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之穿越诸天 第二百四十三章 黑熊怪
作者:干燥的心的小说      更新:2017-07-06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

    千崖竞秀,万壑争流,黑风山上,一处芳草坡前,石崖之下。

    黑熊怪与苍狼凌虚子、白花蛇怪三个妖魔席地而坐,面前摆放着山间的灵果仙酒,正在那里高谈阔论,讲的是立鼎安炉,抟砂炼汞,白雪黄芽,傍门外道。

    正说话间,黑熊怪忽然停了下来,神情微动,抬头想着西北方向望去。

    凌虚子正听得心喜,黑熊怪这一停顿,让他心中有若是猫挠一般痒痒:“大王,发生何事?怎的刚讲到金丹大道,便突然停了下来?我……”

    话未说完,凌虚子自己便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只见天边一道云雾飘来,云头妖盘膝坐着一玄衣男子,面貌看上去不过二十余岁,一头黑发未绾未系披散在身后,看上去气度不凡。

    最吸引人注意的是,他身下那一只磨盘大小的蝎子,滔天妖气正从蝎子身上散发出来,妖风随之而动,带起一阵飞砂走石,好似沙尘暴来袭一般,张狂无比,声势赫赫。

    “哪里来的妖怪,敢在我们黑风山上空这么放肆!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黑熊怪还未开口,白花蛇怪已经勃然大怒,身子一跃而起,右手折扇朝着天边用力一挥,一道狂风从扇身之上迸射而出,朝着天边的黑云撞了过去。

    嘭!

    眼见这狂风就要撞在云雾之上,那蝎子嘴巴陡然一张,一股子黑烟伴随着火焰喷了出去,几乎是一瞬之间,就将狂风撞的破碎消散不见,倒卷着朝白花蛇精烧了过来。

    “啊——”

    白花蛇精的实力本来就不强,哪怕是到了五百年后,在孙猴子面前也不是一合之敌,此时更不过是刚刚步入天仙之境,眼见这黑烟火焰袭来,面色剧变,满是慌乱之色,,踉踉跄跄着想要躲开,但却根本就来之不及。

    黑熊怪身上青光一闪,便要出手,他不像一般妖怪那样喜欢找一大群小妖呼三喝四,手下只有苍狼凌虚子和白花蛇精两个妖怪,而且在名义之上,还都是他的朋友,自然不能眼看着他们死去。

    就在这个时候,天边忽然一道金光闪过,将那黑烟火焰尽数拦了下来,令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出手的竟然是那玄衣男子。

    “这……这是什么情况?”凌虚子眉头直皱,脸上满是疑惑之色。

    白花蛇精对这男子出手,被蝎子挡住,结果这男子却将白花蛇精给救了下来。

    黑熊怪也是眼露奇怪之色,正要开口询问,便听见嘭的一声巨响,竟是那那玄衣男子一拳砸在了蝎子的头上,下手之狠响声之大,听得旁人都头皮发麻。

    那蝎子一阵摇头晃脑剧烈挣扎起来,似乎想要将那男子给甩下来,但随着玄衣男子瞳孔之中光芒一闪,蝎子发出一声惨叫,只得老实了下来。

    妖风落了下来,玄衣男子拱了拱手,满是歉意:“黑风大王,好久不见!我这坐骑刚刚驯服不久,没能调教好,不小心惊扰了大王,万望见谅!”

    这玄衣男子正是江皓无疑,屁股下面的正是他从金刚手下救出来的蝎子精,既然这蝎子精说了,自己只要救了她,她愿意做牛做马,那就让她老老实实坐一回牛马。

    江皓有种感觉,这蝎子精当初肯定没有将自己窃听到的佛经尽数告诉江皓,他

    为了让这蝎子精听话,江皓不仅封住了她一身的法力,更是用血咒将她神魂侵蚀,如此一来,在充当坐骑的时候,顺便还可以给噬邪补充补充能量。

    不过,这蝎子精的脾气是够暴躁的,饶是如此也丝毫不甘示弱,找到机会便会趁机偷袭江皓,时不时的一个倒马毒桩便会扎过来,但没有了一身的法力修为,这倒马毒桩的威力也是大减,都被江皓轻轻松松躲了过去。

    直到被江皓狠狠的收拾了几次之后,蝎子精才老实了许多,江皓也就让她恢复了些许的法力,没想到今日到了这黑风山上,这蝎子精又动了小心思,先是肆无忌惮的散发妖气招惹是非,然后又想将白花蛇精杀死,将事情闹大。

    “不过是些误会罢了,须臾大王不用如此!”黑熊怪目光从蝎子精身上扫过,瞳孔骤然一缩,心中大骇,右手一抖,手中的酒盅差点掉在地上。

    这……这蝎子竟然有玄仙境界的修为!

    黑熊怪看向江皓的眼神满是不可置信的神情,当初在翠云山见到江皓时,不过是给牛魔王面子才勉强跟他打了个招呼,没有想到短短数年时间,江皓竟然能将玄仙境界的妖怪强行收为坐骑,这手段实力是令人惊骇。

    “凌虚子,快去给须臾大王备上些灵果仙酿来!”黑熊怪神情顿时尊敬了许多,朝着一旁的凌虚子吩咐道。

    “那就麻烦大王了。”

    江皓也并没有推辞,这黑风山距离南瞻部洲已经很近,他正好可以从黑熊怪口中打探些南瞻部洲的消息,毕竟有些东西,不是千里眼和顺风耳可以打探到的,或者短时间内打探到的。

    很快,凌虚子便又摆上了一桌子灵果,江皓也从掌中世界取来些仙酿,四人各自坐定边喝边聊。

    一方有心结交,一方想要打探消息,双方自然是非常聊得来,很快江皓便从三个妖魔口中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消息。

    这黑风山基本可以算是西牛贺洲和南瞻部洲的交界之处,过了黑风山再往南不足万里,过了鹰愁涧蛇盘山,便可以算是南瞻部洲的范围了。

    自大禹铸九鼎之后,南瞻部洲便被划分成了九州,分别以九鼎镇压,又辅以龙脉之力,使得南瞻部洲之中的妖怪们受到了极大的削弱,成精难实力提高更难。

    这迫使许多妖怪不得不从南瞻部洲离开,而绝大多数便到了西牛贺洲之中,少数留下来的也被迫隐匿行踪,大多藏身在荒野之地,轻易不敢暴露身份。

    但离开容易,再进去就难了,因为九鼎的缘故,寻常妖怪很难进入到南瞻部洲之中。

    是以,在南瞻部洲人族占据着绝对的优势,妖魔鬼怪基本上算是传说之中的东西,不像西牛贺洲妖怪横行,人佛妖混杂在一起。

    “须臾老弟,哥哥我曾经也去过南瞻部洲!”喝了些酒,黑熊怪话也就多了起来,脸上满是怀念之色,说道:“你不知道,那南瞻部洲可以说是人杰地灵繁荣昌盛,远不是这西牛贺洲能够比的!别看那些凡人们弱的不行,我们一把就能捏死千百个,寿命也不足百年,但在有些地方,他们比我们还要强!”

    “尤其是到了九州腹地之中,城池可以说是一座接着一座,里面人来人往接踵摩肩,让人看得眼花缭乱。我曾经去过长安城,里面宫殿修建的富丽堂皇,有那歌舞丝竹美轮美奂……”

    说起自己曾经在南瞻部洲上的经历,黑熊怪眼睛都亮了起来,说起来滔滔不绝,可以看得出,他与一般妖怪不同,没有把凡人当作肉食蝼蚁,对凡人们的生活甚至带着不少的向往。

    江皓倒还好,他可是从后世来的,黑熊怪说的只当是对古代的人情风俗介绍,凌虚子和白花蛇精是听多了,他们会变成如今的模样,便是受到了黑熊怪的影响。

    但,一旁的蝎子精就不同了,她哪里听过如此有趣的东西,只听的眼睛发亮,连挣扎都忘了。

    “兄长既然如此喜欢这南瞻部洲,为何不多呆上一些时间?”江皓轻笑一声,有些好奇,问道:“那九鼎拦得住旁人,但以兄长这修为,想要潜身进去,想必也不是什么难事!”

    “一言难尽,唉,不提这个了!”黑熊怪神情有些复杂,张了张嘴,最后只叹了口气,转移了话题,问道:“须臾老弟,你这次来便是要到那南瞻部洲去吗?可是有什么事情要做?”

    “不瞒兄长,小弟正是要去南瞻部洲看上一看!”江皓点了点头,说道:“至于说目的,倒是没有什么。这几年西牛贺洲乱成一团,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停止,我正好出去多躲上一躲,顺便也看看这南瞻部洲到底好在哪里!”

    “哈哈哈哈,这千般好万般妙,只有你去了才知道!”黑熊怪大笑一声,想了一下,继续说道:“我当年在南瞻部洲也曾认得几个朋友,你若是遇到什么麻烦可以去找一找他们,都是一等一的好汉子!老弟实力虽强,但那南瞻部洲与西牛贺洲还是有些不同,有他们在也能少些麻烦!”

    “那就多谢兄长了!”江皓拱了拱手,这黑熊怪说话做事也是豪爽,倒是可以一交。

    听着黑熊怪吹嘘着自己的往事,一众妖魔越喝越多,酒宴一直喝了整整三天,直到黑熊怪都有些头昏脑涨,走路不稳,这才算是结束。

    心情大好之下,江皓对蝎子精也不再那么苛刻,让她也化作人形,陪着吃了不少的灵果仙酿。

    就在离别之际,黑熊怪忽然拉住了江皓,打着酒嗝,舌头都捋不直了:“老……老弟……你去南瞻部洲,就……就呆上个一年半载再回来……到时候,什么事都没有了……”

    话未说完,嘭的一头栽倒在了地上,呼噜声随之响起,显然是喝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