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之穿越诸天 第三百一十四章 大爱、小爱
作者:干燥的心的小说      更新:2017-08-18
    段小姐的气色渐渐红润起来,不过片刻功夫,竟是能够站起身来,只不过身子还有些虚弱,站在那里,好似风中的一株稻草,晃晃悠悠的,

    陈玄奘看得心中一急,生怕段小姐摔倒在地上,忙伸手将她扶住,而段小姐也就顺势斜依在陈玄奘的怀里,脸上满是幸福陶醉之色。

    江皓偏过头望向如来,似是挑衅一般,脸上带着几分得意之色,开口说道:“如何?我治好了没有?”

    哪怕江皓搅乱了自己的布局,但至少在明面上他是救下了段小姐,如来心中再怎么不满,也只能拱手,勉强笑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施主手段不凡,贫僧自愧不如!”

    用一句话来形容如来此刻的表情,那就是“好气哦,但还是要保持微笑”。

    江皓上前一步拍了拍如来的肩膀,用一种前辈教训晚辈的口吻,说道:“今天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教你一个道理,以后记得说话不要说得那么满,否则到时候就是打自己的脸了!”

    如来双手合十,开口说道:“施主说的有理,是贫僧妄言了!”

    不得不说如来的涵养还是不错的,哪怕面对如此情况,他表面上依然保持着平静,当然这也和他此时扮演的角色是陈玄奘师父有关,若他知道江皓是在知道了他身份的情况下故意戏弄,恐怕直接就一如来神掌把江皓拍死了。

    正当江皓心中暗爽的时候,陈玄奘突然紧紧拉着段小姐的手,一同走到了如来的面前,开口说道:“师父,我……我想要和段小姐成亲。”

    “什么?成亲?”如来脸上的平静的表情再也维持不住了,眼睛瞪得滚圆,头上那一抹假发都掉了下来,但他根本顾不上管,脸上的笑容极其勉强,一字一顿的说道:“玄奘,你想清楚了吗?这事可不万万不能冲动!”

    江皓同样也是愣住了,他知道陈玄奘和段小姐相互爱慕,这也是他故意救下段小姐的原因,但他没有想到陈玄奘竟会这种勇气,当着他的面干脆直接的说了出来。

    “我已经想清楚了,师父!”陈玄奘用力的嗯了一声,看向段小姐的目光里满是爱意,在经历了之前的生死离别,他终于可以直面自己对段小姐的感情,不再像以往那样畏手畏脚,坦然说道:“从第一次见到段小姐我便爱上了她,她一直再努力,但我却一直在逃避。你曾经教过我要直面自己的内心,我现在已经想明白,我想要和段小姐在一起,知道到天荒地老,希望师父可以成全。”

    转过头,望向了江皓,开口说道:“掌门,段小姐和我在须臾山修行了这些年,早已经把须臾山当做了我们的家,希望你也可以帮我们做个见证!”

    “希望师父可以成全!希望掌门可以为我们做个见证!”段小姐低着头站在陈玄奘的身边,声音低不可闻,哪怕她一向大大咧咧惯了,但毕竟是女孩子,在面对家长这种事情上,也难免会有些羞涩。

    “哈哈哈哈,我以前还觉得陈玄奘你有些小家子气,配不上段小姐,没想到今天倒是爷们儿了一把!不错不错,你们准备什么时候成亲啊?你有师傅也就算了,段小姐孤身一人,那就由我须臾派充当她的娘家,嫁妆什么的你尽管放心,绝对不比公主皇亲差!”江皓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大笑一声,抢在如来前面,拍着胸膛说道。

    “玄奘,你一心想要成亲,那佛教清规呢?你为众生修行的大爱呢?难道都要抛到一边吗?”如来有些急了,陈玄奘可是关系着大乘佛法东传之事,对佛教来说至关重要,等个三五年他可以不在乎,但若是陈玄奘和段小姐结了婚,那可不是几年时间的事情了,他们一个玄仙修为一个真仙修为,天荒地老这四个字可不只是一句誓言。

    “师父,在刚刚看到妖怪吃人的时候,我曾经想过,是不是自己害了那些人的性命,我是不是应该听从他们的劝不再去救其他人。当时我很懊悔,但后来我想明白了!”

    陈玄奘洒脱之中带着几分坦然,继续说道:“千万人的性命是性命,一人的性命也是性命,众生平等,性命无轻重之分,千万人并不比一人尊贵,爱同样也是如此。众生之爱是大爱,男女之爱亦非小爱,我不会为了千万人的性命而舍弃一人的性命,也不会为众生之爱放弃一人之爱。”

    “为众生之爱,弟子愿前往天竺求取二十二部真经,历经万险;为一人之爱,弟子也愿在这凡尘之中浮沉,放弃佛陀之位又如何!”陈玄奘的语气坚定无比,转过头,望向了段小姐,眼中的深情似乎能将钢铁融化,认真无比的说道:“待我取经归来,小姐嫁我可好?”

    “好!”段小姐抬起了头,眼泪不断从脸颊滑落,用了的点了点头,吸了几下鼻子,声音里带着几分哽咽:“我等你,你去一年,我等你一年,你去十年,我等你十年,你若一去不回,我便杀上灵山,把你抢回来!”

    “求师父成全!”陈玄奘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目光灼灼的望着如来,没有半分的退缩。

    “求师父成全!”段小姐同样也是如此,神色坚定无比。

    江皓心中也是有些触动,如果说开始他只是为了恶心一下如来,自己站在一旁看热闹的话,这一刻,他倒是真的升起了几分真心的祝福,他经历的一切让他注定不可能毫无保留的爱上一个人,但并不妨碍他欣赏这一切。

    只不过……

    江皓看了看一旁的如来,说实话,他并不看好陈玄奘和段小姐的感情,毕竟无论是观音还是金蝉子都是佛界大佬,说是灵山的中流砥柱一点也不为过,灵山不可能放任他们留在凡间的。

    说得不好听点,这是对资源的一种浪费,换作是江皓自己是如来,他也会心有不甘。

    如来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他最初是想用情劫来磨炼陈玄奘,这才有观音下凡转世这件事情,没想到现在尾大不除,两人竟然都深陷情劫之中无法自拔,但他也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

    都怪这须臾道人多事!

    如来狠狠瞪了江皓一眼,吓得江皓心头一颤,他是知道自己做的事情道义上没有任何问题,但怕就怕如来不要颜面撕破脸,那他可就要糟了,死倒是不会,但难免像孙悟空那样被镇压起来,免得碍眼。

    所幸如来并没有这种打算,灵山家大业大,佛教更要在三界传播,他可不会为了这一点上不了台面的事,丢了灵山的颜面,很快就转移了视线,深吸了一口气,开口说道:“既然玄奘你已经拿定主意,那便暂且如此吧!如今天下大乱,妖魔鬼怪已经开始肆意妄为,无数生灵遭受其害,西天取经之事已经刻不容缓,你尽快准备出发吧!”

    无论如何,先将佛法东传之事定下来,这事关佛教气运,万万不可再耽搁了,至于其他的事情,再想办法解决就是。

    “弟子遵命!”陈玄奘与段小姐对视了一眼,脸上满是喜色,当即应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