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之穿越诸天 第七十章 杀出一个蛟魔王(上)
作者:干燥的心的小说      更新:2017-04-16
    漫天火焰滚滚,碎石满地皆是,地上却连半块尸首都没有留下,已经尽数被厉鬼们吃得干干净净,江皓并没有太过耽搁,身形一闪朝着另一个方向飞去,他要在青丘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多送上几份大礼,让他们也‘肉’痛‘肉’痛。.最快更新访问:.. 。

    在他离开不过半天功夫,便见滚滚妖风从天边刮来,黑云遮天蔽日。

    领头的正是火狐老祖身边的狐妖老妪,与她一同的还有六只狐妖,俱皆是天仙巅峰修为。

    “该死的孽障!”老妪站在云头,枯树皮一般的老脸上满是震怒之‘色’,双手青筋暴‘露’,咔嚓一声,硬生生将手中的黒藤杖给捏的粉碎。

    面前不远处,一只硕大的狐狸脑袋被扔在山顶,上面的皮‘肉’还带着点点荧光尚未腐烂,一双细长的眼睛睁的滚圆,两行鲜血自眼角留下,显然是死不瞑目。

    在它旁边的石壁上,一行大字铁画银钩,闪烁着道道光芒——杀人者,蛟龙是也!

    “这蛟龙‘精’怎敢如此!狂妄自大,真是可恨至极!”

    “欺人太甚!该死!该死!”

    “我们快追!决不能放过它!”

    那几只狐妖同样也被气的暴跳如雷,眼中怒火腾腾燃烧,恨不得现在就把江皓抓住,把他挫骨扬灰。

    老妪右手一挥,施展出引火诀,引来滔天火焰,将这红狐妖的头颅烧成了灰烬,又从怀中取出一只锦‘毛’鼠,捧在掌心,问道:“那孽障朝着哪个方向走了?”

    锦‘毛’鼠鼻子用力嗅了嗅,冲着她吱吱叫了两声,化作一道白光朝着江皓离开的方向追去。

    老妪略一思忖,忽然惊叫起来:“不好!那边是银狐‘洞’方向!我们快走!”忙驾起一阵妖风追了上去。

    其余狐妖也是匆匆赶了上去。

    他们飞的很快,但等他们到了银狐‘洞’时,仍旧是晚了一步。

    银狐‘洞’中黑烟滚滚,火光滔天,石制的匾额掉落在地上,摔得四分五裂。零↑九△小↓說△網

    一只硕大的银‘色’狐狸头被丢在‘门’口,眉心处,一个拳头粗细的血‘洞’,里面的血液还未干涸,眼睛瞪得滚圆,里面血丝密布,早已失去了光彩。

    一旁的石壁之上,仍旧刻着几个刺眼的大字——杀人者,蛟龙是也!

    “这蛟龙‘精’到底想做什么?竟然敢如此挑衅我们青丘?我定要将他碎尸万段!”

    老妪脸‘色’铁青,看着这七个大字,只觉得是江皓在一巴掌一巴掌往自己脸上‘抽’,老脸一阵生疼。

    另一个狐妖咬牙切齿的说道:“不过是临死前的癫狂罢了!我倒要看看,他还能活多久!”

    “我们要快一些了。这已经是第二个被屠杀的支脉了,若是再发生这种事情,我们回去也没有办法跟长老们‘交’代!”也有狐妖忧心忡忡。

    老妪也是心中一寒,前一个是大长老的嫡系后裔,这一次是五长老的后辈,她实在是不敢想,若是再有哪个长老的后辈因为此事被杀,那该如何是好。

    别说是她了,就连火狐老祖恐怕也承担不起。

    “这里的血腥味还是新鲜的,他一定没走多远,我们马上就能追到了!”老妪犹豫了一下,一咬牙从怀中取出一粒丹‘药’,喂到了锦‘毛’鼠的口中,吩咐道:“速速带我们去把他找了!”

    那锦‘毛’鼠连连赶路,本来已经有些神情怏怏有气无力,但吃了这丹‘药’之后顿时‘精’神了许多,小巧玲珑的红鼻子用力嗅了嗅,找了个方向,化作一道白芒,速度比之刚才还要快上很多。

    “快!我们跟上!”老妪连忙说道。

    小白鼠飞出了百里左右,忽然停了下来,在半空中鼻子不停的嗅来嗅去,但却一直不见有什么动作,小眼睛里很人‘性’化的出现了一抹疑‘惑’之‘色’,转过头朝着老妪“吱吱吱吱”一阵急促的叫了起来。零↑九△小↓說△網

    “什么?找不到他的踪迹了?这怎么可能!?这么短的时间,他不可能逃到千里之外的,定还在这附近!你仔细找找!”老妪眉头紧皱,厉声说道。

    小白鼠只好低头继续寻找起来,鼻子不停的‘抽’动,但半晌之后,依然是毫无效果。

    “怎么回事?”一个狐妖耐不住‘性’子,走上前来。

    “它……”老妪正要解释,忽然发现面前的狐妖脸‘色’不对,瞳孔微微放大,似乎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她下意识的一回头:“怎么……”

    话还没说,便觉得天地一亮,好似到了天堂一般,接着一股剧痛将她彻底打入了地狱。

    在她眉心之处,一朵血‘花’绽放出来,身子只晃了两晃,嘭的一声从天空中坠落。

    掉到一半时,身子已经化成了原形,一只山丘大小的灰‘毛’狐狸,汩汩鲜血从眉心处不断流出,在地面上汇成了一条血河。

    虚空之中,一道身影渐渐显现出来,面容清秀,银甲玄衣,手中持着一杆亮银枪,正是江皓无疑。

    在离开黑狐‘洞’时,他便隐隐感觉到身后有妖怪跟着,用千里眼顺风耳一查看,立即便发现了这群狐妖们的行踪动向,在衡量了双方的实力之后,便有了这次的埋伏。

    “就是他!那只蛟龙‘精’!”有狐妖认了出来,大声叫道。

    “孽障,敢当着我的面杀人!”

    眼看着老妪在自己面前惨死,那只狐妖面目狰狞,身上妖气弥漫,嘴角獠牙陡然长出,双手之上尖尖的指甲也冒了出来,身子一跃而起,似雷霆出击,迅疾而又凌厉,两只爪子朝着江皓一挥,十道黑‘色’的劲风‘交’错,如网格一般旋转着朝着江皓飞了过来。

    江皓心中一惊,忙侧身闪了过去,‘交’错的劲风从他身边飞过,撞到了一处山峰之上,噌的一声轻响,山峰碎成了一块一块,沿着光滑的断痕朝着四周滑去,扬起尘土无数。

    “今天,你死定了!”

    狐妖在虚空中一踏,空气发生阵阵爆裂之声,身子一折,如狸猫一般灵巧,从后面扑向了江皓。

    这狐妖来回闪动,速度越来越快,开始时还能看到一道幽光,到最后人在空中带起一串的虚影,指尖点点黑光凝聚,法力‘波’动不大,但格外的凝实,就像是暗夜之中的刺客,当你看到它的时候,便是死的时候。

    这样的对手江皓还是第一次遇到,瞳孔骤然一缩,脸‘色’格外的凝重,耳朵微微抖动着,施展出顺风耳的神通,仔细捕捉着对手的一举一动。

    嗖!嗖!嗖!

    狐妖在他身周不断穿梭者,寻找着最佳的进攻机会,江皓则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以不变应万变。

    噌!

    左侧忽然有一道轻微的风声,似是利刃划破了空气。

    江皓身子忙一侧,两道黑芒贴着他的身子飞过,大氅一角被划破,被风吹着飘飘扬扬落到了地上。

    噌、噌、噌……

    狐妖两爪连连挥舞,带起无数锋利无匹的黑光朝着江皓袭来。

    江皓神‘色’平静,身子似慢实快,左闪右闪,忽然眼中寒芒一闪,纵身迎了上去,亮银枪朝着前方不急不缓的刺了出去。

    “几十年不见,狐凌这老东西的速度又快了。估计用不到我们出手了,这孽障就要被碎尸万段了!”

    “哼,还敢招惹我们青丘狐族,今天就让他知道厉害!”

    “就这慢吞吞的枪法,还想伤到……”

    其余的狐妖围在四周,隐隐把江皓封锁在中央,挡住他逃走的路线,显然是对这个狐凌格外有信心。

    可是,当两人擦肩而过,所有的狐妖都惊呆了,瞠目结舌,将后面的话咽了下去。

    噗嗤!

    江皓明明速度不快的长枪,竟直接刺穿了狐凌的‘胸’口,看上去就好像是狐妖自己撞上来的一般。

    这狐妖速度是快,快到连他自己都反应不过来,以至于惯‘性’之下,硬生生将自己的半截身子都扯断了,五脏六腑散落了一地。

    “啊……”

    妖怪毕竟身体强横,哪怕是被开肠破腹,他一时半会还死不了,倒在地上,不停的‘抽’搐翻滚着,惨叫之声凄厉至极。

    “这、这怎么可能?他的枪法明明不快,怎么可能刺的中?”

    “我也没看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别管那么多了,我们几个一起上,这妖孽不同寻常,决不能托大!”

    余下的五只狐妖对视了一眼,瞬间达成了共识,纷纷从袖中取出各自的法宝,朝着江皓祭了出来。

    其中最耀眼的莫过于一盏铜灯,那是一只白狐‘精’祭出来的,煌煌如烈日一般悬挂在高空,洒落下一道道绿‘色’的妖火,焚烧向了江皓,灼热的温度,将周围的山川都一同点燃,滚滚的黑烟冲天而起。

    江皓身上光华一闪,亮银枪朝着那铜灯便刺了过去,法力如‘潮’,汹涌彭拜,火焰顺着枪身朝他蔓延过来,熊熊火焰在他身周燃烧,然而却未能伤他分毫,反而将他映衬的如同火中魔神一般。

    “轰!”

    亮银枪刺在铜灯之上,火光顿时一暗,似被风吹一般,摇摇晃晃闪烁不定。

    白狐‘精’脸‘色’‘潮’红,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整个身子好似老了百岁,一身如雪的皮‘毛’变得暗淡无关。

    这番恐怖的威势看得一众狐妖脸‘色’剧变,手下越发的用力,将一身的法力都灌注在法宝之上,现在已经不是托大,而是拼了老命,生怕给江皓一丝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