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之穿越诸天 第二百三十章 胜负
作者:干燥的心的小说      更新:2017-06-30
    吕洞宾右手握在雌雄宝剑之上,气机已经锁定在了江皓身上,剑身之上光芒闪动,已然是准备出手了。

    他对江皓的恨意最深,既恨他将自己击败擒下,又恨他想跟自己枪白牡丹(吕洞宾不知道江皓当初在逗弄他),此时见他出现在了通天教中,自然是想要将他彻底斩杀掉。

    一旁穿山甲则是不然,他虽然也恨江皓,但更多的是忌惮和畏惧,此时见江皓和通天教主打成一团,他更愿意坐山观虎斗,若是能坐收渔翁之利就更好了。

    “你是何人,竟敢来我通天教放,找死!”

    有通天教的妖怪想向通天表忠心,身形一闪,化作一道妖风朝着江皓扑了过来,手中一根狼牙棒闪烁着道道寒光。

    轰!

    江皓还没有出手,便见通天教主眼睛一瞪,一道绿光闪过,旋即便听见轰的一声巨响,妖风四散开来,空气之中一片血肉飞溅,那妖怪已经是死的不能再死。

    周围通天教的妖怪看得目瞪口呆,没能搞懂通天教主为什么会将自己人给杀了。

    “我说过让你们插手了吗?都给我滚开!”

    通天教主的骄傲根本不允许任何人插手他与江皓的争斗,哪怕他已经是身受重伤,这骄傲丝毫未减,一掌将那妖怪轰碎之后,反手诛仙剑朝着江皓斩了过来。

    吕洞宾眉头一皱,神情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恨恨选择了放弃,若是通天教主真发疯对他出手,反倒是便宜了江皓。

    “没想到你还有几分胆量!”

    江皓眼中流露出几分欣赏之色,东游记世界里的通天教主虽然有些残忍暴戾,但性子里的光明磊落却是一点也不少。

    当!

    噬邪蓦地挥出,撞在了诛仙剑上,剑身朝着外面一荡,被噬邪挡了下来,剑气朝着一旁墙壁撞了过去,轰的一声巨响,山洞晃动不止。

    一束光从剑痕之处透了进来,在幽暗的洞府之中看得格外清晰。

    这一剑竟是生生将整座龙首山给穿透了。

    嗡!

    噬邪之上暗芒冲天而起,大地山川都颤动起来,随着江皓一枪刺出,幽暗的光芒似惊涛骇浪一般朝着通天教主涌了过来,声势骇人。

    周围的一众妖怪面色剧变,忙朝着后方退去,身上法力光芒流转,取出法宝,护持己身。

    通天教主却是看都没有看着,左手轻轻一挥,一道淡淡的绿光迎了上来,与江皓那滔天的声势相比,显得完全不堪一击。

    嘭!

    绿光与暗潮撞在一起,发出一声轻响,令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那声势骇人的暗潮竟是瞬间消散不见。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这狂徒只是一只纸老虎而已?”有妖怪面露不解之色,眉头紧皱。

    怎么可能是纸老虎!这是一只要吃人的插翅虎,谁要是小瞧他,死都不知到怎么死的!

    穿山甲脸上闪过一抹鄙夷之色,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场中,眨都不敢眨。

    果然,通天教主将那暗潮挥散之后,反手持着诛仙剑朝身后斩去,绿光凝聚在其周,剑光一闪,迸射而出。

    轰!

    虚空之中,一道身影陡然显现出来,正是江皓无疑,噬邪横档在身前,将这剑光给挡了下来。

    刚刚却是江皓准备故技重施,像当初对付吕洞宾一样,用替身在正面吸引注意力,真身则从背后偷袭,没想到却是被通天教主一眼识破。

    “这般雕虫小技,也敢在我面前卖弄!哼!”通天教主脸上带着几分得意之***功反噬之下,他越来越收拢不住自己的情绪,说道:“你这兵器倒是有几分意思,竟然能挡住我魔气侵蚀,但你自己呢?等再过上一会,魔气侵蚀到了你的体内,你就再也别想逃出我的掌心!哈哈哈哈!”

    江皓身周淡淡的绿光环绕,似乎正在不断的渗入他的体内。

    “教主神通广大,魔功三界无双!就算是天上的神仙来了,也只有死路一条!”

    一众通天教的教徒摇旗呐喊拍起了马屁,若是平常时候通天肯定会制止他们,但此时却是哈哈大笑起来,说不出的洋洋得意。

    “是吗?这话还是等到你杀了我的时候,再说吧!”

    江皓嘴角带着一抹冷笑,瞳孔赤红如同火焰在燃烧,正如通天教主说的,他的心中的确是各种邪念翻滚,杀戮贪婪如潮水一般翻涌,好似随时都能将他的理智淹没一般。

    但,若是说他被通天魔功侵蚀,那完全就是笑话。

    以他肉身的强横程度,体内又有着太阳真火这种克制邪魔外道的利器在,这魔气想要侵蚀进来难如登天,之所以会有如今的效果,却是他故意为之。

    没有人注意到,噬邪之上,那道不显眼的道纹随着他邪念的疯狂滋生,越发的深邃起来。

    两人你来我往,又是几十招过去了。

    通天教主本就重伤在身,动手实在是有些勉强,脸上带着不正常的潮红,胸口有些气喘,但神情却是越发的精神,因为绿光已经开始深入江皓体内,他能看到江皓眼里那抹掩饰不住的绿芒。

    这种魔气侵蚀比不得血咒的威力,但同样也不容小视,足以影响一个人的心智,让他陷入无尽的疯狂之中。

    就是这个时候!

    噬邪之上,道纹已经开始散发出幽暗的光芒,显然是已经到了极限,江皓身子一跃而起,凌空而至,噬邪好似出海蛟龙一般朝着通天教主刺了过去。

    江皓这次也是施展出了全力,暗芒一闪而过,整个虚空都在颤动,好似要破碎了一般。

    轰!

    通天教主瞳孔骤然一缩,不敢有丝毫大意,身上法力光芒大作,诛仙剑斩在了噬邪之上,刺眼的光芒从兵器相撞之处爆发出来,恐怖的法力波动朝着四周散开。

    伴随着一阵剧烈无比的颤动,哪怕有着阵法的护持,整个龙首山还是支撑不住,山石泥土朝着四面八方飞溅出去,不断落下巨大的石块让一众妖怪都是神色慌乱,忙用法宝保护住身子,从山石的缝隙中飞了出去。

    但,整个通天教洞府却是彻底毁掉了。

    龙首山,轰然倒塌!

    通天教主只觉得一股巨力从噬邪之上传来,震得他手臂一阵发麻,他的法力在江皓之上,但肉身强度却是远远不如,加上之前又是有伤在身,隐隐竟是有些抵挡不住。

    轰!

    还没等他松一口气,又是一道强横无比的法力波动从噬邪之上传来,与之刚刚相比,少了几分狂暴与肆虐,但带着诡异至极的气息,让人眼前幻象重生,发疯发狂。

    “这怎么可能?你怎么会……”通天教主面色大变,这种力量他最熟悉不过,正是万物心中的邪念欲望,这本是他最擅长的东西,没想到有一天竟然被别人用到自己身上。

    通天教主本就在承受着魔功反噬,此时被这庞大无比的邪念一冲击,心神顿时失守,瞳孔之中绿芒大作,面容狰狞好似发狂一般。

    “太上!你什么时候敢和我堂堂正正的交一次手?我要让你知道我通天要比你强得多!”

    通天教主眼神已经失去了焦点,好似是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中一般,手中的诛仙剑不断挥舞起来,剑光纵横,一瞬间竟是直接将通天教麾下的数十个妖怪修士斩成了两断,血肉飞溅而出。

    通天教的一众教众吓得面色煞白,慌忙朝着后方逃去,连吕洞宾和穿山甲都不例外,一直逃出了数百里,才停了下来。

    “太上,太上!我比你强!我比你强!哈哈哈哈哈!”

    通天教主披头散发好似疯了一般,诛仙剑上光芒闪烁,一剑剑斩下去,将这绵延千里的山峦都给斩成了平地。

    魔功与正道相比,最大的缺陷便是如此,正道功法从来都是人驭法,但魔道功法却有可能法驭人。

    “到此为止吧!”

    眼见着动静越来越大,江皓也怕节外生枝,轻轻摇了摇头,身形一闪,陡然出现在了通天教主身后,手中噬邪化作一道暗芒,陡然挥出。

    噗!

    噬邪从通天教主的胸口穿过,直接将他的心脏刺的粉碎。

    缕缕黑色的邪念从通天教主身上涌向了噬邪,与其它仙人发丝一般纤细的邪念不同,通天教主身上的邪念足足有拇指粗细,颜色也要更加的深邃。

    通天教主的动作顿时一顿,随着邪念渐渐被噬邪吞噬,瞳孔之中渐渐恢复了清明,低头看着穿胸而过的噬邪,反手将诛仙剑刺在了身后,支撑着自己身子不倒。

    通天教主嘴角带着一抹苦笑,涩声说道:“我还以为就算输了,也只是会输在师兄的手中。没想到,我竟然会死在一个小辈的手中,真是造化弄人。”

    通天教主的神情平静无比,不复之前的冷漠与凶戾,带着几分道家的清静无为。

    当年他与太上因信念不同闹翻,修炼之时心绪不定以致走火入魔,若是换作寻常人在邪念缠身之下,恐怕早就癫狂死掉,但他却是硬生生的创出的玄天九变这顶尖魔功,也算是开山始祖,走出了自己的一条路。

    从万年前便开始与太上作对,只为证明自己才是对的,没想到还没能与太上真正分出胜负,今日竟要丧命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