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身之穿越异世界的吸血真祖 第一百二十章 说到做到,不然是小狗
作者:雷姆的粉的小说      更新:2017-09-19
    王宫,王沉稳的坐在书房里,双手抱胸,眼睛紧闭,听完了对面之人的汇报,没有说话,而是挥了挥手。

    那人鞠了躬,转身离开此地。

    “你们能去击退那个家伙吗?”书房里没人,王是在对谁说话?

    “只有当身为月耀帝国的王出现危险之时才能出手,这是当初定下的约定!”

    这是什么样的声音啊?雄厚,有力,听着让人耳朵发麻,血液沸腾的几乎要爆出身体似得,唯一可以确定的一点是,这不是人类的声音。

    “可是现在吾的女儿被劫,对方的目的很明显是想通过她来威胁吾,这等于是间接的做出危害吾的事情。”

    “现任的月耀王哟,请不要玩这种语言游戏,有我们在,没有人敢对你下手,能终结你生命的只有两条,病死,老死,约定的内容并没有对其它的详细描述。”

    王呼吸不稳,他现在恨不得能穿越时空回到过去,跟那个老祖宗说清楚,这定的什么鬼规定啊,只是保护王一个人,其它的,甚至连国家出事了都无动于衷,这么强大的战力却只能当做摆设,还有比这种事情更让人无语的吗?

    “该死!”

    月耀帝国共有三位大魔导士,一位是帝师,一位是军部统领,另一位则是散漫旅者。

    军部统领远在帝国的最北边,守护着那里,不被强敌入侵,根本抽不开身。

    散漫旅者就是一喜欢到处游玩,不受约束的家伙,五年前现了一次身,王派他去调查些事情,接着就再没了消息,天知道去了哪里。

    本来帝师,军部统领,旅者就是互相牵制的,现在平衡不在,混乱自然也就产生了。

    这边王愁烦着呢,那边,大战正在展开。

    单人,面对五百位死士,死士的实力统一魔法师,和月华学院的学生不同,哪怕是一样的力量,受到专业军事化训练和寻常学院的练习那是存在着根本上的差别。

    “第二批,放!”

    咻咻咻!

    在艾克躲避那五百支追踪魔箭矢的同时,五百死士再次放了一发,这五百支魔箭矢加入了之前的队列,犹如蜂涌一般的追逐着艾克。

    “第三批,放!”

    又来了,连续放了十批,因为是急行军,所能携带的装备要尽可能的轻,每个人不多,除了弓就只带了十只箭,当射完以后,所有人当即丢下那张弓,拔出刀,抽出剑。

    五百人,每人十支,加起来就是五千支,魔箭矢包含着元素之力,可以在短时间内少量的吸收附近的游离元素补充动力,持续的追踪敌人。

    当然那个时间不能太久,不然也会失去效果。

    从魔箭矢的第一批射出到第十批,前后不过三十秒,每三秒一发。

    斯凡妮雅震撼的看着面前的一幕,五千支魔箭矢,犹如排山倒海似得在奔涌,光是在一旁看着就不寒而栗,数量太过庞大,如果引爆其中一支,那么剩下的四千九百九十九支就会一齐爆破,那个威力可不是开玩笑的。

    艾克眉头忍不住皱起,在哪里引爆他都不担心会受伤,只是距离这么近,如果在这里破开的话,势必会伤到公主,甚至运气不好一些,炸死了都有可能,思及此,艾克方向一转,朝着远处退去。

    趁这个空隙,五百死士跑到了那个大坑边;“报告,五百人已经赶到,请下达指示!”

    音月咳咳的咳着血,从废墟中爬出,头上流血了,身上不少地方都擦破了皮,音月没有在意,吃了几颗补充魔力的药;“抱歉,等下要麻烦你们了,能活下来多少我无法保证。”

    “出现在这里,我们就没有活着回去的打算,况且帝国不会亏待我们的家人,只要得知这一点,就足够了。”

    贫民靠什么出头?平民靠什么能摆脱命运?

    或许有那天赋,运气逆天的家伙,能够一路变强下去,但是事实证明了那是凤毛麟角,大部分的依旧是贫民,平民。

    有鉴于此,帝国开放了一项政策,死士公开化,这个政策是面对底层贫民,平民开放的。

    贵族不需要用这样的方式来改变命运,由学院区的精英研究出的药物为主要关键,哪怕是没有修炼过魔法和武技的普通人,也可以获得超乎想象的力量,代价是生命。

    来到这里的五百人,平常做训练,弓箭训练,短兵交接的近战训练,魔法的对轰训练。

    因为都是普通人,所以做的也大都是模拟,也就是纸面上的知识,出来之前就已经喝下了那个药,此时每一位都是魔法师。

    死士的作用就是做自杀式攻击,攻城的时候,勘探未知地域的时候,围剿凶恶魔兽的时候,不能说多么的残忍,这是一种等价交换,用平凡人的生命,来交换他的家人在未来的日子里能过上好的生活,就是这么简单。

    音月从大坑里跳出,去到斯凡妮雅身边,劈手破开束缚着斯凡妮雅手脚的水柱;“公主,没事吧?他有没有对你?”

    斯凡妮雅沉默的摇着头;“音月,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老师他怎么可能会背叛父王,没有理由啊!”

    无论怎么想都想不通,做什么事情都有理由和动机的吧?那老师的动机是什么?

    “不知道,现在也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公主,顺着那个方向跑,一直跑,不停的跑,找个地方躲起来,如果等下是音月来,那就证明没有事了,可是如果是帝师的话,那就绝对不可以出来,知道吗?公主大人!”

    双手放在斯凡妮雅的肩膀上轻轻的抓了下,音月抱起公主,一个跃跳,跨越了很远的距离;“公主,再见,照顾好自己!”

    “说,说什么糊话,要走一起走啊!”斯凡妮雅不可避免的害怕了,音月这明显带着些遗言的语气让得咱们的公主大人心慌了。

    “暂时借用一下拉结的说话语气吧,冒昧了,请原谅!”先是道歉,然后音月脸一板,呵斥道;“笨蛋,只有你离开了我们才能撤退啊,有你在,我们处处受制,连想跑都不行,要是想我们能平安的活着,就现在快跑!”

    模仿着拉结的语气,口吻,音月说着,话落,抬手弹了公主一个脑瓜崩。

    斯凡妮雅哎呦一声,倒退了好几步,手捂着额头一个劲的喊疼。

    “抱歉!刚才的一切失礼了,请务必原谅!”音月跪下,头磕在地上。

    “嘶c疼!”斯凡妮雅揉着额头,疼的龇牙咧嘴;“音月,你真的会来吗?会平安的来找我吗?”

    “是!绝对!”

    “说话没有做到,就是小狗!”

    “是!”只能是下辈子成为那只狗了,音月心里暗暗想道。

    得到了这些,斯凡妮雅深呼吸,最后深深看了眼音月,还有后面那些人,接着转身,不顾一切的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