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之穿越诸天 第二百四十七章 非人非鬼非神非妖
作者:干燥的心的小说      更新:2017-07-07
    千里山峦起伏绵延,‘阴’风瑟瑟鬼气森森,林中狼虫嘶吼蛇蝎遍地,泥土呈现出暗红‘色’,里面隐隐可以看见白骨尸骸的痕迹,嶙峋怪石悬崖峭壁,烟瘴弥漫。,最新章节访问:.. 。

    在西牛贺洲,这样的景象也许算不得什么,正是许多妖怪们的所爱,但放到这南瞻部洲却绝对是独一份的,江皓一路行来,也路过了不少的山峦大川,但似眼前这般的,还真是第一次遇见。

    “妖气倒是稀薄的很,但鬼气好重,还有……好奇怪的气息,不像鬼也不像人!”

    江皓眉头轻轻一皱,施展出了千里眼和顺风耳的神通,朝着山中望去,目光闯过重重烟瘴,顿时发现在后山‘阴’气集聚之处,坐落着一处‘洞’府,

    这‘洞’府高有十多丈,‘洞’‘门’整体乃是用青铜铸成,上面雕刻着古朴的纹路,左右各放着一尊人面兽身的彩绘石像,看上去格外的怪异,正上方则挂着一个金匾,刻着“将军‘洞’”三个篆文大字。

    这‘洞’府虽然布置了一些防御用的阵法禁制,但都是十分的粗浅,完全挡不住千里眼和顺风耳的窥探,里面的一切尽数暴‘露’在了江皓的眼中。

    整个‘洞’府修建的十分整齐,都是用青石砖垒成,向下延伸至了山峰的腹部,占地足足方圆十数里地,里面道路四通八达,石室足足有数百间,左右对称,里面不见面目狰狞的妖怪,而是一个个衣着华丽的‘侍’‘女’和士兵。

    正中央的石室之中,一身穿将军袍的中年人坐在石椅之上,国字脸,八字胡,浓眉大眼,面容刚毅好似刀刻的一边,右手拿着一个酒杯,正在自斟自酌,只是这酒杯里一片血红。

    “大哥,罗盘有动静了!”一身穿金甲的男子匆匆走了进来,脸上满是喜‘色’,厚重拿着的赫然便是江皓要找的白‘色’罗盘。

    中年男子腾地一下子站了起来,急忙问道:“什么?有动静了?什么情况?”

    “它从今天早晨开始,便开始颤动起来,到了刚刚动静更是大,若不是我抓着,恐怕就要飞走了!”金甲男子紧紧住着手中的罗盘,满脸‘激’动之‘色’,叫道:“大哥,你说是不是我们的机缘就要到了。”

    “定是如此,定是如此!”中年男子在石室之中转了几圈,说道:“二弟,你这段时间一定要多注意这罗盘,若是有什么动静,一定第一时间告诉我!我们兄弟两人日后成就如何,就看这一次了!”

    正说着话,忽然一阵地动山摇,石室之中更是不断有灰尘飘落,杯盘掉落在地上,破了一地。

    “发生什么事了?”中年男子眉头一皱,便见一身穿铠甲的士兵匆匆走了进来,叫道:“将军,将军,不好了!外面有人打进来了!”

    ‘洞’府‘门’口,江皓脸上略有些尴尬,他一时大意之下,竟然没有看出眼前这两只人面兽身的彩绘石像是活着的,以至于被两只镇墓兽给发现了。

    没错,就是镇墓兽!

    眼前这哪是什么‘洞’府,根本就是一座将军墓,里面的那些‘侍’‘女’武士都是一个个用活人做成的人俑,‘肉’身魂魄都被融入在了石像之中,这才会有如此古怪的气息。

    至于那两个将军,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类似于僵尸一般的东西,非人非鬼非神非妖,他也还是第一次见到。

    罗盘落入了他们的手中,刘伯钦的父亲恐怕是凶多吉少了,不过如此一来,倒是省了他不少的麻烦,直接将这两个僵尸给杀了,替他报仇即可。

    哇哇——

    两只镇墓兽瞳孔之中闪烁着道道诡异的光芒,嘴里发出一阵类似于蛙鸣一般的声音,一跃而起,足足有数十米高,好似泰山压顶一般朝着江皓撞了过来。

    江皓右手轻轻一挥,一道金光闪过,只听见轰轰两声巨响,镇墓兽直接被打得粉碎,碎片落得满地都是。

    但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地上的这些碎石竟是慢慢聚拢在了一起,好似是水银一般不断的蠕动,到最后竟是又化作一只镇墓兽,两只融合成了一只的缘故,体型比刚刚大了不少,实力也强了许多。

    镇墓兽一声怪叫,再次朝着江皓扑了过来,两只脚在地上左右迈动,看上去好似学人走路的青蛙一般,巨口张开,里面尖牙利齿锋利至极。

    “有点意思!”

    江皓眉头一挑,瞳孔之中光芒一闪,轰的一声再次将镇墓兽击碎,但很快这镇墓兽便又融合在了一起,只是这融合的速度比之刚刚慢了一些。

    轰!轰!轰!

    一连几次之后,这镇墓兽融合复原的速度越来越慢,都最后更是直接散落在了地上,没了动静。

    “魂魄不散尽,就不会不断复生吗?这手段倒真是歹毒!”

    江皓面‘露’若有所思之‘色’,心中也是惊叹不已。

    将人的血‘肉’和魂魄炼化在石俑之中,借助着魂魄与血‘肉’之间的联系让石俑可以不断聚拢重生,想要将石俑杀死,除非是将其中魂魄尽数消磨干净。

    石俑被杀死之前是魂魄永世不得超生,被杀死之后则是魂飞魄散,这手段实在是歹毒无比。

    正想着,便听见一声巨响,将军‘洞’的铜‘门’轰然打开。

    一个个身披铠甲手持兵器的武士纷纷冲了出来,有的手持着长戈、有的持着盾牌长刀,有的持着弓箭,面貌不同但又带着几分相似,看上去格外的诡异,行动起来步伐整齐有序,如同真的军队一般,整整有数千人之多。

    待两边的武士站立好了之后,之前见到的两个身穿将军袍的男子走了出来,看上去威风凛凛,声势不凡。

    金甲男子头戴盔甲,手持着一把长戈,指着江皓厉声喝道:“你是什么人?竟然敢擅闯我将军‘洞’,难道是找死不成?”

    他的身体呈现出一种淡金之‘色’,哪怕在这‘阴’暗的环境之中,也散发着淡淡的荧光,看上去坚固无比,表情僵硬,看上去好似雕刻出来的一般。

    “杀你的人!”江皓淡淡说了一句,右手一张,噬邪陡然出现在了手中,暗芒一闪,朝着那金甲男子刺了过去。

    江皓还是第一次见僵尸这种东西,不免有几分好奇,带着几分试探,并未用出全力。

    当!

    金甲男子面容僵硬无比,但动作却十分的灵敏,与前世电视电影之中看到的那些一蹦一跳的僵尸完全不同,手中长戈直接将噬邪牢牢架住,随即将长戈反手一压,朝着江皓打了过去。

    倒是有几分力气!

    江皓微微有些惊讶,这金甲僵尸的力气着实是不小,不过才刚刚进入真仙境界,但这一戈的威力竟已经接近真仙巅峰境界,可以看得出僵尸在力气方面还是占有很大优势的。

    不过放在他的面前却差得多了,江皓只是轻轻将噬邪一颤,便将那长戈给拨到了一边,旋即将噬邪向前一刺,寒芒一闪,直取金甲僵尸的‘胸’口。

    “小子,你倒有几分力气!但放在爷爷面前还差得远呢!”金甲僵尸冷笑一声,以他如今的修为,身体已经如金刚一般坚硬,可以说是刀枪不入水火不侵,看着当‘胸’刺来的噬邪,他毫不放在眼里,连躲都不躲,长戈朝着江皓便挥了过去。

    “呵!”江皓失笑一声,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敢如此看不起噬邪的,索‘性’也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任由长戈斩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哈哈哈哈,蠢货,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自寻死路!”一旁国字脸的将军见江皓竟然也不躲不闪,眼上带着一抹大喜之‘色’,连带着狠狠鄙夷了江皓一下。

    他也算是活了近千年,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敢和僵尸以伤换伤的蠢货。

    噗!

    绿‘色’的血液喷涌而出,洒落在地上嗤嗤作响,整片整片的草木在这血液的感染之下开始变异,从普通的草木变成了张牙舞爪的食人树。

    “这……这怎么可能?”

    金甲僵尸身子一颤,眼中满是不可置信之‘色’,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在噬邪面前,自己的一身铠甲还有引以为傲的金刚之躯,竟如纸一般不堪一击。

    但,事到如此也由不得他再想其他,不顾身上的伤势,强行挥舞着长戈,继续砍了下去,发出一声厉嚎:“给我去死吧!”

    当!

    更令他惊恐的事情发生了,长戈斩在江皓脖子之上竟发出一声金石相碰的声音,随着他的继续用力,戈刃竟是微卷,而江皓却是连一根汗‘毛’都没有伤到,站在那里好似山岳一般晃也没有晃动一下。

    江皓缓缓伸出左手,食指与中指夹在了长戈之上,一用力,咔嚓一声脆响,长戈直接断成了两截,咣当一声掉在了地面之上。

    噬邪拔出,金甲僵尸噗通一声摔倒在了地上,绿‘色’的血液流的满地都是,看上去凄惨无比。

    一旁国字脸僵尸将军神‘色’变幻不定,一双眼睛死死盯着江皓,眼中似乎有凶芒在闪动,身周一众士兵俑更是纷纷拔出了兵刃,杀气腾腾。

    就在江皓以为这浓眉大眼的僵尸要和自己拼命的时候,忽然听见“噗通”一声响,这国字脸竟是直接跪在了地上,僵硬无比的脸上带着别扭到极点的哀求之‘色’。

    “仙长饶命啊!仙长饶命啊!小的是无辜的啊,小的从来没有杀过人,做过伤天害理的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