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之穿越诸天 第四百二十六章 算你厉害
作者:干燥的心的小说      更新:2017-11-24
    想起截教当初的盛况,再对比如今的没落,黎山老母眼眶微微泛红,一旁的九灵元圣也是攥紧了拳头,目呲欲裂怒发冲冠,恐怕现在就是元始天尊站在他的面前,他也敢嘶吼着冲杀上去。

    不得不说,在通天教主的影响之下,这些截教弟子无论是善是恶,对情义二字都尤为看重,一旦同门有难,不问是非曲直,只管两肋插刀。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们才会一个接着一个违背通天教主的禁令,不顾生死下山为自己的同门师兄弟们报仇,到最后连身为圣人的通天教主也没能例外,先后布下了万仙阵和诛仙阵,向元始天尊讨要说法。

    对于截教这一点,江皓向来很欣赏,因为他自己也是这样的人,护短重情义帮亲不帮理,但对于封神一战的结果,他倒不觉得有什么可惜的,

    归根结底也就是‘技不如人甘拜下风’几个字罢了,截教是自己太过大意,失了算计,怨不得旁人!

    光说元始天尊、太上老君与西方教的准提道人和接引道人联手对付通天这个师弟太过不厚道,但你怎么不想想,为什么这四个圣人能够联起手了?

    准提道人和接引道人心怀鬼胎也就罢了,太上老君和元始天尊是师兄弟,和通天教主同样也是师兄弟,他为什么会选择帮助元始天尊而不是通天教主的截教,这其中除了截教势力最大令人忌惮之外,与它平日里的行事做派未尝不有关系。

    再说了,封神大劫本就是阐截二教你死我活的零和游戏,在阐教明显势弱的情况之下,元始天尊使用些阴谋手段才是最正常不过,他总不能看着自己的弟子门人以卵击石,自寻死路吧?

    元始天尊唯一让人诟病的地方,就是他自己棋差一招,有些顾头不顾腚,在驱虎吞狼算计截教的时候,没能将这饿虎给赶走,最后不仅是截教,他自己的众多弟子同样也成了西方教的养料,让西方教彻底壮大了起来。

    当然,这些话江皓也只是在心中想一想,面上却是不动声色,他若是敢当着黎山老母的面说出来,恐怕直接就会被黎山老母一巴掌给拍成肉泥。

    “封神一劫我教虽然损失惨重,但底蕴犹在。众多同门不过是因为封神榜的缘故,才不得不听从昊天的诏令,但根子里仍是我截教中人,只会助我截教而不会帮那昊天!”

    黎山老母深吸了一口气,双眸之中似乎有一道光芒亮起,语气决然:“如今大劫已起,天机混乱,三界秩序也必将会重定。浩劫之中自有一线生机,我截教同样如此,此时正是我教重振声威,与他们再争高下的最好时机!”

    九灵元圣听得热血沸腾,六耳猕猴也是目泛神采,唯独江皓心中咯噔一声,黎山老母这些话显然都不是应该和外人说的,但偏偏黎山老母说的如此直接干脆的告诉了他,这……

    这是要摊牌逼宫的节奏啊!

    江皓有些后悔自己没有在一开始就借机遁走,以至于现在想走都有些晚了。

    黎山老母目光灼灼的望向了江皓,开口说道:“蛟魔王,你当初也曾修炼过我截教功法,与我截教有缘,不知现在可愿入我截教门下?”

    果然!因果报应啊!当初挖下的坑把自己埋下去了!

    江皓嘴角露出一抹苦涩,已经没有功夫吐槽黎山老母这句话盗用了主题道人的版权。

    当初他不知道黎山老母乃是截教中人,贪心作祟之下从蜘蛛精口中逼问过她们修炼的功法,当时只觉得这功法神妙,尽管只得到了其中一部分,但却并不比八九玄功差,便也花费了一翻功夫修炼,现在想要推脱都无法推脱。

    九灵元圣显然不知道还有这么一出,一下子愣住了,反倒是六耳猕猴满脸的兴奋之色,抓耳挠腮,喜不自胜,他从小没少听说截教当年的威风,现在忽然听闻自己大哥有机会加入截教,自然是满心的欢喜。

    江皓知道这事情没办法辩解,更没有办法拒绝,你修炼了人家的功法,现在还想要拒绝,那他与截教之间绝对是不死不休的下场,相比之下,与加入截教这个选择相对来说无疑要好一些。

    江皓深吸了一口气,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我需要做什么?我能得到什么?”

    九灵元圣脸上闪过一抹怒色,显然对江皓这种讨价还价一般的态度很是不满,但还没等他开口,便被黎山老母拦了下来,开口说道:“如今西牛贺洲已经在我截教的掌控之下,但这还远远不够。你要做的事情很简单,那就是让自己在三界之中的声望更加的响亮,让麾下势力更加的庞大,为日后的大劫做准备,等到时机成熟,我自会告诉你接下来该怎么做!在此之前,尽量别让别人知道你与我截教的关系。”

    “就只有这些吗?”江皓微微有些诧异,他原本以为黎山老母不惜威逼让他加入截教,是有什么危险的事情要他去做,没想到竟是这么简单。

    “对,就只有这些!”黎山老母点头说道。

    “若只是如此的话,没有问题!”江皓点了点头,应了下来。

    “至于你能得到什么……”黎山老母沉吟了一下,继续说道:“你修炼的锻体之术,已是三界最顶尖的功法,肉身强度甚至还要在我之上,但神魂境界却是有些慢了,我可以将我教上清道法传授于你,助你三花聚顶五气朝元,早日成就大罗道果!”

    黎山老母食指在虚空之中轻轻一点,一点青光飞出,化作青莲滴溜溜的落在了江皓的眉心之处,江皓脑袋里面顿时多出了许多的信息,正是上清一脉的修炼元神之术,比之他以前修炼的,不知道高明了多少。

    更关键的是,这其中还有黎山老母对这上清道法的一些领悟,更是让他如获至宝,日后修炼起来,绝对会事半功倍。

    江皓脸上一喜,拱了拱手,说道:“多谢前辈!”

    他知道黎山老母这次是下血本了,这道法和领悟哪怕是大罗金仙也会抢破脑袋,但同样的,日后她要让江皓做的事情显然不简单,否则不会在前期就投资这么多,以来来笼络人心,顺便提升江皓的实力。

    当然,这其中恐怕也有截教目前真得缺人的原因在,尤其是缺看上去与截教毫无关系的人,他龙族的身份无疑就是最好的掩饰。

    黎山老母嗯了一声,又用法术凝成一朵青莲递给了江皓,说道:“日后,你若是遇到我截教中人,只需将这青莲让他们看上一眼,他们自然会明白你是自己人,便不会与你为难!”

    江皓眉头轻轻一皱,问道:“人多口杂,这样一来,岂不是直接暴露了我的身份?有哪些是可以信任的,有哪些是不可以信任的?”

    “只要魂魄没有被人控制,我截教弟子都可以信任!任何时候都可以信任!”黎山老母没有半分犹豫,语气坚定无比。

    黎山老母语气之中的坚定与骄傲,那种毫无保留的信任让江皓也是有些震撼失神,他知道截教弟子重情义,却没有想到彼此之间的信任竟到了这种地步。

    一旁的六耳猕猴眼巴巴的看着黎山老母,显然也是想加入到截教之中,但黎山老母对他的神情却是完全视若无睹,好似完全没有看到一般。

    “好了!该说的事情,我已经说了!今日之事你且牢牢记在心中!”黎山老母朝着江皓点了点头,旋即神情忽然一变,冷声喝道:“蛟魔王,我邀你前来赴宴,竟敢打伤我师弟!今日,定要给你点颜色看看!”

    “呃……”江皓一愣,随即反应过来,黎山老母这是在演戏,而且还是在演给自在天波旬看,截教与阿修罗一族之间的盟友关系,显然也不怎么牢靠。

    江皓冷哼一声,配合着黎山老母,故意大叫道:“先是那自在天波旬,又是这九灵元圣,你还真以为我蛟魔王怕你不成?!”

    “不知道天高地厚!”黎山老母眼中闪过一抹满意之色,右手一挥,一道青光迸射而出,将整片虚空都染成了一片水色,点点涟漪泛滥,一片片荷叶升起。

    啵!啵!啵!

    青莲一朵接着一朵盛开,天地之间传来一阵阵清香,看上去一点也不起眼,但平静之中却蕴含着大道的气息,恐怖至极,令人心惊。

    一朵朵青莲摇曳起来,莲瓣自青莲之上脱落,漫天飞舞,好似江河一般朝着江皓流淌了过来。

    哪怕明明知道是在演戏,江皓还是心头一跳,右手一翻,朝着这漫天的莲花拍了过去。

    轰!

    他的力道恐怖无比,哪怕是一座山也能给拍塌了,但此时全力挥出,却只是将眼前方圆数丈内的莲花拍碎,剩下茫茫多的花瓣撞在他的身上,沉重无比,好似是一座座山脉砸了过来,哪怕是他肉身强横也被砸的胸口发闷,浑身剧痛无比。

    不是说好是在演戏吗!

    江皓脸色一黑,但很快反应过来,这显然是黎山老母是故意的,若说刚刚是给了自己甜枣的话,那现在紧接着的便是一根大棒。

    “算你厉害!三弟,我们走!”江皓一语双关,抓着六耳猕猴,头也不回的朝着嵩屿山方向飞去,瞬息之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