嘴里断断续续的哭着,因为如果立刻停止哭声就会露馅,下次老爸可能就打更重,那就真是自己作死了。

    母亲拉着父亲走出了门,把房间的门关上,张明发现自己虽然趴在床上,却可以看到和听到门外发生的事情,不过想想自己现在是在做梦,也就释然。

    母亲这时一点也没有要哭出来的样子,拉着父亲说:“徐蛋越来越不把挨揍当回事,现在连哭都像是装的,你是不是打的太轻了!”

    父亲也没有在屋里打他的时候一副凶相,还用手去抓了抓后脑勺:“孩子那么小,已经打的很厉害了,再打会打坏的。”

    原来妈妈才是坏人,我被骗了这么多年!张明愤愤的想到。

    张明醒过来了时候,床头边上坐着自己的儿子,儿子已经是满头白发,一脸的皱纹。张明没来由的感到一阵空虚,自己的儿子都老成这个样子了。

    张明的儿子都七十多了,身体还挺硬朗,就是头发都白了。张明自己一辈子平平淡淡,也没有赚到多少钱,但是儿子却是白手起家的亿万富翁,所以张明到老了还能躺在金瑞医院的特护病房里享福。

    张明看着自己的儿子,心里却在想着自己的孙子。这个儿子从型张明不是很亲,主要是太有主见了。张明大概在三十岁出头的时候才结的婚,就一个儿子。当时国家的政策是计划生育,作为在事业单位当米虫的张明自然不敢违反国家政策,不然立刻开出公职。张行小时候是由爷爷奶奶带着的,等张明退居二线,有时间关注孩子的时候,发现孩子都大学毕业了。张明由于工作突然清闲下来而爆发出来的父爱,被张行怼的一无是处,好不容易费尽心力给孩子安排的工作,张行干了一个月就辞职创业去了,把张明气的半死。而后来的结果也证明了孩子要比他优秀很多,这让张明摆出一副老怀大慰表情的同时心里郁闷不已。

    直到孙子出世,张明正好退休,于是按照张家的传统接过了孙子的抚养权,为这事还和媳妇、亲家差点闹翻了脸。这个孙子由张明取名叫做张兴,意思的张家兴旺发达就指望他了。不过在张明的溺爱下,孙子自小就没学好,从小成绩就差,最后高中毕业连大学都没考上。分数低到了连张行都不好意思出钱把他塞进大学。

    孙子张兴倒也不是完全一无是处。在张明来说,这个孙子张兴是很有领导能力的,张兴在大型网络游戏中组织工会,自任会长。高中就一手创建的咆哮工作室是一个跨越数个格斗、骑砍类网游的大型工会组织,网络会员人数超过十五万人,在张兴二十一岁的时候,工作室在用自己的零花钱和张明的赞助下支撑了两年后居然没赔钱,还达成年盈利二百一十万的成绩。如此奇葩的创业路线自然和他老子张行的企业实体创业思想完全南辕北辙。另外说一句,张明就是咆哮工作室的元老之一,从小就陪孙子打游戏,一直打到自己连游戏都打不动为止,为这事没少和儿子媳妇闹别扭,而孙子张兴也是在爷爷支持下才变得无法无天,完全不把学习成绩放在眼里,到了最后搞出来一个游戏创业思路。

    “爷爷,爷爷!”张明努力的扭过头去,看见床的另外一边站着一个中年人。

    “你是?”张明觉得有点脸熟,但是想不起来家里有这个人啊。

    “我是张兴啊,你孙子啊。爷爷,你看这是谁啊?”中年人把一个孝拉倒床前,“叫太爷爷,快叫。”

    孝咬着一根手指,看着躺在床上的张明,说:“太爷爷。太爷爷你为什么躺在床上不起来啊?都快中午了。”

    张明迷迷糊糊的觉得又看到了自己的孙子,高兴的说:“张兴乖,爷爷只是有点累啦,可能爷爷起不来了,你最喜欢的小斩马刀爷爷还留着呢,回头叫你爸爸去拿来。”

    孝还不知道太爷爷在说什么,一边的张兴已经泣不成声。

    说完,张明努力的睁着眼睛,转着头,扫了一遍床边上的人,嗯,除了坐在椅子上了六七个特别眼熟,还有十几个年轻的,小的围在周围,张明记不起来他们都是谁了,但是他知道这么多人都是自己的儿孙们。张明很高兴的笑着,想起自己小的时候,家里除了爸妈就没有别人了,每次爸妈工作自己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就只能拿着几本小人书翻来覆去的看,书都翻的掉页了也舍不得扔。现在自己都儿孙满堂了。

    我们老张家兴旺发达了,死而无憾!死而无憾啊!

    张明高兴的闭上了眼。

    “嘿,你来接我了吗?”张明在一片光芒中看到自己的妻子年轻的脸,高兴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