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身之穿越异世界的吸血真祖 第五百三十一章 路夕的恨!气自己
作者:雷姆的粉的小说      更新:2017-11-23
    “啊啊啊!”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句话可不是说假的,一听到抓住路夕的人可以获得一千金币,那周围的数十人直接是红了眼了,这可抵得上他们好几个月的工资了,而只是抓住路夕就能获得。

    因为钱而冲昏了头脑的他们没有去想的是,能破开上面来到这里,会是什么简单的人吗?

    嗡!

    一层厚厚的风压以路夕为中心开始突显。

    “别来妨碍我!”路夕轻声道,也不见她有什么动作,冲上去的数十人以比来时还要快的速度倒飞出去,纷纷的撞到了其它的物体上,或者是墙,或者是椅子,或者是装饰物。

    “可恶!什么东西!”

    “啊啊!”

    “我的肋骨!”

    “嘶!”

    保暮恩得惊呼,居然一瞬间就!这些人的厉害他可是见过的,都是以一敌十的好手,其中更是有以一敌百的魔法使,居然只是瞬间就被解决掉了!

    梅川异夫也很惊异,不过他听二王子稍微的透露过一些,当初在抓这两个精灵的时候,也是付出了不少的代价才弄到的,想必实力不会差到哪里去。

    没有去看周围那些倒在地上哀嚎的人,路夕将目光落在了保暮恩得还有梅川异夫的身上;“请放弃无谓的抵抗,你们不是我的对手,如果还要继续反抗下去的话···”

    身体周围浮现出了各式各样的兵器,刀枪剑戟斧钺钩叉,这些都是压缩和凝练风元素所改造过来的,和单一的风弹和风刃比,这样的尖锐和难缠的武器形态,伤害力那是可想而知的会很高。

    “呵!稍安勿躁!”梅川异夫露出了善意的笑容,他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二王子和他说的可不止是精灵们的美貌啊,同时还说了她们的单纯,天真,确实,和狡猾又诡计多端的人比起来,精灵确实是单纯的有点过分了。

    “这位美丽的小姐!你是来找那些孝的是吗?”

    路夕狐疑,点点头。

    “是最近失踪了的那些孝?”

    继续点头。

    “他们啊!都是我邀请来玩的!”

    “玩?用精神迷惑来邀请吗?”路夕质疑道。

    “不不不!”梅川异夫笑眯眯道:“之所以这样,是因为这位先生,他的独生子早年丧生了,迫切的喜欢孝子,想要和孝子一起玩,我也知道那样的方式带他们来很不对,可是美丽的小姐,希望你也可以体谅一下,对于一个早年失去了独生子的父亲!那份喜欢孝的心意啊!”

    保暮恩得神色一异,他到现在都还是单身呢,哪里来的独生子啊?不过见梅川异夫那在路夕看不到的角度下使的眼色,却是明白了什么,在路夕看来的时候,露出了悲伤和哀悼的表情。

    “是啊!我的孩子,他叫,额,保暮斯特!”临时乱想了个名字,保暮恩得悲伤道;“都是我的疏忽啊,以为他一个人可以很好的玩,就睡觉去了,哪里想到,等醒来的时候居然中暑死掉了!”

    我的天!说的太过了!梅川异夫大惊,这就算是再怎么编也不能说的这么夸张啊,中暑死掉?那是得多么大的太阳,和多么傻的孝啊?还有周围的大人呢?保暮恩得也感觉自己说的太过,可是结果如何呢?

    “是吗?”路夕怔然,歉意道:‘抱歉!让你想起伤心事了!’

    好好骗啊!梅川异夫现在终于明白二王子为什么会说这样的话了,这个精灵,对人类的事情知道的真的很少哎,这样漏洞百出的谎言居然都相信了。

    “没!没什么!”调整着心情,梅川异夫主动的走向路夕;“你能理解我的心意就好!唉!可怜天下父母心,又有哪个父母是不爱惜自己孝的呢?”

    说话的过程中,梅川异夫右手在自己的口袋里掏着东西,手还在里面一阵隐秘的捣鼓,好像是在打开盖子。

    “我派人用精神迷惑带那些孩子们来,也只是为了满足下这位先生的想子心情罢了,并没有做任何伤害他们的事情,每天好吃好喝的!”距离近了,梅川异夫表情那是活灵活现的,仿佛他是真的为满足一位爱子心切的父亲和孝玩耍才会做出这些事情似得。

    “这样啊!可是,就算是再怎么样,也不能不声不响的带走那些孝啊!他们的父母该多着急,多担心啊,不能只想着自己!”

    “是!我知道,美丽的小姐,你不光人美,心地也很善良呢!”笑,赞叹的笑,感慨的笑,维持着这个笑不变,梅川异夫缓慢的取出口袋里的那个东西,抬起到面前;“美丽的小姐,这是一种珍贵的香水!为了答谢你的教诲,我想要送给你!”

    “这,这怎么好意思呢!主人说了,不能随便要别人东西的!”路夕惊,连忙摆着手。

    “呵!没什么的,只是香水而已,仔细闻一下,味道非常的好哦!”笑着,梅川异夫吹了口气,手中的那个奇怪的容器中,那些粉被吹出,那一时间,梅川异夫屏佐吸不敢吸气。

    而路夕呢?想着只是香水,能有什么问题呢?轻轻的闻了下,哪里知道,这些粉对气流非常敏感,在路夕鼻子吸气的时候,那微小的气流居然都卷着这些粉全部,统统的顺着路夕的鼻孔进入到了她的体内。

    噗通!

    整个身体一震,路夕眼前一晕。

    “啊!这,这个是!”

    血在沸腾,在奔涌,仿佛要破开身体似得。

    “唔!看样子就算是精灵也不能幸免啊!”看到路夕的样子,梅川异夫了然道。

    “你,刚刚说的那些都是骗人的吗?”路夕双手用力按住嗡嗡响个不停的太阳穴,艰难道。

    “呵呵呵!哈哈哈哈!到现在才明白过来也太晚了,馁,精灵都是不长脑子的吗?”

    又是这样!路夕紧咬着樱唇,咬破了,她居然总是不长记性,无缘无故的带走那些孝,只是为了让一位想子心切的男人可以聊以慰藉,这种理由她居然也会相信!感受着越来越奇怪的身体,路夕恨,更气她自己!

    “喝啊啊!”

    轰!

    一圈能量波动荡漾开来,距离就近的梅川异夫张口就是狂喷着血,血管爆裂死掉了,保暮恩得虽然距离远一些,但是他一普通人,哪里受得了路夕气愤之下的一击,七孔流血暴毙。

    气流的涟漪扩散,周围的墙寸寸龟裂。

    那些之前被路夕打退的家伙,纷纷被这股能量给压死。

    梅川异夫他失算了,没有料到路夕是大魔导士,居然敢靠近她到这个距离,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哪怕是被下了药的路夕,也还是大魔导士,不是连魔导士都没有的他可以对抗和承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