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第二百三十三章 植豆兵
作者:忘语的小说      更新:2018-04-05
    “原来如此。那这道兵除了可以驱使作战外,还能派什么用途?”韩立点了点头,又问道。“道兵根据来源不同,通常具有某种特殊天赋,且百分百地服从主人的命令,可谓悍不畏死。若是数量达到一定程度,还可以组建各种大阵,能成为我等仙人最得力的臂助,可谓无往不利呐。”呼言长老摇头晃脑的回答道。“这道兵既有如此多好处,岂不是人人都欲得之,为何我在外界却极少见到有人催动?”韩立有些疑惑的问道。“嘿嘿,你小子当这道兵是什么,普通仙人都用得起那还有什么稀罕的?须知培养道兵可是需要耗费大量的资源和精力,还要靠一些机缘,并不是所有仙人都有资本和能力培育的。即便是像豆兵这种被称为下三品的种植类道兵,放眼整个烛龙道,也没几个人有。”呼言长老嘿嘿一声,解释道。“多谢呼言长老相告,在下受教了。那关于这道兵炼制之术……”韩立冲其施了一礼,又说道。“好了,看在你给老夫弄来的酒方份上,我这里有些种植豆兵方面的心得就给你了。不过给老夫记住,不允许传出去!对了,这两只金丝琉璃杯老夫挺喜欢的,就当你小子孝敬的了。”呼言长老先是面色一肃,接着狡黠一笑的说道。说罢,也不等韩立答应,他便手掌在案几上轻轻一抚,便将两只金丝琉璃杯给收了起来。与此同时,案几上也多出来了一本薄薄的黄纸书册。韩立虽有些无语,但对于这老头脾性已有了些了解,自然不会多说什么,伸手将那本薄册拿了起来,翻看了几页,随即小心收了起来。那看似不起眼的黄纸书册上,记录的确实都是一些豆兵种植方面的内容,看起来也的确是呼言长老在此方面的许多独到见解,回去可以好好揣摩一二了。“多谢前辈。”他由衷朝老者施了一礼,说道。“行了行了,咱们是各有所得,互不相欠。老夫现在很忙,没时间招呼你了,你快去忙你的吧。”呼言长老摆了摆手,说道。韩立应了一声,随即告辞离去。出了太玄殿后,他直接回到了赤霞峰。一进洞府,他便直接来到了那片小型灵药园。此时的药园之内已种植了不少灵药,而那只负责照看灵药的巨猿傀儡,就守护在药田的田垄边。韩立来到西南角的一片空置的灵田前,蹲下身来,用双手在松软的泥土中刨出一个半深不浅的土坑来,手腕一翻,取出一枚核桃大小的黄豆,扔了进去,而后又将周围的泥土推了过去,填平了土坑。这枚黄豆,正是当年在灵寰界境元观中,他从黄巾巨人身上得来的那枚母豆。根据呼言长老送给他的那本薄册心得记载,豆兵在落地之后,生根发芽尚需要一段不短的时间,但具体需要多久,则无法确定。因为不同种类的豆兵,甚至是同类豆兵的不同个体,在发芽周期上都存在一定的差异,这与豆兵的本身质量,种植豆兵的土地以及所选用的灵液,都有着很大的关系。提及灵液,自己那掌天瓶中的灵液,应该是最佳选择了。只是之前因为要催熟灵药,小瓶中的灵液已经消耗一空了,故而也只能等下一次的灵液凝结出来之后,才能用于浇灌了。做完这些后,韩立又看了几眼旁边的其他灵药,在巨猿傀儡的灌溉下,有几株年份已经接近五万年了。这些灵药已经到了可用的年份,可他手上却没有合用的丹方。宗内虽有获取丹方的途径,只是炼制丹药本就是个熟能生巧的过程,而对于真仙境精进修为有益的丹药,炼制肯定不易,以自己炼丹造诣虽可以尝试,但免不了要历经数次失败,才可真的炼制出来。以他如今手中的灵石和仙元石,在同阶真仙中虽算得上是小有身家,但一旦开始炼制丹药,恐怕未必真的够用。他身上如今倒有不少中低阶的法宝灵材等物,接下去需要好好筹划下,如何分批售卖出去,尽可能为炼丹多做些准备了。不过在此之前,还有几件事需要处理一下。思量间,他回到了密室中。盘膝坐下之后,韩立单手一翻转,一只精巧的储物镯出现在掌心,一道法决过后,一大堆五颜六色的东西出现在身前。这储物镯正是玄冰山脉中出现的那名身份不明的真仙老者身上夺来之物。说起来,这老头也不知什么来路,似乎掌握了一些白素媛那小丫头老祖的下落信息,此番出现要掳走白素媛,也不知出何目的。可惜自己没能将对方元婴抓住,否则倒可以通过搜魂好好探查一番了。韩立如此想着,熟练至极的将其中的灵石仙元石,以及法宝灵材等物分门别类的挑出,并一一收起,不多时,地上便只剩下了三样东西。一大块表面布满纹路的暗金色金属,和两个玉盒,上面都贴了几张灵光闪烁的白色符箓,显然里面的东西非同小可。他首先拿起那一块暗金色金属,此物足有西瓜大小,赫然和他先前从那蜃元兽处得到了几块金色矿石一模一样。韩立看着手中的金属,心中泛起些许好奇。那蜃元兽收藏此物,这个身份不明的真仙老者储物法器中也有这东西,看来这金属应该有什么特别的用途。他略一思量后,翻手将金属块收了起来,先前对此物并没有太过在意,看来需要抽空找人鉴定一下,看看这金属究竟是什么东西。接着韩立拿起了一个玉盒,手中青光大放,点向上面的符箓。那些白色符箓似乎感觉到了威胁,一个个尽数泛起耀眼的白光,试图抵挡他的动作。韩立冷笑一声,屈指一弹。数道青色剑气飞射而出,随即一闪化为几道青色剑丝,缠绕住了白色符箓,猛地一绞。啪嗒一声!白色符箓断成了数截,灵性全无。他淡笑一声,打开了玉盒。里面是一块白色令牌,有巴掌大小,外形比较奇特,比较细长,而且看起来也不工整,仿佛是一个顽童用玉石随意打磨出来之物一般。韩立伸手拿起令牌,凑到眼前仔细打量了起来。这令牌材质晶莹剔透,表面浮现出一层柔和晶芒,绝非凡物,他也认不出是什么材料。不过此物既然收藏的如此慎重,肯定非同小可。然而他用了几种手法秘术将此牌里里外外探查了一番,可惜还是一无所获。他摇了摇头,将白色令牌又放回了玉盒,翻手收了起来。既搞不清楚,以后再说吧。最后,韩立拿起另一个玉盒,同样施法破解了外面的封印符箓。玉盒里面是一本泛黄的书册,看起来已经非常老旧,书页似乎是用某种兽皮制成的。韩立拿起书册,粗粗翻看了一下便摇了摇头,将书册合上,放回了玉盒。这书册没有封面,不知具体名字,但看里面记载的内容,似乎是一部记载关于炼器相关内容的典籍,收录了不少强化和炼制法宝之术,但有些偏门。如今他还有不少事要处理,等以后若有空暇,再研究一二吧。韩立将这个玉盒也收了起来,单手一掐法诀,重水真轮浮现而出,悬在了身前。他双目蓝光闪动,探出手掌一招,一小团重水从真水袋中飞了出来,悠悠荡荡朝着烟色真轮上靠了过去。此时的真轮正悠悠转着,表面散发着一阵阵烟幽幽的光芒。结果当那团重水靠近真轮之时,轮上的那团水之道纹立刻亮起了水蓝色的光芒,从中散发出一阵阵淡淡的法则之力。白日和那个真仙老者战斗时出现过的那种吸引之力,也随之再次出现,悬浮一旁的重水“嗖”的一声,被重水真轮直接吸纳了进去。虽然很轻微,不过重水真轮再次变得沉重了一点。韩立见此情形心中一喜,重水真轮果然可以继续吞噬重水。他手腕再度一挥,足有一水桶水量的重水立即涌动而出,自虚空中朝着重水真轮浇灌而下。重水真轮上的水之道纹蓝光大放,仿佛牛饮水一般,大口吞噬着那些重水,很快将那些重水吞噬了大半。就在这时,异变突生。那团水之道纹光芒狂闪了几下,突然变得黯淡下去,停止了继续吞噬。重水真轮和他的心神联系突然被消失了大半,变得若断若续起来,真轮突然失去了支撑,从半空落下,砸向地上。韩立眼明手快,一把抓住了真轮,这才没有让其掉在地上。不过他的手臂也被带的猛地一沉,吸收了这么多重水,真轮比之前重了不少。“怎么回事?”韩立心中有些疑惑,喃喃自语一声道。虽然起初只是为了掩人耳目,但这重水真轮经过他尝试后,发现在交战中威能不俗,日后或有大用,他可不希望有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