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妖不上天 第四百零九章 布口袋
作者:发烧的胖头鱼的小说      更新:2017-11-24
    白袍之下,是一双枯瘦盘坐的双腿,皮包骨头,裸露在外的皮肤上,勾着密密麻麻的黑色钩子,甚至刺入了骨头深处。每一个钩子后面都连着一条细长的银白锁链,一直延伸连接到老者背后的洞窟深处。

    刚才这些钩子和锁链都被白袍盖着,所以黄獾才没有发现。

    黄獾注意到,这些锁链上,还有着雷光不断闪烁,钩子周围的皮肉都已经被电到焦黑了,可是大妖的恢复力依旧在不断生长出新的血肉。在这个过程中,妖力不断消耗着。

    “没猜错的话,大王她恐怕已经忘记我们了……”白袍老者重新将衣袍放下,叹息一声,“当年我和黑屠,受了外人挑拨离间,才会率领手下的兵将内斗,造成死伤无数……大王罚我和黑屠受刑千年,而后以死谢罪,可是如今,一千年应该早就过了吧?”

    黄獾想了想,微不可察地点了点头蛇王山创立至今,的确已经超过千年。

    “大王她忘记了我们,所以这刑罚就一直持续到如今……我不奢望此生还能出去,可是这样永无尽头的折磨,却让我难以忍受!我的寿命还剩下一百多年,我的要求也很简单,这最后的一百年,让我不要再忍受这样的痛苦……”

    “你的令牌,可以消除这些锁链上的雷电,所以把它给我吧……只要你帮我摆脱这种痛苦的折磨,我就把第八十一道花纹传授给你。”白袍老者平静道。

    黄獾看了看手中的四方令牌,犹豫起来。

    “你在担心我逃走?”白袍老者微笑,“不用担心,你的令牌只能将这些雷电消除,只有大王才能打开锁链!再说,就算我逃出去,也不是大王的对手,最后结果无非是再被抓回来,没有意义的事情,我何必去做?”

    “你也看到了,多年的折磨,为了恢复伤势,我的妖力几乎都耗尽了,现在的我,根本没有丝毫威胁啊……你又在犹豫什么呢。”白袍老者苦笑叹息道。

    这一刻,黄獾几乎就想要答应了。

    可是就在他迈开脚步的一瞬间,却忽然又缩了回来!

    “你动一下。”黄獾紧紧盯着白袍老者身后的三对栩栩如真的气流羽翼,“你让你背后的三对羽翼,拍打一下给我看看。”

    “嗯?”白袍老者明显愣了一下,半晌之后,才轻轻点了点头。

    三对风翼,先是最下面的一对风翼轻轻动了动,而后是中间的一对,再然后……

    哗!

    三对风翼同时消散了。

    “抱歉,我的妖力耗尽了。”白袍老者苦笑起来,他身上那一丝若有若无的妖气,此刻几乎完全消失了。

    “那你恢复本体,让我看看你身上的八十一道花纹吧。放心,只看一眼,我学不会的。”黄獾立刻换了一个要求。

    妖族变化本体,是不需要消耗妖力的。

    “这……我被锁链锁着,无法变化本体啊。”白袍老者再次苦笑。

    “那这样!你先教我第八十一道花纹,我就在这里学,刻印成功之后,我立刻把令牌给你。”黄獾又换了一个要求。

    “小兄弟,不是我信不过你,只是,你若是学会之后转身就走,我没有丝毫办法。反之,我反正是跑不掉的,如果我拿到令牌之后不肯教你,你有的是手段对付我。所以,能否请你先给我令牌?”白袍老者一副为难的样子。

    “是么……”黄獾不动声色地将令牌收了起来,转身往外面走去,“我忽然想到了另一个办法,既然大王她忘记了千年期限,不如我就去提醒一下她吧。让她亲自来停止你锁链上的雷电。”

    “小兄弟且慢!”白袍老者的语速顿时快了起来,“千年刑罚已满,你若是提醒了大王,她非但不会消除雷电,反而会立刻将我处死!地牢之中虽然乏味,可活着总比死了好,你我无冤无仇,万万不要害我!我只是想借你令牌减少一点痛苦而已,你也能得到第八十一道花纹,何乐而不为?”

    “那就没办法了……”獾哥耸了耸肩,脚步不停,继续往外走,“我明说吧,你信不过我,我也信不过你。是否和你交换,我得回去好好考虑考虑。”

    “那这样吧!”白袍老者一咬牙,忽然道,“小兄弟你要考虑清楚,这也是应该的,不过在你离开之前,我便赠予小兄弟你一门妖术,以示诚意。等你什么时候想和我交换了,我随时欢迎!”

    他说着,忽然将一件东西隔着栅栏抛了出来。

    ……

    在地牢看守的帮助下,黄獾将李大震地、苍云大钻风等狼王岭的奸细,一一关进了第九层的几个单独洞窟当中。

    他们此刻还未清醒,等到清醒之后,面临的将是猪妖大统领和另外两位大统领的审问。

    而后黄獾就拾级而上,沿着原路返回。

    一路上再次看到了诸多受刑罚的妖族……他还注意到一个奇特的现象,那就是除了第一层提供的食物还勉强可以下咽之外,下面几层给关押的妖族提供的都是生肉,甚至是随意丢给他们一些整只的猎物!

    这些曾经的妖族,此刻俨然成了野兽般茹毛饮血的生物,疯狂撕咬着……不过想到他们曾经犯下的罪孽,獾哥却一点都不同情它们。

    一直走到第一层,还能隐约听到下层不断传来的瘆人嚎叫和咀嚼声,光是听着都是一种折磨,想必对于关押在第一层的那些犯了错却不受酷刑的妖族来说,关押在这里本身就是一种酷刑了吧……

    沿着狭长的地道,獾哥一直走到了地面上,又看到了笑眯眯的阿朵和小魔王,忽然有种重见天日的感觉。

    他从怀中摸出了一个布口袋。

    这玩意,正是白袍老者最后扔出来的东西,材质和老者的白袍一模一样,一看就是从衣袍上撕下来的。

    如同其他记载妖术的传承之物一样,这上面也附带着一道小小的妖术。

    黄獾想起了白袍老者的描述,顿时有些好奇地拿出了一把灵米,丢进了布口袋里。

    “哗哗……”

    不过片刻,这口袋无风自动,忽然一股奇特的力量从上面生了出来,这股力量黄獾和阿朵都很熟悉,正是每一个妖族都有的……妖力。

    “还真是把食物转化成妖力的妖术……”黄獾眨了眨眼睛,重新撑开了布口袋,发现其中的灵米果然消失了。

    ……

    而此刻,地牢最深处,白袍老者的衣衫无风自动。

    “有蛇王山主峰镇压,这里的天地灵气稀薄到了极点……这次拖延了这么久,果然有不少天地灵气涌了进来。久违的天地灵气啊……”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无数天地灵气顿时汇聚过来,身上的妖气顿时迅速变得充盈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