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之穿越诸天 第二百九十九章 五指山
作者:干燥的心的小说      更新:2017-08-06
    看着眼前的陡然出现的法宝宫殿,除了财大气粗四个字外,一众驱魔人再想不到更好的词汇来表达自己的心情。m。

    看着那白玉雕琢的地面、琉璃铸成的窗户、拳头大小的夜明珠、金玉雕成的龙凤,他们有一种如在梦中喘不过气的感觉,这些价值连城的东西在此时就像是街边的碎石瓦砾,多的令人心神不安。

    至于那些凡人们表现就更不堪的,有心思贪婪奸猾的甚至悄悄用袖中的匕首在地上抠挖起来,对他们来说,只要能得到一丁半点,便足够过上一辈子,但结果却是手中匕首直接断了开,连自己的手心也被震裂开来。

    伴随着旭日初升,紫气东来,一束阳光穿过云彩照在了须臾山上,在琉璃瓦上反射出道道的光华,宫殿之中的阵法自动运转起来,浓郁至极的灵气弥漫开来,好似云雾一般丝丝缕缕飘荡在大殿之中。

    山间的仙鹤青鸟受这灵气吸引,展翅飞舞在宫宇的上空,灵花异草纷纷绽放,响起扑鼻而来,山泉汩汩流淌,拱桥似水流华,任谁看了都得赞一声仙家福地。

    在正门口处,立着一块九龙白玉壁,高有三米长有五米,上面不仅刻着可以用来修炼的功法,还有一套剑法和法术,任何人都可以修炼。

    江皓本身就是玄仙境界的修士,因为噬邪的缘故对邪念也多有了解,很容易便能编纂出适合这方世界中人修炼的功法,不仅简单易懂而且修炼进展也快,当然这功法的极致也就到了天仙境界。

    在江皓的示意之下,整个开山建派的仪式简单到了极点,连祭拜天地都给免了,只是简简单单的说了几句话,重点是将门派贡献积分制度给讲解了一番。

    他这门派贡献积分基本上照抄了后世修真小说中的门派贡献制度,不过却是简化了许多,对他来说这方世界最有价值的东西便是妖怪身上的邪念,是以想要获得门派积分只能拿活着的妖怪来换取。

    当门派贡献积分达到一定程度之后,不仅可以换取金银珠宝,还可以换取修炼用的天材地宝、法宝功法,可以说是应有尽有。

    对江皓来说,这些东西都已经是他根本看不上眼的了,比如说御剑术、天剑、剑神、五行灵法、千年朱果、雪灵芝、黄泉水等等,但对于这些驱魔人来说却是一个比一个有吸引力,哪怕是那些老一辈的驱魔人也不例外。

    刚开始还带着很大的抵触心理,但到了后面则全然抛到了脑后,利益当头些许仇怨又算得了什么,一个个摩拳擦掌,恨不得现在就冲出去抓些妖魔回来。

    对于陈玄奘和段小姐这两个烫手山芋,江皓思忖了一下之后,决定就装作不知道,暂且不予理会,反正双方也没有摊过牌,看看灵山那边会有什么反应,如来会有什么动作。

    须臾派成立的事情很快便传遍了整个大唐国,一时之间天下震动,尤其是关于须臾派的豪奢和门派积分可以换取的天材地宝神兵功法,更是引得了无数的驱魔人赶到这西南大山之中。

    在亲眼见识到传说中的一切之后,几乎是红着眼睛朝各处奔去,只苦了大唐国的那些妖魔鬼怪,哪怕藏在深山老林之中,也会被这些驱魔人揪出来,封印了元神押送到须臾山中。

    以往都是村民百姓们花钱请驱魔人来斩妖除魔,现在则是将妖魔鬼怪的消息卖给驱魔人。

    一时之间,整个大唐国都呈现出一种太平盛世的景象。

    不过,这方世界实在是太有利于妖魔鬼怪的诞生,哪怕如此多的驱魔人,也只是短暂的将妖魔鬼怪的势头给压了下来,想要真的根除,却是绝对不可能。

    江皓自己也没有闲着,在这些驱魔人忙着斩妖除魔的时候,他自己也是频频出手,找到都是那些妖气邪念冲天的大妖,以他的实力绝大多数时候都可以说是手到擒来,但偶尔也会遇到一些麻烦。

    这方世界的法力上限毕竟不低,夜路走多了,他也遇到过几个太乙金仙境界的大妖,有一个更是达到了太乙金仙高阶之境,本体乃是一只鲲鹏,他估摸着很可能便是西游世界中鲲鹏妖师在这方世界的显化,若非是他逃得快,估计都要被鲲鹏给留下来了。

    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三年时间,便过去了。

    出乎他预料的是,伏魔殿和灵山那边根本没有丝毫的动静,好似全然没有注意到他一般,尤其是灵山,任由陈玄奘和段小姐呆在他这须臾派修行功法,这让他格外的不能理解。

    因为无论在哪个西游记演变的世界中,西天取经都可以说是灵山重中之重的事情,但这方世界的灵山却是一点也不急,江皓不知道这是因为时间未到还是什么个情况。

    以至于现在的陈玄奘也不再是最初手无缚鸡之力,以他的天资悟性和前世留下来的底蕴,只用了短短三年时间,一身修为赫然便是到了天仙境界,段小姐更是突破到了真仙巅峰,实力已然是超过了空虚公子和兽形拳。

    不过,与一般的驱魔人不同,因为他一身修为只用来救人,从来不和妖怪动手,一心想着用儿歌三百首来感化妖怪,但结果自然是以失败告终,消息船开之后,被人嘲笑是“儿歌法师”。

    为此段小姐不知道和多少驱魔人动了手,自己也奋力抓来不少妖怪,将门派积分尽数算在了陈玄奘的头上,但却只是让陈玄奘落了个吃软饭的名声。

    “儿歌法师又来了,你们猜今天他又没有抓住妖怪?”有驱魔人嘴角带着一抹讥笑,小声说道。

    “嘁,这还用想!就他这种废物小白脸,看到妖怪,恐怕胳膊腿都吓软了,就靠他那儿歌三百首?呵呵!一个只知道靠吃软饭的小白脸!”旁边那胖驱魔人脸上满满都是妒忌,呸了一声。

    陈玄奘在须臾山如此有名,不仅仅因为他从来不对妖怪动手,段小姐同样也是关键因素,凭借着一身实力和不服输的性格,段小姐在须臾山的名头更胜一筹,尤其是在将银须老祖暴打了一顿之后,更是被人视作天下三大驱魔人之一。

    她如此维护陈玄奘,光是给陈玄奘的贡献积分便近千,自然是惹来无数人的羡慕妒忌,他们不敢对段小姐有什么不满,仇恨值自然都是放在了陈玄奘的身上。

    “你们在说什么?找打不成?”这两个驱魔人说话的声音不高,但段小姐的修为可不比从前,眼睛一瞪,手已经抓在了无定飞环上。

    “我……我们……”那两个驱魔人面色一变,只觉得心头一颤,嘴巴张了张,竟是被吓得说不出话来。

    “好了,他们说的又没有错!我本来就不会对妖怪动手!”陈玄奘将段小姐拉到了一边,神色显得有些沮丧,手中拿着的正是一本薄薄的书册,上面画着一个童子,写着五个大字儿歌三百首。

    但那两个驱魔人根本不领情,在段小姐面前,他们不敢放肆,走远了几步之后,嘴中便嘟囔着骂了起来。

    段小姐眼睛一瞪,差点就要追上去将两人暴打一顿,但被陈玄奘死死拉着,最后只好作罢,愤愤道:“你就是脾气太好,他们才敢这么大胆!要是我,非把他们的嘴撕烂不可!“

    段小姐在那里不断为陈玄奘抱着不平,陈玄奘却一直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沉默了好一会,才突然开口说道:“我可能要离开一段时间了。”

    “没问……”段小姐习惯性的便要答应,说到一半突然回过神来,脸上满是震惊,急忙问道:“什么?你要离开了?在这里不是很好吗?我们每天降妖除魔,帮助黎民百姓。难道是因为那些人吗?你放心,我一定好好收拾他们一顿,让他们再也不敢……”

    陈玄奘打断了她的话,开口说道:“他们有他们的念法,我有我自己的想法,我从来不在乎他们说什么做什么,道不同不相为谋!”

    段小姐听得眼睛一亮,鼓着掌说道:“说得好,我实在是太崇拜你了!我支持你,我和你一起走!”

    “你给我走开!”陈玄奘绷着一张脸,冷声说道:“师父一直教我,让我用儿歌三百首祛除妖怪的魔性,只留下妖怪们的善性。就是因为你在,一直想着动手,才让我一直没能做到,我们的道也不同,也不相为谋!”

    段小姐神情一怔,脸上满是不可置信之色,如水双眸黯淡了下来,喃喃道:“你……你说什么?“

    陈玄奘心中一痛,但还是侧过头,一咬牙,说道:“就是因为你,我才到现在都没能感化妖怪!你给我走开!我以后再也不想看到你了!”

    陈玄奘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一步步走下须臾山的,整个人都好似变成了一具行尸走肉,但他知道自己要去哪里。

    他要去五指山,要去找比妖怪更强的王中之王孙悟空,那里有一座老庙,面前有一处佛像,高一千五百丈,阔两百五十六丈。

    师傅说,在那里,他也许能学到真正降妖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