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妖不上天 第二百三十八章 得手
作者:发烧的胖头鱼的小说      更新:2017-07-05
    红芒一闪,就到了面前。。:..co 。

    黄獾大吃一惊,瞳孔骤然收缩,极力地侧身躲避的同时,立刻将注入铁锅当中的妖力收回,改为灌注仙力!他的手中仿佛一轻,明明已经挥出的大铁锅强行转向,硬是挡在身体和红芒之间!

    再要重新灌注妖力,却已经晚了,红芒的速度太快了……

    轰!

    没有灌注妖力的大铁锅,威力减弱了不少,红芒直接撞击在其上,将铁锅硬是压回了黄獾的‘胸’前,重重撞击在肋骨上!

    “噗——”即使是以小妖强横的体质,黄獾也立刻倒飞出去,脸上浮现痛苦之‘色’,身在半空就喷出了一口鲜血!

    他心中惊惶,这蛇妖的这‘门’妖术威力,未免也太强了吧!

    黄獾却不知,这并非妖术,而是血魔‘门’为圣兽量身打造的魔道法诀!

    血妖靠吃人而提升道行,血魔‘门’则是依靠人血修炼,二者本就有着很多相通之处!血魔‘门’的前辈先人,早就研究出了一系列的可以给血妖使用的魔道法诀,借此和某些血妖‘交’易,让其成为魔‘门’圣兽!

    眼前的血‘色’蛇妖就是其中之一……它和血魔‘门’的某一代宗主结下了魔道契约,起誓将无条件地为血魔‘门’全力战斗十次,以此换来血魔‘门’供应的大量人血,以及这么一‘门’强悍的魔道法诀!而在履行完契约、重获自由之前,便由血魔‘门’将自己冰封,换来寿命的延续……

    妖丹前期的大妖,加上强横的魔‘门’法诀,实力自然远超黄獾!

    看到黄獾吐血,那赤‘色’小蛇眼中红芒一闪,立刻迎了上去,身上蛇鳞片片掀起,直接从血液中蜿蜒穿过!鳞片下方似有诸多空隙,直接将那团血液吸纳干净,而后鳞片归位,重新闭合。

    看到这一幕,黄獾脸‘色’顿变。

    “我断后,你们快走!”獾哥忽然跳了起来,不顾重伤之躯,挥舞大铁锅再次冲了上去!

    同时,他悄然伸手‘摸’到了衣襟之内的蛇皮内甲!眼前这只血‘色’蟒蛇也是妖,而且只是妖丹初期的大妖,就算那诡异的“妖术”再厉害,也不太可能让它无惧妖王的威压!

    何况眼前的蛇妖还蛇‘女’王同族……

    就像裂天营的飞禽教官天生能震慑飞禽一样,蛇‘女’王的气势对蛇类妖族的威慑只会更强!

    只要可人儿小正太他们离开了,獾哥将无所顾忌,到时候一边释放蛇‘女’王的威压,一边攻击蛇妖,黄獾有信心把它留下!

    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这只魔蛇,带走自己的血液!

    谁知白‘色’光罩中的五人,却寸步不动,小正太看着黄獾身受重伤还奋不顾身的模样,更是瞬间红了眼眶,悲愤喊道:“欢哥,我们不走!跟它拼了!”

    在小正太看来,那红芒仅仅一次攻击就击伤了黄獾,如果黄獾独自留下断后,恐怕必死无疑!而如果他们众人齐心协力,全力以赴,哪怕面对妖丹期的大妖,也未尝没有一丝机会!

    小正太表情变幻,忽然从乾坤袋中取出了一柄蓝‘色’雷电飞剑!看着剑身上,那熟悉到灵魂深处的一抹蓝‘色’,他的脸上满是痛苦挣扎,但最终还是一闭眼,重新捏起了灵剑术的剑诀!

    两行泪水从眼角悄然滑落,再睁眼时,看向血‘色’蛇妖的目光中尽是汹涌澎湃的疯狂杀意!

    可人儿没有说话,但是轻咬下‘唇’,莲步一寸未挪,她不走,白‘色’光罩也不会移动,其他人也都只能咬牙,准备拼命。

    谁知,血‘色’小蛇忽然舍弃了黄獾,直接对着白‘色’光罩冲去!

    它化身红芒,猛烈撞击,每一次撞击都让白‘色’光罩产生大量裂痕!不过之后都会有短暂的停顿,似乎撞击也会使它自己有些头晕。若是黄獾还在光罩之内,且未受重伤,自然可以趁它停顿之时全力反击,以大铁锅的攻击力,对它都有一定的威胁!

    可是如今,黄獾已然负伤,它对光罩之中其他修仙者的攻击却是完全不在乎了。

    轰!轰!轰!

    每一次撞击,可人儿的小脸都苍白一分,等到第三次撞击,白‘色’光罩轰然破碎!

    嗖!

    红芒再次一闪而逝,可人儿立刻痛呼一声,捂住了腰部,指缝当中,有血迹溢出。

    而那红‘色’小蛇则嘎嘎怪笑两声,再次化作一道红‘色’闪电,向远处掠去,眨眼之间,就消失在视线尽头……

    ……

    待得血‘色’小蛇离去,众人仍旧沉浸在恐惧和震撼当中,好半天才缓过神来。

    “那家伙……”小胖子哆哆嗦嗦地开口,“那家伙的实力,都有胎丹中期了吧?我刚才还以为,我们死定了……”

    “它是为了取血而来。”黄獾已经收起了大铁锅,语气无力,心中颇为郁闷。

    这是他第一次败得如此彻底,第一次在明明认为有一拼之力的情况下,却如此干脆地被击败!如果不是还有着蛇皮内甲这个压箱底手段,只怕那血‘色’蛇妖想取自己的‘性’命,都不是难事。

    可即使是有底牌,却不敢用,依旧让蛇妖得逞,抢走了自己和谷月薇的血……其中的郁闷可想而知。

    其他人的感受也差不多,入世磨练了这么久,因为有着谷月薇的雪‘玉’发箍,关键时刻能提供强有力的防护,又有黄獾的强悍攻击力,时不时地爆发几次,几人其实并没有经历过真正的生死危机。

    而刚才……几人都有一种生死之间走了一遭的感觉。

    相视一眼,皆是心有余悸。

    “虽然不知那血蛇为何不杀我们,但此地依然不宜久留,我们还是快回无忧城,再做打算吧……”谷月薇的声音显得愈发柔弱,被红芒正面轰击破开了白‘色’光罩的防御,她体内的仙力已是完全耗光了,又受了伤,整个人虚弱无比。

    “没错!”其他几人都连连点头……先是火焰岩狼和火焰毒蜂,接着又是恐怖的血‘色’蛇妖,谁知道再待下去还会有什么恐怖东西出现?

    一行人甚至来不及打坐完全恢复,就匆匆离开了火焰山。

    ……

    火焰山深处,地底宫殿之中。

    “哈哈哈哈……”邪异俊美的青年仰天长啸,脸上满是惊喜之‘色’,“先天道体,竟然是先天道体!我有生之年,竟能见到传说中的先天之血!”

    “恭喜少爷!”老者也满面笑容。

    “真是‘诱’人啊……”少主手掌上虚托着两团血液,其中一团泛着金光,正是金光寺白净小和尚的血,而另外一团则是两种血液‘混’合在一起,因此体积稍大。

    “谷鹊宗真是让我惊喜,”少主看着那团‘混’合血液,“只是不知道,那一男一‘女’,哪一个才是先天道体?希望是那个‘女’的……呵……那个谷鹊宗的‘女’弟子,还真是漂亮,如果是纯洁的先天道体,就更完美了。”

    少主邪邪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