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妖不上天 第四百七十八章 偷令牌
作者:发烧的胖头鱼的小说      更新:2017-12-14
    借什么?当然是借令牌。

    也许说“偷”更合适一点……为了救出无辜的可人儿,獾哥豁出去了。

    地牢的入口,正常情况下是凭令牌才能开启的,黄獾上次冒充地牢守卫混进去的方法,纯属钻空子,属于“暗的”手段,而如今暗的肯定是混不进去了,那就只能明着来了。

    拿到令牌,光明正大的进去!

    不过在此之前还有两件事情需要解决……一是黄獾得想办法伪装一下,起码不能保持现在的模样,否则被认出,就算有三大统领的令牌,他这个“有前科”的家伙肯定也进不去;二是自己还得去地牢那边实地探查一下,看看入口处是否还有其他的防范手段,早做准备。

    因为心中担忧可人儿的缘故,黄獾片刻也不耽误,直接收敛气息往地牢方向跑去。

    先是远远的观察了一番,黄獾发现地牢入口周围多了一些身影,其中既有顶着巨大颅骨的地牢守卫,也有一些小妖,挺胸抬头,好似站岗一般牢牢围着入口。那几个小妖有些眼熟,黄獾很快想起,那正是小魔王最近收服的那一群嫡系小妖中的几个。

    看样子,他们应该是被小丫头派来守着地牢的。

    除此之外,黄獾倒是没发现更多的防范措施,之前亲自看守地牢入口的紫燕大统领也不在这里了……

    其实这很正常,在不知道是谁以及对方如何混进地牢的情况下,三大统领自然如临大敌,甚至亲自来看守地牢,以求万无一失。可是如今知道是黄獾,也弄清楚了他混进去的方法,三大统领反而放心了!

    黄獾的本命妖术是敛息,又不是隐身,也不是穿墙,三大统领自然用不着继续没日没夜的守在这里。只要留下足够的妖族警戒,有情况及时示警即可。

    黄獾悄悄的来,很快又悄悄的离开了,而后,往猪妖大统领的住处赶去……

    三位大统领,都有能够打开地牢入口的令牌,黄獾要选一个偷,思来想去,还是选择了猪妖大统领!

    白犀大统领比较严肃古板,平日里不是在修炼,就是在操练震地营的小妖们,而且他身边还时时刻刻有个小犀牛鸟警戒着,不是合适的偷窃对象;而紫燕大统领居住在裂天营的那些如尖刀一样的山峰上,而且行踪飘忽不定,更加难偷。

    三位当中,獾哥还是对猪妖大统领最熟悉,因为经常给他送人类美食的缘故,黄獾很熟悉猪妖大统领的生活习性,每天至少有一小半的时间是在吃和睡当中度过!也不知道他这么懒惰是怎么修炼到准王的,又或者,对他来说吃和睡就是一种修炼?

    有时候,獾哥都怀疑猪妖大统领是不是也会那种把食物转化为妖力的神奇妖术……

    言归正传,黄獾心中拟定了计划,便立刻付诸行动。

    他先是宰了几头灵畜,做了一堆喷香诱人的盐酥烤肉出来,去求见猪妖大统领。他的此举,就好像是专门为之前的事情赔罪一样,毕竟他现在名义上还是钻风营的妖,也是猪妖大统领的手下。

    食物自然没问题,獾哥也不会傻到给一个妖婴期的准王下药。他自己都能提前炼化掉食物中的春药,何况是猪妖大统领?何况还有很可能被识破。

    所以这烤肉就真的只是美味的烤肉,灵气充足,鲜嫩多汁,香酥可口,是黄獾一贯的水准。

    猪妖大统领自然吃得很高兴,大快朵颐,很快就吃光了所有的食物。黄獾也毫不犹豫的告辞……不过他却没走远,因为他知道,猪妖大统领有个习惯,那就是吃到了满意的食物之后最喜欢晒着太阳,再美美睡上一觉!

    大约一炷香时间之后,黄獾算算时间差不多了,便蹑手蹑脚的又折返了回去。

    地牢附近的防守十分森严,可是猪妖大统领这里却是没什么警戒,准王自己的感知能力就是最好的警戒!哪怕在睡梦中,有外来者靠近或者产生敌意,猪妖大统领也肯定能感受得到,从而做出应对。

    可是这一切都在黄獾的敛息术面前失效了。

    黄獾脚步离地悬空,绕了一个圈子从猪妖大统领的后面缓缓靠近。此时此刻,肚皮滚圆、肥头大耳的大胖子正躺在一个躺椅上,眯着眼睛晒太阳,嘴里发出轻微的鼾声,嘴巴时不时的砸吧两下,似乎还在回味烤肉的美味。

    没有发出丝毫声响,黄獾就来到了他的身边。

    目光在猪妖大统领腰间掠过……

    大统领的腰牌就是开启地牢的令牌。蛇王山大大小小的妖族都有腰牌,不同级别的腰牌象征着不同的权力,黄獾的小钻风令牌就不能进地牢,而大统领的腰牌在蛇王山基本上属于畅通无阻的那种。

    黄獾一眼就看到了胖子腰间的一块木牌,当初他还曾拿着这块令牌,把李大震地等一群狼王岭奸细送进地牢去呢。

    腰牌拴在腰间的一根布条上……布条系的有点紧,导致腰牌几乎陷进了猪妖大统领腰间的肥肉里面!獾哥深吸了一口气,伸出手去解,可是刚解了一半左右,猪妖大统领忽然扭动起身子来。

    獾哥一惊,立刻缩手,矮身藏到躺椅的后面。却见胖子的嘴里不清不楚的咕哝了两句什么,换了个侧躺的姿势,竟一下子把腰牌压在了身子的下面!

    鼾声很快重新响起。

    獾哥傻眼了。

    他的敛息术可以屏蔽他的气息,让猪妖大统领感觉不到他的靠近,可是腰牌贴着猪妖大统领的身体,敛息术可屏蔽不了对方的触觉!对方大概是有点痒了,所以换了个姿势。

    这可把黄獾急坏了,抓耳挠腮了一阵,最后还是决定冒险一试。

    他用微风术召来一阵非常细微的风,只有一根头发丝那么细。因为本命敛息术的缘故,这一缕风丝也没有带着一点妖术的气息,就像是天地间最普通平常的风,轻轻在猪妖大统领的耳畔撩动起来。

    猪妖大统领果然没有察觉异常,肥肉遍布的侧脸颤动两下,眼睛也没睁,只是抬手挠了挠,又挠了挠,最后干脆不耐烦的又换了个姿势,重新露出了腰间的那块令牌。

    “就是现在!”黄獾眼睛一亮,再次伸手去解。

    这一次,有了经验,黄獾的动作更加轻微,也更加快速,很快就把令牌彻底解了下来。他眼中闪过一丝喜色,再也不耽搁,先是悄无声息的往后退开了一段距离,而后转身,两对风翼狂拍,对着地牢方向疾驰而去!

    “希望还不算太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