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身之穿越异世界的吸血真祖 第六百八十二章 虚幻小剑
作者:雷姆的粉的小说      更新:2017-12-21
    剑!在王琪冲入宝座百米范围内以后,暴动了。

    数不清的剑在那个区域内横扫,叮叮的火花碰撞声不绝于耳。

    明眼人一瞬就能看出,那个剑阵的威力被压制了,从这个域外大铁只允许金丹期及以下修为的人进入就可得知一二,难度会有,但不会超出太多。

    王琪的那把下品一阶灵器锋利异常,并且含有着少许的灵智,往往在王琪自己顾及不到的时候,从剑刃上射出一道剑气将那些攻击抵消。

    可以说是势如破竹的,王琪一路直冲到了距离宝座大概四十米的位置,到了这里,就是王琪也够呛,四周围的剑气,无论是质还是量都上升了,比之刚一进入的那里要强好几个档次。

    王琪面临的局面,位于下方的人是不知道的,能看到的就是那让人头皮发麻的无数把剑在翻滚。

    一点一点,王琪又向前挺近了半米,再也坚持不下去了。

    众人就看到王琪慢悠悠的漂下,喷了口血,脸色苍白的什么都没说,直接打坐疗伤。

    看到王琪的表现,赵骄阳眼神变了变,王琪是金丹初期巅峰,修为不高,但配上那把下品一阶灵器残血剑,就是他也会感到棘手,连王琪都这样了,赵骄阳心里有些没底。

    陆陆续续的有人去尝试,好一些的轻伤,重一点的濒死,许轻芸有自知之明,连金丹期的高手都铩羽而归,她就不去献丑了。

    “前辈!这里应该是某位剑道大能留下的传承试炼之地,从之前的那些剑侍,到现在的剑气,就是不知道这里是不是最后的传承之地?”许轻芸说着,抬头看了眼上方,又有一位不死心的家伙想去尝试,可以想见那个后果。

    “剑道吗?”拉结若有所思的摩挲着下巴,男人的浪漫有很多,枪,机甲,高达,车,就其中,刀和剑又是一种,刀的霸道,剑的孤冷,可以说各有所长。

    等刚才的这位尝试完了,一样,铩羽而归,狂三上前两步,准备起跳,另一边,眼看大家陆续失败,准备去拿下那个传承的吴梓,见到狂三走了出去,像是要去尝试的样子,吴梓迟疑了。

    “时崎姑娘!给你这把剑,可以护得你周全!”吴梓不但没有去抢,反而借出了他的武器,下品一阶灵器,撼天剑。

    赵骄阳撇撇嘴,别过脸去,心里羡慕又嫉妒,同样是金丹修士,可王琪有灵器,吴梓也有灵器,唯独他这个大师兄没有,还在用那把极品十阶宝器,没有个好的背景,真是做什么都难啊。

    “多谢!不过不用!”狂三笑眯眯的拒绝了,没有接吴梓的剑,轻轻跺了下脚,产生的反作用力在这片本就有浮力的空间里,使得狂三轻而易举的就飞了上去,速度不算快,在这一刻,狂三就是这个空间的焦点。

    拉结盘膝坐下,闭目,大部分精神都进入到狂三那里。

    见狂三没接受他的剑,吴梓有些失望,不过并不大,以后机会多的是,他有的是耐心,只要狂三没有归宿,那么他就有信心。

    眨眼间,狂三进入了宝座的百米范围。

    没人去这个范围的时候,处于下方的人能清楚看到上面的宝座,上面的轮廓,纹路,就连那个骸骨也都能看到,但是当有人进入百米范围,那么就完全不一样了,数不清的剑刃风暴会充满那片区域。

    在狂三进入里面的刹那,王琪微微睁开眼瞄了下,复杂之色闪过,赵骄阳,吴梓,包括其它心里喜欢狂三的男修,或者表现出来,或者藏着,但无一例外的是担心,狂三的强大在场人中就只有王琪一人感受到过。

    “好锋利!”将一块精钢铁抛出,连一秒都不到的,那块精钢铁被绞成了齑粉,狂三讶异,目标锁定在上方的宝座,狂三慢慢的飞过去。

    周围攻向她的剑刃,剑气,全部被一层灰暗色,半透明的光膜阻隔在外,运用的是咫尺天涯的效果,看着就一个指头的距离,可其中被狂三用时间无限拉长了,可以说就算花费十万年,这些剑刃也碰不到狂三。

    让其他修士望尘莫及,甚至重伤的剑刃风暴,狂三就跟走进自家后花园一样的,直到靠近到那个宝座,狂三才停止了继续往上漂的趋势。

    从下方可以看到的就只有宝座,还有骸骨的一部分,凑近了看才发现不止是如此,骸骨的怀里抱着个盒子,骸骨身上穿着质地从未见过的材料制作成的长袍,在中指骨上,有着一枚戒指。

    狂三微微眯眼,左右看了看,剑刃风暴没有停止,相反,不仅没停止,更是以一个近乎疯狂的程度在冲击。

    “是我没有达成试炼的要求?还是这个试炼本就该如此?”没有答案,狂三的身上冒出黑影,黑影形态变化为了一只手,拿起那个盒子,那枚戒指也没放过。

    剑刃风暴疯狂的攻击着狂三,对那个盒子和戒指没有丝毫的照顾,就好像忽略了它们一样。

    狂三操控黑影化作的手打开盒子,盒子不大,也就盘子大小,里面自然不可能有什么太大的物体。

    “剑?”不出所料。

    “不!这个剑,是虚幻的!”

    在狂三惊疑的注视下,虚幻小剑嗡鸣中自动浮起,笔直的射向狂三的眉心,剑小,威力不小,剑所划过的空间,裂开了道道碎纹,那些疯狂攻击着狂三的剑刃风暴在此剑的锋芒下纷纷退避。

    小剑抵达狂三的眉心前不足五厘米的地方,不得寸进。

    时间是种很作弊的能力,凌驾于所有的能力之上,你除非是强出了一个次元,不然在时间面前统统要跪。

    “这个就是传承吗?”狂三一个时间停止笼罩在此剑的身上,立马的,虚幻小剑没了动静,这就给了狂三近距离观察的机会。

    小剑是虚幻的,可它又有实质的攻击,可以看成介乎于现实和虚幻,往返于两者之间,剑身上刻有很多的字符,那些字很古老,狂三看不懂,研究了良久,没有发现任何问题。

    “没有危险?”狂三伸手在剑上触碰了下,并没有危险临到的感觉,琢磨了好半响,狂三解开了时间停止,放开了时空间隔绝,任由这把虚幻小剑进入到她的眉心。

    虚幻小剑顺着精神,进入到了拉结的意识里,那一刻,拉结,拉姆,雷姆,狂三,齐齐咦了声,全体晕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