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妖不上天 第三百四十九章 识破
作者:发烧的胖头鱼的小说      更新:2017-08-29
    自家的小崽子们不知道,可是獾哥很清楚,这蛇王山的二小姐可不是普通的未化形妖兽,而是一个有着妖将级力量的小怪物啊!

    她和小崽子们玩耍的时候,明显是一直克制着力量的,这才表现得和普通未化形妖兽没什么区别,可是被未成熟的酸果子一刺激,谁知道会出什么状况?小崽子们这简直就是在玩火!

    真惹恼了小魔王,妖将级的力量爆发出来,哪怕只是擦着碰着,自家这些连妖兵都不是的小崽子们恐怕都得重伤啊!

    “吼——”

    果然,小魔王一口嚼下去,稚嫩的小老虎脑袋上顿时变了脸色,五官都皱成了一团,尾巴乱甩,喉咙深处发出威胁性的低吼。

    “坏了!”獾哥吓了一大跳,连忙身形一闪,就要冲过去按住小魔王。

    谁知他才扑到一半,却见这虎头蛇尾的小丫头,眼睛瞬间亮起,深吸一口气,鼓着腮帮子用力咀嚼起来……喉咙中的吼声也渐渐变成了兴奋的低吼,摇头晃脑,乌溜溜的大眼睛眯成了月牙!

    咀嚼了片刻,她咕咚一口咽下,然后咯咯笑了起来。身形一蹿,竟一下子扑倒了刺球,用修长的蛇躯把小刺猬护了起来,不让它走了,然后不断用尾巴尖卷起酸果子往嘴巴里送,一颗又一颗,吃得乐此不疲!

    獾哥愕然。

    雄、汹、土包、玲玲……也都一个个目瞪口呆。

    “哇——”片刻之后,雄忽然尖叫一声,第一个扑到了虎头蛇尾小丫头的身上,惊喜叫道,“厉害厉害,第一次吃居然忍住了,你是我见过的第一个!”紧接着,其他的小崽子们也跟着哄闹起来。

    最怕酸的小羚羊玲玲更是在旁边蹦蹦跳跳,眼中满是崇拜。

    獾哥看着重新打闹成一团的小家伙们,额头顿时冒出几丝黑线。代沟啊代沟,小家伙们的世界,他真是不懂了……

    等到小家伙们渐渐安静一些了,黄獾这才笑着走过来,介绍道:“这是刚刚化形的蛇妖黑芒,刚才阿破他们鸣哨示警,就是因为他。”

    “刚刚化形?”

    “黑芒?黑蛇妖?”

    “恭喜你呀!”

    “好羡慕,我也好想快点化形啊……”

    小家伙们倒是热情的很,很快就围了上来,好奇地打量着黑蛇所化的男子。黑芒也是面带笑容,和小家伙们一一相互认识。

    黄獾在旁边看着这一幕,不知怎么的,忽然感觉似乎哪里不太对。

    可是想来想去,也没想出有什么不对的,也就晃了晃脑袋,不再纠结这个。而是带着一群小崽子们,继续开始巡山。

    ……

    过了一会。

    小家伙们和黑芒渐渐熟络起来,刺球忽然扭动着笨拙的小身子走了上来,手里捧着一颗未成熟的酸果子,热情地问道:“你要吃吗?”

    黑芒刚才就看到一群小东西们争抢着吃这种奇怪的果子,他虽然不认识这种蛇王山的特产,但想来应当是味道不错,也就没有拒绝,笑着接了过来。

    谁知,当他把果子扔进了嘴里,轻轻咬破了果皮,一股极其刺激的酸浆一下子充满了他的口腔,他一下子蹦了起来,连忙“呸呸呸”一阵乱吐,将嘴里的酸汁尽数吐出,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这是什么玩意?!

    “啊?”刺球愣了,其他小东西们也愣了。

    这明显是第一次吃未成熟的酸果子,才会有的反应……身为蛇王山土生土长的妖族,难道黑芒从开启灵智一直修炼到化形,从来都没吃过一次这种果子?

    不远处的黄獾也看到了这一幕,心中一动,忽然明白自己刚才觉得哪里不对劲了!

    蛇妖黑芒,实在不像是蛇王山土生土长的妖!

    不同实力的妖族,有各自不同的交际圈子,就像自己当初还是妖兵的时候,就和猴妖酸毛等几个妖兵交好……而自家的小东西们,全都是未化形的妖兽,其交际圈子自然也是其他的未化形妖兽。

    自家的小东西们都不算安分,属于经常跑出去玩的那种,因此附近几十里的未化形妖兽,相互之间几乎都认识,最起码也能混个脸熟!可是刚才,黑芒看见自家小东西们的时候,那神情分明是从来都没见过!

    这就很奇怪了……一两个不认识倒也正常,问题是自家有整一窝小崽子,他连一个都没见过,还自称是始终都在附近一带修炼的妖兽,这怎么可能?

    而且看黑芒化形之后的模样,并非少年,而是接近中年,可见他在妖兽状态肯定已经修炼很多年了……獾哥记得清楚,他当年还是未化形妖兽的时候,同样没有见过这条黑蛇。

    难道这世上,还真有从来不出门,永远缩在蛇窟里苦修的奇葩?

    黄獾眼珠子一转,计上心来。他的目光在山头上逡巡了一番,忽然锁定了某个方向,在一株两人合抱的大树之下,找到了一团不起眼的“杂草”。

    这看似不起眼的杂草,实则在蛇王山却是大名鼎鼎……

    醉妖草!

    醉妖草有强烈的麻痹性,醉妖草汁液掺入灵果酒里,能够混合成连妖将都能醉倒的烈酒!

    这种植物在蛇王山十分常见,是个妖都认识,就连蛇王山的普通动物都知道此物不能吃,否则会全身麻痹,昏迷数天之久。

    眼看着黑芒还在那里呸呸呸吐口水,黄獾忽然也从小刺球的背上捏了一颗未成熟的酸果子,塞进嘴里,咀嚼片刻之后却是“哇”的一声吐了出来,苦着脸道:“哎呀呀,真是酸死了,太久没吃了,不适应了……”

    黑芒被这边的动静吸引,看了过来,目光中竟有一丝幸灾乐祸。

    黄獾却是皱着一张脸,连忙冲到那从醉妖草旁边,伸手掐了一大把下来,而后往嘴里塞了几株,用力咀嚼起来。

    一边咀嚼,他一边露出愉悦的表情,长出一口气道:“还是这玩意解酸啊,嚼一嚼,酸味都感觉不到了……”

    一群小崽子们目瞪口呆的看着黄獾的表演。

    感觉不到酸了?废话……醉妖草的麻痹性那么强,獾哥你这样直接咀嚼,怕是整张嘴都没知觉了吧?……不过说起来,醉妖草主要是后劲大,本身的味道却并不刺激,反而几乎没有味道,否则掺入酒里,酒岂不是都要变味了。

    可是黑芒却不知道,还以为那杂草是什么解酸的偏方……连成熟酸果子都没吃过的他,对未成熟酸果子的抵抗力更差,直到此刻依然感觉嘴巴里那股酸味萦绕不去,酸得他牙根子都软了,恨不得用泉水漱口才好。

    黄獾适时的走了上去,随意递给他几株醉妖草,笑道:“你也来两根?解酸的好东西,嚼一嚼,就感觉不到酸了。”

    黑芒一愣,连忙感激地接过,试着放了一根在嘴里咀嚼起来。

    还别说,这“杂草”一入口,酸味真的很快就感觉不到了,黑芒顿时松了口气……就这样,在众多小崽子们近乎呆滞的目光当中,黄獾和黑芒,你一根我一根,吃零食一般咀嚼起醉妖草来!

    黄獾仗着体魄强大,吃上几根也不至于怎么样,就这么陪着黑芒一起吃。

    吃到第三根的时候,獾哥还没事,黑芒却是眼前一黑,扑通一声趴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