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之穿越诸天 第七十五章 我是好妖(求推荐,求收藏)
作者:干燥的心的小说      更新:2017-04-16
    出了城‘门’,江皓直接驾起了妖风,他闭关养伤的地方是在渝州城外的一处湖泊里,原本这里是一条鲶鱼‘精’的地盘,但被他看上给抢占了,一众妖怪也都给撵走了。。.. 。零↑九△小↓說△網

    鲶鱼‘精’这‘洞’府并不大,在湖底深处,修建的和凡间园林差不多,钩心斗角,檐牙雕琢,壁厢处有一座亭台,台‘门’外横封了六个大字,乃是“碧水湖锦鳞‘洞’”。

    穿越到仙剑奇侠传中,对江皓来说不算是最好的结果,但同样也不差,事实既定,他能做的就得好好琢磨琢磨该怎么提升实力。

    提升实力的方法无外乎二种,第一是内在的修为,第二便是外在的法宝。

    仙剑奇侠传世界的灵气比倩‘女’幽魂要强上不少,但单凭苦修想要在七年之内修出个什么‘门’道,实在是有些困难,不过也并非是绝无可能。这方世界可是有五灵珠存在的,五灵珠由纯粹的自然之力凝聚而成代表着人间最强力量,若是他能够吸取了五灵珠的力量,修为一定会突飞猛进。

    “嗯……没有记错的话,土灵珠应该是在安宁村古藤林的古藤老妖里,火灵珠是在极乐世界火鬼王那里,雷灵珠是在雷州云霆身上,风灵珠是在天庭夕瑶那里,水灵珠是在紫萱的身上。这么看来的话,还是土灵珠和雷灵珠比较容易得到。对了,好像还有一个圣灵珠什么的,在哪来着……”

    江皓想了半天,也没能想起来,只依稀记得好像是在南诏国,毕竟时间太过久远,当时也没有太认真,现在想起来,难免有些记忆模糊。

    除了可以借助五灵珠修炼之外,仙剑世界中的许多法术对他同样也很有吸引力,比如说蜀山的剑法等等,也许这些法术在威力上要比西游世界里的弱上不少,但在‘精’妙程度上有过之而无不及,触类旁通之下,对他实力的提升肯定也会大有助力。

    至于外在的法宝,那就更多了,毕竟这方世界的脉络可以清晰的追寻到盘古开天地、三皇创造人兽仙之时,伏羲剑、‘女’娲血石、神农鼎、‘射’日神弓、五灵珠、镇妖剑等等,各有各的妙处,无论得到哪一件对江皓实力的提升都是十分显著的。

    “等我养好伤,便去把土灵珠和雷灵珠搞到手,然后再想办法去‘弄’些法宝回来!到时候就算打不过那狐妖,逃命总没有什么问题。”江皓打定了主意,开始检查起自己的伤势。

    这一检查,让他差点忍不住破口大骂起来。

    他早有预感自己这次的伤势肯定不轻,但没想到竟严重到这个地步。

    一身的皮‘肉’伤也就罢了,关键是经脉上密密麻麻满是裂痕,体内各处都有狐妖的法力残余,直到现在还在不断的侵蚀着他的身体,也就是他‘肉’身强横,换成一般的妖怪,现在恐怕已经维持不了人形了。

    “幸好我修炼的是巫族的锻体之术,若还是之前的青木诀,光这养伤就要‘浪’费我一年时间。”江皓取出一粒冰芝丸‘混’着天仙‘玉’‘露’吞入腹中,借助丹‘药’之力运转体内的法力,一边小心翼翼的将狐妖的法力残余祛除出去,一边修补着破裂的经脉,照他的估计,这伤势要想恢复,少说也得要半个月的功夫。

    他这边一心想着老老实实的养伤,麻烦却找上了‘门’来。

    就在他闭关疗伤三日之后,碧水湖上空忽然出现了数十道身影,当先那人看上去五十岁左右,鹤发童颜,一身褐‘色’道袍手持拂尘,其余诸多修士则从上到下都是一身整齐的白衫,背负长剑英武不凡。

    “净明师叔,最早发现毒人是在半月之前,而这妖龙不过是前些天才来到渝州城的,这毒人应该和他没什么关系。我们……”一个剑眉星目的男子走到老道身旁,眉目间有些迟疑,说道。

    “长卿,你要记住,伏魔除妖是我蜀山弟子分内之事,就算毒人和这妖龙有没有关系,我们也不能放任它不管。若是日后它为祸人间,造成生灵涂炭,那岂不是我们今日纵容之过?”净明长老一甩拂尘,打断了他的话,说道:”你是我蜀山的大弟子,这话以后千万别再说了,若是让你师傅听到,定会责怪与你。吩咐下去,布锁妖阵吧!”

    “弟子明白了!”徐长卿受教,一拱手,朝着身后一众师弟吩咐道:“诸位师弟,布锁妖阵!”

    “是,大师兄!”

    众蜀山弟子应了一声,分散在碧水湖周遭,手掐剑指,口念法诀,一道道金‘色’的符咒从他们指尖流出,在半空中联结成一道道金‘色’的锁链,朝着碧水湖飞了进去。零↑九△小↓說△網

    嗖!嗖!嗖!

    法力凝结成的金‘色’锁链破开水面,朝着江皓蔓延过来,锁链上古朴的符文环绕熠熠生辉,令人不敢直视。

    水府之中,江皓正在疗伤,忽然觉得心头一悸,猛地睁开了眼睛,只觉周围安静的可怕,就好像被什么定住了一般,连湖水都不在流动。

    “怎么回事?”

    江皓心中一惊,正要施展千里眼看个究竟,便听见轰的一声巨响,一条条金‘色’的锁链撞破了‘洞’‘门’,朝着他飞了过来。

    他侧身想要躲开,但那锁链好似长了眼睛一般朝着他追了过去,速度快到了极点,眨眼间缠绕在了他的胳膊上,紧紧束缚住了。

    “这是什么鬼东西!”

    锁链上的气息让江皓感觉十分不舒服,好似是遇到了克星一般,身子极其的抵触,还有些发软,他眉头一皱,抓起锁链朝着两边用力一扯。

    铮!

    锁链猛地绷紧,金‘色’光芒顿时黯淡了几分,五指所握之处,符文尽开始破碎脱落,似乎随时都要崩断一般,但江皓自己也不好受,身上隐隐有鲜血渗出,之前的旧伤再次崩裂。

    “不好!那妖龙反击了!”

    他这边一用力,外面布阵的蜀山弟子面‘色’一白,身子不受控制的朝前一个趔趄,几个法力稍浅的,直接被拽飞了出去,扑通扑通如下饺子一般跌落在了碧水湖里,一时间阵法也有些维持不住。

    净明长老看在眼中,眉头一皱,将手中拂尘一挥,一道金光迸出加持在阵法之上,又从袖中取出两张符箓,朝着湖中丢去。

    符箓在空中陡然化作一团金光,无数的符文流淌而出,融入到锁链之上,原本已经快要崩溃了的锁链,一点一点的凝实了起来,与此同时,其余的锁链也朝着江皓嗖的一声飞了过来,一时间把他捆得牢牢实实。

    江皓用力挣扎了两下,这锁链坚固至极,根本挣脱不开,想要运转法力,经脉之中便好似刀割一般,疼的他冷汗簌簌落了下来。

    “起!”

    净明长老一声厉喝,湖面上陡然一阵颤动,众多蜀山弟子一同运转法术,剑指朝上一挑,锁链上光芒大作,将整个碧水湖都染成了一片金‘色’。

    江皓一个站立不稳,脚下一轻,竟生生被这锁链缠绕着拉到了湖面之上,一众蜀山弟子来回穿梭,将锁链在他身上一遍又一遍的缠绕,将他锁的严严实实。

    “这就是蛟龙‘精’吗?怎么看上去斯斯文文的,不像是妖怪啊!”

    “我也这么觉得,看上去跟个富家公子哥一样!”

    “哼,难道要在脑‘门’上刻上妖怪两个字啊?浅薄……”

    ……

    周围一众蜀山弟子议论纷纷,净明长老一向待弟子和善,他们也就不甚畏惧,小声讨论着。

    蜀山派!

    标志‘性’的白衫长剑,只看了一眼,江皓便认出了他们的来历,但他有些‘摸’不着头脑,自己明明还什么都没有做,怎么这蜀山派就找上‘门’来了。

    就在这时,便见净明长老踏空来到了他的面前,厉声问道:“妖龙,这渝州城毒人之事,可与你有什么关系?”

    毒人?!妈的,竟然是因为毒人的事过来的!

    江皓脸一黑,眼角一阵‘抽’搐,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是受到了霹雳堂的连累,他自然不会被这个锅,当即大声反驳道:“什么毒人?我不过前些天才来到这里,哪里知道什么狗屁毒人,你们蜀山派就这么给人扣帽子的吗?”

    大骂霹雳堂的时候,也是暗恨自己不小心,他明明早就知道渝州毒人之事,也知道蜀山会来调查,结果还掉以轻心,呆在离渝州城这么近的地方养伤,也难怪蜀山会怀疑上自己。

    “我一没有伤天害理,二没有为祸苍生,你们蜀山凭什么抓我?”江皓装出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右手悄悄一翻,万星罗盘已经扣在了掌心,事到如今,拼着伤上加伤也要搏上一把了。

    净明长老盯着江皓看了许久,就在江皓快要忍不住想要拼命的时候,忽然一挥手,朝着身旁的蜀山弟子吩咐道:“把他身上的兵器法宝都收起来,装入降妖葫芦中,押回蜀山关入镇妖塔中!”

    关进镇妖塔?对啊,我差点忘了蜀山是从不诛杀妖怪的!

    江皓眼睛一亮,顿时松了口气,悄无声息的将万星罗盘收入了掌中冥国里,至于以后如何从镇妖塔里逃出来,那就更简单了,他可是知道要不了多久重楼便会破开锁妖塔夺取魔剑,到时候他伤势恢复了,逃出来还不是轻而易举。

    “是,弟子遵命!”一名蜀山弟子走上前来,在江皓身上一阵‘摸’索,但江皓有掌中冥国在,他自然是毫无收获,两手空空如也,望着净明长老有些不知所措。

    “妖有好妖,人也有恶人。我是好妖,在妖界那也是出了名的和平主义者,你们蜀山维护人间的安稳,我的信念是维护六界和平,咱们都是同道中人!你们这么做,只会让世间的邪恶势力更加猖狂!”江皓满脸的无辜,大言不惭,说起话来一点都不脸红。

    一番义正言辞的大道理忽悠的周围一众蜀山弟子面‘露’疑‘色’,尤其是徐长卿更是忍不住站了出来,拱手就要为江皓求情:“师叔,这妖怪……”

    “哼!你们不要被他‘迷’‘惑’了!这么一个杀气滔天的和平主义者,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净明长老一看周围弟子的脸‘色’便知道他们在想什么,满脸的恨铁不成钢,右手一挥,一道金光照在了江皓的身上。

    顿时,便见妖气冲天而起,黑‘色’‘混’杂着血红之‘色’,遮天蔽日。

    “好多的怨气!好重的杀孽!这、这……死在他手上的生灵恐怕不止十万!”一众蜀山弟子面‘色’骤变,看着江皓的眼神满是惊恐之‘色’。

    “哼,现在知道厉害了吧!”净明长老早就知道江皓杀孽深重,但也没有想到竟重到这个地步,面‘色’微变,当即从袖中取出一个巴掌大的葫芦,口念法诀,扔到半空之中,把江皓收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