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妖不上天 第二百三十四章 战魔物
作者:发烧的胖头鱼的小说      更新:2017-07-01
    高辰手持粗大长剑,横劈竖斩,无数剑气飞‘射’而出,将几只躲闪不及的火焰岩狼斩成了一地碎石,一时间勇猛无双。.最快更新访问:.. 。

    然而……

    嗖!

    一只燃烧着火焰的利爪,陡然刺破了护体法术,从高辰的脸侧划过!幸好他反应迅速地偏了一下脑袋,才避过了要害,饶是如此,还是被利爪在脸颊上刮出了三道血痕。

    而那只伤到了高辰、沾染了血液的火焰岩狼,则呜咽一声,直接往地上一扑!岩石泥土构成的身体,仿佛和大地同出一源,嗖的一声就钻进了地面,消失不见。

    这让想要对这只‘阴’险偷袭者还以颜‘色’的高辰暗恨不已。

    另一边,无数的火焰毒蜂已经围上了江陵儿和孟达阳。

    无数寒光闪闪的尾后针,对着雀斑少‘女’娇柔曼妙的身躯和小胖子满身的‘肥’‘肉’可劲招呼!两人纵有护体法术,依旧频频中招,就连江陵儿以妙法灵心发出的高级护体法术,都无法彻底挡住那尾后针的穿刺!

    尾针之上有黑气缭绕,似乎有某种破法之效。高级护体法术也最多只让尾后针刺入的过程变得更加艰难,却不能彻底阻止,针尖每次都只能刺入少‘女’的肌肤一点点,便被卡住。

    饶是如此,也疼得江陵儿小脸苍白,更别说法术造诣不及她,以‘肥’‘肉’抵挡尾针的小胖子孟达阳了……

    而同样被火焰岩狼围攻的谷星石,则更加狼狈……按说他有着“万剑分影杀”这样的群攻招数,应该最不怕的就是眼前的这种情况,可是他却坚持不用雷电飞剑!要知道万剑分影杀是“灵剑术”的招式,而雷电飞剑才是小正太的“灵剑”!除非他愿意舍弃雷电飞剑,散去其中的剑灵印记,重新把眼前这把淡蓝‘色’飞剑祭炼成灵剑,否则是暂时别想用出灵剑术的招式了。

    只用一柄飞剑的他,虽然将御剑术‘操’控的出神入化,可是依旧顾此而失彼,狼狈非常,不一会身上就出现了许多伤口,鲜血浸润。

    “快来这边!”白‘色’光罩亮起,迅速扩张开来,原来是谷月薇的雪‘玉’发箍发威了。

    刚刚突如其来的战斗中,大家自然是各自为战,这才会负伤。而没有受伤的就只有一直待在白‘色’光罩范围内的谷月薇和黄獾!无论是火焰岩狼的利爪,还是火焰毒蜂的尾后针,都没能突破雪‘玉’发箍的防护。

    这时候就不是要不要面子的问题了,另外四人也都迅速躲进了白‘色’光罩当中,开始对着光罩之外的众多火焰魔物倾泻攻击。就连黄獾肩膀上的小青虫,也主动地吐了不少火球雷光,似乎对这些散发着魔气的生物,就连他这个妖族大少爷也也颇为厌恶。

    ……

    群山环绕的洼地之中,碎裂的石头散落一地。

    从石头的形状隐约能看出,这正是之前那些火焰狮子、火焰怪鸟的残骸,而此时它们却已经统统变成了毫无生机的碎石。

    在满地碎石的中央,正有四个身披黄‘色’袈裟的年轻和尚正打坐诵经,调养气息,那微微起伏的‘胸’膛,说明他们刚刚经历过一场相当‘激’烈的战斗。

    明觉、明罗两位修炼了罗汉金身的和尚,由于体魄强大,防御力强,身上竟没什么伤口。反倒是明心,这位白白净净的小和尚,其他三位和尚口中的“小师兄”,脖子上和胳膊上却有着几道血痕……

    从痕迹来看,似乎是那怪鸟的喙部留下的伤痕。

    ……

    小山的顶峰,经过了一番‘激’战,整座山头都仿佛变矮了一截。地面上还残留着无数剑气犁过的痕迹。

    身穿八卦道袍、头扎道士髻的五名少年,异常的狼狈,三清观的弟子,杀敌以剑阵为主,防御以道法为主,可是他们的护体道法在那些火焰岩狼的利爪下仿佛失效了不少,让他们个个受了不轻的伤……

    “大师兄,它们真的已经走了?”那个圆脸少年心有余悸地望着四周。

    不知为何,刚刚那些火焰岩狼明明已经占据了上风,却在给自己等人造成了大量伤口之后忽然选择主动撤退,钻进了地面消失不见。

    “此事必有蹊跷……”为首的道袍少年,望着自己和几位同‘门’染血的道袍,若有所思。

    ……

    空旷的岩石‘洞’窟当中。

    “疼疼疼,师姐……”嘟嘴少‘女’都快哭了,眼泪在眼眶中打转。

    她的身上,粉红长裙都变得破破烂烂,身上不知道被毒蜂刺了多少针,浑身都是伤口。

    其他几位神‘女’宗的少‘女’天才也没好到哪里去,一番大战之后,虽然消灭了所有的火焰毒蜂,但同样被毒蜂的尾后针刺伤了多处,鲜血染红了五颜六‘色’的漂亮长裙,就连那为首的眉心有红点、英姿勃发的爽气少‘女’,一身月白‘色’长裙上也并非干净无暇。

    反正身在人迹罕至的岩‘洞’之中,左右无人,五位少‘女’眨了眨眼,也就褪下了裙子,互相为对方涂抹起伤‘药’来。

    擦上了伤‘药’,清凉的‘药’膏缓解了疼痛,眉间的痛苦才渐渐消失。跳动的火焰之中,大家坦诚相见之下,气氛忽然变得有些古怪,几位神‘女’宗的少‘女’忽然脸上一红,而为首的英气少‘女’则嘴角扬起了一丝笑容,站了起来。

    西梁‘女’国无男子,生育繁衍全凭一条灵水“子母河”,因此并不崇尚男‘女’之情,反而认为‘女’子与‘女’子才是天经地义。这一点和其他的国家差异甚远……

    ……

    而在黄獾这边。

    一番‘激’烈的战斗之后,谷鹊宗的六人依托着雪‘玉’发箍发出的白‘色’光罩,不再需要分心防御,而是全力攻击外界。也不知是火焰魔物死伤太多,还是它们发现自己已经无法再对修仙者们造成任何伤害,总之不一会,这些火焰岩狼和火焰毒蜂便迅速撤走了。

    “呼……总算走了。”小胖子长舒了一口气,却扯到了肚皮上的伤口,疼得一阵龇牙咧嘴。

    “宗‘门’说的没错,火焰山一带,果然有魔修踪迹出现。”谷月薇则轻轻颔首,用少‘女’独有的轻柔嗓音叮嘱道:“大家都检查一下自己的伤口,据说魔修的‘阴’毒手段众多,可不要不知不觉中了算计。”

    其他几人神‘色’一凛,立刻仔细查探身上的伤口,发现并无毒素和其他异常,这才松了口气。

    “对了,你们有没有注意到一个奇怪的事情?”黄獾忽然皱眉道。

    他全程没有出手,只有小青虫在喷吐火球雷光,因此得以从容地观察着整场战斗,也因此发现了一些古怪之处。