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身之穿越异世界的吸血真祖 第六百六十二章 雪白的吃人女
作者:雷姆的粉的小说      更新:2017-12-14
    “你的意思是,你知道很多事情吗?”拉结轻声道,没有任何的威压,也没任何的气势,可是正因为这样,带给许轻芸的压力就更大了,特别是有那个漆黑的空间裂缝,还有面带无法掩饰的恐惧,维持飞奔的姿势无法动弹的焦元子,许轻芸艰难的咽着口水,浑身血液好似凝固了一样,没有能够说话,许轻芸点头。

    “那好!找个地方跟我说一下!”说着,拉结抬手朝着许轻芸一抓,许轻芸凭空的浮起。

    眼看拉结好像要离开的样子,许轻芸急了,因为害怕,又有急切,导致她的声音带着些颤抖;“前辈!可,可以!杀了他吗?”

    好不容易松口气的焦元子眼睛一瞪,心气上涌。

    “为什么?我和他又没有仇恨,虽然杀过人,但是无缘无故的去杀,那种事情不符合心理!”拉结看不出情绪的问道。

    “此人可恶至极,为了强逼我,追了我数月之久,更是在我的饭食中下药,刚才如果不是前辈,我,我的清白已经没有了!”哪怕是再害怕,许轻芸说起这个也是一肚子的气,如果不是此身的身份敏感,并且宗门被灭,她沦落至此,哪里容得下一个小小的金丹修士来强迫,更何况她才十八,和一个几十岁,潜力到头的老家伙一起,这是哪怕蒙着眼也不会去看上的了。

    “是这样吗?”

    焦元子哭丧着脸;“前辈!误会啊,这里面有误会!”焦元子那个悔啊,他现在也看出来了,拉结和许轻芸压根就不认识,可是认识不认识那还重要吗?不!一点都不重要!

    “知道我讨厌什么吗?强迫女孩子的人,特别是那方面!”拉结眯着眼睛,目光扫在焦元子身上,顿时让得焦元子一股寒气涌上来,让他忍不住一抖,拉结手一挥,那个空间裂缝呼吸间扩展开,犹如一张大口朝着焦元子吞去。

    “啊啊啊!前辈!我,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强烈的死亡危机浮现,焦元子眼泪都快飙出来了,活得越久,就越是珍惜生命,怕死。

    “前辈!饶命啊,我再也不敢了!前辈!”

    拉结眉头一挑,再往前送了送,直到焦元子大半个身体都进去,清楚的感受到空间断层中的风暴危险以后,拉结才将他拉回来;“记住你的话哦,如果强迫女孩子这种事情再发生的话,你就可以去死了,如果你觉得能胜过我的话,那么就随你!”

    浑身大汗淋漓,如虚脱了一样,焦元子瘫痪似得瘫软在地。

    拉结没再看他,带着许轻芸,施展空间挪移离开了此地。

    双眼无神,内里满是恐惧的焦元子良久失神;“刚刚的那···”

    咔!

    焦元子的话没说完,他所躺着的那块地整个塌陷,空间裂开,将焦元子给吞了。

    片刻,空间扭曲下,一位诡异的女子出现,她的皮肤颜色和正常人不一样,是全白,跟纸一样,嘴唇也是白的,眉毛,头发,全部都如雪似得白,眼睛是唯一不同的颜色,绿色,瞳孔更是诡异,那是六个瞳孔重叠起来。

    “这个味道?”她鼻子嗅了下,闻到了拉结残留在这的香味,还有菈荷,路夕,眼里的贪婪更浓郁了。

    唰唰唰!

    一道道遁光从远处射来,这些是来此地探查的修士,有些踩踏着飞剑,有些是莲花,有些是葫芦,奇形怪状那是无奇不有。

    “异宝呢?”

    “血光冲天!绝对是重宝!”

    “在哪里?去什么地方了?”

    她的脸色诡异一笑,张开双手抬起一捏,空间绞碎了,一条露出半个身体的白色巨大毛毛虫猛地撞向了那些处于半空没来得及躲开的修士。

    呲呲!

    腐蚀的声音,但凡是被毛毛虫触碰到的修士,呼吸间就被吸干了生机,成为了一具具干尸。

    “什么!”

    “小心!此人有异常,快退!”其它及时退开的修士一个个脸色大变,就要退走,只是有机会吗?

    几分钟后,此地荒废了,地面上有着很多具干尸,法宝,飞剑的残渣。

    “呼!”雪白女子揉了揉小肚子,吐了口气。

    “好难吃啊!不过,有更加美味的在等着!”皱眉的说着,想到拉结,菈荷,路夕,她再次展颜轻笑,全身上下都是雪白一片,头发,眉毛,眼睫毛,嘴唇,皮肤,搭配上那六个重叠起来的瞳孔,笑起来已经不是什么好看不好看了,而是恐怖,渗人,犹如鬼一般。

    诡异的一笑,她的身体融入虚空,消失不见。

    后来陆续的有修士赶来此地,只是等待他们的是那满地的失去生机的干尸。

    远离这里的另一边,数百里外,经过几次空间挪移来到这里的拉结放下许轻芸,左右环视一圈,让菈荷,路夕去准备住的东西,然后看向许轻芸;“把你知道的告诉我吧!”

    此时的许轻芸,心里如同翻江倒海似得,无法平静,她从宗门被灭,通过长辈的秘法传送出去,来到了这个东大陆,就东大陆的了解,近些年清楚很多,现在所在的位置赫然是东大陆的落语山脉,可要知道,她之前的那个地方可是在距离此地数百里外的青晨王朝啊。

    “大乘期!是大乘期吗!”翻江倒海的心里满满的不平静,许轻芸原来的宗门内,就有着大乘期的强者,虽然很难想象她那个血晶石居然可以召来如此恐怖的存在,可同样的,许轻芸也升起了一股希望。

    “如果能求到此人的帮助!那我的仇,不就可以?”

    啪的一声空气轻响,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许轻芸一跳。

    “你是在想什么呢?告诉我你知道的事情!”拉结放下双手,眼看许轻芸居然还有空发呆,心里无语,刚才还说差点失去了清白,怎么现在还有时间去发呆呢。

    “对不起!前辈,请原谅!”许轻芸正襟危坐,也顾不得地上的尘土了,脸颊上浮现出虚汗,心里暗骂自己,都什么时候了还这样;“前辈!您具体想知道的是哪一方面啊?”

    “唔!就你们这里的境界划分,还有宗门,宗派这些,还有势力的划分等!”

    许轻芸暗暗的吸了口气,开始整理思绪和言语,将她所知道的,除却敏感和泄露宗门机密的事情不能说以外,其它全部都告诉了拉结,至于隐瞒什么,这种事情许轻芸可不敢做啊,面对这种神秘的强者,敢耍小心思就证明你活得不耐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