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之穿越诸天 第四百七十五章 预感
作者:干燥的心的小说      更新:2017-12-01
    烛蜢托着青州鼎,从小千世界之中走了出来,外面一片昏暗,三面大旗成品字形将方圆百里都囊括在了其中,上面绣着十二祖巫之中帝江、弇兹、句芒三人的图案,弥漫出缕缕的浊气,勾连在一起,遮天蔽日,将九鼎之间的联系给隔断开来,同时也将这里的一切动静给遮掩了起来。

    难怪这烛蜢行事如此肆无忌惮,原来是外面还有三个大巫接应啊!且看看他们是什么来路!

    江皓便化成灰尘,附在烛蜢的兽皮衣上,将气息尽数收敛,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四处,只见在大旗下方各站着一个巫族,一个白若冰雪、鸟头人面,一个人首兽身、长满了骨刺,最后一个人身虎尾、苍颜白发,俱皆是是大巫修为。

    “你总算是出来了!这个就是青州鼎吗?”鸟头人面的大巫名唤翼祁,身材最是高大,足有数百丈,刚刚就是他等的不耐烦出言催促的,此时见烛蜢出来顿时迎了上去,脸上闪过一抹诧异之色,问道:“你竟然受伤了?这是怎么回事?”

    另外两个大巫一个唤作寒揾一个唤作夸粦,也是面现惊色,烛蜢的实力在几人之中是最强的,但此时看上去竟如此凄惨,实在是让他们有些惊讶。

    “何止是受伤,我差点就栽到里面!”烛蜢苦笑一声,将大禹的事情简单讲了一下,感叹道:“那大禹倒不愧人皇之称,的确是一个好汉子!只是可惜啊!”

    翼祁冷哼一声,说道:“死得其所,有什么可惜的!换做我,也会选择战死在当场!我们还是快些走吧!在这里多呆一分钟,便多一分危险!火云洞里面的那三位,可都不是好惹的!”

    他一边说着,便将手抓在了大旗之上,其他两个大巫的动作和他一般无二,噌的一声将大旗给拔了出来,只见旗帜之上光华闪烁,一个化作了石斧、一个化作了大刀、一个化作了石锤,正是这三个大巫各自的兵器。

    “走吧!”

    大旗一去,漫天的浊气开始收敛,他们四个并没有停留,转身化作一道金光飞了出去,一步迈出,已经是不见了踪影。

    轰!轰!轰!

    青州鼎消失不见,虚空之中的九鼎大阵亦随之消散,豫、徐、扬、荆、梁、雍、冀、兖这八个州还有,毕竟有九州鼎镇压,但青州没有了青州鼎的镇压,龙脉顿时翻滚起来,一阵地动山摇,江河泛滥,灾难席卷青州。

    长安城咸阳宫内,秦始皇正在翻阅大臣们的奏章,神色忽然一动,猛的站起了身来,快步走出了大殿,抬头朝着头顶望去,脸上顿时露出了喜色,大笑道:“哈哈哈哈,九鼎大阵终于破了!朕倒要看看,这次还有谁能拦得住朕!拦得住朕麾下的兵马!”

    秦始皇的狂笑之声在皇宫之中回荡着,一众兵马俑顿时跪倒在了地上,高呼起来,声音震得正整座长安城都随之颤动起来,也吓得城中百姓瑟瑟发抖起来。

    秦律严苛,秦皇残暴,这段时间公开处死的百姓不知道有多少,由不得他们不心惊胆战。

    “嬴政!”一道宏大的声音在天地之间响起,紧接着,便见四道人影出现在了咸阳宫外。

    这四个正是烛蜢、翼祁、寒揾、夸粦,只不过与刚刚相比,他们已经施展出法天象地神通,将自己化作了寻常人大小,青州鼎也被他们用神通变小,原本百丈高的鼎身,现在只不过三丈左右,又被他们用浊气死死的遮掩住气息,倒也不担心被人发现。

    嬴政!没想到根子竟然在这里!

    藏在烛蜢兽皮衣内的江皓心头有些惊讶,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一路跟下来竟是遇到了一个老熟人,不过想想,倒也在情理之中。

    自上古时代开始,人族便与巫族通婚,多有后裔留下,当初在涿鹿与人皇轩辕交锋的蚩尤与他麾下的一众魔将,便都是巫族与人族而混血儿,这秦始皇身上具备巫族之血,倒也不难理解。

    而秦始皇麾下的兵马俑乃是由气血、浊气、阴气混合而成,气血乃是人族专修肉身之人才具有的,而后两者却都是巫族最熟悉最擅长的,前者浊气本就是巫族身体构成的一部分,他们自然是熟悉无比,而后者阴气在幽冥界最是浓郁,而巫族在阴曹地府呆了可不只是千年万年。

    当时他在闯入咸阳地宫之时,总是会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当时因为眼界不高没能看出个究竟,但此时再看,这种熟悉感分明就是巫族炼体之术带来的,只不过他们修炼的炼体之术明显经过了改良变化,不再是单纯的融入浊气,而是将阴气混合在了其中。

    “嬴政见过四位长老!多谢四位长老出手,帮我解决了这九鼎大阵!”

    秦始皇并不知道他朝思暮想的蛟魔王此时就在他身前不到十米之处,态度恭敬的朝着四位大巫拱了拱手,说道。

    “嬴政,你也快要成就大巫之位了,说不定以后便是我巫族第十一位长老,不用这么客气!叫我的名字就是了!”烛蜢拍了拍嬴政的肩膀,大笑说道:“我们答应你的事情,已经做到了!我巫族日后会如何,便要看你的了!”

    “烛蜢大巫,诸位大巫,放心!大劫同样也是大机缘,我嬴政定然不会让大家失望!这三界之中本当有我们巫族一个位置!谁也别想夺走!”秦始皇目光坚定无比,语气之中透着睥睨天下不可一世的气势。

    “好!”四个大巫都是大笑起来,对秦始皇显然是格外的欣赏,笑道:“那我们这些老家伙就等着那一天的到来!”

    “嬴政定不会让诸位大巫!”秦始皇拱了拱手,望着烛蜢手上的那团浊气,目光之中透露着名为贪婪的神色,开口问道:“烛蜢大巫,这浊气之中可是传说之中的九州鼎?不知可否让我看上一看?”

    “这是九鼎之中的青州鼎!”烛蜢自是看出了嬴政的心思,开口说道:“让你看看倒是无妨,不过却是不好留在这里!”

    “为什么?”秦始皇剑眉一挑,眼中闪过一抹暴戾之色,但很快便被他压制了下来,眼前这不是他的那些下属,而是巫族的长老大巫,他以后还要多加依仗,神色顿时缓和下来:“烛蜢大巫,这九鼎为何不能留在这里?”

    烛蜢说道:“嬴政,你在地宫融合了烛九阴祖巫的精血之后,身上人族的血脉已经极其稀薄,而九鼎乃是人族至宝,在你手中能发挥的作用并不大。””

    烛蜢见秦始皇面露怀疑之色,与翼祁等人交换了个眼色,手中兵器轻轻一挥,顿时将这浊气的范围扩张了数倍,把青州鼎露在了秦始皇的面前,说道:“你可以试一试,这青州鼎到底会不会受你的控制!”

    “好!既然烛蜢大巫说了,那我便试上一试!”秦始皇眼睛一亮,毫不客气的迈步走上前去,将右手指尖割开了一道口子,把血滴落在青州鼎上,试图用精血来将这青州鼎炼化。

    但任他如何施为,这青州鼎都没有半点反应,精血沿着鼎身便滑落了下去,滴落在了地上。

    烛蜢继续说道:“我巫族在上古时期便与人族同居,两族之间也多有联姻,只要你身上还有一丝的人族血脉,火云洞的人族三皇便不会对你动手,但若是你把这青州鼎留在身边,知道这九鼎大阵被毁之事与你与我们有关,他们会如何做,就说不准了!”

    秦始皇犹自有些不甘心,但这青州鼎就是不给他半点反应,就如同是假的一般,精血染红了大半个鼎身,他依旧是纹丝不动。

    难道这九鼎就真的只有人族才能用?

    隐匿在一旁的江皓也是眉头轻皱,若真是如此的话,那这九鼎对他来说也就没什么用处了,秦始皇好歹还有稀薄的人族血脉,自己可是一点人族血统都没有。

    嘭!

    秦始皇心头恼怒,忍不住一掌拍在了青州鼎上,一声巨响,反倒是震的他朝后连退两步,惹得一旁的四个大巫大笑了起来。

    秦始皇脸色有些难看,但很快他的神色一动,转头望着一旁的四个祖巫,问道:“火云洞三皇就一定能发现这青州鼎?”

    “小子,我们还会骗你不成?!”翼祁眉头一皱,有些不耐烦了,说道:“只要我们将这浊气散去,他们立刻就会发现!九鼎大阵关乎人族安危气运,他们可不会手下留情!”

    “哈哈哈哈!”秦始皇忽然大笑起来,笑得翼祁四人一阵的摸不着头脑,好一会儿,才停了下来,开口问道:“若是把这青州鼎放在一个妖怪的洞府之中,会如何?”

    把这青州鼎放在一个妖怪的洞府之中?

    江皓一愣,心中顿时涌起一种强烈的预感,这预感让他的脸色渐渐黑了下来,眼角更是一阵抽动,咬牙切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